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十一章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年轻女冒险者仰面躺在黑暗的地面上。

    她的身体似乎柔软到了极点,整个身子都以一种异常夸张的角度弯曲着。

    她紧紧地闭着眼,黑暗中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隔远了看,就仿佛是不小心在冰凉的地面上睡着了一般。

    但当人真的走近的时候,就能看清女冒险者绝非是在地面上熟睡。

    因为她那清秀的面容也如身体一般扭曲到了可怖的程度。

    女冒险者并没有像其他死者一般被分割开或是被击碎头颅,她的身躯几乎是完整的。

    可她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在缓缓地向外渗着血,她的眼睛,她的鼻孔,她的嘴巴,她的七窍中都流出了黑红的血液!

    黑暗中看不见血的颜色,但雷若雅见得多了,便也自然而然地脑补出了颜色。

    “女冒险者的死因应该是钝物重击身体导致的体内大出血,”雷杨老老实实地检查着女冒险者的躯体,在说出结论后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她全身的骨骼几乎都碎裂了,所以躯体才能像现在这样弯曲。”

    说到这里雷杨想了想,皱起了眉头:“另外从之前开始我就觉得有个地方蛮奇怪的……我感觉到目前为止的七具尸体死法被分作了两种……”

    雷若雅听得有些恍惚,哥哥的话语也有些没听进去。

    此刻的她,正呆呆地望着地面,莫名地想起了这名女冒险者在之前对自己所说的话语:

    “雷若雅小姐……你是高端玩家,你是我们冒险者中公认的高端玩家,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死者正是那名先前才见到同伴被杀的女冒险者。

    “这便当还真是发得简洁而迅速。”看着地上那具没有骨头了的尸体,雷若雅自嘲似的笑了笑,低声说道。

    声音融入了这片黑暗中,并悄然地在更深处的黑暗中消散。

    没人能够听见雷若雅的声音,也没人能听见女冒险者的声音。

    ……

    死者是在一个离队伍较远的房间里被杀的,据冒险者们及两位士兵的说法,死者在案发之前突然提出了要离队前去如厕。

    每个房间都有如厕用的马桶,按理说这种问题只要在队伍隔壁的房间解决就好。

    只是可能由于死者是年轻女性的缘故,她提出了想要去稍远一点地方的要求。

    出于对她人身安全的着想,士兵萨德陪同她一并离去。

    “当时我和她往里面走了几米,就来到了这个房间,她进入房间后房门就是现在这样虚掩着……虽然我没有一直往房间这边看,但是我很确信绝对没人从这里走进去!”萨德在向着雷若雅描述当时的情况,说话时的音调因为紧张而略有些高,“在察觉到她进去了好几分钟还没出来的时候,我朝着门内问了一声……我没有得到回应,当时我便感到有些不对,所以在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后,我直接闯了进去……就看到了这副场景。”

    雷若雅沉吟了片刻,问道:“现场你没有动过?也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物什么的?”

    “没有,我没有动过……我在看到尸体后就直接跑来找大人您了。”萨德回答,“而且自始至终我也没有看到过任何其他的人,我没看见过人从门那边走进去……也没见过人从门里走出来。”

    萨德的眼神里带着些畏惧,不过他还是竭力地保持着语气的平缓。

    雷若雅听得有些头疼:“当着一个人的眼皮子底下装了逼还能跑……这个杀手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超能力犯罪什么的……还真是犯规啊……”

    ……

    当三人归队的时候,无数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的脸。

    冒险者们也发现了队伍中似乎又少了一个应该回来的人,所以他们疑惑地注视着三人,试图从他们的脸上得到相应的答案。

    三个人都没有主动就此事进行解释,而冒险者们也没有主动开口询问这件事。

    毕竟冒险者之间也不是什么相熟的关系,大家都只是被绑在了一条船上的水手,不是说少了谁这条船就会无法运行——没人会刻意地去关心一个陌生人的死活。

    可就在雷若雅以为此事能就这么瞒过去,正打算挨着他们坐下来的时候。

    又是一名年轻的女冒险者忽然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雷若雅的身前。

    她的面色苍白,双眼中似乎没有丝毫的神采,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嘴唇因血液的不流通呈现出了一种病态的淡粉色。

    她的双眼的确是望向了雷若雅方向,但她眼里的瞳孔却似乎没有焦距。她对着雷若雅的方向,用极低的声音询问道:“雷若雅小姐,请问艾莎呢?艾莎她去哪里了?”

