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枯意味深长的看了刘启一眼,“这是我今天给要给你煅造的剑,今天你弄够五百把就好了!”

    刘启听得大奇,可是刘启并没有急着答应反而将荣枯手中的图纸抢了过来。

    “没问题,你可不许耍赖哦~~”刘启看了一眼图纸就答应了下来,因为图纸上的几款剑并没有什么奇怪、复杂的地方。

    荣枯交待完这些,并没有急着离开。反而继续呆在炼剑谷之中,刘启皱了一下眉头手上的工作也停了下来。

    “还打什么主意,你就快点说吧?”刘启仔细的看了一眼已经老成精的荣枯道了一声。

    荣枯难得将脸笑成一朵灿烂的菊花,“嘿嘿,你会一些剑术吧?”

    刘启顿时恶汗了一阵,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荣枯。“怎么讲?”

    看着如临大敌的刘启,荣枯再次嘿嘿笑了一声。“现在马上就要到了七星岭一年一度的比试了,以前我们南器都是打酱油的。可是今年不是有你在吗,我想让你去参加一下!”

    “比试吗?”刘启热血隐隐也有些兴奋了起来,自己的剑术都是独立于外悟出来的老实说刘启还真想跟北剑的大剑宗好好较量一番。

    “不去!”眼看着就要答应的刘启的荣枯脸上的笑越来越灿,可是刘启却瞬间摇了摇头。

    “呃~~”荣枯被刘启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顿在了原地,“哼,小子我的那些材料你真想拿炼出的剑抵还吗,那你就还一辈子吧!”

    软的不吃,荣枯翻手之间使出了霸王硬上弓。

    刘启则晃着身子,一手吸着材料同时还有心思摄来一把剑在手上挽出了一朵朵剑花。

    荣枯看得眼前一亮,虽然他炼了一辈子的剑现在是南岭的领头人。可是奈何他对剑道的悟性实在是有够让人蛋痛菊紧的,曾经做过一段北剑岭主的徒弟。结果那北剑的岭主一见到他就跑,送剑、名剑人家都不要就是不再愿意教他剑术!

    一朵奇葩就算了,问题是他的整个南器的人好像就特么的知道炼剑却没一个舞过剑。

    曾经有过一个风光的人,会那么两手剑术可是一上台就被北岭的压箱底给二个回合就ko掉了。如此以往,南器干脆就不再参加慢慢南器直接就淡出了七星岭一年一度的比试。

    中岭是魔法,魔法这东西精贵的很根本就没人懂剑是什么。所以慢慢的七星岭的比较就变成了北岭一个山岭在唱主角了。

    荣枯咬了咬牙,“你去,以后你不用再这么炼剑。你不是要炼自己的剑吗,你还没有适合的材料吧?”

    一听到荣枯如此说刘启的身子瞬间就转了过来,“你还有好东西?”

    看着刘启那兴奋的双眼,荣枯真是恨不得直接就挖了刘启的眼珠子。恨恨的点了点头,“只要你拿了第一名我就将我那东西给你炼剑!”

    刘启摇了摇,“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啊,你可知道那东西可是古木老祖留下来的。”荣枯见刘启还拒绝真心想掐死他了。

    刘启没想到荣枯竟然这么冲动,此时他楚楚可怜的看着那对着自己举起双手准备行凶的荣枯。“我倒也是想啊,可是我现在没把称手的剑怎么给你争气啊!”

    荣枯讪讪笑了一下,那手顺势就搔了搔头。“也是哦,我都快忘记你是来这里炼剑的!”

    见荣枯还是没有答应,刘启直接又抛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如果你把你说的那材料给我炼剑,那我就将这劲元之气炼剑之法尽数的告诉于你!”

    荣枯脸色一红,他一直都极其的垂涎着刘启这神出鬼没的炼剑之法。可是尽管他在刘启炼剑的时候站在刘启的身边也是一点都感觉不出来,问刘启又是死咬着牙不说。

    此时一听刘启如此说,当下恨恨咬了咬牙。

    “那东西放在一处神秘的地方,也许这世上也只有你能够将之炼化成剑。它一遇光明便消散,你要将你的剑在心中塑好形我才好将你引去。“荣枯镇重的对着刘启道了一声。

    刘启听得眼睛一闪一闪,“嗯,好!再给我五天的时间!“

    荣枯直接就摇了摇头,“不行,过不了几天就要开始那比试,你铸出的剑虽然是自己铸出来的可是你还得适应于它。给你三天的时间了,最多只有三天不能再多了!”

