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十七章 作为一个老司机,我觉得我有义务发一波车
    “哥哥,哥哥……”

    “哥哥,哥哥……”

    “哥哥,哥哥……”

    慵懒的阳光轻拂着钰洲的脸,四周没有风和云,只有那仅仅是微微触碰便会令人觉得温暖的光芒。

    柔和的光线肆意地从天空挥洒了下来,将空间里的一粒粒尘埃都映照得异常清晰。

    钰洲在不断的呼唤声中缓缓地回过了头去,光芒落脚的地方从他的脸上转移到了背上。

    他看着身后的那个人,伸出了手摸了摸对方的头,脸上露出了微笑:“怎么了?”

    对方面对他的抚摸似乎有些害羞,微微地晃了晃脑袋好像是想要躲开。

    可对方最终还是乖乖地接受了这来自哥哥的抚摸,同时眼睛里还流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似乎是陷入了这种享受之中无法自拔,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反应过来了哥哥的问题,脸上顿时露出惊慌的表情:“啊!哥哥,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

    钰洲笑了笑,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而后温和地看着对方说道:“没事啦……告诉哥哥,你要做什么?”

    对方闻言后,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忸怩,支支吾吾地自言自语了好半天以后,才终于鼓起了勇气似的,双眼一闭朝着自己的哥哥说道:“我就是觉得哥哥你的那个古天|朝名字超好听,所以想让你也给我取一个啦!我现在的这个名字好难听!”

    钰洲一愣,而后笑着点了点头:“好啊,哥哥答应你。”

    “真的吗!?”对方睁开了眼睛,惊喜地看着自己的哥哥,“真的吗!?哥哥你那么忙,真的有空陪我做这些事吗!?这样不会……”

    “当然是真的,哥哥答应你。”钰洲又再次伸出了手,轻轻地将手放在了对方的头顶。

    “嗯!”对方高兴得闭上了眼睛,静静地享受着哥哥的抚摸。

    钰洲微微地蹲下了身子,被他遮住了的阳光顿时倾泻了出去,尽数地落在了对方的脸上。

    ……

    无论再看多少次……

    都还是会觉得那就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笑容。

    那种发自内心的,打心底里感到高兴,就仿佛已经抓住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的笑容。

    只要一看到,就会令人觉得仿佛自己的整个心都得到了治愈。

    可是……

    那个名字呢?

    那个由自己亲自取的,理应属于对方的名字呢?

    ……

    贝利亚城的城外似乎下起了大雨,不知道有多大的雨滴打在了灰色的墙壁之上,发出了如同落在地面上一样的声音。

    可是雨滴流不进来,它们只能在墙壁上溅开,它们仿佛落在了地面但事实上却没有落在地面,人们只是想象着下雨的样子却将所有的雨点都隔绝在了外面。

    恶魔的嚎叫已经许久没有响起了,它们仿佛已经去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避雨,若不是城管部队的法师们透过城墙仍能看见恶魔们的踪迹,人们甚至会怀疑这些恶魔是不是已经撤离了贝利亚城。

    整个城市都一片安静,人们照常地在街上行走着,偶尔古怪地抬起头,看一眼那灰色的墙壁,觉得伴随着雨声却看不见哪怕一滴雨点的情况委实是有些古怪。

    昏迷了半个月之久的钰洲忽然睁开了眼睛,从白色的病床上坐了起来。

    而后满眼古怪地看着窗外那昏暗的景——

    与梦中一样的,这里的四周没有风和云,也没有大滴大滴的雨水。

    但这里也没有那仅仅是触碰到便会令人觉得异常舒服的光,只有夸张的黑暗以及些微的声音。

    还少了一个人……

    钰洲怔怔地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用那双蓝色的眼盯着它们。

    那个人的名字呢……

    那个由自己取的名字呢……

    可能是由于从小以来脑中便堆攒了太多事情的缘故,钰洲抱着头思索了许久也没能想起那个存于自己记忆里的名字。

    自己当时取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呢?

    他无神地望着眼前的白色,但视线却仿佛落向了极远的地方。

    “你醒了?”一个有些熟悉的清脆声音忽然打断了自己思绪,钰洲下意识地松开了抱着头的双手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是这声音比起以前……似乎沙哑了一些。

    钰洲下意识地想到,而后便抬头望见了站在病房门口的雷若雅——事实上他花了很久才将这名少女的样子与记忆中的名字对上了号来。

    雷若雅看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虽然这么说话似乎有点强人所难,毕竟会长大人你是个才刚刚苏醒过来的病人,不过我想为了贝利亚城的长治久安你可能必须得牺牲一下快点起来……”

    还真是不客气——刚苏醒的钰洲被少女一串连珠炮似的话语给说得有些发懵,只能在心底里对对方做出了这样的一个评价。

    “我们得抓紧时间去贝利亚城的城外一趟,如果慢了的话可能真的会出大事情……”

    哪怕是听到了这里,钰洲都仍是处于一个不以为意的态度。

    可听到雷若雅的下一句话,他的心脏却是猛然一跳:“你的那个邪恶弟弟峨眉,继上次的事情之后,这次又杀死了这个城里剩余的所有冒险者,然后还将他们的尸体带走了,应该是想要拿去召唤更强大的恶魔……”

    “……峨眉?”后面的话钰洲已经听不进去了,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峨眉?这就是他的名字吗?”

