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三十章 卑鄙小人,死!
    第二天,程磊和郑彬在银塔二层的瞭望哨上面观察敌情,程磊嘴上叼着一支烟,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样子。郑彬却是全身着装一丝不苟,比起旁边邋里邋遢的程磊来,他更像是最高指挥官。

    “金子,把望远镜给我拿来!”程磊吩咐道。

    金汉阳马上把望远镜递给他:“队长,我一直带着呢!”

    “哦。”程磊把烟头往地上一扔,拿起望远镜就看了起来。

    看到金汉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郑彬说道:“金子,有什么事情就跟队长说,看你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像我们狮王中队的兵!”

    见程磊没有吱声,也就是默认了,金汉阳这才大着胆子说道:“队长,我想……我想跟着你。”

    程磊没有看他,眼睛还是盯着望远镜:“跟着我?你不是一直都跟着我身边吗?”

    “不是,队长。我是说,以后有战斗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我一定好好表现,不辜负您的期望!”金汉阳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程磊没有回答,只是嘴里嘟囔道:“老郑,我怎么发现对方今天有点不对头呀!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没头苍蝇似的,这些人是不是想跑啊?”

    “我看看!”郑彬接过了望远镜仔细观察了起来。

    程磊这时候才转身望着金汉阳,一边给他整了整衣领一边说道:“年轻人,你来我们狮王中队的时间太断,我当然不会贸然把你送上战场去送死。所以嘛,你就忍忍吧啊,等你什么时候成为了真正的特种兵战士,我会给你仗打的!”

    金汉阳一副不服气的表情:“可是……队长,只有在战斗中,新兵才会成长的最快,这是您说的呀!”

    程磊终于没有耐心了,没好气地说道:“对呀,我是说过。可是还有一句话你没有听过吧,那就是在战斗中死的最多的,他也是新兵,明白吗?”

    “我不是不想给你机会让你上战场历练,只是现在是真正的战争,是要死人的!你小子近距离看过死人吗?你这样的新兵,会是团队中最薄弱的环节,我不想因为你而搭上别的队员的性命!等着吧,我会给你锻炼的机会的!”程磊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这个金汉阳不仅有些娇生惯养,还有些不愿意服从命令,这样可不行,有机会要好好管管。

    郑彬这时也说道:“金子,要想有仗打那就得自身有本事,队长说的也没错,还是等等吧,以后机灵点,整天跟着队长也能学到不少东西,知道了吗?”

    金汉阳点头说知道了,郑彬又对程磊说道:“老程,我看对面那些家伙不对头啊,怎么他们营地里一个个跟蚂蚁搬家似的,不停出出进进的?”

    程磊也点头道:“没错,肯定他们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你说难道西林他们没有发现吗,怎么不见多赞老狐狸有什么举动?”

    “开玩笑,他们那破望远工具再加上我们是在二楼,看得肯定比他们要清楚。怎么样,要不要去告诉多赞一声?”

    程磊看了眼身边的金汉阳:“你跟我一起去吧!”

    金汉阳忙答应,然后一溜小跑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程磊身后下了楼。郑彬看着他俩的身影不禁笑了笑,他想起了几个月前金汉阳刚进入狮王中队,程磊顶不住上面的压力而无奈发火时的样子。现在这几个月后,谁又能想到他们会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打拼?造化弄人呐!

    “公爵阁下,有没有注意到对面叛军的异动?”程磊见了多赞公爵之后开门见山地问道。

    多赞公爵一听此话站了起来,问道:“有什么异动?”

    “那就得请公爵阁下去二楼的瞭望哨看一下了!”其实在二楼,一切的情况都可以尽收眼底。只不过程磊想要观察细节,所以才会使用望远镜。

    他们当然不会把自己先进的器材暴露给多赞公爵,不过多赞公爵也没有打算用他们的望远镜。而是他自己拿了一枝长有一米多的望远筒上了瞭望哨,和郑彬打了个招呼,然后仔细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多赞公爵抬起头说道:“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们要撤退!我说的是真的撤退。第二种可能嘛,这是他们的诱兵之计。不过在我最近多方面的周旋之下,北城的豪绅已经撤回了全部的家兵和物资,南城的帮会不会帮助他们,东城那位除了卖给我两门大炮也保持中立。只有西城的那些家伙和他们还有些联系,不过据我看来问题也不算太大了。”

    “如果西城也对他们没有支援的话,恐怕到今天为止,他们的粮食物资已经不够用了,难道真被我猜到了,他们要撤退不成!”多赞公爵一边冥思苦想着,一边又不敢骤然下决定,正是左右为难之际。

    这时忽然有人从楼下跑了上来,程磊瞬间掏出了手枪打开了保险,用时总计一秒钟。多赞公爵不禁有些惊讶又有些畏惧地看了眼程磊,不过看清来人之后,程磊手中的枪放了下来。

    是都莫,他跑的那么急,让程磊他们都有些心惊的感觉。多赞公爵此时脸上阴云密布,训斥道:“你慌慌张张地做什么,还有没有个大臣的模样了?”

