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五一章 管理员模式
    二十七名冒险者从屠龙会的建筑物中走了出去,穿过了混乱的街道,没有理会身边的居民以及士兵,径直地向南城门走去。

    而那个他们之前所待的房间里,那把“钰洲”先前所坐的椅子此刻被放在了黑暗中。

    在漆黑的房间里隐隐可以看见椅子上坐着的那人满手都是鲜血,那人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而后神经质地笑了笑。

    在黑暗中呈黑色的血顺着他的手掌流了下去,将椅子下本就在渗出鲜血的口袋染得更黑了。

    滴答……滴答……

    血滴滚落在了地板上面,浓烈的血腥味道在空气中飘散。

    ……

    虽然钰洲及时堵住了缺口,但除了那只巨型的恶魔以外,还是有许多普通的恶魔涌进了贝利亚城。

    不过好在绝大多数的恶魔都被钰洲一人拦在了那五棵巨树的外面,西边与东边的城墙上反倒是没了什么进攻的恶魔,城墙上的士兵们以及各大公会的原住民们腾出了手来城墙下面解决这些普通的恶魔。

    只是这“普通”二字终究是相对于那只体型高大得不可思议的恶魔而言的,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这些三四米高,几乎刀枪不入的恶魔依旧是如同噩梦一般的存在。

    训练有素的士兵小队尚还能干净利落地解决掉恶魔,但换做那些普通的原住民们,往往百人齐上也奈何不了一只恶魔……就算是最后勉强解决了这只恶魔,少说也有十数个人成为了恶魔的腹中之食。

    恶魔与原住民们惨烈的较量在贝利亚城中拉开了帷幕,这座原先还算得上繁华的城市因城市中的激烈厮杀而变得破烂不堪,无数的建筑物被恶魔们有意无意地推倒破坏。

    随处可见居民们残缺不堪的尸体,偶尔还能看见一只被捅成了筛子的恶魔躺倒在地,虽已失去了生命,但庞大的躯体却还是微微地抽搐着。

    贝利亚城中的一幕幕尽皆落在了空中的普利斯特大师的眼里,但他却为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只是尽心尽力地施展着自己的魔法。

    灰色的材质扭曲着向外伸展,已逐渐地遮蔽住了三分之一个贝利亚城的上空。

    ……

    楠水抱着身材娇小的伍芬梅,胸口的位置因气息不匀而不断地上下起伏。

    两人偷偷地躲在一条黑暗的小巷中——她们才刚躲过了一只高大的恶魔的攻击。

    虽然眼下算是安全了下来,但两位妹子多少还是有些惊魂未定的感觉。

    因为她们亲眼看见那只恶魔抓着一个男人的腿将他塞进了嘴里……心理素质本就不佳的伍芬梅险些当场吐了出来。

    伍芬梅面色苍白地看着身边的半精灵,声音颤抖地问道:“楠……楠水姐姐,那些怪物……都,都是什么?”

    楠水紧咬着自己的下唇,茫然地摇了摇脑袋:“不知道。”

    她咬得很用力,以至于本身红艳的嘴唇此刻有些发紫。

    “那……那老师呢?雷杨先生说雷若雅小姐回来了……那老师他也应该已经回来了!他……老师他怎么还不来见我!”在如此情形之下,胆小的伍芬梅在这一刻感觉自己失去了依靠,睁大了眼睛,带着些许期望的神采看着半精灵。

    但半精灵显然是没有感受到伍芬梅的这份期望,只是眨了眨眼睛,而后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伍芬梅怔怔地看着她,在察觉到对方并未说谎以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半精灵活这么大没见过这番阵仗,不由得有些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伍芬梅是在雷杨去铁匠铺之前送到楠水家中的,想的是他和雷若雅以及许轲三人都有极重要的事要办,恐怕无暇照顾没什么战斗能力的伍芬梅,于是便专门派人将她送回了家中。

    可就在不久前贝利亚城的城门破了,恶魔们涌进了城市,将这座城市践踏成了一片废墟。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安全的地方此刻竟也是危险了起来。

    就在楠水手足无措地哄着怀里的少女之时,一声巨大的咆哮声忽然自小巷的尽头传来,两位妹子听到后均是娇躯一震。

    一双血红色的眼突兀地从小巷外探了进来!

    眼睛的主人显然是已经发现了二人,于是冲着小巷内的两人便是探出了自己的爪子!

    爪子迅速地向两人伸了过来!

    楠水见状顿时抱着伍芬梅站起了身来,口中开始低吟起滞涩难懂的音节,想要吟唱魔法来阻止对方的爪子。

    但爪子的速度却是太快,她口中的音节吟唱还未过半,这一爪便已是狠狠地拍在了她的娇躯之上!

    这一爪不但打断了她的吟唱,拍散了她体表的魔力,还将她怀中的伍芬梅狠狠地拍在了旁边的墙上!

    伍芬梅重重地撞在了墙上,发出了一声呻吟,昏厥了过去。

    而半精灵则已是被对方握在了巨大的爪子之中,并抓回了怪物的嘴边!

    怪物的嘴里散发着热气,血液与烂肉味道混合的恶臭扑面而来,令得楠水的胃里一阵翻腾!

    可她此刻却没心思想这些……

    因为她清楚,自己有可能下一刻便会被恶魔送进嘴中!

    死亡的威胁这一次已是切切实实地包围住了她!

