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二十九章 叛军内部的矛盾
    程磊听到这番话不禁笑了,这个多赞公爵还真是老奸巨滑,这是明显的在挑拨叛军首领们之间的关系。就算斯空根本没有什么异心,可是这样一来,其他人也得防着他一手,肯定生怕斯空为了继承人的位子坑害了他们。

    遇上这样的哥哥也算是斯空这家伙的不幸,据程磊了解,斯空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多赞公爵以前所特定的继承人就是他,可是他没有多少能力却想早点成为银塔城的统治者,被利格他们忽悠着当了叛徒。

    利格他们只是利用他的名头和血统而已,这样一来这次的叛乱在外人看来就只是兄弟间为了争夺权力翻脸而已,联邦政府也没有任何理由来干涉。

    否则的话如果是以利格这个城务总管的身份叛乱,那么联邦政府就有职责派兵帮助多赞公爵平叛。那样的话叛军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成功的可能,斯空受了人家的利用还为人家卖命,真的不是一般的傻。

    程磊一边琢磨着银塔城这些人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边抽着烟找郑彬去了。现在对于银塔城的这些人程磊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还是跟自己兄弟们呆在一块才开心。

    晚上,叛军大本营的密室里。

    拜里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三个人说道:“利格大人,之前咱们什么招数也用了,可是你看现在,咱们的人越打越少,军心越来越消极。多赞那边却是气势如虹,尤其是他们那个雇佣卫队,让我们的一次阻击一次偷袭都失败了。损失了那么多人,咱们这仗该怎么打!”

    斯空这时候也说道:“不仅我们的士兵士气低落,而且我们的金币也在雇佣兵和物资上面花费的差不多了。如果没有新的财源,咱们给士兵们的军饷都要给不起了,毕竟我们的主力还是自己的士兵,光依靠那些雇佣兵怎么行!”

    利格听了他们两个的话后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又问非博道:“你那里有什么消息没有?”

    非博十分沮丧地说道:“南城那些流氓们油滑得很,谁厉害他们才帮谁。北城的豪绅也都保持沉默了,唯独西城的人好像还有所松动这几天我正在努力。”

    利格又关切地问道:“东城那位怎么样,见到他了没有?”

    “没有,利格大人,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东城那位的心根本不在咱们银塔城,咱们打来打去的在人家看来恐怕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他们接触的都是西方帝国的贵族们,怎么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呢?”

    拜里眉头一皱,愤恨地说道:“毕竟他也是银塔城的人,老窝也在我们银塔城!给他许下足够的好处,我就不信他会无动于衷!”

    非博说道:“东城那位是我们附近几个邦城在西方最有面子的人,他的石油矿让他变得富可敌国,怎么会看上我们的一点蝇头小利。而且我们只是口头许下承诺而已,根本就是空头支票,就算我再会说,他能听吗?再说了,现在人家根本不和我们见面。”

    “那就断他的财路,装成土匪劫他的马队,看看他会不会着急,到那时候就是他急着见我们,而不是我们着急见他了。”拜里好像对自己的这个办法颇为得意。

    利格摆手道:“别在那里异想天开了,那个人是个宁折不弯的角色,你如果惹恼了他,他宁可拼着不赚钱也要把你干掉!要是真到了那时候就麻烦了……算了,东城的事再说吧,只要他不偏不倚,保持中立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斯空这时插话道:“他也不像是不偏不倚的样子,多赞那边的两门大炮恐怕就是他从西方运回来的!如果我们不重视起来的话,我看我们早晚得吃大亏,现在他们那边一开炮,咱们的士兵都要吓尿了!如果东城真的跟多赞联起手来,我们也不用打了。”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后悔跟我们一起当叛徒了,是不是那边喊的话让你动心了?我告诉你,不管到什么时候,你跟我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多赞喊的话是离间你,你听不出来吗?”拜里大声嚷嚷道。

    斯空听到这话脸色立即就白了,急忙分辨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动心了!我是说我们要侦察清楚,如果他们真的联手,我们根本不可能打得过,要提前找好退路!拜里你不要污蔑我,否则我跟你没完!”

    拜里鄙视地说道:“退路?你说的退路是不是回去多赞的身边,等他死了以后你继承他的位置呀?我告诉你,你别做美梦了,醒醒吧你!”

