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二一章 老板,来一批便当!
    士兵们在军营中一列列地穿梭,正在对各个营帐进行清理——毕竟在这一天军营里发生了太多超出士兵们意料的事情,各个营帐也需要一些清理,来防止更多意外的情况。

    尤其是那个之前属于城主大人的营帐。

    士兵们遵从雷若雅的命令拆下了营帐中的那口大锅,同时为那具属于城主的尸体蒙上了一层白布。

    至于那个属于怪物的头颅,因为它的尺寸实在是有些过于惊人的缘故,士兵们找不到合适的白布,于是便未对它进行任何的处理。

    那颗硕大的头颅立于地面之上,狰狞的面庞正对着每一个经过的人,在近似漆黑的环境里显得分外的吓人。

    它的嘴自然地微微张开,狰狞的獠牙完全地暴露在空气之中透着丝丝血腥的味道。嘴巴虽只张开了一小截,但落在常人的眼里也像是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黝黑洞口,仿佛要吞噬每一位途经于此并失足落入其中的行人。

    士兵们有序地自营帐的门口走进走出,或是搬出一些营帐中已被损坏的东西,或是进入营帐中进行一定的清扫。

    幕僚站在那些士兵的一旁,双眼却未看向士兵,而只是望向了那颗硕大的头颅以及那具被白布掩盖着的躯体,眼神略有些空洞。

    雷若雅原本正在与那位轻骑兵队长交谈着什么,却在不经意间看见了幕僚这幅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幕僚大人,你如果一直这个状态的话,我想我们后面的事情只怕无法进行下去。”雷若雅认真地看着身旁的幕僚,认真地对着后者说道。

    幕僚自然知道雷若雅话里的意思,他闻言后微微欠了欠身,略带着些歉意地说道:“我会注意的。”

    见幕僚虽然嘴上承认了错误,但状态明显还是有些不正常,雷若雅叹了口气,也没再说话。

    这位幕僚大人之前便说过他和城主大人的关系并不一般……却未料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竟是好到了这种程度。

    虽然不清楚两者之间到底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py交易,不过就凭城主死了幕僚竟如此魂不守舍这一点便可断定两人的关系必定是超过了正常的友谊。

    啧啧啧……

    雷若雅不由得展开了些许恶意的联想,不过她也知道此刻不是追究这两人之间关系的时候,于是很快便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思路拉回到了正事上面。

    她思忖了片刻,对一旁的轻骑兵队长说道:“调些你的人过来辅助幕僚大人整理一下这边军营的秩序……虽然我成功洗白了幕僚大人黑化了城主大人,不过军营里的士兵们对于幕僚大人的误会似乎很深,而且城主大人的形象在他们的心中似乎有些过于高大,这边的秩序光靠幕僚大人是维护不下来的。”

    “是,皇帝陛下!”轻骑兵队长向雷若雅行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军礼,而后匆匆走出了营帐。

    “哥哥大人,你留在幕僚大人这边,帮他处理好这边的事情。”雷若雅转过身来,又对着自家的哥哥说道。

    “我留着?若雅你要去哪里吗?”一直没开口的雷杨听得有些莫名,不解妹妹为何刚和自己碰头便急匆匆地想要离去。

    因为按他的思路来看,军营里真实身份是怪物的城主已经解决,而自己与幕僚大人被视作叛贼的误会也已解开,该做的事情已经都做了,怎么看妹妹也不需再与自己分开。

    雷若雅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看着自家的哥哥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个游戏……又哪里会这么简单呢,第三幕才刚刚开始呢,需要我们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雷杨想了想,还是没理解妹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于是便索性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只是……我要帮幕僚大人做好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雷若雅想了想,而后看着哥哥认真地说道:

    “战前动员。”

    ……

    当雷若雅走出营帐的时候,包括那位之前出去的轻骑兵队长在内,所有的队长都在营帐外等着她。

    他们整齐地站成了一排,似乎是在静待着这位从天而降的皇帝陛下发号施令。

    在这位皇帝陛下令得士兵们相信了城主大人其实是“恶魔”这一惊人的事实以后,她对贝利亚城的士兵们下了许多道有些莫名其妙的命令:

    她命令士兵们地毯式搜查军营中的每一个营帐,却并未说明到底要搜查出什么;

    她明明手持帝国令,是军营中绝对的最高指挥,却命令士兵们服从幕僚大人的指令;

    她命令士兵们在搜查完毕后在平日训练的地方集合,却未告知到底是要做些什么。

    这位皇帝陛下一切的举动都显得非常奇怪,令得他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们仍是不解……

    这位皇帝陛下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有些难受的事情。

    而且城主大人其实是怪物这一事实对于他们的心理冲击实在是过于巨大——两件难受的事情叠加在一起,队长们此刻的心情都有些低沉。

    “营帐搜查完毕后如果发现了什么可疑的东西就报给幕僚大人,搜查完毕后去训练地点集合。”雷若雅对着他们下达了命令。

    “是,陛下!”队长们回答得异常整齐,只是望向雷若雅的眼中都带着些许的疑惑。

    雷若雅点了点头,却未理会那几位队长那疑惑的眼神,又看向了那位轻骑兵队长:“你的人调过来了吗?”

    “调过来了。”

    “和我一起来的那些家伙你都派人送过去了吗?”

