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十四章 潜伏
    银塔城外二十公里,有一个约有几平方公里的圆形土坡。土坡没有名字,上面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和其他植被。从土坡往东北走,很快就可以到达银塔城,往西南则是一马平川的草原。

    这片草原也是属于银塔城所有,是牧民放牧的天堂。土坡和草原的交接处,则是一座废弃的破旧寺院,里面的僧侣早已不知所踪。这些天来,这寺院里很热闹,并不是有僧侣入住,而是来了一些军人。

    说这些人是军人也不尽然,他们没有银塔城卫队的统一制服,穿的各色各样而且都是桀骜不驯的模样。其实他们更像离此二百公里外樟木山上占山为王的土匪,可是却并没有那些土匪的穷凶极恶。

    这些人正是银塔叛军聘请来的雇佣军,这些雇佣军的酬劳足足花费了利格他们一千金维克,而且还答应他们战斗后的战利品全部归他们所有,这才终于在雇佣兵市场找到了这支愿意来打这场硬仗的队伍。

    这支雇佣军的头领名叫塔鲁,是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大汉。他在附近的雇佣兵市场上特别有名,有毒蛇塔鲁的绰号。这绰号非常符合他的个性,为人心狠手辣而且诡计多端。

    毒蛇塔鲁所率领的雇佣军也就顺其自然被人称作毒牙军。毒牙军自从组建以来大大小小经历过数十场战斗,每次都是以胜利而结束,所以他们有着非常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战场斗志。

    而且历经这么多次战斗之后,虽然时有成员丧命但是有更多的人补充进来,他们的毒牙军也就从一开始的二十几个人慢慢扩充到了百人以上。雇佣他们的雇主也从最开始的某位豪绅地主或是农场主,一直到现在的邦城叛军首领。

    虽然银塔城只是烈日联邦最小而且最偏远的邦城,但是如果他们帮助叛军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他们的知名度会更上一层。尤其是他们毒牙军的战斗力和含金量也肯定是数倍增长,毕竟是争夺邦城的战争,有的人做一辈子雇佣兵也未必遇得上一次。

    毒牙军在寺庙外已经扎好了营地,是清一色的军用帐篷,虽然不太整齐但也看得出一些军伍气息。而那破旧寺院内就成了他们安置马匹的所在,如果被信奉佛法的人看见,肯定会给他们安上一个羞辱佛祖的恶名。

    傍晚时分,狮王中队的车队陆续开出了银塔城的城门。程磊看着前方若有所思,这场战斗的胜败甚至完全关系到银塔城的归属,所以他的心里也是沉甸甸的。

    “报告指挥部,蝰蛇6与蝰蛇11发现城门附近有叛军暗哨,已解决掉。”耳麦中传来了蝰蛇小队的报告。

    郑彬看到程磊没有说话,便拿起对讲机:“指挥部收到,蝰蛇小队密切观察沿途情况,发现异常立即报告!”

    “蝰蛇1收到,正在组织人员进行侦察。完毕。”

    郑彬看到程磊还在那里沉思,也就没打扰他。从程磊的口袋中拿出了装着烟卷的盒子,给程磊塞嘴上一根,又用打火机给他点上。

    程磊这才回过神来:“哟,老郑同志给我全方位服务啊,难得难得。来吧,再给大爷捏捏肩。”

    郑彬笑着捶了程磊一拳:“滚你大爷的,蹬鼻子上脸了是不?快说说,你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当然是想这仗该怎么打呀,咱们人太少,对方人太多,包围战术不现实,那该怎么办?而且据情报分析,对方还都是一些经历过许多战斗的老兵,战斗经验丰富,跟西林的那些手下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程磊有些愁眉苦脸地说道。

    郑彬一脸的鄙夷:“我知道你肯定想出办法了,不然不会这么轻松,说说看。”

    程磊苦笑道:“哪有什么办法啊,走一步看一步吧,希望以前的战斗经验能够用上。咱们整天学打仗,到了真打仗的时候也不能不会打呀对吧?”说完深吸了一口烟,又有些沉思的样子。

    距离目的地十公里的时候,程磊就下令所有车辆把车灯都关掉,晚上的月亮很圆很亮,所以他们也不怕看不见。距离五公里时,车辆全部停下,所有人下车列队。

    四十多人的队伍面前,程磊的面色很平静:“这是我们到了这个世界以来的第一仗,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仗。这主要关系到我们能否在这个世界中立足的问题,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所有人的声音虽然低沉但是有力。

