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五章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相视无言的状态在审讯室的三人之间持续了许久,一向强势的雷若雅几乎是生平首次地被一个人盯得有些发毛。

    因为她觉得……那名自称峨眉的男子,真的是像极了看向猎物时的狼。

    明亮的目光自他那双蓝色的眼中射出,似是足以穿透审讯室中的灰暗。

    而目光尽头处那个猎物般的存在……

    正是雷若雅。

    明明峨眉只是这样不发一语地盯着雷若雅,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但雷若雅的心中还是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雷杨察觉到了峨眉的目光以及妹妹那发自内心深处的畏惧情绪,上前一步挡在了峨眉以及雷若雅的中间。

    峨眉见到这一幕后先是一愣,而后便张大了嘴巴,开始了他那标志性的怪笑。

    雷杨听过峨眉的笑声,所以见此情形只是微微地皱了皱眉。

    可雷若雅却是从未见过这般诡异的笑容——一个人张大了嘴巴对着他,似乎是想要发出夸张的大笑声,可黑漆漆的嘴里发出的却不是笑声……只是一阵阵喉咙抽搐般的声音。

    对一个女孩子而言,在阴暗潮湿的环境里,有这样的一个人对着她这样地笑——这委实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光明与黑暗都未能填充满的房间,被峨眉的怪笑声所充满。

    雷若雅听得有些害怕,于是便下意识地与自己的哥哥靠得更近了。

    直到触碰到了哥哥温热的身体,雷若雅才心下稍安,对着身前的金发男子正色道:“你对许轲说,想要知道更多的情报就让我亲自来找你……现在我来了,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了。”

    峨眉闻言后仍是在笑着,且抽搐的声音越来越大,胸口起伏的幅度也越来越夸张,简直就像是要将自己的声带给撕裂了一般!

    雷若雅的行为一向令他人觉得摸不清路数,可这次这名名叫峨眉的男子却是令得她眉头大皱:“你笑什么?”

    峨眉听到雷若雅如此发问后总算是消停了下来,双眼越过了雷杨,转而以先前那般望向猎物的目光望向了雷若雅,并且缓缓地,一字一顿地说道:

    “雷若雅,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在说完这句话后,雷若雅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句话的含义,便看到……

    对方的眼中……有一抹寒光一闪而逝!

    虽然这抹寒光持续的时间很短,但雷若雅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其间的情绪。

    那是猫在捕抓老鼠时,所不经意流露出的……

    那种戏谑,并且胜券在握的情绪!

    ……

    几名负责巡逻的士兵包围住了过道一侧的一个房间,正面色古怪地小声嘀咕着什么。

    几名士兵见到自己等人的队长在一名士兵的带领下慌慌张张地赶了过来,赶忙立正站好向着对着队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队长显然是无暇顾及这些礼节,在看到几名士兵后便摆了摆手,开门见山地问道:“那名死掉的冒险者呢?是谁发现尸体的?发现尸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

    几名士兵互相看了几眼,面色都有些古怪。

    一名士兵想了想,而后向队长答道:“队长,那名之前暴毙而亡的冒险者就在这个房间中,我在之前巡逻之时照例检查了每个关押有冒险者房间的情况,然后进入这个房间后,便发现这个房间里的那名冒险者趴在桌上,叫了好几次都没叫醒……”

    “一开始时我以为那家伙只是趴在桌上睡觉,但叫了好几次之后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了……于是我就拍了他一下,结果,结果……”士兵说到这里语气开始变得古怪了起来,一个词语重复了好几遍,似乎是在当时见到了什么极为可怖的东西。

    士兵脸色地苍白地组织了许久的语言,最终才好像鼓起了勇气一般地对着队长说道:“结果……结果那个冒险者的身体,他的上半身……直接整个地从那张椅子上跌落了下去!”

    “那名冒险者,从腰部起以上的身体,完全便像是被一把锋锐的武器给整个切开了!我轻轻地一推,那名冒险者的上半身便和他的下半身所完全分离……然后从椅子上滑了下去,栽在了一旁的地面上!简直……”说到这里士兵吞咽了一口口水,面色变得更加的苍白,“简直就像是腰斩一样!”

    包括队长在内的所有人在听到士兵的描述后,脸色均是变得有些苍白。

    在场的士兵们皆是经历过贝利亚城攻防战的人,都见识过恶魔们吃人时的情形,照理说这样的事情并不足以令他们畏惧,可他们的脸色却于此刻变得煞白……

    他们确实没有因为这么冒险者的死相惨烈而感到畏惧,真正令他们觉得极为可怖的……是那个能将冒险者在监狱中悄无声息地腰斩掉的家伙……

    能够悄无声息地,在自己等人的眼皮子底下解决掉一名犯人……

    虽然犯人在斗气被抑制后的实力极为有限,但这毕竟是自己等人严加看守的监狱!