    斯空嘶吼道:“拜里,你不要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我斯空做人从来光明磊落,你要是觉得看我不顺眼,我现在就走!”

    “走?是不是回到多赞的怀抱里去呀?”

    “行了!拜里你少说两句,斯空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几个还不清楚吗?只要能坐在这里,我们就是必须互相信任的,斯空你别往心里去,拜里他就是脾气急了点,其实没有什么坏心眼。”利格忙给他们两个打圆场,他怕这两个人真的掐了起来,对谁都不好。现在这个形势下,他们四个人必须团结起来,这才有可能打败多赞公爵,夺取银塔城的控制权。

    斯空生了一肚子气,狠狠地瞪了拜里一眼,然后站起身气呼呼地走了。拜里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利格知道他没有说什么好话,可是拜里是他们之中控制着兵权的人,他也不能得罪的太甚。

    利格心里盘算着:斯空这个家伙,听到多赞的喊话之后肯定会有所心动,换成他利格也会心动,只不过心动归心动,会不会付诸行动就得看情况了。可是斯空肯定不会那么想,虽然他性格软了一些,可是他脑子一根筋,说不定就会赌气去找多赞,那么自己的计划就完全泡汤了。

    “拜里,你派两个人日夜都跟着斯空,不要让他离开视线之内,如果遇到什么特殊情况,可以不请示就把他抓回来!现在就去安排吧。”利格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

    拜里点了点头:“我就觉得这小子会有什么问题,放心吧我这就去办。还有什么吩咐?”

    利格揉了揉额头,说道:“没有了,你去吧!”

    拜里走后,非博劝利格说道:“利格大人,你别着急,交待我办的事情我肯定会办好。斯空其实也没有什么异心,我觉得这次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如果我们和斯空闹翻了,那才是真正中了多赞的阴谋诡计了!”

    利格闭着眼缓缓说道:“这个我心里自然有数,我只不过是防患于未然而已,非博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你也去吧!”

    非博走了之后,密室的后门开了,进来了一个人,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位美人。这位美人穿了一身浅蓝色的衣裙,曼妙的身姿在衣裙里若隐若现。她看上去既有十七八岁的清纯,又有二三十岁的妩媚,从容貌上面根本看不出这位美人的年龄。

    “梨花,我们是时候考虑一下退路了……唉!本来想把银塔城夺下来,让你成为在银塔城说一不二的夫人。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利格有些疲倦地看着她说道。

    梨花很自然地迈着轻柔的步伐走到了利格的身后,一边给他捏肩一边说道:“利格,可能我们就是这种命吧,你用尽办法才把我从多赞的手里解救出来,说实话,跟着你我很幸福。也许我真的是不详之人,让你为了我从堂堂城务总管变成了叛军首领,现在又要为了我而逃亡,我真的对不起你……”

    利格摸着她细腻的小手,有些陶醉的说道:“有红颜如此,夫复何求?梨花,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值得!就算是逃亡,我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见过那些雇佣兵吧,霸烈雇佣军的二十多人其实只听我的命令。”

    “而且,我手里还有三千多金维克,这是我手里最后的筹码。如果真的失败了,我就带着你找个地方再慢慢发展势力,到时候我还会回来的!”

    梨花听了他的话有些惊讶:“三千多金维克?天呐,这么多钱你是怎么背着他们弄到手的?”

    利格冷笑了一声:“哼,就凭那三个像猪一样蠢的家伙,怎么会知道我在账目上面动了手脚!这话我也只会跟你说说,他们在我的心里,根本不值一提!”

    梨花脸上泛起笑容,撒娇道:“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走呢?”

    “看战势的发展情况,如果没有什么转机的话,我们三天之后就走!到时候有那二十多雇佣兵保护,我们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利格胸有成竹地说道。

    梨花有些奇怪:“那些雇佣兵不都是最爱钱的吗?他们怎么那么听你的话?”

    “因为他们来帮助我们打仗的酬劳是一千五百金维克,可是他们现在已经死了一半的人了,按理说就可以退出这场战斗了。不过我又给了他们两千金维克让他们务必保护我们的安全,要知道那些雇佣狗们的眼里除了钱以外就是声誉最重要,他们是不会食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