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五四章 在相爱相杀的兄弟之间强势插入的第三者
    燃烧军团的英魂们大多已经爬上了巨大恶魔的身躯,挥动着长矛对着恶魔的皮肤扎出了一个个细小的伤口。

    细小的伤口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恶魔的全身,恶魔的浑身都在流淌着黑色的血液。

    可数量如此之多的伤口,却也只是令得恶魔在负痛之下发出了响亮的咆哮。

    巨大的恶魔仍是没有半点虚弱的样子。

    甚至有战士的长矛已经整个地贯穿了恶魔的胸膛,已经穿透了那些普通恶魔心脏的位置……

    可这只巨大的恶魔,却仍只是咆哮了几声,而后便又是将一批战士甩下了身躯!

    就仿佛……它根本便没有心脏一般!

    巨大的恶魔躯体上几乎所有的部位都被长矛所贯穿,仅剩下脖子以上的位置……可恶魔却像是没有要害一般!

    战士们持续不断的攻击仿佛终于激起了它的凶性,在发出了一声异常响亮的咆哮之后,它的整个身子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一大批一大批的战士被它自身躯之上甩下!

    地面随着它巨大的身子晃动,本就破碎的路面又再次塌陷下去了一截,被碾作齑粉的青石屑四处飙飞!

    仿佛……这整片土地都在随之坍塌陷落!

    而后……

    惊人的黑气自它的身上迸发!

    本就在其身边环绕的黑色气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浓,怪物张大了嘴巴,黑气开始在它的嘴边凝聚!

    在最开始时,那还只是浓郁得过分的黑气……

    但到了后来时,随着那些黑气的汇聚……黑气竟是化作了黑色的光球!

    黑色的光球带着强烈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汇聚,竟隐隐地发出了暴鸣般的声响!

    “……原来这家伙也会嘴炮的!?”雷若雅见状眼角一跳。

    浑身散发着灰气的战士们被甩落之后爬起身来回到了雷若雅的身前,面对着眼前恶魔蓄势待发,明显无比强大的一击……

    却是爆发出了冲天的气势!

    灰色的气焰于战士们的身上升腾,战士们握紧了手中的长矛,身上的灰色气焰于此刻汇聚到了上空,并逐渐的凝聚成了……

    一柄巨大的长矛!

    灰色的气焰不断灼烧,将长矛由最早时的虚幻逐渐地燃烧得越来越凝实……最终,便仿佛成为了一柄实质般的巨大长矛!

    长矛刺破空气,带着一大簇灰色的流火,沉重却又迅速地刺出!

    长矛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明亮的灰色轨迹,径直地刺向了眼前的恶魔!

    而恶魔口中的那颗黑色光球也于此刻凝聚成型,最终呼啸着……若雷鸣般地带着巨大的声响飙射而出!

    长矛与光球,在半空之中狠狠相撞!

    轰!!!!!!

    两者相撞所激荡起的冲击波若光圈般扩散开来,竟是将四周的建筑物……几乎都震得粉碎!

    就连脚下的大地……都在此刻被再一次地震碎了厚厚的一层!

    周遭的原住民或是恶魔,皆是在这股强大的冲击波之下被生生震飞!

    而其中不走运些的……

    更是连内脏都被冲击波生生震碎!

    而雷若雅若不是身处在战士们的身后,估计只一次冲击……几乎处在两者冲撞中心的她便会当场身亡。

    处在战士们身后的她倒是未受这次冲撞的影响……

    只是她身上的白色光芒已经显得有些微弱,而她手上那枚令牌……

    却是灰色光芒大作!

    此刻未受正面冲击的雷若雅却是面色苍白,嘴角正在不断地溢出鲜血!

    长矛与光球的碰撞并未瞬间结束,两者在空中对峙了起来。而在雷若雅的脑海之中,正不断地响起系统的提示之声!

    “警告!警告!警告!

    特殊道具‘帝国令’由于超负荷运转,其主动技能持续时间将大幅度缩短,道具将会强行抽取使用者体内能量延长技能持续时间。”

    雷若雅感觉自己的脑袋便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手中的帝国令正在疯狂地抽动着她体内的圣光力量,竭力地维持着眼前那支军队的存在。

    力量若潮水般地离开了她的身体,原先那轻盈无比的身躯此刻在雷若雅的感官之中便仿若重达千钧!

    她需要耗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勉强地维持住身体,就好像身体被彻底掏空了一样!

    “警告!警告!警告!

    五秒后冒险者身体即将出现虚脱的症状!‘帝国令’技能持续时间最多还可延长五秒!五秒后系统将自动结束‘帝国令’技能使用!

    开始倒计时,五,四,三,二,一……”

    在那一刻,雷若雅仿佛听到自己整个身体的细胞都发出了痛苦似的吼叫!

    圣光能量不断地自体内流至手中的帝国令上,但就在听到系统最后那声“一”的时候……却像是关上了闸门的堤坝,她体内的能量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宣泄的口子,竟是停止了向外的流动!

    而就在她身前的那些战士们的身形……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虚幻了起来!

    就连他们头顶上那根灰色的长矛……都开始有了即将消散的意思!

    可恶魔吐出的那个光球,仍是在天空呼啸!

