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三十八章 春天糕点店
    “你们在聊什么呢?”郑彬这时出来了,看到他们两个在交谈着什么,面带笑容的问道。郑彬对方梨花特别有好感,方梨花这样的大美人简直是他的梦中女神的形象,当他知道方梨花要跟他们一起回来的时候简直有些欣喜若狂,即便是她有孕在身也一样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程磊对他说的话明摆着是要让他离方梨花远点,现在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说话,郑彬特别希望方梨花能够获得程磊的好感。那么以后郑彬再去照顾方梨花也就顺理成章了。

    程磊看到郑彬那副嘴脸不由得有些烦心,没好气地说道:“没聊什么,你安排好了没有?安排好了咱们就出发!”

    然后程磊又凑到方梨花很近的地方,悄声说道:“方梨花,你如果真的感谢我,那么就离我这个兄弟远点,那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

    方梨花的脸色大变,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程磊没有再看她,冷哼一声就上了刚刚从车库开出来的指挥车。郑彬愣在了那里,看着方梨花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随后他一咬牙,也对方梨花悄声说道:“你别伤心,程磊只是嘴硬而已,刀子嘴豆腐心。时间长了互相了解了,他比谁都好相处。别哭了,啊。”

    说完郑彬也上了指挥车,指挥车司机一脚油门快速地出了营地大门。因为车里还有司机和两名队员,不方便说私话,所以程磊和郑彬两人坐在那里面面相觑,谁都不愿意先开口说话。

    指挥车开到一家糕点商店的时候,程磊吩咐司机停下,然后向郑彬伸出了手。郑彬有些迷糊,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这又要干嘛?”

    “给我钱呐,去拜访人家不得带点礼物吗?”程磊似笑非笑地说道。

    郑彬气呼呼地道:“你又没跟我说出来是干什么!给!”说完就从挎包里抓出了一把金维克递给了程磊。

    程磊一把接过来就下了车,这家糕点商店名字叫春天糕点,看起来像是银塔城里比较高档的。虽然去邢家门只带点糕点礼物有些轻,可是第一次去程磊还真不知道该带点什么。总不能装上一口袋金币给人家当做礼物吧,邢家财大气粗,可能还看不到眼里呢!

    这家春天糕点的门面很整洁,进店之后的感觉也不错。糕点师们就在商店的大厅里制作产品,这样客人可以亲眼目睹到他们制作的过程,保质保量。

    看到有客人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计迎了上来:“这位先生哦,这位军爷请进。进来看看吧,我们这里有各种特色糕点,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送到您指定的地方。”

    哟,这儿还有送货上门这一说,没想到这家糕点店还挺有超前服务意识呢!程磊冲他笑了笑,问道:“小兄弟,你们这里最贵最好吃的是哪一种?”

    小伙计一听这话就意识到有大客户来了,便冲着里面叫了一声:“老板,老板!这位客人要最贵的糕点!”

    没过一会儿,一位十**岁的姑娘走了出来。这姑娘一头如丝绸般的黑发垂至腰间,映衬出她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一双杏仁般的眼睛流露出美丽的光芒,她穿着一身白粉色的长裙,身上还有一些漂亮的小饰品,就像一位童话里的公主一般。

    “这位先生,我们最贵的糕点名叫奶露蛋糕,是店里特制的。是用松仁粉等十几种面粉混合烤制,上面撒上名贵的新鲜奶露,每天我们只做十份,请问给您来一份吗?您这么英俊我可以给您打折哟……”姑娘眨着她俏皮的大眼睛问道。

    程磊的心在突突突地跳,就算是第一次看到号称银塔城第一美人的方梨花他也没有过这种感觉。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滋味吗?他可算明白郑彬为什么会对方梨花那么钟情了,这一瞬间他就下定决心,如果郑彬真的舍不下方梨花,那就随他去吧,不过成功不成功他可就管不着了。

    “请问这位姑娘,您是这家店的老板吗?”程磊没有回答她,而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姑娘有些奇怪地说道:“不是呀,老板是我父亲,他在里面忙呢,所以我就来照顾这边啦!”

    程磊更加拘谨地问道:“请问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奇怪,买东西还要问名字吗?我叫慕思,你呢?”姑娘回答道。

    “哦,我叫程磊,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认识你一下,以后肯定会常来光顾你们店,所以才要认识一下嘛!”

    慕思笑着伸出小手说道:“是这样啊,欢迎程先生的光临,以后还请多多照顾小店!”

