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五二章 我愚蠢的哥哥啊……
    恶魔们被巨树阻住了去路,便自然而然地扑向了巨树之间唯一的通道。

    只是在那树间有一名金发男子立于前方。

    男子很高,但只是相较于普通的人类而言,在动辄三四米高的恶魔面前,他便如同一个小孩。

    男子有些瘦,整个身子看上去略显单薄。

    只是他站得很稳,虽然被无数只远高于自己的恶魔包围,恶魔们张牙舞爪地冲向了它,但他的脚步却没有分毫的动摇。

    就如……山岳一般。

    金色的气焰在他的身上不断地烧着,看上去诡异地显得有些安静。

    直到数十只恶魔已经迅速地扑了上来,钰洲才骤然抬起了眼睛,从手中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柄一人高的巨斧!

    巨斧的斧身宽大而厚重,斧刃锋利且泛着金属的光泽。

    在这柄巨斧出现在钰洲手中的瞬间,钰洲身上的金色气焰亦是延伸至了巨斧的之上……

    整个巨斧,爆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

    钰洲双手握斧,身躯微弯,将斧身移至了自己的右脚旁。

    他左脚狠狠地朝后蹬地,脚下的碎石顿时被踩作了无数的石屑!

    而他则是借着这股力道高高地跃起,在半空之中……

    从下至上,从右至左地拉起了那柄巨斧!

    巨斧划过了一道金色流光,于空中极重地劈过!

    被巨斧划出的流光……竟是离开了巨斧迸射而出!

    霎那之间……

    整个缺口中都是耀眼的金光!

    金光所过之处……数十只恶魔化为飞灰!

    钰洲落回了碎石堆上,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而后,他看着眼前那密密麻麻的恶魔,转为单手握斧,右手将斧柄狠狠地插入了脚下的碎石堆。

    巨斧顿时金光大作,无数的碎石被巨大的力量激荡得四散飞出。

    恶魔们再次咆哮着扑了上来。

    ……

    二十七个人,穿过了一座城。

    在充斥着厮杀与屠杀的城市中,这二十七个人从城市的最北边穿至了城市的最南边,他们越过了不知多少场居民与恶魔们的战斗,越过了城市最中间的普利斯特大师,甚至越过了那只最高大的恶魔以及那千名浑身烧着灰色气焰的战士。

    他们对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无动于衷,只是埋头赶着路,赶着前往那最南边的城墙。

    有士兵注意到了这二十七个行为古怪的人,但却很快地认出了他们的身份,于是便没有在意,继续投入了与恶魔的厮杀之中。

    整个城市的街道上都是红色与黑色的血,二十七个人的脚步落在了这些黏糊糊的黑红色液体上面,发出了些许的声响。

    天色逐渐地从完全的黑暗开始变得有些灰蒙蒙的,似乎那一轮久违的太阳总算是要从东边升起。

    可贝利亚城上空的灰色物质遮蔽了天空,贝利亚城城内的人们仍旧觉得一片黑暗。

    二十七个人于黑暗中不断地行走。

    ……

    灰色的战士们包围住了巨大的恶魔,这只高大无比的恶魔除了肉搏之外似乎也是没有其他的手段,且动作相较于普通的恶魔迟缓了不少。

    雷若雅指挥着战士们跃上了高大恶魔的身躯,战士们若蚂蚁般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恶魔的躯体,这只笨拙的恶魔竟是奈何不得这些若蝼蚁般的战士。

    它猛烈地摇晃着身躯,欲图将这些战士们从自己的躯体上摇晃下来。

    但它每一次身躯的晃动,都只能甩下一小部分的战士,而这些早已死亡的战士虽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却也只是铠甲破损得更加严重了一些,而后他们便又能再爬起来,悍不畏死地扑向那只高大的恶魔!

    密布于恶魔体表的战士们,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长矛,刺破了怪物那坚硬无比的皮肤!

    若细流般的黑色血液自恶魔的体表汩汩地流出!

    由于伤口过小的缘故,一个或是两个这样的伤口无法真正意义上的对恶魔造成伤害。

    但当百个,数百个这样的伤口浮现于恶魔的体表之时……

    恶魔负痛之下,发出了极为痛苦的嚎叫声!

    “报!!!有二十七名屠龙会所属冒险者正在前往南城门,似乎打算支援那名金发男子!”一旁观战的雷若雅正看得精彩,一名通报信息的士兵却忽然打断了她的观战。

    雷若雅深知三军未动情报先行的道理,所以虽然形势危急,但却还是派出了士兵在贝利亚城城内流动侦察,如有特殊情况便在第一时间通报自己。

    听得士兵的传讯,雷若雅挑了挑眉:“没想到会长大人在屠龙会之内还是深得民心,一陷入危险状况便有这么多冒险者赶了过去……说起来你是怎么知道他们是屠龙会所属冒险者的?”

    “陛下您不知道吗?”士兵有些意外,而后笑了笑对这位天降的皇帝说道,“他们屠龙会的冒险者,胸前都会佩戴一枚绘着长刀与巨龙的徽章……”

    说到这里时,士兵发现雷若雅的脸色忽然变得阴沉了起来。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便试探性地问道:“敢问陛下……有什么问题吗?”

