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序 肮脏的xx交易
    “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我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嗯……你大概是没办法理解那种感受。

    我从出生开始,便被家里的所有人都视为边缘化的,可有可无的……就是那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一般的存在。

    并不是因为我不优秀——事实上我很优秀,比起家族里其他的孩子优秀了不少。

    但是……

    这个家族只需要一个继承人。

    在我和哥哥之间,他们只需要一个继承人。

    所以家族里所有的资源都向我的哥哥倾斜,所有的人都认为哥哥才是应该成为继承者的人。

    而哥哥他也没有辜负家族里那些人的期望,在巨量的资源倾斜下他迅速地成长,在十几岁的时候便已经承担起了家族中相当一大部分的事务,在二十岁的那年便几乎已经可以经营起整个家族的运营。

    大家都觉得他是天生的皇帝。

    而我这个比他出生晚了一分钟的孩子……如果他不是我的哥哥的话想必我也能成为一个极为优秀的人物,可在他的面前,我也只能显得黯淡无光。

    注意是‘只能’,我用的是‘能’这个字眼。

    ‘只能’这个词更多代表的是无可奈何,不得已而为之这样的一个情形。

    我不仅仅是因为哥哥太过优秀而只能黯淡无光……也是因为家族里的人,都认为我便不应该遮挡哥哥的光芒,所以便只能黯淡无光。

    所以这二十几年里我在家族里受到的待遇自然可想而知——所有人都觉得我生来便应该是哥哥的附庸,每个人都冷落我,排挤我,让我在家族中的地位边缘化……更可笑的是每次家族安排我做的事情,如果我完成得不好,他们就会拿我和哥哥比说我甚至不及哥哥的一半;而如果完成得好的话,他们嘴上或许会称赞我做得不错……但从他们脸上以及眼中厌恶的神情来看,他们心底里其实并不高兴。

    大概……他们是害怕我真的做好了,会遮挡住哥哥的光芒吧。

    哈哈……说了这么多,都是小时候因为哥哥而在家中受到排挤的事情。

    你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前面会说觉得自己有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其实很简单啊,因为我的这位哥哥啊,这位直接导致我受排挤的罪魁祸首啊……在家族中几乎所有人都在排挤我的时候,依旧会拍拍我的肩膀,替我擦去委屈的眼泪,对我温和地说道:‘不要在乎其他人的看法,我们永远都是最亲最亲的两个人。’

    所以说小孩子总是很天真的,哪怕是受了再大的委屈再大的苦,哥哥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能将我从痛苦的深渊中拉出来。

    哪怕这一切其实都是哥哥导致的。

    但那时的我听到这句话还是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一下子扑在了哥哥的怀里,大声地哭了出来。

    我记得那时的哥哥还轻轻地拍着我的背,不断地安慰着我,给我说我永远都是他最亲的人。

    听起来很可笑对吧……不过对那时的我来说,我真的就觉得哥哥就是这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在那样的环境下独自忍受那么久——因为只要一拿我跟哥哥比,我就会想起哥哥的那句话:

    ‘不要在乎其他人的看法,我们永远都是最亲最亲的两个人。’

    对啊,他是我最亲的哥哥,就算家族中所有其他的人都讨厌我,我也还有哥哥。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就好像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讨厌你,恨你,对你又骂又打……但唯独有一个人不但不骂你不打你,还对你说喜欢你。

    但是啊……

    后来我发现这个唯一喜欢我的人,其实……也不像他说的那样喜欢我。

    他总是会对我说我是他最亲的弟弟,总是会向我承诺绝不会像家族里其他人那样的对我。

    事实上他也确实做到了,他从不对我说一句重话,从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冷漠或是厌恶地看着我。

    但他很忙,忙得根本就没时间陪我,在我再伤心的时候他也只会象征性地安慰一下我。

    时间长了,我们两人之间,仿佛就成了白水一样。

    为什么要说是白水?

    因为白水它无害,绝不会伤及身体……

    但它也没有任何味道,什么酸味苦味辣味甜味,一点都没有。

    喝得久了,便只会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我并没有奢求过什么,只是希望我在受伤难受的时候能够得到他发自内心的安慰。

    只是希望他能够有时间陪陪我……家族里的那些家伙不都把我视作他的附庸吗?