    “公……公爵……阁下,咱们安排在……那边的人有消息了。利格带着方梨花跑了,那边都乱成一团了,拜里手下的兵跑了不少,现在正在收拾东西撤退呢!”都莫上气不接下气地汇报道。

    多赞公爵面露狂喜之色,激动地不能自已:“快……快传我命令,让西林和西玲马上率领所有人进攻叛军大本营!奖励措施不变!快去!”

    “是!公爵阁下!”都莫奉了命,便马上去阵地上报告去了。程磊不禁有些好笑,这都莫名义上是个城务总管,其实就是多赞公爵的勤务兵而已。金汉阳在程磊面前的地位都要比都莫在多赞公爵面前要高,真不明白都莫这么屁颠儿的这么卖命做什么!

    程磊这时问道:“公爵阁下,他们都去打仗了,我们雇佣卫队做什么呢?”

    多赞公爵呵呵笑道:“程先生的卫队当然还是保卫银塔的安全啦!越是到了现在这种时刻就越是不能大意,程先生,您辛苦了!”

    程磊笑了笑不以为然,其实多赞公爵说的也没错,他们从西林手中把银塔的防务接过来之后还没有交卸,当然得等打完仗以后再说了!

    叛军大本营。

    拜里的房间里乱成一团,几个近卫正在给他收拾东西,拜里不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十分的焦躁。

    “利格这个小人!玛德如果被我捉住他,我肯定会把他扒皮抽筋!”拜里把身上的零碎挂件全都摘了下来甩到了桌子上,以减轻自己身上的负担方便逃跑。

    这时只听到炮声又响了起来,这炮声当然是多赞那边的炮声。叛军这边因为没有钱,所以连炮弹也买不起,早就把炮弹都给耗尽了。现在利格居然把给士兵的军饷全部带着逃亡了,这简直就是在拜里的胸口捅了重重的一刀。

    粮食快没了,物资奇缺,弹药也不多了,钱又都被带走了。这样让他怎么撑得下去,没办法,现在只能带着自己的亲卫兵撤退了,其他人根本顾不得了!

    这时斯空闯了进来,看到房间里的一片狼藉,走到拜里的面前问道:“拜里,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要走吗?”

    拜里不耐烦地推了斯空一把,嫌他挡路:“利格那老小子一声不吭把钱全都带走了,我们留在这里喝西北风吗?你也赶快想想后路吧,别到时候后悔都买不到药!”

    斯空简直气的要命,本来他是名正言顺的银塔城继承人。可是利格和拜里却大力鼓动他叛变,武力夺取政权,还说不然的话多赞还不知道会活多少年,他斯空还要空等多少年。

    现在倒好,眼看着战势倾颓,利格先带着他那个从青楼里出来的方梨花跑了。本来斯空要来问一下拜里有什么对策的,可是拜里却也要跑,这让他简直无法接受!

    “怎么,我说继承人先生,您有退路啊。多赞不是说了吗,只要你投降,完全可以回去继续做你的继承人。可是我们不行啊,我们是罪大恶极的叛徒,除了死没有别的路,所以早走比晚走好,我还是走吧!”拜里这副嘴脸看在斯空的眼里简直丑陋到了极点。

    这时忽然一发炮弹落到了他们的房屋旁边,多赞买来的两门大炮的威力本身就特别大,落到附近当然影响特别大。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被震倒在地,听力都一时半会恢复不了。

    拜里离得门口最近,所以受的影响也最大,脑袋还碰到了门口的桌角,鲜血马上流了下来。其他人都抱着脑袋在等待下一次炮击的到来,这时拜里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后面有个**的东西顶在了上面。

    拜里微微侧头,看到是斯空拿着一把手枪指着自己的头,他忙劝斯空不要冲动,有事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他们怎么说也是自己人,自己人之间有什么事不好谈的!

    这时却只看到斯空张了几张嘴似乎说了句什么,随后他就感觉眼前一黑,意识模糊了下去。在意识模糊之前,他解答出了斯空的话:卑鄙小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