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三八章 狼与虎(三)
    两……两个人?

    在听到中年人的话语后,盖伦明显地愣在了原地,差点被身旁的一名醉汉撞了一下。

    醉汉骂骂咧咧地伸手想要推开盖伦,而盖伦竟就这样任由醉汉将自己推向了一旁。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而后想要转身向身边的中年人求证,但就在转身的瞬间,他便又一次地愣住了。

    那名之前被盖伦拦住了去路的醉汉不由得叫嚷得更厉害了,因为他身前这名高大的男子竟在被他推开之后,竟再一次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但盖伦却仿佛没有听到醉汉那叫嚷的声音,只是死死地盯着身旁——那是先前那名中年人所站立的地方。

    但此刻,那里空无一物。

    ……

    其实从第二幕开始,留在天蓝大陆的屠龙会冒险者之间,便一直有两个关于会长大人的传言。

    两个传言中的第一个,是传闻中……

    会长钰洲在最开始的时候,有在屠龙会的内部说过……会选择去往第二幕独立空间而非留守天蓝大陆。

    但关于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却是会长大人不知为何选择了留在天蓝大陆。

    所以当留守天蓝大陆的屠龙会冒险者们发现在第二幕开始后,仍是在屠龙会的建筑物中见到了会长大人时,他们其实是非常惊讶的。

    但会长大人随即便解释道:他临时决定留在天蓝大陆处理一些冒险者之间的事情,选择派他的搭档前往了第二幕独立空间。

    再加上会长钰洲后来做出的那一系列派出屠龙会冒险者抹杀其余冒险者,以保证屠龙会一家独大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于符合那些自我开始膨胀的屠龙会冒险者们的心理,冒险者们倒也没有对此太起疑心。

    而第二个传言,其实要说来的话……倒是很早就有了。

    但是要说起这个传言何时才真正开始在屠龙会内部疯传,却也正是在第二幕开始以后,会长钰洲明明之前有说过要前往第二幕独立空间,却在第二幕开始后出现在了贝利亚城,还对下属冒险者们提出了“大清洗”计划的时候。

    有一位先前一直在钰洲身边担任类似秘书一职的女冒险者,曾经在私下里和冒险者们说过——

    她觉得会长大人有些不对劲。

    因为她时不时就会发现,自家的这位会长大人老是会做出一些前后矛盾的事情。

    比如有时候他明明才刚刚吩咐下了要做某事,但只要再过一会儿,当女冒险者再一次遇到会长大人的时候,他便会立刻改变主意,做出与之前截然相反的抉择。

    这样的事情放在一个最高的决策者身上,若是偶尔发生个一次两次……那便也就罢了。

    然而在会长钰洲的身上……这样的事情却是经常发生!

    只要女冒险者在接到命令前去执行的一段时间内再次遇到会长大人,那么……

    他们的这位会长大人,便八成会改变自己先前的决定!

    而最过分的一次,是在奇迹游戏开始一个半月,那位雷若雅小姐的江南皮革作坊开业的时候,会长大人明明对她下达了命令,让她派人去把庆贺江南皮革作坊开业的礼物送到。

    但女冒险者才刚下楼,会长大人便急匆匆地走了下来,并从背后叫住了她,让她把礼物交给自己,自己要亲自送去。

    当时的女冒险者感到有些奇怪,不过却也没多想,老老实实地将东西交给了会长大人,会长大人接过东西便匆匆离去。

    但真正令得她开始产生怀疑的……是她在短短的十分钟之后,便又一次地看见了理应前去送礼的会长大人!

    会长大人出现在了屠龙会聚集处的大厅之中!

    而且,虽然接触的时间有些短暂……

    但女冒险者在那一次却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会长大人前后表现的不一致。

    在开始的时候,会长大人的态度温和,且虽是与自己这种没什么实力的人说话,但说话时脸上仍是始终带着笑意;但到了后来在楼下与自己说话时,那张明明就是一模一样的脸上却时不时地透着不耐烦的情绪,并且……

    似乎还挂着一丝有些莫名的高傲与优越之感。

    这不仅仅是态度上的差距,而是……

    根本就像是两个人!

