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启这才听明白,原来魔茜几人将他们当做补品了,看中的是他们体内的相对高级的能量!不过,当即也有些惊讶,疑惑道,“灵级的能量?你们能看的出来?可否跟我讲讲?”

    魔茜淡淡一笑,俏声道,“尊主,你说过的哦,现在级别低,知道的多了也没用,嗯,我会将这些全部写入修炼体系中‘灵级指南’里面,到时候你细看不迟,目前我们飞天和天蝶成员修炼水平较低,几乎全都处于修炼级和五行级体系内,所以还是多关注这些比较好!”

    看到刘启脸上有些变化,魔茜忙解释道,“尊主不要生气嘛,与其了解那灵级的能量,不如先了解下五行级的情况!刚我和姐妹们在那个成长衍化中的生命空间里看了下,发现它和高级位面类似,初步推断出,目前加速它衍化的办法就是吸收‘五行’中其它几种能量!”

    刘启点了点头,赞同道,“我也是这么推测的,只是,除了偶然发现火元位面,进入其中将火红色星球初步衍化外,其余能量我是没有丝毫头绪,你见闻不错,有没有好的建议?”

    魔茜当即笑道,“尊主,完全可以利用目前飞天的力量去各地探测啊,只要有异常,我们就可以去查证,说不定就能发现新的能量呢!别忘了我之前说过的哦,这里曾经是仙魔界级别的上古高等位面,那些高级能量不会无缘无故流失,说不定就浓缩在某一个地方呢!”

    刘启眼前一亮,“你说的对!嗯,若是见解不到,即使见到也不认得,不如这件事也交给你们八姐妹负责,毕竟你们熟悉各种能量!嗯,我将授权你们最高级别的管理权限,可以调动飞天现有的大部分资源,早日找到,不但我能获益,你们也能将体质向着更高等级迈进!”

    魔茜嘻嘻一笑,接下了这个任务,“嗯!那我们就去了哦,对了哦,要不要我们留下两人专门保护你的安全,这样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人就不用那么多废话了,直接干掉了事!”

    闻言,刘启有些头大,当即嘿嘿笑道,“魔茜,女孩子家不要那么喜欢争斗!争斗的结果只能是将事情闹大,越来越糟糕,还是平和一些的好!你们八姐妹不仅要构建修炼体系,还要负责查找能量,我就不要再给你们加压力了,放心,在这个位面,我还是有自保之力的!”

    魔茜等人喜笑一片,随后魔茜道,“那尊主要是有事的话,就随时传音给我们,哦,对拉,那个闪电可不可以借我们一段时间,我们习惯了坐骑的存在!”

    闪电闻言,脑袋摇动的像个拨浪鼓,薄怒道,“不好,不好,我可是刘启哥哥的专用,你们就不要想了,要是真想用的话,就找闪雷要吧,她那有数万只巅峰九阶的存在呢!”

    魔茜莞尔一笑,嬉声道,“那好,我们就去那火元位面看看,找一头好的,尊主,你可要给我这个权利哦,我六妹在仙魔界可是培养仙魔兽的专家人物啊,说不定挑选一头出来,就有可能将其从元兽培养成魔兽,甚至成为星兽也是有可能的!”

    刘启也是嘻嘻哈哈笑道,“嗯!我之前授予你的权利就包括这些,你们可以放心的去挑选!虽然它们如今已经有灵智了,但还是缺乏真正的眼界,如果你们能带着它们到各处看看,那样也会进一步加强它们的灵智,对它们也是只有好处呵呵,刚好是互惠互利!”

    闪电在肩膀上也是点头不已,赞同道,“刘启哥哥说的对,你们最好多培养几只,那样将来我们穿梭位面时就可以成群结队,想象那种情景,将是何其壮哉?!”

    魔茜笑了笑,也是带有憧憬之色,最后说道,“嗯!嘻嘻,那我们就多带出来几只,好好的培养,为将来的位面穿梭做准备,尊主,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就去了哦。”

    对于刘启将来一定会走出这个位面,魔茜是百分之百有把握的,毕竟,神奇注定了不凡,一个有着如此卓越优势的少年郎,未来的发展是无限的,呵呵,星空,那只是起点而已…

    看其就要离开,小蝶忙拦住了她,笑问道,“魔茜,你可听说过仙蝶族的仙蝶令?”