    就算……他是真的把我看作他的附庸也好啊。

    可是他没有啊,他只是忙着自己的事情,从来不关心我……似乎就连把我培养成他的附庸的兴趣都没有!

    我在他的眼里就是那么的不起眼吗!?

    他是我的哥哥,我一度以为最好的哥哥,只要他一开口我就会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附庸!

    就连这个……他都做不到吗!?”

    说话的人身处在屠龙会建筑物的一个房间之中,正朝着面前的一片黑暗中尖声咆哮。

    此时的夜早已完全黑了,屠龙会建筑物中所居住的冒险者们大多都已入眠,只有自外传来的昆虫鸣叫声在建筑物中回荡。

    按理说这人在这般安静的环境下大吼,声音理应会显得格外之大。

    可声音透过这人的嘴发出后,竟像是陷入了四周的黑暗,没有丁点儿的音波传出房间。

    便如同石子投入了一潭死水却没有溅起半点的涟漪……感觉上异常诡异。

    走廊外还是只能听到昆虫鸣叫的声响。

    四周的黑暗便仿佛能吞噬声音的无底深渊,而在这深渊之中竟赫然有一道极深的黑影。

    明明都是黑暗的颜色,但黑影似乎比起周遭的黑暗更深上了那么些许,于这片空间之中显得异常之明显。

    这道黑影似乎正在聆听着那人的咆哮。

    待得那人吼完了,黑影中才传出了一道略有些沙哑与沧桑的男人声音:“我可以实现你的心中所想。”

    那人听到这句话后,转过了身来,一头金色的长发在空中散得有些凌乱。

    那人看着黑影,认真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人的声音有些尖细,听上去就好像是在捏着嗓子说话。

    “当然是真的,这里不是你们的家族,甚至不是你们的世界,一切在这里都是有可能实现的——只要你担得起代价……”黑影的声音透过黑暗发出,听上去还是那样的沙哑,“毕竟这可是恶魔的力量。”

    “我当然担得起。”

    那个一头金发的人忽然笑了笑,笑得很好看。

    那人朝着眼前的黑暗伸出了右手,做出了一个虚抓的动作。

    “就像是飞蛾明明知道扑向火焰便会将自己浑身都焚尽一样,没见过光的蛾子不会去理会扑向火焰到底会有怎样的后果……它要的只是结果,哪怕是自己整个都被焚为飞灰都能看见光的结果。”

    那人说出了这句话后便将整双修长的手都伸了出去,在胸前处环抱,仿佛抱住了身前的影子。

    那人缓缓地说道:“和我们一起来贝利亚城的冒险者中有一对兄妹,我特别嫉妒他们……尤其是那里面的妹妹,她凭什么就能有一个对她那样好的哥哥,而且凭什么……就连我的哥哥都那样关注她!”

    “所以啊……哪怕是做一只见到光便扑上去的蛾子也好,只要能实现我心中所想的事情我便会奋不顾身地去尝试……”那人张大了嘴巴,喉咙中发出了一连串仿佛抽搐的声音,“我要当着那个叫雷杨的废物冒险者的面杀死他的妹妹!然后再把她的尸体搬到我那哥哥的面前!他们不是都在意那个女人吗!?我就让他们亲眼看见那个女人的死相!”

    黑影闻言忽然沉默了起来,过了好久才又继续说道:“那你的哥哥呢?你想要对他做什么?”

    “当然是……先毁了他的屠龙会,在给他看了那个女人的尸体之后就杀死他呀……”

    “另外还请你不要误会我和哥哥之间的关系……我不是因为嫉妒他而想把他杀死,也不是想要证明我比他强。我只是觉得从小到大都有太多的东西占据他的心思,所以我要把他在意的东西给亲手一件一件地毁掉,这样便不存在分他心的东西了。最后再把他杀死……”

    说到最后时,黑暗中的那人发出了一阵尖笑,清秀的面庞因为近乎癫狂的情绪而变得扭曲狰狞,“这样……我就能永远地和我那笨蛋哥哥在一起了。”

    “他也会高兴的对不对?毕竟……是和他最疼爱的妹妹死在一起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