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十二章 杀人游戏(上)
    所有的冒险者都被强制安顿了下来,虽然他们心中似乎还对于雷若雅的决定颇有微词,但有一名杀手极有可能就混在他们之中的这件事情还是令人觉得如芒在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是选择了听从雷若雅的命令。

    安德鲁与冒险者们一起留在了原地,刚误杀了人的他坐在人群中,脸色有些异样。

    一名高大的汉子忽然站了起来,随着他一起站起来的还有三名男性的冒险者。

    高大的汉子走到了安德鲁的身前,压低了声音对士兵说道:“我们聊聊。”

    安德鲁闻言转过了头来,而后一怔,呆呆地看着那名高大的汉子。

    汉子手上的镣铐还未被解开,这样一个高大的汉子并着手走路的样子看起来多少有些滑稽。

    但他那双眼里所包含的目光却是异常之可怖……简直就像是要吃下士兵一样。

    ……

    萨德与雷杨二人在雷若雅的指挥下,将先前的所有尸体都搬到了附近的房间。

    八具尸体都被堆积在了一个房间里,恶臭的味道聚集在狭小的空间中无法散发出去,令人闻得就感到有些反胃。

    雷若雅一边捏着鼻子看着几具尸体,一边认真地说道:“从这几名死者的尸体来看确实可以清楚地发现……这名士兵,二十七号房的这个身份未知的家伙,还有这名叫艾莎的女冒险者,这三名死者都是被钝器重击致死——或是被敲碎了头颅,或是被击碎了全身的骨骼。”

    “这和其他死者的死因完全是不同的,这明显就是两种的杀人手法……或者说根本就像是两个人做的一样。

    所以现在有些麻烦了啊……不但要防着那个盖伦,还得要防着我们队伍里可能隐藏着的那个杀手。”

    雷若雅说着说着,突然被那几张仍然睁着眼睛的脸瞪得有些心烦,于是便索性扭过了头,看向了自己的哥哥以及萨德:

    “也不知道这些死者在死前到底看到了什么,竟然连死后都还是睁着这么大的眼睛。”

    萨德闻言顿时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几张狰狞可怖的脸,似有些畏惧地说道:“是啊是啊,当时我们发现第一个被杀死的冒险者时,那家伙明明都已经被腰斩了,可是他的眼睛却还是瞪得好大……就好像死前看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样!那名冒险者的眼就那样直愣愣地盯着我们,真是盯得我们几个家伙心里发毛。”

    雷若雅听到这话愣了愣,下意识地望向了第一名死者的那具尸体。

    却发现那名冒险者的眼睛是闭着的。

    ……

    三人回到了队伍里,队伍中的冒险者们都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看着三个人。

    雷若雅随意地坐在了地板上,可刚坐下来她便感到有些不对。

    她数了数人数,却发现加上自己这刚回来的三个人,队伍也只剩下了十九个人。

    而且另一名士兵安德鲁也在这消失的五人之中。

    她皱眉向一旁的冒险者问道:“还有五个人呢?”

    “嗯……”听到这个问题,那名被问到的冒险者明显有些犹豫,似是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如实回答。

    “他们五个人呢?”雷若雅有些心烦,心想这等危机的时刻这些家伙是在耍什么花样,“都这种时候了你们还想做什么!?他们五个人擅自离队是很危险的事情,你最好快点告诉我他们到底是去干嘛了!”

    冒险者听雷若雅这样讲,也是一下子认清了这是人命攸关的大事,急忙答道:“有四个冒险者,嗯……他们事实上是沙娅,也就是那名刚刚被误杀的女冒险者生前的仰慕者……”

    “……所以他们见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女神被安德鲁误杀了,就头脑一热在这种时候将杀害女神的凶手约出去要教训一顿?”冒险者还未解释完雷若雅便已经推断出了接下来的剧情,不禁抚额叹息道,“在这种时候去处理这种个人恩怨问题……excuseme!?他们的智商真的在正常水准以上吗!?”

    “这就好比对面都要推基地了两个内讧的队友突然退出游戏说要去约战solo……这真的是在拿队友的梦想做宝镐吧!?”

    队友愚蠢的行为气得雷若雅又说出了一连串别人听不懂的话语,隔了好一会儿她的情绪才算是安定了下来,冷静下来的她连忙叫上了自己哥哥踏上了寻找队友的路途。

    可还没走出几步,雷若雅与雷杨二人便同时愣在了原地。

    因为他们看见安德鲁正抱着手,沿着过道瑟瑟发抖地走了过来。

    他看上去受了很重的伤,一道狰狞的伤口自他的左边胸口处横跃到了他右手的肩膀处,伤口不深,但伤口的内部却在不断地向外淌着血。

    他的脚步踉跄,落在地板上的脚步一脚深一脚浅,走路时仿佛是在拖着自己的身子向前艰难地滑行——似乎虚弱到了极点。

    这名才第一次杀人的士兵,就在刚才似乎又经历了险些被杀死的过程。

    安德鲁在看到兄妹二人后顿时眼前一亮,而后竭力地加快了自己前行的脚步,一瘸一拐地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雷杨连忙上前扶住了这名几乎就要摔倒了的士兵。

    雷若雅在一旁问道:“你去哪里了?发生什么了!?”

