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三七章 狼与虎(中)
    无数的恶魔在城墙之上攀爬,恶魔们黑红色的身躯布满了整个贝利亚城北边的城墙。

    远远地望去,就如同坐落于青石棋盘之上的一粒粒黑子。

    城墙上的士兵们高举着火把,合力将一根根硕大的滚木沿着城墙的边缘推了下去!

    滚木足有一人环抱的粗细,且表面泛着极重的黑色,虽本身是由木头所组成,但看上去却仿佛是金属一般!

    滚木一根根地落下,重重地砸在了在墙上攀爬的恶魔们的背上,但大部分的恶魔们却是不闪不避,反倒是抬起头来迎头撞破了这一根根沉重无比的滚木!

    仅有极小部分的恶魔被滚木靠着重量撞下了城墙,但那些恶魔们在从十数米的高空坠落落入地面之后,也仅仅是激起了一大片的尘埃之后,便又再一次地站起了身来,并对着眼前的城墙,发出了更为响亮的咆哮!

    从这般高度的高空坠落,竟是不能对他造成丝毫的伤害!

    “弩机!瞄准跌落的恶魔射击!”站在墙边的雷若雅大声下令。

    在城墙之上操纵弩机的士兵们闻言后,立刻听令瞄准了跌落城墙的恶魔,操纵着弩机将一连串粗长的弩箭若连珠炮似地射出!

    咻!!!!!!!!!!

    极粗的钢制弩箭在空气中拉起了极长的撕裂声响,径直地破空向恶魔们飞出!

    而后靠着锋锐且沉重的弩箭……

    竟是瞬间将一只跌落城墙的恶魔射成了筛子!

    然而这只高大的恶魔,哪怕是浑身已被弩箭搅得粉碎,若筛子般的伤口处不断地流淌出黑色的血液,但它仍是立直了身子,将那双血红色的眼挣得极大,发出了一阵响亮的咆哮之声!

    “吼!!!!!!!”

    而更多的恶魔则是抗过了士兵们的攻势,一举跃上了城墙!

    一只恶魔跃上城墙,双脚落在了城墙的青石砖面之上,将这古旧的石砖踏得粉碎!

    几名相近的士兵抽刀向恶魔砍去,但长刀才刚落在恶魔的身上,士兵们反倒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得倒飞而出,长刀的刀锋竟是在碰撞之中,被怪物坚硬的皮肤硬生生折弯!

    但恶魔才刚刚立足于这片赤红色的天空之下,甚至还未叫出声来,,便骤然被一道赤红色的流光贯穿了胸膛!

    并且在它的胸膛被贯穿之后,赤红的颜色似是入侵了它的体内,疯狂地自它的伤口处向外蔓延开来!

    当赤红色布满了它的全身之时,它的身体便整个地膨胀了起来,最终化作了无数团黑红色的血肉炸裂开来!

    手持着赤红色流光的许轲浑身泛着同色的光芒,在解决掉这一只恶魔之后喃喃地自言自语道:“十七。”

    然而涌上城头的怪物越来越多,他还没来得及做出自己标志性的扶眼镜动作,便又是一只恶魔突破了防线,立在了贝利亚城的城墙之上。

    这只怪物在弩箭手的方位处登墙,在登墙的瞬间便已抓住了一名弩箭手,不顾弩箭手大声而绝望的呼救声,将其整个地塞入了自己的嘴中,并开始如同进食般地咀嚼了起来!

    离得近的士兵们甚至看见……

    随着怪物的咀嚼,那名弩箭手的一些四肢血肉,自怪物的血盆大口中落了出来!

    士兵们的胃部狠狠地抽搐了几下,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与恶心的感觉顿时出现在了士兵们的心中!

    一些心理素质较差的士兵甚至不由得惊叫出声!

    “怪物!吃人的怪物!”

    许轲见状深吸了一口气,挥了挥右手之中的长枪,用略带着些疲惫的嗓音说道:“……十八。”

    而后他的整个身子,都化作了赤红色的光束!

    便仿佛是赤色天空之下同色的流星!

    流星瞬间贯穿了恶魔的胸膛!

    但与此同时,十数只恶魔攀上了城墙,共同在城墙之上发出了响亮的咆哮!

    ……

    雷若雅面色严峻地站在城楼之前,一只恶魔就在她的附近攀上了城墙,吓得周遭的士兵们脸色一变。

    但雷若雅的脸色却没有太多的波动,只能看到那张俏脸上挂着异常严肃的表情。

    士兵们出声想让这位大人物撤离这片极为危险的区域,但雷若雅闻言后扬了扬自己的右手,便是无数面洁白色的光盾凭空出现在了她身体的周围!