    “好~~”刘启爽快的应了一声。

    答成了荣枯这笔大生意,刘启心情舒畅至极。“我的剑!”此时刘启懒洋洋坐在山谷之中的椅子之上,思绪如同潮水不断向外面伸展然后缩回着一起一伏。

    “噬血的杀戮,成就无上霸王之剑。剑出苍生啸,荡平四海?”一股极度噬血的**悄悄在刘启的心间潜伏了进来。

    刘启嘴角抽搐了一下,身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轻轻打起了太极。

    “任平生、举欢颜、天路尽!”一条条路瞬间在刘启的四周铺了开来,刘启没有去踏上哪一条路。只是尽情的挥动着手中的拳带出一股清风将那条条路尽数的吹灭。

    “刘大哥你说荣枯大师答应你的材料,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姑苏碧静静躺在刘启的肩膀之上有些疑问的道。

    刘启为了接下来的铸剑并没有对姑苏碧上下其手,此时只是有些爱怜的吻了吻姑苏碧那在自己肩膀之上的秀额。“放心吧,荣枯大师他没理道骗我的而且他还指望着我给他的南器在这次比试之中出头呢?”

    “嗯,嗯!”姑苏碧非常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刘大哥要好好去教训一下那些北岭的家伙,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

    “好!”刘启刚刚才点完头就感觉到自己劲元之气一荡,“你的师傅来了,我走了等我炼完自己的剑再来找你!”姑苏碧都还没理解刘启那急急说完的话,只见南宫婉儿已经推门而入了。

    “小碧你在一个呆呆在看什么呢?”南宫婉儿看着那一直望着窗户发呆的姑苏碧问了一声。

    姑苏碧这才回应过来,“哦、没、没什么,对了师傅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南宫婉儿一眼就看到了姑苏碧那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她装作没有看见的对着姑苏碧笑了笑。“没什么,师傅过来看看你。对了,再过些日子就是七星岭的比较之期今年你要不要去观战?”

    南宫婉儿纯属是胡言乱扯的道了一声,因为剑术的比试她们魔法师眼中是不算什么的。

    “这个好啊!”姑苏碧才刚刚听说刘启要代表南器去参加,虽然她平时挺讨厌北剑可是能看到刘启的比试她还是立即就答应了下来。

    “呃,那个好吧!”南宫婉儿都还没有跟北剑岭主通过气的,此时一听姑苏碧竟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一时倒愣了。

    刘启翻出中岭,可是在中岭的路上却看到了一道人影静静看着天空之上随意漫步的自己。

    那人拿着手中的剑只是静静站在那里观望着刘启,刘启脸上突然换上了狂喜然后直接朝那里落了下去。

    “我的好大王,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莫琊看着刘启淡淡问了一句。

    刘启直接就将莫琊抄入了怀中,“到我那里去再说!”刘启可不敢这里和莫琊亲热,拉着莫琊的手轻轻道了一声然后刘启直接就带着莫琊朝炼剑谷那里飞了过去。

    莫琊还是头一次感觉到这种纯粹的飞行,虽然一直都在刘启怀中装着冷漠可是小脸却已经微红了起来。

    “所以你就来到了这里,所以你就在这里炼剑?”**过后莫琊听完刘启离后故事的叙述,秀额温顺搭在水中刘启的肩膀之上道了一声。刘启轻轻刮了一下莫琊那琼鼻,“嗯!”

    莫琊轻轻揉着自己的秀发,“你说这把剑吗?”刘启自然也听说了莫琊目前遇到的境况。

    “嗯~~”莫琊点了点头看着只穿了一件白袍坐在椅子上的刘启。

    “这个好办!”刘启沉了沉目,手上突然燃起了赤红如同岩浆的火焰。

    岩浆一遇见莫琊剑好像沸水一样跳动起来,看着慢慢被岩浆包围的莫琊剑莫琊吃了一惊。

    可是那小嘴却越张越大,因为她感觉一直困绕自己与剑不够相犀的情况正在慢慢一点点开始改变起来。

    刘启用自己劲元之气将莫琊剑重新梳理了一遍,一些剑中的杂质刘启直接提炼了出来,同时刘启默默在莫琊剑中加入了自己劲元之气刻画着一个极其强大的主杀大阵!

    这个阵法刘启并没有弄得极其的难,只是将有关极冻凝结的劲元之气布在了剑身之上。

    “嗡~~”一声轻颤,莫琊剑此时好像重生了一样被刘启插在莫琊的身前。

    莫琊伸出颤抖的手握住了莫琊剑,突然她生出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剑身上慢慢发出了一层白茫茫的雾气,莫琊甚至感觉到了莫琊剑那渴望冻结一切.

    “相公!”莫琊激动的对着重新坐回椅子上的刘启唤了一声,这一声叫得刘启心肝扑通直跳。

    莫琊将莫琊剑插在了地上,“喀、喀~~”地上马上传来了被冻住的细响。

    “你真的已经确定自己要炼什么剑了吗?”荣枯大师站在一处门外面,门上刻满了各种奇怪的图纹。

    刘启已经点了不下五次头了,“是的,我已经确定了!”