    “雷若雅小姐你知道艾莎在哪里的对不对?你知道的对不对?”

    女冒险者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伤心到了极点,伤心得甚至令人感觉她随时都会哭出来一般。

    雷若雅听得心头一颤——这名女冒险者是当时另一名目睹了同伴被杀的人,艾莎应该就是那名先前被杀死的女冒险者的名字。

    这两人始终走在一起,遇到危险时还会相互依偎。

    想来……这两人应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吧。

    而此刻自己的朋友长时间没有回来,其实她心里应该也是清楚自己的朋友多半已经凶多吉少……但是她却仍抱着一丝希望来向雷若雅询问艾莎的去向。

    这个游戏……还真是异常残忍呢。

    雷若雅暗自想到。

    她正要开口安慰对方,可没想到那名看似柔弱的女冒险者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雷若雅小姐……艾莎她会回来的是不是!?艾莎她只是身体不舒服所以到现在还没回来是不是!?”

    队伍中没有人开口,所以她一个人的声音显得异常之响亮,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此处。

    见雷若雅在听到自己的问题后面露难色,女冒险者顿时扑到了雷若雅的面前,微微地俯下身子,用两只被拷在一起的手抓住了雷若雅的肩膀:“雷若雅小姐你回答呀!你为什么不回答!?艾莎没有死对不对,她只是暂时没有回来对不对!?”

    雷若雅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那一刻仿佛被一根针刺了一下。

    隔了许久,她才抬起了头,用那双漆黑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女子,缓缓地说道:“很抱歉,艾莎她……已经死了。”

    女子眨了眨她的眼睛……那双眼一下子睁得很大,无神的眼中首次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情绪。

    她跌跌撞撞地倒退了数步,肩膀抽动了几下,而后捂着脸哭了起来。

    她的哭声很大,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流了出来,滴落在了地板上。

    眼泪落地的滴答声响并未完全被哭声所掩盖,仍是能够非常清晰地传入人们的耳中。

    雷若雅的表情有些尴尬,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这名女子,强大如她隔了许久也才缓缓地憋出了一句:“艾莎她已经去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也不要伤心了。”

    但女子的哭声并未因此而止住,她边哭还边对雷若雅哽咽着问道:“……为什么?”

    雷若雅一怔:“什么?”

    “为什么……会是这样!?”女子放开了双手,将那张满是泪痕的脸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说话的声音陡然拔高,“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被关押在这里!?我们冒险者与自己的搭档同生共死,当时我们的冒险者搭档都在别人的手上,我们当时的性命就在别人的手上!我们也不想的,我们都是被人逼迫着去袭击会长大人的……为什么要把我们关押在这个鬼地方!?我们又是做错了什么,那个杀手……盖伦他非要杀死我们!?他要求我们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会长大人那么强……难道被打败了也要怪我们吗!?”

    “雷若雅小姐……你知道吗!?”

    雷若雅呆在了原地,不知该怎样回答对方的问题,而后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你也不知道……”见雷若雅摇了摇头,女子地眼中明显地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女子忽然神经质地笑了一声,带着泪水对着雷若雅大笑了一声!

    似乎一下子陷入了极端癫狂的状态!

    而后她猛地朝着雷若雅扑了上来!

    “那你放我出去啊!放我出去啊!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把我们留在这里干嘛!”

    一旁的雷杨赶紧护在了妹妹的身前,一把拉住了女子并在一起的两个手腕。

    女子的双手被缚,便用躯体狠狠地撞击着雷杨,并疯了似的吼道:“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放开我!”