    安德鲁的面色异常难看,在听到这句话后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之前有四个冒险者把我叫了出去,说是要和我谈谈。我知道他们多半是要和我谈那个女冒险者的事情……但我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错都在我身上,就没有拒绝他们。可谁知道……”

    “当时他们叫我出去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就算是真的要和我谈谈这事情,好像也没必要专门把我带去那么远的地方……明明现在只要离队就可能会被杀手杀死!”安德鲁说话时似是牵动了伤势,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嘴角处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但他似乎顾不得自己身体的伤势,擦了擦嘴角处的鲜血便又接着说道:“我跟着他们走了一会儿……然后一道黑影便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有三名冒险者瞬间就被那道黑影一下子切成了两截!我的心底早有防备,在他动手的瞬间就向后退去,可哪怕是这样我还是挨了不轻的一刀!不过那道黑影没有追击,所以我才这样一路跑了回来!”

    “而且…而且那道黑影,自始至终都没有攻击过那剩下的最后一名冒险者!我回头去看那名冒险者的最后一面时,却发现他手上的镣铐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解开了!他就那样那样狠狠地盯着我,就那样诡异地笑着!”

    安德鲁说得自己都有些害怕了,浑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其他的那三名冒险者应该也是不知情……但是那个高大的男子绝对是有问题的!他就算不是那名隐藏在我们这之中的杀手,也绝对和他们有所勾结!”

    安德鲁的身体本就极其之虚弱,在情绪激动地和雷若雅说完这么多以后,已是虚脱似的趴在了雷杨的身上。

    雷若雅闻言后沉默了许久。

    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有一种诡异的既视感——杀手在暗中杀人,而他们则是在费尽心思地找出有可能潜藏在冒险者群体中的叛徒。

    这令她想起了外界的一个游戏——

    “杀人游戏”。

    狼人潜伏在村庄中的一群村民之中,每当夜晚到临时,狼人便会猎食一名村民。

    玩家所扮演的村民需要在白天的时候通过每个人言行的蛛丝马迹来辨别每人的身份,再通过投票来票选出大家一致认为最有可能是狼人的那个人。

    而此刻的情况……

    就仿佛冒险者们是“村民”,而杀手即是“狼”!

    杀手不断地猎杀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冒险者,而冒险者们则必须将有可能潜藏在队伍中的杀手找出来!

    安德鲁此刻的举动,便是在指认那名冒险者是狼人!

    她又想起了那个仿佛是幻听一般的声音。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杀人的游戏。”

    此时的局面,真的就仿佛与外界的“杀人游戏”……

    一模一样!

    ……

    雷杨与雷若雅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了过去,想要找出那名被票的冒险者。

    也不知那名冒险者到底是出于怎样的目的选择了悍然跳狼,而且在跳狼后也没灭掉证人的口。

    不过的确如安德鲁所说,在这种情况下还选择要强行外出本身就是极不合理的行为。

    能做出这样古怪的事……那家伙倒也的确不像是什么好人。

    就在雷若雅边思考着边打算推开一扇房门的时候,一道撕破空气尖锐响声忽然自她的耳边响起!

    雷若雅心中一惊,眼角的余光瞥到一道黑影忽然自一旁窜了出来,黑影之中……

    还透出了一道凛冽的寒光!

    寒光自空气中向自己斩来!

    白色的光芒瞬间浮现在了雷若雅的娇躯之上,一面洁白的盾牌瞬间在自己与那道黑影之间的位置凝结而成!

    寒光好不费劲地便将盾牌撕成了白色的碎片!

    可是就在这面盾牌之后,却是浮现出了数面一模一样的盾牌!

    寒光撕破了三面盾牌之后便是戛然而至,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一旁的雷杨早已反应了过来,对着黑影便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刀!

    而黑影则是将那道寒光从雷若雅的光盾之上撤了回去,并且迎着雷杨的长刀便是一击挥出!

    雷若雅与雷杨二人都是这才看清……

    那道寒光,赫然是一柄巨斧!

    像极了钰洲所使用的巨斧!

    巨斧与长刀在空气间狠狠地相撞,不但发出了响亮的撞击声,甚至还在空气中掀起了一阵气浪!

    哥哥与黑影之间的碰撞看得雷若雅愣了楞神,她想要上前相助,可就在这时……

    一旁的那扇木门却忽然打开了。

    一名高大的汉子****着胳膊从门内的黑暗中窜了出来!

    他身上正包裹着明亮的土黄色气焰,他的一拳仿佛挟着无穷的威势……就这样地朝着雷若雅轰了下来!

    雷若雅连忙展开了自己的圣光盾,高大汉子的一拳顿时落在了白色的盾牌之上!

    盾牌与拳头的接触发出了一声闷响,盾牌上浮现出了无数细密的裂纹,可土黄色的气焰却怎么也无法侵蚀入白色的光芒之中!

    对方似是对于盾牌的坚硬程度感到有些诧异,脸上明显地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而另一边雷杨却已经是逼退了那道黑影,并且转过身来,越过了妹妹的娇躯……一刀狠狠地劈向了高大汉子!

    土黄色的气焰瞬间被长刀劈散,高大汉子的胸膛也随之被长刀轻而易举地劈开!

    他的脸上仍是带着那副惊讶的表情,似是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感到难以置信。

    而后这名高大的汉子倒了下去,重重地栽倒在了木板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雷若雅回过头去,却发现那道黑影早就不见了。

    整个通道里除了自己和哥哥,只剩下了昏黄的灯光,以及……

    那具倒在两人脚边的尸体。

    整个场面看上去异常的诡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