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三十一章 誓死抵抗
    房间里的其他人都被斯空的举动给吓得呆住了,拜里被杀,简直是他们无法想象的。拜里是他们整支叛军部队的首领,现在首领都死了,叛军部队等于成了没了头的苍蝇,根本不用多赞来打,自己就成了一团散沙。

    过了一会儿,所有人的听觉都恢复的差不多了,才听到斯空说道:“你们给我听着,现在多赞的军队已经打过来了,如果现在我们跑的话根本跑不出银塔城就会被他们给抓住消灭。现在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候了,只有跟他们打才有可能保住命。都跟我走!”

    现在利格跑了,拜里也死了,斯空就成了叛军的最高长官,这些人不听他的也不行了。于是都一窝蜂的跟着他跑了出去,出来之后才发现叛军已经不战自溃了,乱哄哄的像是赶大集一般朝着各个方向四下逃窜。

    斯空拿着手枪向着天空嘭嘭嘭放了几枪,这才有一些人停了下来。斯空嘶吼着喊道:“大家都听着,现在跑也来不及了,我们先跟他们打上一场,如果实在顶不住再慢慢撤退。这样乱跑只会给人家瓮中捉鳖,只有拧成一股绳才有可能留得活命!”

    经过斯空的一番努力,居然让他集合起来了上百人的队伍,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之前他第二卫队的士兵。非博在乱军中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斯空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吩咐这百来号人都拿足武器弹药,然后回到前线的战壕里,斯空亲自带队,激发起了这些人极大的勇气。

    回到战壕之后,便看到西林和西林的先头部队已经在炮击过后慢慢前进到了双方阵地的中间部位。虽然程磊他们在瞭望哨上能够看清对面阵地的形势,可是根本来不及通知这些先头部队了。

    后续部队得到了消息之后都停止了前行,而且放枪通知先头部队马上撤退,不过实在是晚了一些。对面阵地上发出爆豆般的枪声,先头部队的几十个人被阻击在了当场,全部都匍匐在地。

    接着叛军又开始用哨炮进行轰炸,一个接一个的炮弹落在了先头部队的身边,士兵们也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斯空看到这情景更加兴奋,连声催促继续放炮,想要把先头部队全部消灭在当场。

    这时银塔城军队也开始行动了,两门大炮同时开火,不要命地向着叛军阵地上发射炮弹。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把叛军轰炸的抬不起头来,然后这边的先头部队能撤回来多少就回来多少。

    并不是多赞公爵多么珍惜这些先头部队士兵的性命,而是如果现在不救他们,以后再派人当先头部队,恐怕人家都得考虑考虑了。先头部队不是敢死队,更不是必死队,拿自己命往上填的战斗谁干哪!

    可是两门大炮的威力虽强,发射频率却非常低下,隔上那么一会儿才能装填好炮弹打一发。这样一来叛军的炮兵在斯空的催促之下还是在不停地发射炮弹。

    一分钟的时间斯空的哨炮就能带走几条先头部队的人命,就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银塔这边的炮声突然密集了起来。叛军阵地上被这突如其来的密集炮击炸懵了。

    多赞公爵当然也在密切观察着战场上的一切,这突如其来的助力也让他感到奇怪。向着开炮的源头找去,却发现这助力来自于程磊他们战车上的榴弹炮。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榴弹炮,不过他发现这几门看起来根本不大的小炮威力居然能够与自己花费了无数精力和金钱才弄来的大炮不相上下,甚至尤有过之。多赞公爵真的是由衷佩服程磊这帮人,不但他们人的战斗力非凡,武器装备也根本不是一般军队能够比拟的。

    抬头看向二楼的瞭望哨,多赞公爵看到程磊向他打了一个放心的手势。他也满意的回了个手势,不过内心却是波涛翻滚,如果能收服程磊这支军队为己用,并在一段时间内将其发展壮大。

    等到他们的数量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在这烈日联邦恐怕根本没有什么对手可言。到那时候他多赞肯定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等闲之人谁敢招惹于他?而且还能开拓数不清的财源,到那时恐怕就算是西方的帝国也无法限制他了。

    不过这只是空想而已,前几天他对程磊许以重利,要和他平分天下,程磊没有答应。后来又让私生女西玲去劝程磊,让他权财色三收,他也没有答应。这个人简直太奇怪了,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多赞公爵见过不爱财的,可是却爱色,也见过不爱色的,可是他爱权。不过实在是没见过什么都不爱的,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程磊其实是三样都爱的,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掌握着至高的权力,有无数的金钱,身边还有绝世美女相伴?

