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十二章 冲突的先兆
    “走吧,咱们去看看!”程磊把自动步枪挎在肩上,又把装备穿戴齐全,连钢盔都戴上了。

    郑彬很是疑惑:“你不是说只是普通试探摩擦么,拿这么多东西干嘛?”

    程磊有些鄙夷地道:“预设战情,如果真打起来怎么办?我发现你这个陆军学院的高材生怎么越来越回旋了?”

    郑彬摇着头叹息道:“唉,可能是很不适应吧,真有种在梦中的感觉。老程,你说说,咱们现在所做的有什么意义呢?”

    程磊把装备给郑彬丢了过去,自己点上根烟,说道:“我这个人吧一直以来适应能力就比较强,既来之则安之。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那么多兄弟指着咱们吃饭呢,你就不能出息点?”

    郑彬听完这话也不吭声了,三下两下就把装备穿戴好:“走,出发!”

    司机一直都在待命,等程磊和郑彬上了车,指挥车便发动起来,快速地向着营地外面驶去。一路上在银塔公爵府附近的暗哨都在报告最新情况,现在西林也带了人前去,而且拜里那边也是剑拔弩张。

    “呜呜”的汽车喇叭声把两边对峙的人都吓了一跳,银塔城除了狮王中队根本没有别的汽车。所以西玲这边的人看到这个大家伙开了过来不自觉地都让出了一条通道。

    双方都举着手中的枪,拜里和西玲不知道在争执着什么,而且拜里的脸上已经有了暴怒的神色。指挥车鸣着喇叭的到来,让拜里这边的人都很是紧张,手中的枪也不禁握紧了几分。

    指挥车停下后,程磊看到西林正巧在车门旁,马上就打开车门把西林拉了进来。郑彬这时把重机枪从车顶的操作台上架了起来,对准了拜里和他的手下们。不过拜里那边的人似乎不太在乎重机枪的威力,没几个当回事的。

    “怎么回事,拜里他们想干什么?”程磊把西林拉进来就问道。

    西林被程磊握着的手腕疼痛不已,他从来都没想到程磊的手劲会有这么大:“程先生,轻点轻点啊!”

    程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劲头有些大了,忙松开道:“不好意思,有些着急。”

    西林便开始说了:“拜里想要见公爵阁下,可能是想把事情摊开谈判,逼迫公爵阁下让位。大体的意思可能就是这样吧,我也是刚过来听的不完全。他带着这些人硬闯银塔,我妹妹当然不允许,所以就冲突起来了。”

    程磊有些奇怪:“银塔中不是也有一些兵力吗?放他们进去趁这个机会把拜里干掉,他们没有了首领,还不就跟那蛇没有了头一般?”

    西林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程磊:“程先生,好像公爵阁下在银塔里有兵力的事情没多少人知道吧,怎么你会?”

    程磊笑道:“蛇有蛇路鼠有鼠踪,你就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了。快说说怎么回事?”

    西林道:“实话跟你说吧,拜里只是他们的一杆枪而已,斯空是准备扶上台的傀儡,非博是他们的狗腿子。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其实都是城务总管利格所为,这个人才是他们中真正主事的人。那些城北的大户也是这些年来他不遗余力地帮助才没有被公爵阁下削弱实力,现在才有了两百家兵相助的事情发生。”

    程磊冷哼一声:“乱,真够乱的。小小一个城市,人口不过数万,持枪之士不过千居然有这么多的尔虞我诈。这权力的斗争还真的是匪夷所思啊!西林,有没有想过换一种生活,如果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等战后一切安定了我们又都没死,跟我干吧,肯定没有那么多的糟心事儿。”

    西林有些沉默,自从父亲临死前把统帅第三卫队的权力交给了他,他就再也没有过别样的心思,只是一心辅佐多赞公爵而已。在见识过了程磊的军队之后,他升起了羡慕的念头,也只是羡慕而已,没想过要离开多赞公爵跟随程磊。

    程磊见他不说话,说了一句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便打开车门放西林下了车。他自己爬上了车顶的操作台,招呼了司机一声,司机长鸣了几声喇叭。

    刺耳的喇叭声长时间鸣叫让那些正在对骂的家伙不由得不停下来。这时程磊好整以暇地看着拜里说道:“你这家伙记吃不记打,既然上次尝到了苦头怎么还是这么莽撞。看到我来了还不赶紧抱头鼠窜,竟然还敢跟没事人似的,信不信我一分钟内让你们这些人全部玩完?”

