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二零章 开幕
    在雷若雅清脆的声音完全落下之后,士兵们嘈杂无比的议论声以及愤怒的吼叫声重新出现在了安静下来的军营之中。

    原先安静得能听到火把燃烧声音的环境顿时变成了喧闹的舞台,而在火焰包裹下木柴所发出的脆响以及自南边传来的响声成为了配衬。

    雷若雅的话语便仿佛揭开了一场盛大而嘈杂的舞台剧。

    “你在胡说些什么!?恶魔又是什么东西!?”

    “虽然不知道恶魔到底是什么,但城主大人他怎么可能是什么恶魔!?就算你手持帝国令也不能这样胡说八道!”

    “我看这小姑娘手上的帝国令根本就是假的!这家伙说不得根本就是这两名叛贼的同伙,妄图利用假的帝国令骗取我们的信任!”

    不得不说雷若雅口中说出的话语实在是太过于骇人,哪怕士兵们的军事素养的确极高,且服从上级命令的天性的确在他们身上得到了落实。但在听到雷若雅说出了此等话语的同时,士兵们还是不由得勃然大怒,少数冲动的士兵,竟是当着雷若雅的面质疑起了她手中帝国令的真实性。

    这里的士兵几乎都是在三年前城主正式任职之时入伍,这三年里他们几乎每天都在与城主相处,城主那平易近人、与下属士兵打成一片的形象深入人心。其中的不少士兵在入伍前家境贫穷生活困难,还因此受了城主不少的帮助。

    这样一位温和得几乎没有任何城主的架子,脸上随时都挂着和煦的笑容的城主……又怎么会是这位冒险者口中的恶魔?

    又凭什么因为她的一句话,就理所当然地被叛贼杀死而不让叛贼担当任何的罪责?

    “我们都是城主大人一手带出来的兵,城主大人带了我们三年,城主大人是怎样的人我们再清楚不过。”那名一直与雷若雅交谈的队长比起其他的士兵倒是冷静了许多,他注视着站在营帐前的雷若雅,极其认真地说道,“我了解城主大人,他是个好人,他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虽然不是很清楚皇帝陛下您口中的恶魔到底是什么物种,但城主大人他绝不是您口中的什么‘恶魔’。”

    他的脸上以及皮甲上仍沾着未擦净的泥污,看上去有些狼狈,仿佛是刚吃了败仗。

    可他在说这句话时,他注视着雷若雅的双眼异常明亮,且从他的眼中及话语中,都透出了一丝坚决的味道!

    “所以,还请皇帝陛下您……收回之前的话,并且不要再乱说这样的话语。”

    他身上隐隐流露出了火红色的光芒,竟像是想要随时形成剧烈燃烧的气焰!

    其他的站在各自队列前的队长也纷纷以同样的眼神看着雷若雅,身上透着颜色各异的光芒,竟似是一言不合便要朝着雷若雅这位手持帝国令的冒险者出手!

    似乎丝毫没有想过,按帝国法律,只要擅自朝皇帝出手,便是要杀头的大罪!

    雷若雅看着眼前的十几位队长,双眼微微眯起,认真地说道:“如果我真是皇帝的话,光凭你们现在的举动我就可以对你们定罪了。”

    然而那十几位队长便像是没有听到一般,非但没有住手的意思,反倒是各自向前重重地踏上了一步!

    随着这一步的踏出,他们便像是出征的将军开始了伐敌的冲锋,身上的气势陡然攀上了顶峰!

    “请皇帝陛下收回之前的话语,并严惩您身后的两名叛贼!”

    十几名队长事先根本没有任何的交流,甚至他们的眼神都从未看向他人,可他们在踏出这一步后,却是同时开口,当真是异口同声地对着雷若雅说出了相同的话语!

    “请皇帝陛下收回之前的话语,并严惩您身后的两名叛贼!”