    见刘启如此笃定,荣枯这才深深的舒了口气。

    刘启现在在一处他不知道的峡谷之中,一大清晨荣枯就拉着他来到了这里然后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刘启上述的同样问题。

    “你进去吧,记得在没有驯服那材料的时候千万不要弄出任何的光芒!”荣枯谆谆告诫的道了一声然后轻轻推开了这峡谷之中唯一的一座小房子的门。

    刘启正奇怪着那个见光死的东西,荣枯如此开门那不是杀死它了吗?

    “我擦!”还没反应过来的刘启直接就被荣枯大力的推了进去。

    “一直往里走,如果实在搞不定那东西就不要勉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荣枯的话从已经关上的房门外面传了进来。

    “我、我~~”刘启现在才终于明白那荣枯所谓的给材料是怎么一回事了,“可是只是一堆材料有这么恐怖吗?”

    一边不明所以的喃喃自语着,刘启一边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

    房子里面没有任何人居住用的东西,有的只是各种黑色的幕布。而且那幕布以刘启这个二刀流的阵法家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只见房间外偶而洒过的光线,好像入了黑洞一般消失在黑幕之中。

    刘启咽了咽口水,此时极其的慎重了起来。

    抬头放眼望去,荣枯所说一直往前走。那里面好像黑得被压缩了一般透着丝丝寒人心魄的冷气。

    刘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信步的走了过去,“砰~”就是以刘启的透视,此时刘启眼前的一片竟然都是黑黑的一片。

    摸着被撞到的头,刘启恨恨骂了一声自己白痴。

    “哗~~”当体内劲元质体放出来的时候,刘启竟然听到了水流一样的声音。

    周边的一切慢慢才出现在刘启的脑海之中,这隐约是一个山洞。

    不过这洞可真是有够黑的,刘启可以听见隐约滴下的水流。

    即使刘启再怎么努力之下,劲元之气所探测的范围也只是奇怪地限制在了近十米便再难前进分毫。

    刘启完全是凭着感觉往前面走着,当走过一百米的时候刘启还没有感觉到荣枯所说的材料在哪里。

    不过刘启却发现了一些东西: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些骷髅,那些骷髅并没有像一般死亡一样。骷髅之上生着血红的刺芒,那神态刘启真怀疑它们会突然跳起来。

    “荣枯有没有搞错,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刘启再次的认识到了自己被荣枯这个老奸巨滑的老头再一次的出卖了!

    荣枯也正在门外焦急的等着刘启,其实这也不怪荣枯。因为关于这间石洞的真正秘密的一些流传已经完全失传了,荣枯做了南岭的岭主也只是知道里面有一块神奇的石材可以炼制剑。

    关于那石材不能见光,那也只是一些人根据外面的布置所推测出来的。

    可怜刘启一头就扎了过去,虽然那些骷髅好像要动了一般刘启还是继续向前前进着。只是全身的劲元之气已经完全调动了起来,刘启也不再踩在地上而是直接凌空起来。

    大约前进了几十米的时候刘启脚步越发的慢了下来,因为这么久了刘启都还没遇见过一个活物。

    这洞之中除了骷髅还只是骷髅,但是刘启却并没有退缩。凭着敏锐的直觉,刘启也确实感受到了这洞中有一块极其奇怪的东西。

    “啾、啾~~”突然的两声鸟叫声让刘启的魂差点就升了天,“我擦!”刘启对着突然出现的小鸟恨恨的骂了一声。

    小鸟仿佛并不害怕这种黑暗,只见小鸟如同平常一样停在了刘启的肩膀之上。看到刘启的手上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它略微消极了一下。

    刘启感觉到小鸟扑腾着翅膀停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这才松了口气,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刚刚自己经过的地方那些骷髅在小鸟突然出现的时候尽数的爬了起来。

    骷髅并没有像子智那样拥有着自己的意识,它们随便的到处乱爬着。

    “我~~”刘启心中一冷,快步的向前面冲了过去。

    “嘶~~”刘启穿过的时候好像撕裂了什么东西一样发出了巨大的声音。立即用自己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可是刘启还是迎来了短暂的失明。

    唯一还好的是刘启仍然有劲元之气探测,还知道附近的情况。

    前面有一个小小的石台,那应该就是荣枯所说的材料了。可是那石台之上明显什么东西也没有,而且这里光亮无比比外界的光线还要强上一百倍。

    “这?”因为刘启的穿过,那黑白交间的膜突然涌动了起来。

    “噌、噌~~”光线与黑暗之间产生了巨大的较量,“卧龙光线,这竟然是卧龙光线?”刘启简直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几方盈许的地方竟然都是卧龙光线。