    这番话口气大的上天,把拜里说得哑口无言,本来面对西玲和西林兄妹还趾高气昂的,程磊说了这番话却让他不敢再那么气焰嚣张。

    拜里看着坐在车顶吸着烟的程磊,说道:“外来人,你不要太过分了。虽然我尝试过你的人准得要命的枪法,可是我确实不会相信你手中的武器能够一分钟把我们都打死!”

    “不信是吧?好啊,那就让你们试试!”说着程磊就把重机枪的枪口对准了拜里那些人,郑彬在程磊的身边准备续弹。程磊有自信在把拜里这些人全部消灭掉之前操作台前保护机枪手的防弹玻璃不会被他们打坏。

    而拜里那边的人也都纷纷举枪对准了程磊,他们的枪都是单发步枪,但是看得出这些人都是有战场经验的老兵。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多赞公爵的声音突然响起:“程先生莫要冲动,我先来问问这个叛徒到底是要做些什么!”

    多赞公爵出人意料地骑着马到了双方阵前,看来他是想要在真正的大战来临前,不死心地问问拜里他们的想法。

    拜里听到多赞公爵制止了程磊,脸色才有些放松:“是这样的公爵阁下,您年纪也不小了,我们想请您安享晚年,保证您衣食无忧,怎么样?”

    多赞公爵骑在一匹白色的骏马上面,一点都没有以前的那种慵懒的气息:“是吗?你们四个人都是这样想的吗,还有我的亲弟弟,他也是如此说?”

    拜里笑道:“您如果退位,您的弟弟当然就是银塔城的公爵城主,这银塔城还是你们家的,您又怕什么呢?”

    多赞公爵有些沉默,过了一会儿后说道:“拜里,你回去吧。以后你们就是我银塔城的叛徒,利格确实是个人才,不过他也是个蠢才!”说完就拨转马头往回走。

    拜里又说道:“公爵阁下,若您退位还可做一富家翁。如果一直这么冥顽不灵,可就真得承受数百战士的讨伐了!”

    多赞公爵没有再理睬拜里,一边走一边对程磊说道:“程先生,请往银塔一叙。”

    程磊调转车头时,拜里还在后面大叫:“公爵阁下,再给你一天时间,一天后如果你再固执己见就别怪我们不顾以前的情谊了!”

    多赞连头都没回,只是骑着马一直到了银塔门口。看到程磊和郑彬下车后,多赞公爵才和他们一起并行进了会客厅。

    程磊一边喝着茶一边抽着烟别提有多惬意了,多赞公爵笑着说道:“程先生若是喜欢这茶,我派人给你送一些去。还有我知道程先生喜欢吸烟,专门派人去收购了一些上等卷烟,等会派人一起给您送去。”

    程磊笑道:“公爵阁下怎么这么客气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多赞公爵抿了口茶,有些失神地道:“银塔城现在是多事之秋,再过几天我还能不能坐在这儿还说不定。所以嘛,我就不说什么客套话了,还请程先生在叛军作乱之时保住银塔安全。”

    程磊奇怪地道:“公爵阁下,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银塔中不是有充足的兵力吗,怎么要我的人来守卫银塔?”

    多赞公爵眼神有些复杂,似乎有些看不透程磊的感觉:“程先生,银塔中确实有上百精兵,是我这些年来储备的最大的倚仗。所以我要用我自己的能力去打败那些叛军,这样一来,城中所有对我起了异心的人也都会主动归附于我。”

    “可是如果是在程先生军队的帮助下,即便打赢了这场仗,那些一向不顺从于我的豪门大户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出现叛乱。战争中受到伤害最多的还是城中的平民,所以我才要快刀斩乱麻,治标也要治本!”

    程磊这才明白了多赞公爵的用意,不得不说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这样巩固自己权威,让所有人因此归心的手段,也就只有这种老谋深算的人才拿的出来。

    “好吧,雇佣卫队也是公爵阁下属下,自当听从公爵阁下调遣。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公爵阁下允许我派狙击手和炮手上银塔天台,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卫银塔安全。”程磊吸完了最后一口烟,说道。

    银塔天台是多赞公爵的私人领地,没有几个人上去过,程磊派兵上去当然先要和他说一声。

    果然多赞公爵有些犹豫,不过很快下了决心:“好,既然全权委托程先生保卫银塔安危,整个银塔自然也都归程先生使用!”

    程磊点了点头,心想这多赞公爵为了那份至高的权力,算是把一切都置之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