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十七章 各方面的博弈
    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押解着上百匹战马和十几个俘虏向着郑彬所在地方向赶去。既然胡杨王大年两人和几个炮兵以及愿意留下的几个驭马的毒牙军士兵都归附了狮王中队,那么就成了自己人,至于忠诚度嘛那就要慢慢培养了。

    胡杨和王大年以及几个驭马兵分别骑着马把上百战马围拢起来,跟着队伍慢慢前进。狮王中队的队员们没有会骑马的,所以只能还是怎么来怎么去,一步一步地前进。

    郑彬在临时驻扎点燃起了篝火,车辆都开着车灯,这样可以震慑一些心怀鬼胎的家伙。毕竟城内的拜里等人还有三四百人,郑彬又不是傻子,只能是明火执仗摆一出空城计出来。

    程磊早就在对讲设备里跟郑彬说了战况,所以这时临时驻扎点里后勤补给兵们在紧张地忙碌着。队员们需要吃饭补充体力,新招募的成员和那些俘虏们也不能让他们饿着。好在他们临行前带的食物和饮水足够,不必捉襟见肘地算计。

    回程的队伍还在继续赶路,除了那些战马不时地发出一些嘶鸣以及胡杨王大年等人驱赶战马的吼叫声和鞭子声,其他人都很少发出什么声音。

    程磊也是全副武装,而且他从队首到队尾又从队尾到队首巡视了好几遍,不能拉下一个人和出现什么不必要的损失,这是他作为领导者所希望的。

    就在他经过俘虏们旁边时,其中一个俘虏向他扑了过来,他差点就抽出了军刀进行反击了,却听到那俘虏一声哭腔:“大人,求求您不要把我送到银塔城啊,我愿意给您当牛做马只求您放我一条生路。我还有父母双亲健在,我要死了他们可怎么活啊!”

    程磊这下子算是给这人弄懵了,这时那些俘虏们接二连三地扑到了他的脚下,一个个的嚎啕大哭,都说让他饶命之类的话语。

    他没有办法只好命令队伍停下,随后便仔细询问了一下这些俘虏的事情。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程磊才算弄清楚了来龙去脉。

    原来在烈日联邦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雇佣兵的地位很低,跟那些豪绅大户家里的私人仆役差不多。因为他们一旦打了败仗被俘虏,就会成为俘虏他们的人的奴隶,想杀就杀怎么都得归人家支配。

    如果不是家里实在揭不开锅吃不上饭或者没有了土地根本没有生活来源,还有一些在原来的地方犯了罪的逃犯,根本没有人去当雇佣兵。所以在这些俘虏们听说这支军队留下的那些人有那么丰厚的待遇之后都沸腾了,纷纷要求也加入他们的队伍。

    程磊对此有些犹豫,这些做惯了雇佣兵的人根本比不上良家子弟。他需要的是经过系统的训练后能够完全接受教育,服从指挥并且跟他们一起作战的士兵,他不认为这些雇佣兵们有这样的素质。

    不过既然这些人提出来了,也算是第一批要投靠他们的人,郑彬的意思是先把他们收下,以后看他们的表现再做定论。程磊也不想把主动投靠的这些人拒之门外,几个人商量了一番后就决定回城之后先派人把这些人当成新兵训练一下,怎么也得让他们能够达到普通士兵的级别,要是他们还像毒牙军那样没头苍蝇一般打仗,狮王中队还跟着丢不起这人呢。

    银塔公爵府,多赞公爵坐在一张宽大豪华的座椅上面,听着斥候骑兵送来的情报,内心的惊讶无法抑制地表露在脸上。他和都莫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可能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所以惊讶诧异的表情都溢于言表。

    “雇佣卫队歼灭毒牙军一半兵力,逃走四分之一,俘虏四分之一,首领塔鲁被击毙!”斥候骑兵这简简单单的一番话语让他们惊讶的同时脊背上出了一身的冷汗。

    多赞公爵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雇佣卫队的伤亡情况如何,现在在哪个位置,回城没有?”

