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十五章 一边倒的战斗
    礼盛也经常因为自己教导出来的这个斩首小队而得意,毕竟这些人可说是他自己的嫡系部队,就算是以后要自立门户,他也能有一些精锐的底子作为后盾。

    虽然礼盛现在对塔鲁为首是瞻,塔鲁也对他十分器重。但是谁能算到以后那位脾气非常暴躁的大首领会不会在他犯了什么忌讳的时候一脚把他踢出毒牙军,到那时这支斩首小队就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了。

    礼盛一脚踏出物资存放处的门口时,突然他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声音,随后这声音陆续响了许多次。对于战斗嗅觉非常灵敏的礼盛来说,马上意识到这是枪声,虽然和他平时所用所见的枪支的声音不同,但他仍然十分肯定这是枪响。

    他马上找好了掩体,从背上把步枪摘了下来,这把步枪是礼盛在普通步枪的基础上精心制作,曾经击杀过许多对手,他亲切地把它叫做命运之枪。

    礼盛已经判断出那些枪声是来自那不知名的土坡上面,不过现在是晚上,而且郁郁葱葱的植被把土坡遮掩地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上面的情况。枪声的目标在他们的营地之中,他无法判断现在营地里是一种什么状况。

    这时看守物资存放处的两名哨兵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其中一名哨兵小心地问道:“二首领,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像枪响但又不完全像……”

    礼盛点头道:“就是枪声,你们两个去营地看看什么情况,我掩护你们。”

    土坡一号高地上面,程磊正在拿着夜视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什么。刚才的一轮枪已经把对方的哨兵全部打死,现在对方营地里一片寂静,看起来是在酝酿着什么。

    这是程磊对这支雇佣军的试探,看一下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耐,之前他的心中有警兆,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不认为一支现代化的特种部队会打不过那些装备十分落后的雇佣军。

    “啪”,又是一声枪响,是夜狮小队的队员开的枪,直接击毙了一个从帐篷里探头往外看的家伙。他们的枪上都装有消声器,所以开枪的时候都是力求一枪爆头,以免因为消声器的缘故而导致威力减小从而无法击毙敌人。

    又是几分钟的安静,营地的帐篷开始出现一些细小的声音,程磊冷冷的声音又开始在对讲耳麦里响起:“对准所有帐篷可疑点,全体开火,五分钟。之后榴弹炮和火箭筒进行帐篷重点打击,最后由重机枪进行火力收割。”

    “夜狮1收到!”

    “战鹰1收到!”

    “蝰蛇1收到!”

    特种部队制式自动步枪的子弹如潮水一般倾泻在毒牙军的营地帐篷上面。虽然他们的帐篷都搭建的比较牢固,但是哪里经得住这些威力极大的自动步枪的洗礼。

    往往一架帐篷两三秒钟之内就被掀翻在地,没有被掀翻的上面也是千疮百孔。里面的人都吼叫着跑了出来,随后被倾泻而至的子弹击倒在地。五分钟之后,营地的帐篷已经被掀翻了三分之一还多,里面的人死伤不计其数。

    这时只听到“呜……”的鸣叫声,随后就是炮弹落地的轰鸣,虽然没有大口径炮的声音剧烈,但是威力却也不小。几发炮弹下去,程磊就从望远镜里看到他们的营地已经开了花,许多只穿着内衣裤的人抱头鼠窜。

    望远镜里看到其中有一个面相凶恶的中年男子不停地招呼正在乱跑的人,这个人好像是他们的首领。程磊拿过了自己身边的狙击步枪,慢慢地瞄准,“砰”的一枪那人倒在了地上。这时营地里大多数的人都往那破旧寺庙中跑去,程磊早就得到了侦察情报,那里是他们的马厩。

    那名面相凶恶的中年男子正是毒牙军的大首领塔鲁,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这片混乱之中。

    这时战鹰小队的三门重机枪开始轰鸣起来,那些逃往马厩的人们不时地被重机枪的枪林弹雨扫倒在地。没有射中的人也被狙击步枪和自动步枪射杀,这轮攻击充分显示了现代化的装备对那些落后军队的杀伤力。

    几分钟后,重机枪的轰鸣声停下了,程磊下令所有人都停止射击。所有人都在观察营地和马厩的情况,一具具尸体和乱七八糟的帐篷散落了一地,恐怕这时候对方残余的人都已经吓破了胆子了。

    破旧寺庙内,礼盛拄着枪坐在地上紧挨着一段矮墙,一些逃脱出来的士兵都跑到了他的身边,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抱团,否则单枪匹马的话活着的机会很小。