    雷杨皱了皱眉,轻轻地将她推向了一旁。

    雷杨的力气很大,女子被他猛地推向了一旁,跌跌撞撞地连退了几步……

    而后莫名地撞在了一柄出鞘的长刀之上。

    锋利的长刀刀锋毫不费劲地贯穿了女子的胸膛,从女子的心口处露出了极长的一截。

    血液的温热似乎掩盖了刀锋原本的寒意,但那暗红色的血看得却是令得人心中生出了阵阵的寒意。

    女子的眼仍然睁着,却看不出她眼中的神采。

    她身后正站着一名哆哆嗦嗦的士兵。

    安德鲁的脸上写满了畏惧,他哆哆嗦嗦地看着身前的女子,持刀的手颤得厉害。

    雷杨见状,瞪大了眼对着安德鲁吼道:“你干什么!?”

    安德鲁被雷杨吼得吓了一大跳:“我……我看见这人似乎想要袭击大人,就拔了刀想要上来,但……但我真的没想到会成这样啊!我没想杀死她的!”

    安德鲁也是第一次杀人,所以看上去也确实是畏惧到了极点。

    雷若雅没有理会一旁的雷杨与安德鲁二人,始终怔怔地看着那名女子。

    她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向了女子,看着女子的面庞,看着这条忽然逝去的生命,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对不起……

    她在心底轻轻地对着这先前还鲜活的生命说道。

    ……

    始终沉寂的冒险者们在此刻总算是沸腾了,人们站了起来,举起了被铐住的双手,朝着雷家两兄妹以及士兵们大吼:

    “她说得对!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在这里!”

    “你们根本就没办法保证我们的安全!快点放我们出去!”

    “就算不放我们出去,也请解开我们身上的斗气禁锢好吗!?”

    “对!我也这样觉得……”

    “……”

    面对冒险者们的怒吼,雷若雅始终没有回答。

    她盯着女子的尸体,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说话呀!把我们的斗气禁锢解开啊!”

    “你们就连杀手的身份和情况都没有搞清楚,为什么不把我们的禁锢解开!”

    你们就连杀手的身份和情况都没有搞清楚……

    沉思的雷若雅仿佛过滤了所有的话语,但唯独这句话莫名地飘入了雷若雅但耳中。

    杀手的身份和情况……

    杀手的身份……

    雷若雅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在看到那四具尸体时便下意识地感到有些奇怪,但当时的自己却是没有想清楚到底为什么会感到奇怪。

    ——“另外从之前开始我就觉得有个地方蛮奇怪的……我感觉到目前为止的七具尸体死法被分作了两种……”

    哥哥之前的话语在雷若雅的耳边响起,雷若雅的双眼在这一瞬间变得异常之明亮!

    而后她回过了身来,面对着所有的冒险者大吼,面不改色地说了一句话:

    “斗气禁锢现在还不能解开。”

    有几名冒险者顿时睁大了眼,对着雷若雅吼道:“为什么!?你在想什么!?”

    “到目前为止被杀手杀死的七个人……他们的死因明显可以区分为两种,四人死于利器的切割,还有三人死于钝器的重击……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杀人手段,”雷若雅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面前的冒险者们说道,“在我第一次看到那几具尸体的时候我便感觉到了……因为其中有一具尸体的死法,似乎明显地和其他的尸体有些不同。”

    “我知道你们听不懂这些,所以我换句简单的话来直接告诉你们结论……”雷若雅咬紧了字眼,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怀疑,杀手其实有两个,其中一个是我们都知道的盖伦,而另一个……”

    雷若雅说到这里时望向了冒险者们:“整个牢房里的总人数就这么多,而除开死者以及盖伦,所有人都在这里。所以我认为……另一个杀手极有可能就藏在我们这剩下的二十几个人之中。”

    “换言之……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雷杨被妹妹的解释唬得一愣一愣的,隔了半天才找到了槽点,“……若雅,你的断句……好像有点怪怪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