    虽然外貌一模一样,但却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

    盖伦走上了属于屠龙会的那幢建筑物,心情略有些复杂。

    在先前那位中年人的提示之下,他想起了一些屠龙会内部的传闻,对中年人向自己所提示的内容,隐隐地有了一些猜测。

    但他不敢肯定,或者说发自内心地不愿去肯定。

    因为这个猜测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骇人。

    他缓缓地走近了那个属于会长大人房间,双脚轻轻地踏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了介于沉闷与清脆之间的声响。

    这阵声响算不得很大,但在这个此刻算得上有些空荡的建筑物内,却也应该在整层楼道里回荡,并在不断的叠加中发出变得更高,理所应当地成为建筑物中唯一的声响。

    但却发现房间内竟传出了响亮与刺耳的声响,竟是盖过了脚步与地板的碰撞!

    房间中……传出了皮鞭抽在人身上后,那异常刺耳的声音!

    其间还夹杂着男子极其虚弱的呻吟,以及属于女子的哭喊声!

    盖伦被吓了一跳,连忙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那属于会长大人的房间中,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小心翼翼地透过缝观察着房门中的情景。

    但视线所反馈回来的场景却是令得他心头一震!

    房中点着光线微弱的油灯,会长钰洲与一名冒险者正背对着自己站在了房门之前。

    而就在他们的身前,一男一女两名冒险者却是被绳索紧紧地捆住了双手,整个身子都被吊在了半空之中。

    那名女子倒还好,虽然双眼红肿,明显有大哭过的痕迹,但整个人也算得上完好。

    但那名男子……却是赤|裸着上半身,浑身覆满了狰狞的鞭痕!

    鲜血不住地自男子的上半身往外流,许多被鞭子抽开的伤口明显在之后又被人刻意地抽打,伤口之上竟满是如同碎裂了一般的烂肉,他的整个上半身都是血肉模糊!

    而站在钰洲身旁的那名冒险者,却还是在对男子不断地挥舞着皮鞭!

    他的身上飚射出了鲜红的血液,并整个地溅在了那名冒险者的身上!

    皮鞭狠辣地抽打在男子的身上,男子却似乎是连发出惨叫的力气都未剩下,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而后只是发出了极其虚弱的呻吟。

    一旁的女子一直在哭个不停,仿佛这鞭子是抽打在了她的身上一般。

    但冒险者的皮鞭却未停下,仍是一鞭接着一鞭地打在了男子的身上,只在瞬间便已经挥出了三鞭!

    又是三大团鲜血泼在了冒险者的身上!

    男子的这幅惨状哪怕是门外的盖伦也不由得看得心惊肉跳!

    待得冒险者又想挥起第四鞭的时候,一旁的钰洲才终于挥了挥手,示意冒险者停下。

    冒险者见状恭敬地对钰洲鞠了一躬,退在了一旁。

    钰洲走到了那名冒险者的面前,看了他一眼,眼中流露出了些许厌恶的神色。

    但这些许厌恶的神色很快便被他隐藏了下去,他转而换上了一副平时那种和煦的笑容,并温和地对着被吊在空中的那名男子说道:“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哪怕我是令你们重获力量的恩人也不行?”

    男子勉强地抬起了头,看了钰洲一眼,而后缓缓摇了摇头。

    钰洲见状,脸上的笑意仍是未减分毫,他又接着问道:“为什么?”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有气无力地说道:“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会长大人。”

    门外的盖伦在听到男子的话语后不由得一惊——对于此事他的心中就在刚刚已经有了猜测,但却始终无法完全肯定,却未料到……

    在他们屠龙会的内部,早已有冒险者发现了端倪!

    自第二幕开始之后的这个会长大人,与第二幕之前一手组建屠龙会的那个会长大人……

    分明便不是同一个人!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看上去与会长钰洲一模一样的金发男子……其实根本就不是钰洲!

    门内的“钰洲”在听到男子的回答后似乎显得颇为好奇,对着男子认真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不就是屠龙会的会长钰洲吗?你看我这个样子,和你……”

    “钰洲”的话语还未说完,但在听到这句话后,那名明明已经极其虚弱的男子,却忽然发出了一阵响亮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因为这次大笑而不断地流淌出了鲜红的血液,就连他的嘴角处也是止不住地向外溢血,并且他边笑边咳,在一次剧烈的咳嗽中,他竟是……从嘴中咳出了内脏的碎片!

    “你以为你挂上了会长这样的笑容,再用会长的语气讲话就真的是会长了吗!?”

    “拜托……下次在假扮会长大人的时候,请先把你写在脸上的那份优越感收起来。”

    说到最后时男子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嘲讽地看着眼前的“钰洲”:“你不过……是个冒牌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