    雷若雅在听到他的自言自语以后,以一种仿佛看见了怪物的眼神看向了对方:“……这不是你给他取的名字吗?”

    “峨眉……峨眉……峨眉……”钰洲如同呓语一般地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名字,而后抬起了头望向了雷若雅,“我给他取的是这个名字吗?”

    “……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怎么知道!?这种事情你拿来问我一个第三……啊不对,是拿来问我一个外人!?”雷若雅瞪大了眼睛,颇有些无语地看着对方,“你没搞错吧会长大人!?还是说其实我是你们家族失散了多年的女儿,你们兄弟之间的那些禁断感情我都应该知道?”

    说到最后时雷若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钰洲感慨地说道:

    “你还真是个差劲透了的哥哥。”

    ……

    雷杨,许轲,伍芬梅,楠水,普利斯特大师,代任城主迪蒙,包括贝利亚城军方的三名代表,所有人都围在紧急办事处的一个房间里。

    他们围着一张桌子站着,桌子的上面摆放着一张绘制了贝利亚城周边地形的地图。

    钰洲也是直到跟着雷若雅走进了房间,一下子看到了这么多人的时候,这位沉睡了半个多月的屠龙会会长才真正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摇了摇脑袋,费了极大的功夫让自己从那种混沌的状态下脱离了出来,而后看着一旁的雷若雅认真地问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雷若雅走进了人群中,俯下身子仔细地观察地图,同时头也不回地向还站在房门口的钰洲答道:“具体的情况也不好详细解释,我就长话短说地给你说一下你昏迷的这半个月里发生的情况。”

    “你昏迷前应该知道这座贝利亚城被普利斯特大师施展魔法给封起来了,那些恶魔们攻不进来,我们就死守在贝利亚城城内静待着其他城市援军的到来。

    你那邪恶的孪生弟弟峨眉以及一众造反的冒险者被我们关押在了牢房内,但是在服刑期间你那邪恶弟弟还是想要搞事,并且最终利用他的能力杀死了所有牢房中的冒险者以及几名士兵……还成功地耍了我,最后带着尸体通过某种的力量传送了出去……应该是传送至了恶魔的那边。”

    说到这里时,雷若雅抬起了脑袋,有意无意地望了一眼一旁的普利斯特大师,却发现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地图,似乎根本就未察觉到有人正在窥视着他。

    “我的弟弟……他逃出去了?”钰洲皱着眉头,似乎感到有些头疼。

    “是的,而且不但他逃出去了,还带着很多冒险者的尸体逃出去了,”雷若雅继续说道,同时用手指在地图上将贝利亚城圈了起来,“现在的问题是……我怀疑他打算用这些尸体为钥匙,打开恶魔那方的传送阵,然后召唤出一个强大的家伙。”

    “所以你把我叫到这里……”钰洲扫视了一眼房间中的其他人,理解了雷若雅的意图,“是想让我们潜入恶魔那边去阻止……阻止峨眉的行动?”

    当说起峨眉二字时,钰洲皱起了眉头,似是觉得有些别扭。

    不过雷若雅仍在低头看着地图,所以倒也没空去注意这些细枝末节。

    “是的,虽然尚不能肯定峨眉的行为意图,但如果就这么放任不管下去我想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她闻言后点了点头,并用手在贝利亚城的城外划了一个更大的圈,“现在的问题是那些恶魔们虽然离贝利亚城不近,但据这几日里来城管部队的观察,它们还是隐隐地对我们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恶魔剩余的数量不多,但应该也有两到三百只的样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动军队强行突围会引起恶魔们的正面进攻,是极不明智的行为。”

    “所以经我们的一致协议,我们决定选择出动小股精锐——也就是我们这几个冒险者,利用普利斯特的空间法术直接空降恶魔们的后方。与大规模出动军队的方式不同,小股精锐突袭敌后这一战术的优点在于目标小,行动灵活,不易吸引大批恶魔的注意,很适用于这类潜入敌后的任务。而我们这次的任务主要是要找到你的邪恶弟弟峨眉,确认他想要做的事情。并且如果确认了他真的是想要召唤更强大的恶魔,在有能力的条件下,我们要尽力阻止。”

    “那如果被恶魔们发现了怎么办?”