    魔茜一愣,沉思了一会,这才缓缓说道,“虽我与仙蝶族曾有过接触,但其踪迹很神秘,其内各种安排自然也为人所不知,不过,这仙蝶令么,倒是有一些传闻,我也不知是真是假。”

    有信息就好,此时哪还顾真假?刘启轻声道,“尽管说就是,权当是故事,都讲出来吧。”

    魔茜闻言,便直接道,“传闻,仙蝶令都是成对出现,彼此间能够相互传讯和定位,即使隔着无数位面,也能照常联系,所以其为核心成员和分支最高负责人所掌握,也有一些传闻说,仙蝶令是一种身份令牌,持有此令牌,可以号令所有仙蝶族分支为其做任何事,等等…”

    最后,魔茜总结道,“传闻虽然不同,有着诸多的功用,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仙蝶令是仙蝶族贵重之物,能够进行通讯和定位,怎么,尊主莫非有一个?”

    显然,魔茜并不笨,从这只片言语中把握住了那最核心的东西。

    刘启示意了一下小蝶,后者便立刻将那仙蝶令取了出来,递给了魔茜,同时淡淡笑道,“这就是仙蝶令,刚才那虫族一名先祖所送,我和刘启都怀疑它有问题,便将其封印了。”

    魔茜看到那带着蝴蝶的令牌时,便有些发呆,继而双手凝重的将其接过,检查了半天,又貌似很郑重的递给了小蝶,确认道,“这应该就是传闻中的仙蝶令了,尊主的感觉没错,这东西虽然尊贵,但对于我们并没有什么用,还是封印的好,免得透漏了尊主的行迹。”

    再次看了看那仙蝶令,小蝶挥手将其收入了戒指内。

    刘启和魔茜八姐妹再次交谈了一番,了解了一些相关信息后,便挥手取出了八把火元剑,输入了八道紫医气进去,将里面的火元能量全部吞噬转化后,便送给了她们八姐妹。

    魔茜等人欣喜的接过,按照刘启的要求,各自逼出两滴精血被其吸收后,便相继诞生了八个剑灵!八姐妹的名字也随之在剑上闪现,而后被她们收入手臂内,便欢喜的离开了。

    看着她们的样子,刘启暗叹她们精血的强悍,仅是两滴精血,就衍化出了剑灵,变成了她们口中的“灵剑”,而且魔茜说那剑本身还能吸收高级能量,自动进化,这可了不得!

    感叹了一番,刘启便通过印记跟叶出尘和依飘零交代了下,继而手一挥,将所有的布置全部撤掉了,随后拦住小蝶的纤腰,直接瞬移到了数千米外的高空中!

    看着这广袤无边的元兽森林,刘启暗叹这里的不平淡,自己能够模糊感应到,在那元兽森林中心区,隐匿着十分强悍的元兽,那实力至少不是目前的自己所能敌得过的!

    按照魔茜所说,从这里开始,到中心区,每隔万米范围,就会有一个领域级别元兽,之前它们被那雷劫所震慑,从深入的修炼状态中醒转过来,雷劫过后,它们又陷入了修炼的沉睡中,对于外界的事务几乎不理不睬,若是无人招惹,说不定它们会一直这样下去。

    在那中心区域,更是有几只体内能量高于这个位面的强横元兽,它们关注了六九雷劫的整个过程,雷劫过后,同样是进入了修炼,当然,远不及这些,在其他地方还有强悍的人物坐镇,只是与他们没有交集,不知道而已,这天下,英雄人物还是很多的。

    “以前真是小看这个世界了…”刘启暗暗地想到。

    随即刘启手一挥,闪电便化作了二阶大小,驮着刘启和小蝶,高速的在空中穿行。

    一刻钟后,二人一鹰来到了清水城的高空,通过印记跟小飞打过招呼后,二人便施展瞬移,瞬间出现在飞天酒楼六楼那宽敞的议事厅内,新建的,果然是很大气的。

    闪电也是随后出现,化作了迷你小火鸟摸样站在刘启的肩膀上。

    刘启如今的实力,带一个人瞬移没有多大的问题,若是全力施展的话,甚至可以连带着三个成年人瞬移,当然,在距离上不可能太远,不过,这也够强悍了。

    在这个议事厅站定,打量了一番,刘启忽然有回到前世豪华会议室的感觉。

    只见那硕大的古典雕刻窗台,古典雕饰下,展现了非凡的格调;墙上也雕刻着不同的壁画,显示着艺术的陪衬;中间的位置放着几个晶莹剔透的大理石桌,周边全是古木所制作的椅子,甚至还有淡淡的天地元气从中渗出,不仅美观,而且实用!整体看起来庄重、典雅!