    “好!三支战斗小队全体成员带好所有需要携带的武器装备与物资,向两点方向出发!”程磊发号施令之后,三支小队便各自在队长的带领下出发了。

    程磊回过头来,对郑彬说道:“老郑,你就在这儿,带他们看守咱们的战车。金子和医护兵,跟我走。”

    郑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想到这里没人坐镇也不行便放弃了,只能是默默祝愿程磊他们能够旗开得胜。

    五公里全副武装急行军对于他们这些特种兵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他们中还有人要扛着便携式榴弹炮、火箭筒和抬着重机枪前进,这才有些拖延了速度。

    预定的时间内,他们到达了目的地,被程磊称作一号高地的土坡上面。居高临下,土坡西南边的下面就是那依坡而建的寺院,从土坡上往下看,正好能够把对方的营地一览无余。

    “所有人呈扇形散开,两边和中央部位布置火箭筒与重机枪。蝰蛇1进行侦察。”程磊非常平静地在对讲麦克里安排着。

    “对方营地目测距离400米,左翼四名明哨,两名走动巡逻,两名坐在地上。右翼五名明哨,三名正在烤火,两名走动巡逻。暗哨暂时没有发现。”蝰蛇小队长马上汇报出了大致情况。

    “继续观察,有异动立即报告。”

    “是!”

    程磊也一直拿着望远镜看着对方的动态,情况与蝰蛇小队长说的丝毫不差。但是他总觉得还有些什么没有看到的东西,所以在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的时候也没有下令动手。

    程磊不宣布动手,所有人也就只能一动不动地埋伏着。白天炎热夜间寒冷的气候让他们挺受罪的,但是比起以前训练时吃的苦,受这点罪又算不得什么了。

    礼盛是毒牙军的二号首领,他枪法极为精准,是这支雇佣军枪法最好的人之一。最初他们二十几人组建这支雇佣军的时候,他以精准的枪法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礼盛才从当初一个寂寂无名的小卒慢慢爬到了毒牙军二号首领的位置,可以说是一步步打拼出来的。

    银塔城的夺权之战是现在雇佣军市场非常热门的一个话题,很多雇佣军首领都在争取这个机会,最后被毒牙军以其强悍的实力和之前辉煌的战绩而把机会抢来。作为毒牙军的普通士兵都为此非常自豪,更何况是二号首领礼盛。

    他没有参加晚间大首领塔鲁所设的宴席,而是去了那作为马厩的破旧寺庙中,看一下战马的饮食和健康状况。在这个世界里,战马和枪械是一支军队最为重要的物资。战马是军队的腿,枪械是军队的拳头,缺一不可。

    礼盛从一匹匹战马的旁边走过,它们有的在嚼草料,有的在打瞌睡,听到有人走过来,最多也就是抬一下眼皮而已。专门负责喂马的两名士兵坐在椅子上打起了呼噜,劳累了一天太困了。礼盛没有去叫醒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接到城里的命令,他们就要进城打仗了,士兵们多休息一下也好。

    看完了战马,礼盛又去了物资存放处,他们的物资都是用马车运输的,所以在存放物资的外面还有几架马车,只不过拉车的马已经牵到马厩去了。

    物资存放处有士兵在值勤,礼盛接受了士兵的行礼后,便迈步进了房间里。这是一间寺庙的禅房,已经被士兵们打扫干净,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枪支和弹药,以及重武器。

    他们的重武器是一种轻便的,两个人就可以搬运的小炮,他们把这种小炮称作哨炮,只因为这炮在发射炮弹的时候会有类似于吹哨子的声音响起。这种炮的射程一般在三公里以内,足以应付各种形势的战斗了。

    这些哨炮一共有六门,是他们毒牙军的镇军之宝,在军火市场上,哨炮比红泥大炮要抢手的多,可以说是有价无市。因为红泥大炮太过于笨重,运输极为不便,而哨炮却是极为轻便,便于携带。

    数日之前银塔城外交官非博在和塔鲁进行交涉时也是看上了他们毒牙军拥有六门哨炮才最终拿定主意雇佣毒牙军作为协助他们篡权的雇佣军的。

    当然,由礼盛亲自选拔指导出的斩首小队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这个斩首小队是遴选了十几名枪法好的士兵,再由礼盛进行传授指导才最终成型。其主要作用就是在战斗中专门选择敌人的指挥官或者军官进行射杀,从而达到擒贼先擒王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