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五三章 镜子
    自己的搭档……到底是谁呢?

    几乎是从刚进入奇迹游戏开始,钰洲便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事说出来或许很多人不信……但事实上,身为屠龙会会长的钰洲,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冒险者搭档到底是谁。

    他不是没有搭档,因为他的属性栏中有明确地写出搭档的冒险者编号,甚至在首次击杀S级以及传奇级的魔兽时,系统广播中也提到了他搭档的代号。

    甚至他还清楚地记得,在奇迹游戏第一幕开始之初,自己在城外森林中进行狩猎的时候,身边的确有跟着一名冒险者……在第二天听到雷家兄妹首杀A级魔兽的时候,他还对着那人挥了挥手,对那人说“该回去了”。

    自己的确是有搭档的。

    只是……那人到底是谁呢?

    每次一想到这个问题,钰洲便会对着自己房间里的镜子,看着镜中的那名金发男子,轻轻地开口道:“我的搭档……到底是谁呢?”

    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金发男子也会随着自己一并开口,只是却没有第二道的声音。

    有的时候……

    在说完这句话后,钰洲会看见镜子里的那个金发男人在笑,嘴角处挂着一丝嘲讽似的笑意。

    钰洲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却觉得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在笑。

    ……

    那面镜子在今夜总算是碎了。

    镜子后露出了一张和钰洲一模一样的脸。

    那个和钰洲如同镜像般相似的金发男子笑了笑然后说道:“虽然好久不见……但哥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蠢。”

    那一刻钰洲才突然想起了从奇迹游戏开始到现在,身边便一直有一个金发男子跟着。

    其实自己的房间里……从来便没有过镜子。

    只是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

    钰洲看着“钰洲”,“钰洲”看着钰洲。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来回对视着,场面看上去异常之诡异。

    只是钰洲一只手捂着自己腰间的伤口,另一只手持着巨斧,艰难地靠着武器的支撑站立着。

    匕首仍插在他的腰上,鲜血自匕首的末端涌出,染红了匕首的锋刃。

    “钰洲”轻松地站着,张大了嘴巴,正发着那抽搐似的怪笑。

    他笑了一会儿,才又对着神色古怪的钰洲说道:“很奇怪是不是?为什么我们一起进入的游戏甚至一起行动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你对我却只有丁点儿模糊的印象。”

    “你记得有我这个人,却不记得我到底是谁,明明那么多次看到我,却想不起一点儿关于我的事情……甚至我刚才就在你的面前,你都没有丝毫的反应。是不是感觉……这世上仿佛根本就没有我这个人存在一般。”

    说到这里,他又怪笑了起来:“可是……我们明明是兄弟!是再亲不过的孪生兄弟!你又怎么可能会忘了你的亲弟弟呢!?”

    “为什么?”钰洲终于开口问道,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但看上去还算得上平静。

    “因为……我的能力啊。”

    在说完这句话后,对方笑得更大声了:“从出生开始我便是你的影子,家族里的人从来都认为你是天生的皇帝,而我只是你的附庸……就因为你比我早出生了一分钟。”

    他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就因为这一分钟,家族所有的资源都向你倾斜!就因为这一分钟,家族便视你为长子,视你为家族的继承人,而我……却只能是你的一个影子!”

    他睁大了眼睛,缓缓地摇着头对身前的钰洲说道:“我这辈子都活在你的阴影下面,家族里的人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你是皇帝……那我又是什么?”

    “我……不过是你的一个影子。”

    “不过也是承蒙于此……”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并且吃吃地笑了起来,“我在游戏里的个人异能叫做‘阴影’,效果是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抹除掉我在其他任何人感知中的‘存在’。”

    “所以我才能一直待在你的身边却不被你发现,才能在那群蠢货冒险者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混进他们的人堆中——在他们的感知中,我就是他们的一个同伴,我就是那二十七名冒险者中的一名……但其实那个可怜虫已经死了,在走之前便被我杀死了。”

    “……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钰洲看着眼前的弟弟问道。

    “做什么?”弟弟反问道,声音一下子变得很低,“当然……”

    “是杀你呀。”

    “我知道哥哥你是猛虎,是皇帝,不但自身实力强大,而且极具号召力。我个人实力不如你,手下也没有屠龙会这样的组织,照正常的情况来说……想要杀死你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弟弟紧紧地盯着哥哥说道,“所以我选择了在你第二幕离开的时候冒充你,指使你手下的冒险者们去对那些非屠龙会的冒险者进行‘清洗’,而且还刻意叮嘱他们行事要张扬,要符合我们屠龙会的实力与身份……为的就是让原住民和其他所有的冒险者都对你的屠龙会,对你产生反感。”

    “然后我再让人在第二幕的时候将那些跟你一同前往第二幕独立空间的冒险者们抓回来……我便等同于控制了所有的冒险者。”

    “所以啊,哥哥,我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终于让你处在了一个孤立无援的状况之下,”弟弟轻轻地说道,“我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杀死你呀。”

    弟弟说这话时的语气平静,根本便不像是在向哥哥诉说他想要做一件极其疯狂地事情。

    反倒是像在对归家的哥哥,以唠家常似的姿态,和睦的口吻说道……

    “我要杀死你呀。”

    若是不听内容的话,或许还以为弟弟是在向哥哥谈论自己在校时的成绩或是新交的女友。

    这句话就和闲聊一般地平静到了极点,但话里的内容却又是疯狂到了极点。

    钰洲闻言后沉默不言,过了许久后才问道:“可是我们是冒险者搭档,杀了我……你不也就死了吗?”