    可就在此时……

    一道冰冷,仿佛不带任何感**彩的声音忽然毫无征兆地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异常……系统检测发生异常状况,系统检测发生异常状况。

    五秒后即将退出正常模式……

    五,四,三,二,一。”

    那道冰冷的声音在楠水的脑海中数了五个数,而后略微停顿了一下才又再次响起:

    “管理员模式,启动。”

    此时楠水的身子几乎有大半已进入了恶魔的嘴中。

    ……

    化作了胖子模样的帕吉在混乱的街道上走着,身后跟着一名满脸茫然,灰头土脸的士兵。

    忽然帕吉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抬起了那张满是肥肉的面庞,眼神落向了远处。

    一头雾水的士兵见帕吉停了下来,赶忙也学着他的样子极力地向同样的方向眺去。

    但放眼望去,却只能看见一幢幢坍塌的建筑物,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士兵挠了挠头,又望了一眼天空之上正在扩散的灰色物质,忍不住问道:“帕吉先生……我们这到底是在做什么?贝利亚城里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士兵的面上尽是灰尘,衣服也是肮脏不堪,就像是才从泥地里被捞出来一样,根本便看不清他的模样。

    听到士兵的问话,帕吉那张满是肥肉的脸忽然笑了起来,脸上的肉仿佛在瞬间挤到了一起。

    他似乎是思索了一会儿后答道:“让你看看冒险者的生活。”

    “冒险者的生活?”士兵仍是摸不着头脑,“我现在只能看到几乎成了废墟的贝利亚城。”

    在说到这句话时,士兵的脸色有些复杂。

    他从小便无父无母,贝利亚城中并没有什么值得他牵挂的人……但毕竟贝利亚城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此刻忽然见到这座城市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帕吉摇了摇头,一身的肥肉都随之颤抖了几下。

    而后他缓缓地伸出了右手,指向了士兵身后的方向。

    士兵一愣,顺着帕吉粗大手指所指的方向回头望去。

    却见得一只三米多高的黑红色怪物正将一名人类战士撕成了两段,而后塞入了自己的嘴中。

    人类战士的内脏与血液飞得到处都是,其中有几滴甚至溅到了士兵的脸上。

    还没来得及等他有所反应,帕吉的声音便从身后传了过来:“让你看看你以后的生活……艾克。”

    被唤作艾克的士兵听到这句话后下意识地抹了抹自己的面庞,触及至血液的手掌感到一阵滚烫。

    ……

    贝利亚城城内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先前未被吼叫声与士兵经过的声音惊醒的居民们,在恶魔入城之时也都是醒转了过来,或是逃出了建筑物选择逃难,或是抄起了家伙要与这些怪物们大战一番。

    然而有两个人却仍是待在了铁匠铺中。

    雷杨仍在老老实实地打造着头盔,且由于积累熟练度越来越高的缘故,他打造的速度越来越快,打造出来的头盔就摆在他的身旁,已经被堆成了一座小山。

    可负责前来搬运头盔的士兵却是许久没来了。

    一旁的小薇听得铁匠铺外的喧嚣有些心神不宁,于是便起身走到了窗边观察起了城内的情况。

    刚一看她便被吓了一大跳:“雷杨大师,城外来了一只城墙那么高的巨型怪物!”

    “哦。”

    见雷杨无动于衷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只好接着看了下去,但接下来的发展却是令得小薇越看越是心惊:“雷杨大师,那只怪物一掌拍碎了城墙!把城墙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哦。”

    “雷杨大师,那个怪物进城了,后面还跟着好多三四米高的怪物!”

    “哦。”

    “……雷杨大师,那些怪物们在贝利亚城里肆虐,杀死了好多好多的人,估计马上就要来我们这里了……我们还是跑吧!”

    “哦。”听到这里雷杨才终于抬起了脑袋,停下了手中的锻造。

    可他想了想,却又摇了摇头道:“不行,我不能走,这些头盔……”

    “可那些怪物就要杀过来了!要是再不走的话我们都会没命的!我们哪有空管这些头盔!?”听得少年实诚的话语,小薇急得直跺脚,“再说那些负责收货的士兵很久都没来了!他们肯定也是没空管这边了!”

    “哦。”雷杨听后觉得对方说得有些道理,但转念一想却还是摇了摇头,“可若雅她没叫我走啊……”

    “……”小薇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雷杨大师你没有自主思考的能力吗!?雷若雅小姐她肯定也是无暇顾及这边所以才没对我们下令呀!”

    “但是若雅她……”

    “若雅若雅若雅!”小薇听得有些恼火,狠狠地瞪了雷杨一眼,“雷杨大师你的脑子就只有你的妹妹吗!?怎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雷杨想了想,却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但就在此时他的心头一动,双眼下意识地望向了窗外。

    小薇察觉到了雷杨的异常,不由得一愣:“怎么了?”

    雷杨闻言后挠了挠头,不太确定地说道:“……似乎是我感知错了,在刚从那一刻,嗯……我似乎从外面感知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

    “不过那股能量出现的时间很短,几乎是一闪而逝。”雷杨摇了摇头,“所以,应该是我感知错了吧。”

    ……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不明的液体不断地打在伍芬梅的脸上,脸庞之上不断传来的温热触感令得伍芬梅醒转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睛,便看到楠水就躺在自己的身边。

    这位半精灵妹子显然是失去了意识,正紧闭着眼睛,水蓝色的长发散乱地披落在她的肩上。

    伍芬梅爬起了身来,却忽然发现几滴自己脸上的液体滑落了下去,落在了楠水那水蓝色的长发之上。

    楠水的头发顿时被染红了一片。

    伍芬梅一怔,伸出双手在自己双颊上抹了抹。

    再伸回手时,却发现自己的手上满是鲜红的血液。

    伍芬梅被吓得不轻,连忙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先前躺的那个位置……

    竟有一具被撕扯得不成人形的尸体就靠在墙边!

    尸体残破不堪,根本便看不清它本来的模样。

    只能看见尸体不断地向外渗着血,血液顺着尸身滴落在了地面,发出了“滴答滴答”的声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