    他们身后的士兵亦是明白了眼下质疑对方的身份并无意义,以气势逼得对方改变决断才是明智的选择。

    于是他们也上前了一步,而后……

    同时单膝跪下,似乎脚下的地面都在这瞬间震颤了一下!

    数千人同时跪于地面,溅起了无数的稀泥与积水。

    污物溅在了士兵们的脸上,甲上,身上,整个场面显得异常的庞大且凌乱。

    士兵们的形象都是非常狼狈,可他们的眼神却是异常之坚决!

    望皇帝陛下收回先前对城主大人的侮辱!

    雷杨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护在了雷若雅的身前,右手紧紧地握着长刀,神色有些紧张,生怕这些家伙当真出手对自己的妹妹不利。

    而幕僚看着眼下士兵们的表现,忽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明显的迷茫。

    被雷杨护在身后的雷若雅看着眼前的场面,娇躯微微地颤抖了起来——毕竟她本身也不是以战斗力强大而著称的冒险者,面对数千名三级以上战士气势上的压迫,哪怕他们注意了分寸,自己的身前还有哥哥护着,她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些影响。

    然而虽然身躯在不住地颤抖,她的脸上却忽然浮现出了明艳的微笑。

    高兴的,明媚的,隐隐地包含着一丝欣慰情绪的微笑。

    虽此刻仍处在夜晚,但她的微笑在眼下的场景中仍是显得有些刺眼,有些不符现在的状况。

    “虽然就连恶魔都不知道这一点真的是糟透了,不过就你们的气势来看还是可堪大任啊”

    哪怕是十几名队长也不由得一愣。

    她是在欣慰什么?

    这样的笑容持续了好一会儿,雷若雅才逐渐地收敛了起来,又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她看着士兵们,认真地说道:“好了,现在时间紧迫我也就不废话了……我不追究你们什么以下犯上、冲撞圣驾的罪行。我只说一点——”

    “刚才我说的是真的,你们那位城主大人到底是怎样的人我不清楚,我也不评价,但他就是恶魔……实打实的恶魔。”

    “这不是什么污蔑,不是什么胡言乱语,这就是事实……铁一般的事实。”说到“事实”一词的时候,雷若雅将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在说完这番话语后,她没有理会营帐外的士兵们,拉着雷杨径直走向了营帐内部。

    营帐的中间以木棒支着一口大锅,锅下的火焰似是已经燃烧了许久,在此刻显得有些微弱,也不知大锅内之前盛放了什么,此刻锅内空无一物,只是在缓缓地渗出浓浓的白烟。

    就在这口锅的一旁,一具无头的尸体躺在地面之上。

    尸体的一侧放着一个头颅,借着营帐内外的火光,雷若雅隐约可以辨认出这个头颅正是属于那位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城主大人。

    第二次见面时,他便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若是正常的女孩子,见到眼前的这一幕多半会被吓个一跳。

    但雷若雅的脸色却是异常平静,在看见城主大人的尸体时脸上甚至未产生半点涟漪。

    “这是那位城主大人的尸体吧?”她向一旁的哥哥问道。

    雷杨点了点头,正想做出肯定的回答,一旁跟着进来的幕僚却忽然替他做出了回答:

    “是的。”

    雷若雅有些意外,她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幕僚,发现对方在说完这句话后双眼便望向了一旁。

    神态中流露出了些许伤感以及淡淡的不忍……

    就像是不忍心看到眼下的这具尸体。

    营帐外的队长们就站在营帐之前,因此能够看清营帐内所发生的事情。

    当他们看到雷若雅走向了那具头首分离的尸体时,他们都一致地陷入了沉默,情绪明显地有些低落。

    但下一刻这份低落便又转化为了愤怒,恨不能手刃仇人的愤怒。

    那两个家伙……当真是杀死了城主大人!

    雷若雅站在尸体旁,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而后她的身上渐渐地浮现出了明亮的金色光芒!

