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二十一章 司机,你的乘客已经重伤昏迷!
    “说起来,”钰洲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对着身旁的雷杨说道,“雷杨先生你的通用等级是多少?”

    “我的?”雷杨挠了挠头,“Lv3……听上去还真是感觉好弱的样子。”

    钰洲听后摇了摇头:“我也不过是Lv4而已,这个所谓通用等级的判定依据应该与天蓝大陆现行的等级判定不同。或者说……”

    他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我的斗气如果按照天蓝大陆的力量等级来说的话,早就已经达到了八级,可是在系统关于通用等级的评定中,我的等级却也只不过是Lv4。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系统通用等级,其实……是一个更大的力量体系。”

    雷杨听得似懂非懂,他在听到钰洲说起斗气等级的时候双眼中明显地流露出了惊讶的目光:“八级!?会长大人你的斗气已经到达八级了!?我的斗气等级不过才是一级而已。”

    “……你的斗气等级只有一级?”却不料素来镇定的钰洲在听到这句话后也是吃了一惊,“八级斗气也不过能换算成Lv4,雷杨先生你为何仅仅是一级斗气就能有Lv3的通用等级?”

    钰洲想了想,觉得雷杨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欺骗自己,于是便认真地看着对方说道:“雷杨先生,能让我看一下你的属性表吗?”

    “好啊。”

    雷杨没有多想,径直打开了自己的属性表,并且将光屏推至了钰洲的身边。

    钰洲看了看眼前的光屏,眉头微微地皱起。

    他越看越是觉得古怪,并且在浏览到“个人异能”一项时,他的脸上流露出了诡异的神色。

    ……

    身体极速下坠的感觉迅速地取代了短暂出现的失重感,只是身处在耀眼的光芒中,雷若雅却看不见四周景物的变化。

    无论下坠的速度再如何加快,四周流淌而过的都是那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的光。

    “啊啊啊啊啊啊!!!!!!”楠水的惨叫声在悬崖间回荡,凄厉的声音甚至把抱着她的雷若雅都震得耳膜生疼。

    “系统提示:由于未知因素的介入,系统第三幕结束条件变更为完成当前场景任务。

    系统判定当前场景难度已远大于原定系统第三幕难度,因此对当前场景内冒险者开放……”

    系统的冰冷提示声,也在此时毫无征兆地于她的脑海中降临。

    但此刻的雷若雅甚至没有心思去顾及系统的那条提示,因为自她们坠落方向的上方,又响起了一声令得她毛骨悚然的吼叫声!

    “吼!!!!!”

    虽然在光芒中看不清头顶上具体的情形,但仅仅是听着这阵由低沉逐渐转为响亮的声音,便可以判断那只拥有着巨大双翼的恶魔……

    竟是在两人跳下悬崖之后还阴魂不散地跟了上来!

    “这可真是杀父夺妻之仇……都逼得我跳崖了还要追上来赶尽杀绝。”雷若雅的面色异常沉重。

    她体内的圣光力量已剩不多,而这悬崖的高度此刻却仍是一个未知数,她必须为接下来的着陆储备一定的能量……

    若恶魔真的追了上来,她却是无力张开足够的圣光盾牌。

    “吼!!!!!”

    黑红色的脑袋自光芒中钻了出来,它挥舞着自己的爪子,就如同挥舞着利刃的刺客一般地在光明中穿梭!

    挥舞利刃的黑色刺客在光明中显得有些显眼,它扇动着自己的翅膀,下坠的速度比起雷若雅与楠水二人快了不止一倍!

    雷若雅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对方那原本称得上娇小的头颅在自己的眼中变得越来越大,黑红色已经占据了自己的整个视野!

    原本就如刀般割在自己皮肤之上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似乎变得越发的凌厉了起来,刺客的利刃仿佛就在自己的脸前!

    它咆哮着将两柄利刃同时挥下!

    一股锋锐到了极点的气息扑面而来!

    雷若雅心中再顾不得许多,瞬间于自己的身前张开了三面盾牌!

