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之中,稍微平静的只有小百、小灵和火度了,前二者是受到了山老的鼓励,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也深信刘启的神奇,毕竟,能变化成人类的身躯也是刘启的帮助。

    至于火度么,他是一个务实之人,何况,那昨晚的战斗本也看得不太清晰,尤其是闪电和寒幽的战斗,根本理解不了,只是内心中觉得他们很是强大而已,而且其自身才十来岁而已,没有必要去跟那些人去比,深信按部就班的走下去,早晚有那么一天…

    此刻,内心最为激荡的是莫问,他以前认为自己也算是这个位面的强者了,但目睹了昨晚的战斗之后,这个观念被击打的粉碎,深深的为自己的自大而鄙视自己…

    同时,莫问对于沉睡少年刘启的实力和号召力赞叹不已,昨晚,居然有人能划破空间过来,而且是保护刘启的,尤其是最后那个少年,跟刘启一摸一样,居然轻易就将那强者击毙了,这一切,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还真的不敢相信,完全颠覆了以前的概念…

    而后,莫问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之前所呆地方的种种诡异,有很多次,自己明明感觉到有人,却总是发现不了,而且有几个地方更是让自己心惊胆战!

    原本以为那都是自己的错觉,现在想来,那里很可能是强者的隐居地,“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昨晚那个级别的存在啊,现在想起来还让人沸腾,以后一定要注意啦,这个世界不简单,也许那个所谓的土元位面真的存在呢…”莫问默默的想到。

    梦罗和西蒙,这两个刚被收服的飞天外围强制人员,有着超出领域级别的实力,曾经一度的横行在这个破落的位面中,如今却震撼在昨夜的战斗中,内心中原本有些排斥的念头也减弱了许多,以前,这二人瞅准机会、可是拼着头疼也有反抗的意思…

    且不管众人如何思想,刘启身下的神马飞卢此刻正处于兴奋之中,在主意识的调节下,它保持了最大幅度冰气的吸收,实力以可见的速度猛增,再加上天蝶印记对于心境的相应协调,使飞卢没有丝毫顾忌的猛的吸收这些冰气和刘启体内偶尔流出的紫医气能量…

    两天后,众人顺利的通过了幽灵古道,来到了幽灵山脉的另外一段的外围区域,飞卢感应着从中心地区之后,越往外走,冰气能量的越弱,有些疑惑的同时,更多的是郁闷。

    到了外围时,刚好又在白天,防护罩上的冰气能量愈加的稀少,飞卢很有些不情愿,但瞥见背上的沉睡的尊主刘启时,还是只能安静的驮着…到了中午时,众人已经离地图上的灵幽古镇很近了,刀狂等这些幽灵佣兵团的成员也将改变了格局,将阵法聚集能量防护罩撤回了,飞卢感到没有能量吸收,失落了一会,转念一想,却又有些欣喜!

    在这两天多的时间里,它心无旁骛的吸收着精纯的能量,元核再次壮大,成为了三阶巅峰元兽,这可是火箭般的修炼速度,要是被外界知道,肯定是地震一样的轰动!

    当然,成为三阶元兽带来的好处可不少,灵智大幅度提高,飞卢当即学会了飞天核心成员都会的敛息之术,将全身的气息隐藏,从外表上看,它和普通的马匹毫无异常!

    “…做马应该学会知足,能有如此成就已经很逆天了,毕竟,以前自己只是一头浑浑噩噩的坐骑而已,如今脱离桎梏,跨入修炼行列,与之前可是天地之别…”飞卢暗暗的想到。

    在这几天里,飞卢还感到身上的少年变得愈加的飘渺、愈加的难以捉摸,有时候偶尔流露出的气息还有些诡异,不像是晋级,更像是某种奇妙的变化。

    在他沉睡后,飞卢借机吸收他体内的散发出的能量时,感觉到似乎有几道凌厉的眼光在注视着自己,虽然没有杀意,但只要对方一个念头,自己的小命肯定不保…

    异常吃惊的飞卢忙祈祷了一番,才失去了那压迫灭绝的感应!平稳了吸收了一些能量之后,飞卢不敢再擅自吸收了,这时,才发现四条腿虽然在行走,却仍在打颤之中…

    眼光认真的看了看背上沉睡的少年,飞卢内心中产生了十足的惧意,万般心思闪过心头,不敢再有丝毫的逾越,尽可能将步伐放的更稳,以免打搅了背上的少年。

    想到前面就是灵幽古镇时,飞卢放开了那些心思,连进阶为元兽的喜悦也抛却了,只是感到了一丝忧伤,毕竟,自己是属于幽灵佣兵团的,到时候还要回到他们手里…

    江尚等人的状态也恢复过来,重新开始了振作,虽然仍旧对自己的实力较弱感到有些不自在,但毕竟才几百岁而已,跟那些活了百万年、甚至千万年的老怪物比什么?