    这层金色的光芒很快便覆满了她的全身,且伴随着这层耀眼金光的发出,她的身上竟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圣洁味道出来!

    她突然朝着身前的尸体头颅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而她的右手也包裹着耀眼的金光。

    就在所有人都在疑惑她到底在做什么的同时,她的右手很快便触碰到了那颗头颅,并且就在她的右手触碰到头颅的瞬间……

    她的右手之上忽然燃烧起了洁白的火焰!

    洁白的火焰在雷若雅的手上燃烧得非常之柔和,似是根本便不具备任何的杀伤力。

    但下一个瞬间,洁白的火焰蔓延到了那颗头颅之上,并且……

    就像是触碰到了易燃物一般,火焰疯狂地在头颅之上扩散,包裹着这颗属于城主大人的头颅剧烈燃烧!

    便仿佛要将这颗头颅烧为灰烬!

    营帐外的队长们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便同时变了脸色,就连城主大人的坏话他们都不许别人多说一句,又怎能让自家城主大人的遗体受到这等侮辱。

    几名队长的脸上明显写满了愤怒,几乎已打算咆哮出声。

    而另几名队长则是运起了身上的斗气,明亮的气焰在瞬间迸发而出,虽未开口,但行动中的含义已然是不言而喻。

    可下一个瞬间……

    也不知他们是看到了什么,他们身上的气势陡然弱了下来,他们脸上那愤怒的表情竟突然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惊讶、错愕、难以置信的情绪。

    亦有悲伤、迷惘、恐惧……似乎一切的负面情绪在那一刻都先后出现在了他们的脸上。

    恍若一出上演了世间百态的好戏。

    离得远些的士兵们看得莫名,不清楚队长们怎么忽然这般表现,于是便向前方的士兵们询问道:“队长们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样?”

    离得近些的士兵也能看清营帐内的情景,在听到同伴的问题后扭过了身子,带着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答道:“城主大人……城主大人他……”

    似乎眼里所见到的事实太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所以他答得有些结结巴巴,而且明显地有些语无伦次,他说到这里时顿了顿,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仔细地想了想,才又用颤抖的声音答道:“城主大人他尸体的头颅……”

    “变成了一个怪物的脑袋!一个好大好大的黑红色怪物!”

    ……

    洁白的火焰奋力地灼烧着城主大人的头颅,但火焰非但不能将这颗头颅真的烧为灰烬,这颗头颅反倒是突然膨胀了起来!

    它逐渐地朝外撑大,且撑大的速度极快,原先只有常人头颅大小的它在下一个瞬间便已大过了雷若雅,高度也已接近一米!

    在撑大到了极限以后,它停止了膨胀,并挣开了那洁白的火焰!

    凶猛无比的火焰于瞬间破碎,露出了包裹在洁白火焰之下的……

    一颗属于怪物的,异常狰狞的,巨大的黑红色的头颅!

    但那怪物的头颅上的那张脸庞,却分明能够看见属于城主大人的轮廓!

    “看见了吗,诸位?”雷若雅向后退了一步,望着震惊的士兵们,大声地说道,“你们的城主大人真的是恶魔,就算你们不知道恶魔到底是什么……但你们总该知道这肯定不是人的脑袋。而你们军营的士兵失踪事件,也是这个怪物一手做出来的。”

    “所以……”雷若雅摊开了手,指向了一旁的雷杨与幕僚,“他们非但不是叛贼,还是替你们铲除怪物,解决士兵失踪事件的英雄。”

    听得如此评价雷杨挠了挠头,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但幕僚闻言后双眼中却是流露出了复杂的情绪。

    一阵来自于未知生物的吼叫之声又自营帐外传来,在听到这阵声音后雷若雅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说啊,你们要快点知道到底该做什么呀。”

    “这场舞台剧,真的就要开幕了。”

    “在这场舞台剧里,你们可才是主角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