    她体内的能量最多还够凝聚九面盾牌,而此刻她一次性便凝聚了三面!

    可那两柄利刃却是毫不费力斩碎了最前方的那面圣光盾,并且带着这股下坠的势头一口气接着劈落!

    第二面盾牌瞬间碎裂,利刃落在了第三面盾牌之上!

    第三面盾牌略微地阻挡了一下它的攻势……而后也是碎裂!

    雷若雅心中大骇,可在这极速下降的空中,再要想临时凝聚出一面圣光盾……

    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楠水在她的怀中紧紧地闭着眼睛,雷若雅睁大了眼,看着这只仿佛与她有仇的恶魔。

    刺客的利刃刺向了她!

    恶魔的利爪挥向了她!

    径直朝着她的脸庞而来!

    也就是在这同时……

    一种意料之外的触感忽然自她的背部传来。

    这种触感很古怪,像是雷若雅在忽然之间撞上了什么东西,然后那东西自然而然地对雷若雅的躯体产生了一种反作用力,像是想要反向将她撞开。

    可要说是撞上了什么东西……但雷若雅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那种因强烈撞击而产生的疼痛感。

    相反,在下一个瞬间,雷若雅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

    就像是缓缓地融入了什么东西,并且……渐渐地穿了过去!

    作用于她的身体之上的斥力很快地消逝,这突然之间的落差令她感觉自己……

    就仿佛穿过了一层无形的屏障!

    抱着半精灵妹子穿过了一层屏障!

    而后眼前的那黑红色的恶魔便是消失了,消失在了光芒之中。

    利爪与那双血红色的眼也是消失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不再是那即将到来的攻击,而是层层柔和明亮的白光。

    它们如黏稠的牛奶一般紧紧地包裹住了自己,柔和得令人感到异常之温暖。

    突如其来的舒适感令得雷若雅短暂地遗忘了自己处在极速下坠的过程中这个事实,直到面对着地面的楠水一下子睁开了眼,面色苍白地对着雷若雅喊道:

    “若雅姐姐!地!地面!我们要落地了!”

    雷若雅一个激灵,赶紧将所有的圣光力量覆盖在了两人的身上,并且在自己的背后凝聚了六面圣光盾!

    两人坠落到了地面。

    轰!轰!轰!轰!轰!

    五面盾牌几乎瞬间破碎,而最后一面盾牌也是狠狠地撞在了地上,其上布满了细密的裂纹!

    一大片烟尘扩散着被从地面上掀起,两人被狠狠地从盾牌上抛出,又摔在了由精致瓷砖所铺成的地面之上。

    两人虽然有六面盾牌做落地前的缓冲,但从如此高度上摔落下来,仍是被摔得有些过分,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要断裂了一般。

    只是令人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地面上看似精致易碎的瓷砖,在迎接了两位自高空坠落的客人以后,却仍是毫发无损。

    圣光盾都被两人下坠而产生的巨大力量给撞得粉碎,可这些瓷砖的面上,却是半点裂痕都未出现。

    “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雷若雅在地上挣扎了好半天才艰难地爬了起来,略微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可只是看了一眼她便愣住了。

    金色的墙壁……由精致瓷砖铺成的地面……灰色的巨大石柱……

    这个房间……

    雷若雅似是想起了什么,而后猛地一抬头!

    却发现自己脑袋上面的景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彻底变了!

    变成了一面由玻璃制成的天花板!

    而透过玻璃,能够清楚地看见……

    一条璀璨巨大……仿佛能容纳万物的星河!

    “……什么鬼!?”

    雷若雅自然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从悬崖坠落到这里的,自己脑袋上的分明就应该是自己和楠水坠落下来的路径!

    为什么……会变成了一片星空!?

    而且这里……分明就是自己上一次攻略玛门之前所到的房间!