    如果有百万年的时间供自己等人修炼,肯定也能达到此地步的,甚至超越他们也不在话下,至于刘启、小蝶等人么,那全都是怪物级别的,比不得,也没有可比性!

    恢复了常态的火灭等人,视野更加的开阔,将以前的一些对于这个破落位面的一些无视态度统统收起,将心态放平,变得更加的坦然和稳重,对于未来,也有了目标和奔头…

    ……

    刘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到自己回到了前世,在那个普通的村子里,自己骑在牛背上玩耍,父亲一脸欢喜的拉着耕牛在田地里耕地,母亲和姐姐也在一边欢笑着洒着化肥,一家人充满欢乐…

    场景切换,转眼间,自己又骑在父亲的脖子里,在一个集市上挤来挤去,最终来到了一个露天的戏台前,和很多人一样,找个地方坐下,看戏,只是,调皮的自己尿了父亲一身…

    年龄逐渐变大,自己也开始了上学,奔波于校园和村子之间,终于有一天厌烦了,翘课去村子边的小河里戏耍,被父亲知道后,将自己的屁股打的泛红…。

    一次上学时,羡慕别人的钢笔,趁着打扫卫生时,偷走了它,被父亲知道后,将自己吊在房梁上,一阵狠打,就连一向疼爱自己、总是护着自己的母亲也是一脸怒容,事后,父亲和母亲领着仍旧哭泣的自己,去那家道歉,买了一支新的,送给了他们,说了一堆的好话…

    学期结束,当自己拿着两张奖状、几十本奖品回到家里的时候,父亲和母亲欣喜异常,将那些积攒起来准备卖钱供我上学读书的鸡蛋取出了一些,煮熟了让自己吃…

    高中时住宿,每个周末,父亲和母亲都会前来送些吃的,看到自己偏瘦时,充满了心疼,那时,父亲已经重病染身,母亲的头上也有了白发,而我却仍然蒙蒙不懂…

    随着时间流逝,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寄到了家里,引起了村里的一片喜意,临行之前,母亲缝补着衣服,谆谆嘱托,父亲在一边时而高兴,时而忧愁,时而担心,终于,父亲和母亲还是将自己送到了车站,乘上了火车,第一次离开了这个村里,离开了这个小城…

    大学四年很快的过去,而我的心却渐渐的被沉沦了,从起初的优等生变成了挂科生,从最初的勤工俭学者变成了贪恋网络的差等生,却仍然执迷不悟…

    工作的第二年,刚有起色,父亲病重的消息传来,那瞬间,自己满脸泪水,匆匆请假,坐上火车速速归家,经过将近两个月的奔波,在各大医院医治,却都是摇了摇头,绝症!失魂落魄的在住院部和母亲、姐姐守护着父亲,感到了生命的脆弱…

    将父亲下葬后,回到了都市里,变得消极,思想改变,生活改变…和驴友结队,在名山大川游览,一次迷路,跌落山崖,遇到了那个老者,喝了一夜香,心结揭开…

    不久之后,毁灭一幕重现,自己的惊恐,自己的战栗,显示了自己的懦弱…撞击之后,紫光闪过,自己昏迷,再次睁眼时,就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五彩斑斓迥然于前世的世界…

    清水镇中,母亲喜儿疼爱的抱着自己和小辰,唱着儿歌,讲述着一些启蒙故事,时而不时的还逗逗自己和小辰,那浓浓的爱意和亲情,像极了前世的母亲…

    某一刻,刘昂达注视着自己,有些不忍,最终还是将襁褓中的自己送到了旁院的保姆手中,在那转身的瞬间,刘启分明看到昂达的眼角有两滴泪水流下,那将亲情掩盖在内心深处的样子,跟自己前世的老实巴交的父亲,一摸一样…