    斥候骑兵回答道:“他们的伤亡情况未知,据他们的人数判断伤亡很小接近于没有。”

    “什么?!”多赞和都莫同时惊呼出口,这得是有多强的战斗力才能将两倍于他们的兵力击溃歼灭并且自己还没什么损伤?太可怕了,多赞公爵这时觉得自己以前太过于低估了这支雇佣卫队的实力了。

    “都莫,我以前恐怕是小瞧了这些外来人了。不过以他们的能力,找一个大城市争霸不好吗,为什么要来咱们这小小的银塔城和咱们挤在一起!”多赞公爵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

    都莫这时马上说道:“公爵阁下,我觉得他们这些人志不在此。他们也说过只是想要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而已,况且他们这些人纪律严明,特别的有组织,我们之间谈判好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违背。再说了,现在我们担心这些还为时过早,毕竟拜里那些人还在虎视眈眈,先把他们打败了再说吧。”

    多赞公爵沉思了一会儿,用手帕擦了一下喝过茶的嘴角:“也只能是这样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到了最后他们势大难制,我也只有唯求做一富家翁足矣。”

    都莫有些愣神,他又记起了程磊当初告诉他的那些话。如果这次的战争结束了,他又有意的话,可以去参加程磊的军队。并且程磊肯定会在他的军队中为自己安排一个职位,现在程磊他们大胜后在所有人心中的分量大增,都莫觉得自己也是该权衡利弊决定去留的时候了。

    银塔城第一卫队营地。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利格的脸都变得有些扭曲了,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斯空摆了摆手让斥候退下,忧心忡忡地道:“一百多雇佣兵啊,足足一百多雇佣兵。而且还是全副武装的精锐骑兵,竟然栽在那四十多个外来人手上!一千个金维克就这么没了!”

    利格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也许是他觉得自己一个有身份的领袖不该如此失态,对着非博问道:“这就是你找来的所谓联邦十大雇佣军之一的毒牙军?是那个让太阳城约克大匪帮闻风丧胆的塔鲁毒牙军吗!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超过半数被歼灭,四分之一被俘虏。恐怕整个联邦的雇佣军也没有如此悲惨的结局吧?”

    非博站在屋子的中央,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利格大人,斯空阁下,这确实就是那支大名鼎鼎的毒牙军。可是为何会如此轻易地被他们击溃,原因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只是负责联络,也没有什么军事经验呀!”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我的外交官大人?口口声声嚷嚷这支雇佣军有多强,到头来怎么样你也看到了。我不管你拿了他们多少好处,现在购置了那么多的枪械,士兵们还要吃饭。一千多金维克花出去了却连个水花都没见着就没了,你就给我说说现在怎么办吧?现在怎么办!”利格的火气又上来了,语气十分不善。

    非博支吾着说道:“我知道事情的利弊,根本没有收多少,只是塔鲁给了我五十个金币喝酒而已。再说我们只是付给他们战前的一半金币了,本来战后还要再给一千的,这下子省下了。”

    这时一个魁梧的身影走了进来,身穿皮衣腰挎战刀。在非博的面前停下后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耳光摔了过去,非博被他打得打了个滚趴在了地上,恨恨地望着他。

    “省下一千金币有什么用!要是我们能拿下银塔城要多少金币都会有,可是现在这支雇佣军被灭了,我们还能有多少胜算!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非博望着刚刚进来打了自己一巴掌的拜里,站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拜里!当初你也是非常赞同雇佣毒牙军作为我们的协助力量,怎么到这会儿都埋怨起我了!你还敢打我,我非博这么多年还没有被人打过,我杀了你!”

    他说着就要向拜里扑去,却被一旁的利格拉住:“够了,非博!现在不是闹内讧的时候,毕竟是你一直在和毒牙军联系的,我们说你几句又有什么?”

    “还有你拜里,你是嫌咱们还不够焦头烂额是吧,谁让你动手的?你给我坐下!”

    拜里听了利格这话之后,本来跃跃欲试还要揍非博的他有些不情愿地坐在了椅子上。非博狠狠瞪了拜里一眼,也不情不愿地被利格拉着坐在了椅子上。

    利格略为思索了一下,沉吟道:“其实这件事情不怪任何人,要怪就怪咱们之前太过掉以轻心,没有真正打探出多赞那边那支雇佣卫队的实力。现在看来,咱们要重新审视对方的实力状况,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好万全的准备。”

    “非博,你还是继续去联系雇佣军,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记着我们要的是强有力的后援。斯空,你再去城北跟那些豪绅们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支援我们一些军费。告诉他们,现在他们是跟我们在一条战线上,和多赞撕破了脸之后就别指望还能言归于好。”

    斯空有些为难:“之前他们出了那一笔军费又派了那么多的家兵来,说好的就是一次性的援助,要我们保证他们能拿回被多赞侵吞的土地。现在又去找他们要军费,恐怕有些不妥吧,再说他们也不一定能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