    这一笑简直要把程磊给融化了,程磊颤抖着握了一下她的小手,这小手温暖细腻,简直有让人不忍松手的感觉。互相介绍完之后,慕思便去为程磊取奶露蛋糕去了,看着她娇小的背影,程磊突然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不是白来的,感情生活有了奔头了!

    “人呢?老板呢!出来!”这时一个大嗓门的家伙进门来了,这人五短身材,一脸的大麻子,穿着一身很利落的黑色衣服,腰间系着一根红色的腰带,手上拿着一个烟锅。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也是一样的打扮,而且都不拿正眼看人。

    这时那个小伙计忙迎了出来,陪着笑脸说道:“是魏爷来了,魏爷今天怎么这么有功夫呢!我们老板在里面忙呢,您要有事的话我去叫他。”

    魏爷趾高气昂地说道:“快去叫他出来爷今天要和他算算账!什么玩意啊,还敢摆这么大的谱,让爷爷我等着他!”

    小伙计一溜烟地去了,魏爷这时注意到了坐在一边的程磊,程磊穿着一身军装,他没见过这样的军服样式,拿不定程磊是什么身份,所以也就没有招惹程磊。只是和他的两个手下坐下之后开始喝茶抽烟,并且说话的声音还格外的大。

    小伙计进去一会儿,就有一个穿着本地很普通的那种商人服装,头戴灰色小帽子的中年男人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说道:“不知魏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魏爷,恕周某慢待了……”

    魏爷慢吞吞地喝了口茶水,斜着眼看着他说道:“老周啊,不是我说你,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没一点眼力见儿。我老魏在这条十字街上,不说别的,谁见我不叫我一声爷?”

    “对对对,魏爷的英名在咱们整个银塔城也是响当当的……”老板忙恭维道。

    魏爷摆了摆手道:“老周,开天窗说亮话,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没用的话的!我就问你,我们薛老大看上你这个店面了,你到底是卖不卖?这都问你好几次了,你怎么就没个痛快话呢!”

    老板一脸苦相的说道:“魏爷,我们这家小店虽然本小利薄,可是却是从我祖父手里就传下来的祖业。而且我们每月的孝敬钱一分也没少给魏爷您,您就高抬贵手放老周一马,我们全家都不会忘了您的大恩大德……”

    魏爷一拍桌子说道:“老周!别我给你脸你不要脸,你到底是卖还是不卖!给个痛快话。”

    老板被他这举动给吓住了,过了半晌才小声说道:“卖也可以,可是那位薛老大出的价钱,太少了……您看是不是再给加一点……”

    “加什么加,就那些钱,我就明白跟你说了吧,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如果你还是咬牙硬抗的话,我保证你从今天开始一个客人都没有,不到一个月你就得关门!你信不信?”魏爷一边吸着烟袋一边威胁道。

    老板畏畏缩缩的说道:“魏爷,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您不能这么霸道啊,总得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这时糕点店里的那些做面点的师傅们也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道:“魏爷您就行行好,别把我们的饭碗都砸了呀!”

    “对呀魏爷……”

    “就是……就是……”

    这魏爷可能在这一片横行霸道惯了,哪里容得下这些人说他,立马就和两个手下跳了起来,用力一拍桌子吆喝道:“干什么干什么?怎么你们这些人还要来硬的不成!看看这个!”说着就把一枝左轮手枪摔在了桌子上。

    “不要命的就再给老子说一句!告诉你们,老子跟银塔的警备队队长是老朋友了,就算杀人,老子也不会偿命,有能耐的过来试试!”

    那些人看到这情况,“哄”地一下就都散了,再也没人敢说些什么了。老板这时也吓得哆嗦了,这枪可是要人命的玩意,钱挣的再多有什么用,有命赚没命花也是白搭。

    “怎么样,老周,你想好了没有?”

    这时慕思提着一袋糕点走了出来,正是程磊要的奶露蛋糕,她还没注意到自己父亲的神色,只是笑着对程磊说道:“程先生,这里是一份奶露蛋糕,十个银币。”

    程磊站了起来刚要接过蛋糕,却凭空一只手夺了过去,程磊抬头一看,是魏爷。那家伙拿过去之后已经拆开了袋子,一边拆一边说道:“这什么破蛋糕啊要十个银币?十个银币啊,够一大家子人吃一个月肉了!老周啊,你这家伙居然还是个奸商!”说着就从袋子里拿出一块蛋糕放在了嘴里。

    “嗯……你别说,这蛋糕还真不错,来来来,你们也尝尝。”他又把蛋糕开始给两个手下分享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