    天已经蒙蒙亮了,阴云与黑暗虽还在竭力地阻碍着光明的降临,可远方的天边还是透出了些许清澈的光。

    “钰洲”仍站在废墟之上,仍在抽搐着对着自己的哥哥怪笑。

    “所以……我愚蠢的哥哥,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吗?”

    钰洲扶着自己的腰,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伤口。

    而后毫不犹豫地从伤口处一把拔出了匕首!

    红色的血液自狰狞的伤口处飙射而出,并于瞬间染红了他的长袍!

    他随手将那把匕首仍向了一旁的碎石堆,匕首带着黏稠的血在碎石堆上弹了好几下才最终颤抖地落了下来,发出了极为响亮的金属撞击声。

    血液自钰洲的衣袍之上滚落,流了好一会儿也没能完全地止住。

    只是将他脚下的石堆染红了不少。

    可钰洲却没去理会那还未止住流血的伤口,只是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弟弟说道:“嗯,我知道了。”

    而后在那一瞬……便是有耀眼的金色气焰开始在他的身体之上燃烧!

    他又换做了双手紧握着那柄巨斧,并将巨斧缓缓地横移至了自己身体的右侧,仿佛是在积蓄着某种力量,正打算在这一斧之中挥出!

    而那些伏于地面的恶魔,仿佛亦是感知到了在钰洲体内酝酿的强大力量,原本安静的它们,在此刻发出了阵阵似是代表着不安的咆哮声。

    弟弟看着眼前的哥哥,终于是敛起了笑容,右手一挥……

    也不知是从哪里也掏出了一柄巨斧!

    巨斧入手,弟弟的目光顿时变得狠厉了起来,他紧紧地注视着眼前的哥哥……

    便仿佛是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而他的身上,亦是爆发出了同样的金色气焰!

    虽不如钰洲那般的耀眼明亮……

    可两者的金色气焰并在一处,看上去依旧像极了两个金色的太阳!

    太阳驱散了黑暗,于贝利亚城的城门处大放光明。

    弟弟手握着重斧,一个箭步跃上前去,狠狠地朝着自己哥哥的脑门劈砍而下!

    巨斧在空中划过,带着金色的尾焰以及一连串的气爆之音,朝着钰洲的脑袋当头落下!

    而面对着如此的一击,钰洲却是在巨斧临头之时……

    才骤然抬起了脑袋!

    横握于身侧的巨斧瞬间挥出,带着金光……耀眼的金光!

    明明漫天都是相同的金光,可就在钰洲挥出了这一斧的时候,哥哥身上所散发出的金色气焰,却是瞬间便盖住了弟弟身上的光彩!

    就好像这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颜色,两人身上的金色气焰……竟仿佛是泾渭分明!

    铿!!!!!!!

    两柄巨斧撞击在了一起,可属于钰洲的那柄巨斧却是带着金光瞬间压倒了弟弟的一击!

    金光席卷而至!

    这耀眼的光芒向外扩散,让人几乎睁不开眼,它飞速地蔓延……

    蔓延至弟弟手中那柄巨斧的斧身!

    巨斧顿时“嗡嗡”狂震,整柄斧头就如同不堪重负一般地不断颤抖着!

    蔓延至弟弟的身上,蔓延至四周的恶魔们身上!

    它们或高大或单薄的身躯……被金光震得四散而飞!

    再蔓延至那被破开的墙壁之上!

    青石制的墙壁,顿时被震碎了厚厚的一层!

    弟弟被掀飞撞在墙壁之上,被金光产生的强大压迫力生生地在墙壁上挤压了好一会儿才滑落了下来!

    金光消散,落于地面的弟弟跪在地上,靠双手与膝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开始了剧烈地咳嗽。

    他咳得很厉害,简直就像是要咳出自己的内脏……而且伴随着他每一声剧烈的咳嗽,都是一口鲜血随之自他的嘴中发出!

    他的伤势看上去极重,且整个人都显得异常之狼狈。

    可他看着那五棵巨树之间的钰洲,却仿佛忘记了自己身体上极为严重的伤势,竟又是怪笑了起来。

    他跪在地上,张大了嘴巴,嘴里一边流血一边发出奇怪的声音。

    整个场面看上去异常之诡异。

    “你真的很强啊哥哥……强得让人觉得有些夸张,可是啊……”弟弟抬头看着钰洲,说话时的身体因为兴奋而不断颤抖着,“这样的攻击……你还能发出几次呢?”

    钰洲闻言后皱了皱眉,但却没有说话,只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收回了那柄依旧呈劈砍姿态的巨斧。

    他身上的金光依旧耀眼,只是在那疯狂燃烧的金色气焰之下……

    他腰间的血仍旧在不断地向下而流。

    已几乎将他脚下的碎石全部染成了红色。

    “受了那么重的伤……已经发不出第二次这样的攻击了吧。”弟弟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液。

    只是血液仍不断地自他的嘴中流出,弟弟的这个动作根本便不能擦干净他嘴角处的血液——反倒是将血抹得满嘴都是,看上去异常之狰狞。

    “那么接下来……便轮到我了。”

    在说完这句话后,他身上的金色气焰陡然变得明亮了起来,他俯下身子捡起了那柄巨斧,整个身形都化作了金色的流光……

    重重的一斧正欲朝着身前劈出!

    可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忽然盖过了巨斧的劈砍声。

    一道冷冽的刀光仿若劈开了两个金色的太阳,硬生生地在漫天的金光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一柄长刀毫无征兆地呼啸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