    “是,按照陛下您的吩咐我们把他们送往了贝利亚城,大概已经交到了巡逻士兵的手上。”

    “知道了,”雷若雅想了想,俏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带我过去,这边的事情交给幕僚大人来做……让我去见见我的那些同伴们。”

    “是!”战马就站在轻骑兵队长的身旁,他的手里一直牵着战马的缰绳,在听到雷若雅的命令后,他立刻翻身上马。

    雷若雅在他的帮助下也是坐上了马鞍的后半部分,他的身上浮现出了青色的气焰,开始自内而外包裹住战马及马上的二人。

    眼见得皇帝陛下一副打算离去的架势,几位队长不禁有些发懵,不清楚这到底是演的哪出。

    那位负责交涉的队长大着胆子上前向马上的雷若雅询问道:“属下斗胆询问陛下一句……陛下您吩咐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到底都是有何用意?”

    “没什么用意,”坐在马上的雷若雅说话时看着他们几人的眼睛,眼神分外的严肃,“只是希望接下来你们有更多的人活下去罢了。”

    说完这句话后,雷若雅拍了拍身前队长的肩膀说道:“走吧。”

    “驾!”青色的气焰包裹住了整匹战马,若风般轻轻地托起了战马,而后战马似离弦之箭般飚射而出!

    将十几名面面相觑的队长留在了原地。

    那未知生物所发出的吼叫仍在继续,并且传入营帐中的声音莫名地有些变得更大了。

    听上去格外的恐怖。

    ……

    “吼……”低沉的吼叫也传至了贝利亚城之中。

    贝利亚城的位置显然是与声源更近,因此这低沉而诡异的吼叫声在贝利亚城中回荡,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裹着青色气焰的战马迅速地穿过了北边的城门,守城的士兵们识得轻骑兵队长的身份,因此也未加阻拦。

    载着两人的战马踏入了贝利亚城的街道,街道的路面上仍还积着很深的积水,只是在青色气焰的包裹下,战马在水面上奔跑也依旧是如履平地,并且不断地发出响亮的马蹄声。

    马蹄的声音很急,因为坐在战马上的人吩咐了一定要尽快。

    响亮的声音在深夜的空荡巷道里回响,也不知扰了多少人的清梦,多少自梦中被惊醒的家伙不由得破口大骂。

    更不要说这扰人清梦的马蹄声响……还带着一股急促与紧张的味道,令人听了便有些心神不宁。

    并且马蹄声消失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那阵低沉的吼叫声。

    急促的马蹄声响自城的北边一直响到了城的南边,直奔向了贝利亚城的南城墙才终于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战马与骑士略有些急促的喘息声。

    坐在马鞍后的雷若雅无暇顾及这些,见已经到了南边的城墙处便极快地翻身下了马,根本不管此刻城里的积水仍是很深,几乎到了她膝盖的位置。

    她面色严峻地走上了通向城墙上方的阶梯,她行走的速度极快,仿佛恨不得脚下生风。

    贝利亚城的城墙可以说有些破旧,一副年久失修的模样,青石砖砌成的阶梯自然也与城墙相同地带着一股沧桑与老旧的味道,雷若雅的脚落在上面发出“噔噔噔”的声响,伴随着自城外传来的吼叫声,将无数细碎的青石碎屑震落于石砖之间的裂缝中。

    漆黑的夜晚看不清路,可雷若雅却走得毫不犹豫,脚下沾上的积水极快地便洒在了一旁。

    她比身为士兵的轻骑兵队长还要先来到城墙之上,并且在刚走上城墙,刚来到那堵有些歪斜的墙面前的瞬间便遇上了一队举着火把巡逻的士兵。

    且为首者还是负责城防工作的士官。

    那名士官见得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半夜三更出现在了城墙之上,顿时变了脸色大喝道:“什么人!?”

    可雷若雅显然并不打算与他废话,在看了他一眼后毫不犹豫地拿出了那块雕刻着一簇火焰的令牌。

    那人借着火光看清了雷若雅手里的令牌,在思索了片刻后脸色开始变得无比的苍白。

    他连忙向着身前的小姑娘躬身欲要跪下,口中还喃喃地说道:“恭迎……”

    “不必多礼。”雷若雅有些粗暴地扶住了士官的双手,并看着他认真地说道,“我需要贝利亚城详细的城防图以及城卫士兵的指挥权。”

    雷若雅说到这里想了想,又补充道:“另外让那些巡逻的士兵们都集合过来,如果有在城外巡逻的士兵通知他们迅速进城。”

    “是!”冷汗自士官的额头上涔涔地流下,想起先前有轻骑兵向自己这边送来了一批来历不明的冒险者,并在交接时对自己说军营那边来了位手持帝国令的大人物,让自己这边做好准备迎接这位大人物。

    却没想到这位大人物竟来得如此迅速,且一上来便是要剥夺自己权力的意思。

    但他不敢说半个不字,只敢带着自己的士兵躬身退下。

    待得士兵们离去之后,雷若雅上前将双手撑在这堵有些歪斜的城墙之上,摩挲着身前那粗糙得有些过分的墙面,看着城外那根本就看不见边际的森林,听得那阵低沉的吼叫声越来越大……

    “吼!!!!!!!!!!!”

    已近似是某种凶兽悍然的咆哮!

    “来得比我想象的更快啊……”她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没料到刚一进入第三幕就是这样的情形。”

    人类帝**队的办事效率向来极高,因此未过多久那位士官便已回到了城墙之上。

    他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边汇报道:“城卫军共千人已集合九百五十人,只有一只五十人的小队还在城外调查城外传来的吼叫声的声源……属下已经派人前去寻找他们了,半个小时以内他们应该就能归队。”

    然而眼前的那位大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却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隔了许久也没有舒展开来。

    士官看得有些害怕:“陛下……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对方沉默了许久,最后开口说了一句话:

    “不用了,你让去找那个小队的士兵回来。”

    士官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不知这是何意。

    她认真地看着士官解释道:“那个五十人的小队,想来已经成为了美味可口的便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