    “这我当然知道……可这不正好吗?家族里的那些人从来都认为我是你的影子,只是你的陪衬,如果你死了我肯定也会被他们当作陪葬,所以我们死在一起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弟弟说到这里时,脸色甚至都未发生任何的变化,“毕竟……我们是兄弟,我们本就应该是一体的,不是吗?”

    他又笑了起来,张大了嘴巴,整个身子都抽搐似的颤抖着。

    凌晨的天空终于发出了一点蒙蒙的亮光,这缕属于太阳的光芒竭力地穿透了云层落在了他的胸前,他胸前金属质的徽章又将这缕光芒反射到了钰洲的眼中。

    在久违的光亮之下,钰洲终于看清了那枚徽章的图案。

    图案上有一柄锋利的长刀,还有一条黑色巨龙的上半身。

    图案中的长刀正落在了黑色巨龙的脖颈之上,似乎要将龙首狠狠地斩落。

    徽章在对方抽搐般的怪笑中不断地上下翻动,发出了“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

    此刻,那些一直张牙舞爪的恶魔们却诡异地非常安静。

    它们伏在地面,没有扑向二人,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吼叫,就似是听到了铃铛声后忽然变得温顺的宠物。

    钰洲抬起头看了看那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金发男子,仿佛在注视着一面碎掉的镜子。

    ……

    城内恶魔与人类之间的交战已趋近白热化,天降的皇帝雷若雅陛下身先士卒,率领由帝国令召唤出的“燃烧军团”士兵英魂在城中间拖住了那只巨大的恶魔,那枚被称之为“城堡”的棋子。

    而其余棋子之间的交锋也在继续,硕大的棋盘上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激烈的战斗,换子的行为时刻都在发生,每一刻都有恶魔或是人类的生命在战斗中消逝。

    天顶上的那片灰色的物质已经渐渐地遮住了大半的上空,整个贝利亚城似乎都将要被它所包裹……

    将要成为一座密不透风的堡垒。

    就连亡者的灵魂都飞不出去。

    只是在如此巨大的响动之下,铁匠铺内的雷杨仍是在兢兢业业地继续着自己锻造的工作,没有丝毫想要逃走的意思。

    哪怕一旁的姑娘早就已经发了脾气,并且还在不断地抱怨着他的冥顽不灵。

    “雷杨大师,我们真的不走吗!???那些怪物已经进城了,刚才一只怪物当着我的面在屋外吃了一个人,要不是我们运气好没被发现,它现在估计已经破门而入了!”

    说到恶魔吃人的时候,小薇的脸色有些苍白,且话语中包含着明显的厌恶。

    雷杨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要不你先走吧……本来也没叫你过来,要是真的拖累了你就不好意思了,我还是得等到若雅那边的指令才能离开。”

    “若雅……又是若雅!”小薇被雷杨气得不轻,“雷杨大师你为什么非要听你妹妹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她明显是无暇顾及这边所以才让我们做了这么久的无用功……你自己思考一下不行吗!?难道就算若雅小姐对你下达了错误的指令……或者是让你去送死你也要照做不误!?”

    雷杨眨了眨眼睛,不知该怎么反驳对方的话语。

    小薇狠狠地瞪着雷杨,不满地撅着自己的嘴巴。

    场间的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没过多久便有一名士兵忽然闯进了铁匠铺,喘着粗气急匆匆地向屋内的雷杨说道:“雷……雷杨先生,陛下请您火速赶往南城门,前去支援屠龙会会长钰洲!”

    雷杨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士兵口中所言的陛下便是自己的妹妹雷若雅。

    在反应完后他便立刻点了点头,向士兵示意此事自己知道了。

    可正待他起身出发的时候,一旁的小薇忽然拉住了他的胳膊,语气极为强硬地说道:

    “你不能去!”

    雷杨满脸莫名地看着她。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今天夜里刚经历了极为惨烈的打斗,我之前便看了……你身上的伤甚至都还没好完,拖着这样的身子去外面面对那些怪物……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雷杨闻言后笑了笑,轻轻地拉下了小薇的手臂,摇了摇头。

    而后他便转身跟着士兵走出了铁匠铺,只留下了一个呆呆地看着他离去时背影的姑娘。

    一如之前黄昏时的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