    不过程磊自己非常清楚,没有自己的弟兄们,自己什么都不是,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他首先是要为队员们争取最大的利益,然后才能满足自己的**。否则如果只顾自己的**,那么真的连禽兽都不如了。

    银塔军队的先头部队被多赞公爵的两门大炮和程磊他们的榴弹炮顺利解救出来了不到二十个人。几十人的队伍还剩下不到一半,这也强烈地打击了银塔军队的士气。

    不过叛军那边也不好受,斯空仔细数了数,经过强烈的炮火轰炸,本来百来个人还剩下七十多,比对方先头部队的伤亡也少不到哪里去。

    “斯空大人,如果再来一次炮击的话,我们的人也就真的撑不住了,我看咱们还是边打边跑吧!”斯空旁边的一名军官说道。这个人名叫石小海,现在叛军中除了斯空以外,就是这个之前第二卫队的副队长官职最大了,他也是斯空的老部下和心腹。

    斯空看着一个个被炮击炸得灰头土脸像是地狱中鬼魂的士兵们,不禁有些心软,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好吧,刚才这场阻击也让对方有了一些投鼠忌器的心思,咱们趁着炮烟未尽,开始撤退吧!不过我们要有秩序的陆续撤退,你带着伤兵和老弱先走,我和其他人再坚守一段时间。”

    “斯空大人,您不走吗?还是您先走,我再带人坚守一下吧!”石小海眼睛有些湿润,他知道如果现在走了,那么活下去的可能性就会很大,可是留下来坚守的话,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斯空挥了挥手道:“快去吧,伤兵们都等着你呢!我很快就会带着他们赶上来,现在战马也都被跑了的那些人骑走的骑走,放跑的放跑了,否则的话如果能够骑马走会更快。走吧!”

    石小海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斯空大人,我会等您的,您一定要快点赶上来!”说完就一边擦着泪水一边安排人开始撤退。

    “兄弟们,你们大部分都是一直跟随我的,也知道我斯空的脾气,那是绝对和兄弟们同生共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我第二卫队的人一个个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我也不求你们拼命,能活着最好,咱们给那些伤兵兄弟们争取一点时间,再多坚守一会儿,怎么样!”

    “好!坚守!”

    “坚守!坚守!”众人齐声喊起了口号。

    多赞公爵正在议事厅里和程磊一起喝茶,听到对面阵地的口号有些奇怪,问都莫道:“对面在喊什么呢?”

    都莫便到阵地前听了一会儿,回来回话:“公爵阁下,他们在喊坚守,就是一直喊坚守坚守再坚守。”

    “哦?”多赞公爵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他们忽然喊这个做什么?”

    程磊喝了口茶,语气平淡地说道:“依我看他们是开始撤退了。”

    多赞公爵有些不明白:“他们不是喊坚守吗,怎么会撤退?”

    “他们是让一部分人先撤,剩下的人坚守,过段时间剩下的人再撤。”程磊胸有成竹的说道:“至于喊口号嘛,这是在为自己壮胆呢,公爵阁下的情报说利格跑了,拜里死了,那么指挥官肯定是您的弟弟斯空了,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有两下子,你们不是说他是个酒囊饭袋吗?”

    就在这时瞭望哨上的郑彬跑了下来:“叛军开始撤退了!”

    程磊看着多赞公爵说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多赞公爵很是振奋的样子:“都莫,你马上传达我的命令,现在大举进攻!”

    “慢着。”程磊拦住了都莫,然后看着多赞公爵说道:“公爵阁下,您不想您的军队损失太大吧?现在斯空他们正是喊着口号军心大振的时刻,如果这个时候进攻的话他们肯定会誓死抵抗,那么损失必定很大。”

    多赞公爵现在已经非常佩服程磊了,便问道:“那您说什么时候进攻呢?”

    “那就得等了,等他们阵地上的人全部开始撤退的时候……”程磊狡睫地眨了下眼睛,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