    在花园边的草地上躺着,任凭着温暖阳光的照射,希望它能将内心的冰凉消去,换成温暖…一群小蝴蝶在花丛中飞舞,其中幼小的一只翅膀上闪现着淡淡的彩色,人性化好奇的飞到了自己的身边,看到自己没有反应,就大胆的听到了自己的额头上,看着自己…

    在那瞬间,自己看清了,它是一只小彩蝶,刚孵化出来的小彩蝶,动物级别、没有产生灵性、没有丝毫印象和记忆的小彩蝶,看到自己的眼睛一转,它惊吓着飞起,盘桓在自己的上空,片刻后,在阳光中起舞,跳了好久好久,而后随着那些蝴蝶隐于花丛深处…

    季节更迭,天气转寒,那只小彩蝶再也没有出现过,虽然阳光温暖时,依旧有蝴蝶飞舞,但却没了那只小彩蝶的身影,渐渐的,刘启将这个可爱的小彩蝶忘记了…

    两年过去了,自己对这个世界也渐渐有了了解,对于修炼也有了一丝兴趣,开始认真修炼紫云诀,有了实力的极速增长,开始了自身飞速的成长和蜕变…

    得到《药经》之后,初次感到了自己玄气的诡异,以为那是药医玄气,经历一些时间的摸索,感觉比那高级,结合它那淡淡的紫色气息,称为‘紫医气’…

    紫火诀的出现,使自己第一次掌握了紫火,练出来丹药时,欣喜表情再现…

    无意间将一个蝴蝶弄伤了,医治好了它之后,再次遇到了那个久违的小彩蝶,只是,彼此已把对方遗忘,小彩蝶也已经成为了进阶失败的蝴蝶王者,正是小蝶…

    而后,又是一系列事情快速的掠过,在希望之地进入“天赐状态”时,一心多用得到了彻底的完善,主意识衍生而出,隐于意识的深处,开始自身的衍化和推演…

    随着这些事件一一闪过,虚空中一个影子现出身来,渐渐地向着凝实靠近,看那身影和面容,和刘启一摸一样!

    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看着自己以前的事情一一快速重演,刘启时而欣喜、时而感动、时而悲伤、时而痛苦、时而后悔、时而欣慰…

    伴随着这些情绪,气息也是起伏不定,对于空间中传出的能量,吸收也是略有不稳,但却保持着快速的吸收,体内的紫医丹也在极为高速的旋转中变大,颜色也愈加的深…

    在些画面消失后,那虚空中的身影,完全凝实,一步走出,取代了那些画面,出现在梦境里,而后身影一晃,六个和刘启一模一样的少年出现!

    一个少年手一伸,突然出现一把长枪,身影一闪,跃居庞大梦境的一角,在那虚空中挥舞着长枪,枪影将周身护住,散出毁灭气息,施展的正是“九转夺命枪”!

    一个少年冲着虚空微微一笑,化作了一只小鸟,瞬间消失,出现在梦境的边际,虚空中身影再次变化,时而猿猴,时而老虎,时而蜥蜴,时而药材,时而水滴,时而火焰鸟,渐渐的越变越快,越来越高级,所变的东西,也越来越奇怪,气息也越来越强!正是“紫木变”!

    一个少年大喝一声,龙虎争鸣!双拳伸出,一龙一虎凝聚成形,呼啸着同少年一起,奔到了梦境之虚空中,在那进一步练习着拳法,龙吟、虎啸不断,渐渐的散发出了威势,似乎凝聚成了真正的龙和虎,让人颤栗!其所施展的正是“龙虎拳”!

    一个少年全身紫色,全身紫火缭绕,尤其是一双眼睛紫火气息更盛,让人惊栗的目光从中射出!身影一转,化作了一团紫色的偌大火焰,破空般出现在梦境一角,在那迅速的再次聚成了人影,瞬间又化作了数个实心火球,时而化成紫火笼,所用正是“紫火诀”!

    一个少年,充满了诡秘,身上颜色时而白色,时而紫色,时而红色,时而蓝色,时而七彩,时而黝黑,等等!那身上的气息,更是飘忽不定,但看上去就让人惊怕!

    最后一个少年,则是一脸的淡然,十分的平凡,盘坐虚空中,似幻似真!平静的表情下,手指高速的转动,似乎在演练着什么,也似乎在推演着什么…

    刘启在梦境高空中,静静的站着,看着这六个少年,感觉到他们就是自己,自己也是他们,正是一心多用分出的意识,叹了一口气,望着原先那六人占据的地方,有一丝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