    寻常人等根本便不可能遛得进来!更遑论杀人了!

    而既然这个家伙做到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

    这个家伙的实力……已经高出了自己等人许多!?

    是不是只要他想……

    他也能够悄无声息地将自己等人一并解决!?

    ……

    “镇定。”

    眼见得不安的情绪正迅速地在士兵们之间蔓延,队长出声喝止了士兵们的胡思乱想:“先别胡思乱想!冷静下来做出应对!”

    “两个人出去求援,先通知小队里正在休息的兄弟让他们过来,然后再通报到委员会那边。”

    “两个人去检查一下附近的几间房间,先确认是否附近的其他冒险者是否安然无恙,如果遇到不对劲的地方立马出声求援——我会留在这里检查这个房间,如果你们出声的话,我会尽快赶到。”

    “是!”队长点了四个士兵的名字,听到自己名字的士兵均是异口同声地接受了命令。

    在做完所有的吩咐以后,队长对着那名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士兵缓缓地说道:“带我去看那具尸体。”

    “是!”士兵的脸色仍是有些苍白,可听得队长的命令,却还是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士兵转身便走进了那间完全黑暗的房间,队长看着他的背影,皱着眉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而后便也大步跨入了那完全的黑暗中。

    由于是用来关押犯人的缘故,房间中没有任何的光亮,只能借助过道上微弱的光明来看清眼前的东西。

    黑暗与明显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房间不大,士兵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而后让开了身子,将身前的空间让了出来——他的身前是一片黑色的地面与一把极矮的椅子。

    “就是这里……尸体仍在这里,队长你可以过来查看。”

    黑暗中看不见士兵的脸,但从语气中队长能听出士兵心中的那份恐惧不似作伪。

    队长走上了前去,发现漆黑的地面上的确是有一具尸体。

    借着微弱的光可以看到周遭的地板被明显地被染成了更深的黑色,与其余的地板相比有着极为明显的色差。

    尸体确实如士兵所说只剩下了上半身,粘稠的血液正于尸体的腰际汩汩地向外流着,落在地板上像极了水滴流动的声响。

    尸体上似乎不存在其他的伤痕,看上去异常之平整,致命伤应该便是那拦腰将人切为两半的一击。

    相较于看着恶魔当着自己的面将战友整个地撕成两半并且吞下,观察这样一具甚至没有露出内脏的尸体对于士兵们来说口味真的很轻。

    可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队长却还是不由得浑身一个哆嗦。

    因为这具尸体的眼睛睁得很大。

    这人明明已经死了,但他的眼睛却是睁着。虽然根本便看不见死者的眼珠……可队长却能看见他正睁着眼看着自己,看上去异常之诡异。

    队长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事情才能让一个人哪怕是死了也依旧要睁着眼睛,所以他莫名地觉得有些可怖。

    他在黑暗中俯下了身子,为这名死者轻轻地阖上了双眼。

    死者的皮肤尚还有些温度,血液也还称得上温热。

    但只要再过一会儿它们便都会彻底地冰冷下去。

    ……

    “雷若雅,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峨眉盯着雷若雅说道。

    雷若雅没摸清这人的路数,不禁愣了愣下意识地问道:“玩什么?”

    “规则很简单,”峨眉那原本和钰洲极像的声音,在此时忽然变得冰冷且又尖细了起来,“如果……我杀死了雷若雅,就算是我获胜。”

    如果……我杀死了雷若雅,就算是我获胜。

    这句话语在封闭且又空荡的环境中回荡,落入兄妹两人的耳中,莫名地显得有些响亮。

    雷杨在听到这句话后便抬起了脑袋,而后瞬间暴起!

    他若闪电般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刀,且身体之上浮现出了无色透明的气焰,在眨眼之间便已进入了自己最强的战斗状态!

    他的刀很快,只要他愿意挥刀……下一刻这柄长刀的刀锋便能劈到峨眉的脑门之上!

    而被锁住了斗气的峨眉显然接不住雷杨的一刀!

    所以下一个瞬间,他便已经准备出刀,伴随着上一刻长刀出鞘的铿锵声响,锋锐长刀划破空气的尖锐之音似乎便已经紧接着发出!

    可就在这时,就在雷杨的长刀即将劈破空气的瞬间……

    在雷杨的视线之中,那名金发男子却是忽然消失了!

    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毫无征兆,毫无能量波动地消失了!

    失去了攻击目标的雷杨气势不由一滞,力量积蓄却未能发出所形成的落差,在雷杨体内造成了极强大的反冲之力。

    雷杨只觉得喉间一甜,费了极大的功夫才将这种直欲吐血的感觉按压了下去。

    而后待得他缓过来的时候……

    他忽然满脸困惑地挠了挠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刀,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我怎么……想要对着一团空气攻击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