    钰洲沉默了一会儿,而后问道。

    深入恶魔们后方的巢穴寻找一个从贝利亚城逃走的人,这理应是一个危险并且复杂的任务。若是没有充分准备的话……这样贸然前去实在是很难让人有什么把握。

    但雷若雅的回答却是出乎了钰洲的意料:“还能怎么办,各凭本事咯。”

    钰洲一下子愣住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像我这样的高端玩家怎么会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做出这样一个大胆的决定是吧。”雷若雅耸了耸肩,早就看出了钰洲的心中所想,“但很遗憾的事,对于这次的行动……我还真是什么准备都没有。”

    “那为什么……”

    “可是我们没得选啊会长大人,”雷若雅骤然抬起了脑袋,而后压低了声音附耳向钰洲说道,“我们第三幕结束前是出不了贝利亚城范围的,如果你那弟弟真的召唤出了什么强大的恶魔,我们就算跑又能跑到哪去……若是贝利亚城死了,那便等同于我们也得跟着陪葬!”

    雷若雅拍了拍钰洲的肩膀,与他拉远了距离,又重新加大了音量:

    “……我们的命运,早就和贝利亚城绑在一起了。”

    雷若雅的声音落在了每个人的耳中,冒险者们闻言皆是沉默不语,房间内的几名原住民听得却有些不是滋味。

    他们才是真正的贝利亚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帝国子民,但到了最后的时候,却反而需要几名与贝利亚城毫不相关的冒险者去深入最危险的地方。

    那位负责城防的默克尔一下子站了出来,对着雷若雅大声道:“大人!此事不需要您亲自前去,您只要派我们几个前去就可以了!还请大人您留守贝利亚城!这是我们自己的城,理当让我们自己为它赴死!怎么也不应让大人您……”

    “够了!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我们这次出去是去执行任务的,是必须要阻止峨眉的行动的!”默克尔的话还未说完,雷若雅便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我不是想逞英雄!我们这几个冒险者在之前的时候就去过那个传送阵的地方,并且个人实力上也高出你们一筹!你以为我想专门去执行这种危险的任务!?只是因为我们更有把握完成这次任务,让我们去做这件事才能增大所有人活下来的几率你知道吗!?要是让你们几个士兵组个队去做这种任务,像你们那样的玩具车最后无疑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那名高大的汉子被雷若雅的一番话噎得不轻,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所以我们的人选确定了吗?”钰洲没再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只是皱眉问道。

    雷若雅肯定地点了点头:“当然确定了,原本还想着要是再过两天你若是还不醒的话,我们就要先发车过去了……不过既然你醒了过来,那这次豪华车队的名额里当然得加上你的一个。”

    “向你介绍一下本次车队的成员——首先当然是豪华车队的队长兼首席老司机的我,”雷若雅先指了指自己,而后又指向了其他人,“然后是首席外挂玩家雷杨,首席枪兵兼首席学霸许轲老师,以及首席ob员伍芬梅同学……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想带她去的,但这妹子死活都不要和她的许轲老师分开……考虑到她的能力有一定的可能性能起到作用,我决定还是带上她。”

    许轲流露出了无奈的神情,而娇小的伍芬梅在听到雷若雅的话语后则是怯怯地缩到了许轲的身后。

    雷杨仍是双眼茫然地盯着地图,就像没有听到这句话一般。

    “……以及我在他们原住民中请到的外援,首席治疗师兼首席魔法师楠水小姐。”

    呆萌的半精灵妹子在听到这句话后愣了半天才反应了过来,在意识到这事有些不对以后,她哭丧着一张脸对着雷若雅说道:“若雅姐姐我就知道你拉我过来肯定没好事……上次你也是强行拉我去那个什么地狱副本,还说什么‘躺好就可以了’……”

    “……你上次本来也就是躺赢的谢谢。”无视了楠水的抗议,直接将对方的意见视为默认的雷若雅最后转过了头,认真地看着钰洲说道,“最后再加上我们的首席强者,屠龙会会长钰洲……会长大人,欢迎加入此次的‘拯救迷途少年峨眉的豪华小车队’。”

    雷若雅伸出了她的右手,钰洲犹豫了片刻,最终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与雷若雅的小手握在了一起。

    一旁一直没吭声的雷杨此时却忽然开口道:

    “若雅,为什么非要往我们每人的头上都安上一个‘首席’的头衔?”

    “你难道不觉得一个小队里如果人人都是首席,说出去就能给人以一种十分拉风的感觉吗?”

    “……我倒是莫名地联想起了一个全队都是世界第一可就是拿不了冠军的游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