    还有自己之前在空中时收到那条系统提示……

    她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一片混乱,无数杂乱无章的东西都搅在了一起,怎么分也分不开。

    可还没等她去想办法理清头绪,雷若雅便听到一旁的楠水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若雅姐姐!不好了!阿梅她……阿梅她的情况非常糟糕!”

    ……

    “刚才那个词,那个‘Lv1’,你是哪里听说的!?”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到底是什么人!?”

    许轲以一种异常凌厉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士兵,艾克被许轲逼问得瑟瑟发抖,满脸都是委屈的表情。

    “大人……我,我真的只是无意间听说的……问我到底是从哪里听说的,这不是为难我吗?”艾克撇了撇嘴说道,“每天和我打交道的人那么多,我只是听着这个词觉得稀奇,所以一时好奇记了下来,哪知道到底是谁说的……”

    “不知道是谁说的?”许轲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而后手持着长枪对准了眼前的士兵,沉声说道,“我看……是你脑海里的那个声音说的吧!”

    艾克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脸色大变。

    虽然他竭力地在掩饰自己脸上的惊讶,可许轲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你能够听到系统的声音……你果然是冒险者!”

    他手中的长枪几乎已经贴近了艾克的左胸膛,锋锐的枪尖甚至已经划破了士兵的衣服!

    “可是贝利亚城的冒险者我都认识,我从未见过你的面孔……你不是我们贝利亚城的冒险者!你到底是什么人!?”许轲喝道,“其他区域的冒险者?还是……峨眉那家伙的手下!?”

    “峨眉?”艾克一愣,而后连忙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什么峨眉。”

    “哼!”许轲的身上已经汇聚起了赤红色的光芒,他手上的那柄长枪,也开始汇集起更加明亮的红光!

    他微微地收回了自己的右手,而后似乎想要将长枪,狠狠地朝着艾克的胸膛刺下!

    艾克仍在极力地分辨着:“大人我真不认识什么峨眉!我跟那家伙半点关系也没有!”

    许轲没有理会他的话语,手中握着的长枪瞬间挥出!

    “大人,我……”

    长枪已经化作了赤红色的流光,艾克的面色一瞬间变得煞白。

    艾克睁大了眼睛,他清楚若是这一枪真的落下……自己绝无可能生还!

    枪尖划破空气的尖锐声音已在他的耳边响起!

    “大人我真的……”

    咻……

    当!

    没有鲜血飞溅而出,也没有枪尖刺破**的声音,就连划破空气的声音都没能完整地发出,声音便突兀地转换成了金属落地的声响,以一种听上去极其诡异的方式打断了他未完的话语。

    就像一个尖锐的音符在发音至半之时突然被硬生生地扭转为了一个低沉的音节,整个音乐一下子便别扭到了极点。

    艾克讶然地看着眼前忽然捂住了胸口的许轲,看着这位实力强大的大人脸上骤然浮现出了痛苦的表情。

    赤红色的长枪跌落在了漆黑的地面,长枪的主人正紧紧地皱着自己的眉头,嘴唇不断地翕动着,右手捂住了胸口,左手在空中胡乱地挥动着。

    他的目光散乱而无神。原本清秀的脸部似乎是因为痛苦而变得几近扭曲,额头处根根青筋绽出……

    看上去,甚至仿佛带着那么一股狰狞的味道!

    赤红色的光芒在他的身上胡乱地窜动,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光芒还在他的体内窜动!

    他的皮肤仿佛已经变得透明,他的脸上,眼中,都自内而外地发出了赤色的光芒!

    “大……大人?”艾克还没从刚逃过一劫的事实中完全地缓过神来,便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位大人似乎是身体上出现了某种异变。

    他凑近了这位大人,却发现对方的痛苦已经到达了极点。

    对方的嘴艰难地张开着,却似乎连发音都是异常的困难,过了许久,他才从喉咙里用一种仿佛撕扯着声带的声音挤出了几个字:

    “阿梅……阿梅……”

    “大人你怎么了?”艾克没听清许轲那含糊不清的话语,于是便又凑近了一些。

    “救……救……快去救……阿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