    光线穿过指间,刘启愣了一下。“不是?”脸上由惊喜突然写上了失望。经历过卧龙光线的刘启第一时间就感觉出来了,这些光线虽然和卧龙光线完全以假乱真。但是这里面的光线明显比卧龙光线不同是的润物,处在这光线之中刘启感觉自己全身暖洋洋的。而卧龙光线则主的是杀伐,卧龙光线一出几乎是霸道的尽数毁灭。

    “没有了吗?“看着石台之上那空空的箱子刘启略微叹息了一声,本来他还以为能在这里收获一些什么。没想到经过这么久,那最怕光的材料尽然完全变成了这光。

    “咚~~”刘启突然愣在了那里,他突然感觉到在这光线之中自己那劲元质体之中竟然形成了一个如同泪珠的晶体刚刚轻轻飞出了劲元质体此时高高挂在体内的筋脉之中。

    “咕~~”

    “咕~~”接下来又是两声轻响,火麒麟那劲元质体之中又突然出现了两颗相差无几的泪珠晶体又先后的悬浮了上去。

    三颗泪珠形的晶体隐隐成现一个品字形的三角鼎立,“极”、“暴”、“飓”三个古朴的字体出现在那三颗泪珠晶体之上。

    “极冻凝结?暴雷击?飓风术?”刘启感觉着体内的那三颗泪珠晶体一时完全无语了,三颗泪珠晶体一形成刘启感觉自己一直都突破不了的一星战圣突然水到渠成的跨入了二星战圣。

    “难道我火麒麟的劲元质体要往晶体转变才能继续进阶?”刘启心中一动涌上来的欣喜丝毫不差于自己得到绝世的珍宝一般。

    现在知道了自己的修炼方向,刘启相信假以时日五星不在话下可能永武都能够!

    但是刘启慢慢才发现事情好像并没有自己相信的那么乐观。由劲元之气转化为劲元质体这其中要压缩多大的程度,再由劲元质体转化为那泪珠状的晶体更是极其的惊人。

    刘启本来筋脉之中满满的劲元质体现在才转化了那么三个指甲大的晶体就变得空旷无比,现在自己这才跨了一个星级。

    “啾、啾~~”就在刘启心中狂惊的时候肩膀之上的小鸟突然对着他叫了起来。

    “呃~~”一声奇怪的吼声出现在刘启的脚下,只见一只骷髅此时已经爬进了白光之中。它那血刺慢慢变化起来,原本空荡荡的躯体此时疯狂涨起了白色的像乳胶一样的东西。

    刘启看得恶心至极,“给我去!”

    见那滴着白色乳液的东西朝自己扑过来,刘启翻手就是一掌。

    “砰~~”身为二星战圣的刘启也只是将那具骷髅劈了一个趔趄,它弓着身子奇怪对着刘启好像刘启对它有着致命的吸引一般。

    “擦~~”刘启见物理攻击对它无效直接就将麒麟劲元质体一挥而出,“轰~~”麒麟劲元质体果然一沾上那恶心的骷髅就着了起来。

    “给我安息吧!”就在火焰烧光那骷髅身上白色乳胶的时候,刘启一个飞腿甩了过去将那骷髅踢进了黑暗之中。

    “噌、噌~”两声激荡的声音响起,白色与黑色不停的晃荡着。

    “这?”刘启突然看见被自己用麒麟质体烤过的白色范围突然愣住了,现在白色所在的范围明显比刚才小了一点!

    刘启不可置信感觉着白色那明显退缩的空间,“嗡~~”一声暴响,刘启双手正摸着那白与黑交际的膜麒麟质体疯狂的朝那黑色涌了过去。

    “咕~~”鉴于黑色的空间极大,刘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一直像炼剑一样的炼了近一个时辰,当停下手的时候刘启猛的咽了一口口水。

    白色所在空间现在已经比原来大了一倍,而与此相反的是黑色的空间明显比原来小了许多而且黑得更加的浓。

    “果然不出所料!”刘启兴奋的看着两个交接的黑与白,“这应该就是荣枯所说的材料了,原来如此!”

    心中确定了一点的刘启瞬间觉得神奇无比,“我倒要看看你们的真正面目。”刘启喃喃自语的道了一声,“嗷~~”一条蓝色的神龙从刘启的体内飞了出来。

    “去!”在刘启的指挥之下,虽然神龙极其不甘被火麒麟吞噬可是还是无可奈何的点点灭了起来。

    一下子吞了神龙劲元质体的火麒麟瞬间凶猛起来,对着黑与白的两个诡异的空间都炼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