    看到这些布置,小蝶也是满心的欢喜,蹦跳着在周边看来看去…闪电也是惊异了一会,而后则是变的更小,依旧站立在刘启的肩膀上,两只火红的眼睛,瞄来瞄去,仍处于新奇中…

    站立窗边,刘启望着对面同样六层楼高的凤翔酒楼,不由得想起了母亲喜儿和父亲刘昂达,以及那远在帝都的轻舞、轻扬、小月、小杰四个曾经的小伙伴,她们现在都是十五六岁,在出云学院里混的也不错,被外人称为“天才四人组”,是出云学院的重点培养对象。

    根据飞天的情报,刘启获悉,他们四个年轻人的真实实力都在巅峰武皇阶段,精神力也在同一档次,只是,在校内表现出来的是巅峰武王级别,单是这一点也极为了不得。

    如今,他们四人是飞天情报组织在出云学院的负责人,属于管理层,待遇和各种福利,都是很高,各方面都很不错,现在都在高年级班,据说,还有一年就可以从那里毕业了…

    想到这些,刘启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意,内心喜道,“当初的誓言实现了呢,他们已经追上了凤菲、凤阳的脚步,成为了那个级别的存在,而且比那兄妹俩,还要早很多年呢…”

    正想着这些亲人和朋友呢,刘启敏锐的感觉到对面六楼的窗户便身影一闪,一个脸带忧色的中年人出现,同样是站在窗户边,只是,那身影的目光却在看向下面的人群。

    看到这个身影,刘启的心神立刻一震,因为这个脸带忧色的中年人,正是自己五年不见、如今在小飞或明或暗帮助下、精神力和武力都突破到九星武帝级别的父亲,刘昂达。

    看到他那紧锁的眉头,以及那忧虑的倦容,刘启内心也是有些不是滋味。

    根据飞天的情报,在小飞的暗示下,刘昂达本来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全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却没有人任何的消息传回,这让其内心里渐渐的产生了不好的想法,不知从何时开始,便有了焦虑,尤其是最近一年,其心境变得很不稳定,连那修炼也完全放下了…

    对于一个生活在修炼为主的世界里的修炼者来说,能够舍弃修炼,不能不归为是一件大事情,但刘昂达还是停止了修炼,究竟是因为那儿子被掳走时的无能救助而产生的愧疚,还是因为担心,亦或是其它事情,刘启不知,但刘启确定,跟自己脱不了关系…

    刘启的内心,对于那个黑鹰组织的恨意,在此时、此刻、此景之下,又增加了几分,暗自决定,一定要解决掉这个隐患,恢复自己的真身,不让父母和亲人再担心…

    似乎有所觉察,对面的刘昂达看了过来,看到窗户边的刘启时,明显一怔,而后喜悦满面,隔空传音道,“呃,对面可是神医鲁仁天么?不知何时归来的啊?”

    听到“鲁仁天”这个曾经的别名时,刘启内心里有了久违的熟悉,当即面上露出一丝微笑,有了主意,便笑道,“是啊,几年不见,你可是风采依旧!呃,实力更进两层楼啊!”

    刘昂达当即爽朗大笑,传音贺道,“同喜同喜!鲁神医不是也神功大成、变得年轻了几十岁么?哈哈!什么时间有空,我请你喝两杯、叙叙旧?”

    刘启一怔,继而想起了当初小飞透露给他的信息,主意有了完善,当即也是开怀大笑的回道,“好说好说,我这次远游,可是获得了很多消息!说不定有好消息正是你所希望的…”

    刘昂达一愣,虽然有探听消息的心思在内,但对方面却是先一步提了出来,随即醒悟,脸色一变,急切问道,“鲁神医,可是有了我那孩儿刘启的消息?五年里,他过的还好?”

    听到此急切的话语,刘启的眼角不自觉有些湿润,继而忙伸手遮挡着将之拭去,这才佯作欢喜的传音道,“一切安好!嗯,他的实力也是提升很快,现在至少已到了帝级的行列,比起你,也是丝毫不差,你就不要牵挂啦,说不定,过些日子他就能安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