    雷若雅那张精致的脸庞面沉似水,她抬头看了一眼士兵,而后以一种紧迫的语气地说道:“去铁匠铺那边请我哥哥大人出来,让他马上赶往南城门!”

    士兵被吓了一跳:“陛下为何要这样做?”

    “为什么?”雷若雅闻言冷笑道,“我对屠龙会的了解不知道比你们高到哪里去了,屠龙会会长钰洲你知道吗?我刚才还和他谈笑风生。”

    “但是,连我都从未听说过……”说到这里雷若雅顿了顿,而后盯着士兵,一字一顿,极其认真地说道:“他们屠龙会冒险者……有什么专门代表身份的徽章。”

    ……

    绿光与金光交错,总算是照亮了那二十七人的身形。

    他们的胸口上,都佩戴着一枚绘着长刀与巨龙的徽章,长刀落于龙首,似是要将巨龙的脑袋斩落。

    为首的那人正是盖伦,他看着正于城墙上与恶魔交战的钰洲,大吼了一声:“会长大人,我来助你!!!”

    然后这二十七个人,均是一跃而起,跃向了那摊废墟!

    刚逼退了恶魔,正被一大群恶魔虎视眈眈地盯着的钰洲,眼见得身后忽然跃上了几名有些眼熟的冒险者,心中却是紧兆突生!

    为首的那人抽出了一把巨剑,重重地从空中劈砍而下,似是想要帮助钰洲斩杀恶魔,可那人的脸上……

    却是带着近乎凝为实质的杀气!

    且他巨剑剑锋的落点处……

    赫然是钰洲所站的位置!

    几乎所有在他身后的冒险者,亦是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毫不犹豫地朝着钰洲挥出!

    钰洲瞳孔微缩,似是略微有些惊讶。

    但他的反应却是丝毫不慢,手中的巨斧下意识地朝着身后劈砍而出!

    巨斧划破了空气,甚至似是撕裂开了那一整面的空间……划出了一道耀眼的金色月牙!

    金色月牙脱离斧身凭空而飞出,迎向了那二十余名的冒险者!

    而冒险者们的身上均是浮现出了气焰,并逐渐地蔓延至了武器上面。

    气焰的颜色各不相同,但看上去都是相同的明亮。

    二十余道气焰的叠加,仿若是超过了那道金色的月牙,在夜空中大放光芒!

    二十余名冒险者的兵刃与金色的月牙狠狠相撞!

    ……轰!!!!!

    两股能量在空中炸裂开来!

    强大能量在空中的相撞瞬间便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响!

    四周的空气剧烈的震荡,就连钰洲脚下的碎石堆似也连带着震颤了起来!

    钰洲的身上仍烧灼着金色的气焰,他的瞳孔中似是在散发着金光。

    而二十余名冒险者……

    却是被震得四散飞出!

    他们于空中被强大的力量所弹飞,狠狠地撞在了四周的巨树或是残破的墙壁之上!

    这场二十余人对一人的对撞……竟是以一人的那方胜利而告终!

    ……

    钰洲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看着那些大多晕厥过去了的冒险者,感觉那些人的面庞看上去似乎都有些面熟。

    似乎……是屠龙会所属的冒险者?

    但钰洲来不及细想,因为下一刻便又有恶魔紧接着扑了上来。

    直到他注意到一个瑟瑟发抖的男人就站在自己的不远处。

    那个男人也是二十七名冒险者中的一人,在刚才的时候与其余的冒险者一同跃上了这摊废墟。

    不过在先前的攻击之中,他却是有些特殊地没有抽出自己的武器。

    他也是唯一一名没有选择对钰洲出手的冒险者。

    见钰洲注意到了自己,那人似乎吓得不轻,面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急忙对着钰洲连连摇头道:“会……会长大人,真不是我想做这事的!是……是有人逼我们来的!”

    那人的语气非常之卑微,且说话时的声音和身体都是在一直发颤,仿佛怕极了钰洲,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对方的发怒而跪在地上。

    “是有人逼我们来的!”

    这句听似开脱的话语落在钰洲的耳中似乎又多出了一点其他的味道,他挥斧逼退了身前的那些恶魔们,沉吟了片刻。

    而后他摇了摇头,对着那名男子说道:“你先下去吧……待这边事了之后,我再来找你。”

    那人闻言后激动得仿佛是得到了救赎,对着钰洲鞠了一躬后便朝着城内的方向飞奔了下去。

    他飞奔的时候擦着钰洲的身子跑了过去,钰洲正忙于应对恶魔,因此也没有在意对方的行为。

    可再回过神时,钰洲却发现自己的腰间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钰洲睁大了眼睛朝着身后望去,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个金发的男人。

    那个金发男人手握着一把匕首,匕首已经深深地捅入了钰洲的腰间。

    此刻他正嘲讽似地看着眼前的钰洲,张大了嘴巴似是想笑,但喉咙里却只是不断地发出抽搐似的声音。

    金发男人看着钰洲,轻轻地说道:“虽然好久不见……”

    “但哥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