    “二首领,大首领被打死了,我们怎么办呐?”一个平时也是个小头目的人凑到礼盛面前说道。

    礼盛的脸色这时特别难看,逃进来的他数了数只有四十来人,其中他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斩首小队也没剩下几个,只有四五个了。现在外面的情况还不明确,他派出去察看情况的两个哨兵被对方火力压制得根本出不去。

    虽然塔鲁的性格粗暴,但是平时把毒牙军的军务打理得井井有条,所以才能一直稳居毒牙军大首领的位置而巍然不动。可是现在他死了,所有人都在看着礼盛,他该怎么办呢?

    “把物资存放处的枪炮和弹药全部搬出来,准备战斗!”礼盛这时的心情有些忐忑,也有些激动,毕竟塔鲁死了之后毒牙军的大权就在他的手里了。虽然都是些残兵,但是却有了正儿八经的大权。

    士兵们七手八脚地把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搬运了出来,其中当然少不了那六门哨炮。礼盛给众人分配好了枪支弹药,身上只穿内衣裤的士兵也都从物资存放处拿了些衣服穿好。

    “炮兵呢?谁会用炮?”礼盛问道。

    马上就有六七个人站了出来,他们都是当初塔鲁专门培训出来的炮兵。随后便每门哨炮一个主炮手,每个主炮手又分别分派了一名助手帮忙装炮弹。

    礼盛又把斩首小队的狙击手们叫了过来安排了一下,不多时之后,几名狙击手就分别去了隐蔽的地点隐藏起来。虽然现在是黑夜,狙击手们的视力当然不可能有白天那么好,但是打起来之后火光冲天,只要能够把握机会,肯定能够有所斩获。

    毒牙军没有放在营地里的仅剩的两门重机枪也搬到了相应的位置,只等着哨炮一响便发动攻击。剩下的其他人也都严阵以待,只要是对方一乱,他们就可以冲过去进行收割了。

    而且礼盛还在寺院的后围墙位置派了几名士兵,他怕程磊会派人摸到他们的屁股后面袭击,毕竟之前程磊他们的火力简直太强了,正面硬撼还能有六门哨炮攻坚,可是如果被偷袭的话他们毒牙军还能不能存活一个人都是未知数。

    随着礼盛的大手一挥,哨炮特有的哨子一般的声音便开始陆续响起,炮弹摩擦炮筒出来的火花在黑夜中十分耀眼。礼盛拿着望远镜看着对面土坡上面的炮弹爆开,一颗提着的心才有些落了地。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指挥战斗,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只不过他佯装镇定来稳定军心而已。十几发炮弹落在了对面土坡上面,炮火把土坡上的树木植被烧着,开始慢慢燃烧起来。

    这时礼盛又是一挥手,早已经占好有利地形的两门重机枪开始了轰鸣。他们所使用的这种重机枪是水冷的,打上一段时间枪管就会发热,严重的时候枪管会变形,所以他们都是用水来冷却枪管以达到可以继续使用的效果。

    子弹快速地倾泻在了土坡上面,可是土坡那边却没有什么动静,这让礼盛有些纳闷。哨炮们也放慢了放炮的速度,这次他们带来的炮弹并不多,只有几十发而已,所以礼盛得计划着使用。

    重机枪还在轰鸣,不过哨炮在又发射了十几发炮弹之后便被礼盛阻止继续开炮了。这个时候应该是到了总攻的时候了,经过这么一轮的火炮和重机枪的双重打击,恐怕对面比他们营地里的情况还要惨一些,因为礼盛知道这些武器的威力如何。

    五分钟之后,破旧寺庙内一半的兵力呈防御阵型慢慢向着土坡方向前进,这些人都是拿着单发步枪,每四个人组成一个四角队形,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防御各个方向的攻击。

    礼盛的眼睛上架着望远镜,默默地观察着,虽然重机枪还在时不时地轰鸣一下,也只是起到一个威慑的作用,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到目标的位置。甚至一直到现在他们根本没见到一个那边的人出现,礼盛都差点想到会不会是鬼袭击了他们了。

    突然,望远镜里一片耀眼刺目的白光,礼盛的眼睛立即闭上,却迟迟睁不开。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回事?

    礼盛根本无法想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怎么会出现这么亮的光芒,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久久都睁不开。周围其他的士兵一个个的都在哀嚎,看来他们和礼盛有着共同的遭遇,这也让礼盛十分的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