    “幕僚大人他们大部队到底还需要多久!?”雷若雅厉声向身边的轻骑兵队长喝道,“明明说好的十分钟,十分钟之后又十分钟,马上就要半小时了老大!他们的援军不到……难道要我靠城墙上这几百号没被做过思想工作的士兵来防守这些怪物吗!?这和让我用一队大G去单刷100人口的冰霜巨龙有什么区别!?他这个做队友的能不能靠谱点!?”

    虽然没听懂雷若雅后面的那大半段话语的含义,但轻骑兵队长还是恭敬地答道,语气颇有些无奈:“因为前段时间大雨的缘故,城外的路异常难走……军营中的大部分弟兄又不是像我们轻骑兵这般的风属性斗气,所以速度自然就慢了。”

    雷若雅听后没再说话,只是探出头去看了一眼城墙上那密密麻麻的黑点。

    在大致得出了一个八百只的数字之后,她忽然没来由地想到——

    这么多只恶魔,就算是站着让许轲老师一只一只地杀……再加上一个哥哥大人陪着他杀,估计也非得杀得他俩精|尽人亡不可。

    ……

    钰洲皱着眉头走在贝利亚城的街道上,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此刻面对的情况格外的棘手。

    因为就在刚才,他发现剩余的所有冒险者都失踪了。

    从第二幕独立空间中出来,除开他和许轲雷若雅三人以外的二十九名冒险者都失踪了。

    有人抓走了他们,但钰洲却不知道到底是谁抓走了他们,不知对方抓走这些冒险者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更不知,在背后操纵这一切的那个落子的人……到底是谁。

    钰洲询问过负责巡逻的士兵以及出房上街的那些原住民们,问他们有没有看见这些冒险者们到底是被谁带走了。

    有些出乎意料的,这个问题他不但得到了答案……而且还得到了两个答案。

    有人说看见有冒险者似乎被一个身着黑色法师袍的高大男子带走了。

    而除了这个答案以外,还有人说看见冒险者……

    似乎被一个留着长胡须的中年男人带走了。

    另外,那名好心提供这条线索的朝阳群众还热心补充道:

    “那个中年男人……远远地看上去,有那么几分像魔法用品店的普利斯特大师……”

    在得到这个回答后,钰洲愣了愣。

    而后望向了四周无法被光明照耀的黑暗,心想这名暗中的执棋者还真是棋力极佳。

    自己与他较量了这么久,甚至还没看清此人所执棋子的颜色。

    ……

    贝利亚城酒馆外。

    一名身形极为高大的男子与一名留着长胡须的中年男子忽然凭空出现在了酒馆的门口。

    两人的出现毫无征兆,但却诡异地一出现便融入了四周的环境,在门口稀寥的酒客之中显得毫不突兀,像极了两个刚刚买醉而归的醉汉,就仿佛……

    在这个时刻,他们便应该出现在这里。

    但那名高大男子的脸色却是异常的难看,涨红的脸代表着他的情绪似乎也有些激动。

    高大男子看着身旁的中年人,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刚……刚才那家伙……真的就是会长大人?”

    长胡须中年人笑着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似是觉得如此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还要问他。

    高大男子盖伦睁大了眼,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他原以为,会长大人之所以在自己走之前会刻意向自己吩咐……可以杀死任何阻碍自己做事的人……包括会长他本人。

    是想要告诉自己冒险者中有人能够冒充他的样子,希望自己不会被冒牌货所欺骗。

    然而自己刚才在小巷外所见到的那个金发男子……

    却分明就是货真价实的会长大人!

    除开会长大人本人以外,整个冒险者群体中绝不可能有人能够在等级清零后还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气息!

    而且,更重要的是……

    先前会长大人身上那股若气势……若帝皇般君临天下的气势,绝无可能假冒!

    也就是说……

    自己先前遇到的那人……绝对就是会长大人本人!

    那么会长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在刻意对自己叮嘱了那样的话语之后,还要在那种时候……在自己的面前出现!?

    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还没想通吗?”中年人见得盖伦仿佛陷入了沉思,不由得轻笑着摇了摇头,“我可以给你点提示……”

    盖伦闻言后抬起了脑袋,满脸疑惑地看着中年人,不知中年人所谓的“提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中年人看着他,缓缓地说道:“你如果将这些前后矛盾的行为与话语,理解成是由同一个人做出或是说出的话,那的确是很说不通,但如果……”

    “这些行为和话语,本来就是由不同的两个人做出或是说出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