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百零九章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这个游戏
    “其实说来也是有些讽刺呢……”雷若雅挑了挑眉,有些眉飞色舞的感觉,但说话的语气却还是异常的严肃,“这个游戏对新手冒险者说得上非常照顾哦~因为它从没有吝啬过自己的信息,关于游戏之中的许多关键信息都在有意无意地暗示着我们。

    这个游戏从一开始,从我们踏足贝利亚城的那一刻起,便在通过这个不同寻常的初始之城引导我们去了解关于这个世界更多的东西,我们很容易便能知道这是一个法制化的世界,这是一个拥有多个关系复杂的种族……却能保证和平的世界。

    并且随着我们对这个世界更深入的调查,我们还会发现……

    这个世界里的国家,明明相互之间维持着和平的关系,暗地里却在囤积着大量的兵力。

    这些东西其实不难发现,所以哪怕只是普通玩家,若是多留心一点的话,也可以按照我之前所说的推论,得到这个世界的种族们其实存在着潜在敌人的结论。

    毕竟几大种族之间明明就互有仇怨,却还保持了长时间的和平——保持和平的同时还在囤积着大量的兵力,却又不像是想要暗地里发动入侵搞个大新闻的意思。

    那么除了这世上存在着一种几大种族共同的敌人以外……又还有什么可能性呢?”

    “那在得出结论以后呢?对于我们这等普通玩家而言,我们到底又该做什么?”许轲听后恭敬地朝着雷若雅问道,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便仿佛主动向老师承认自己天资驽钝的学生。

    雷若雅瞧对方这幅模样不禁有些得意,心想自己总算是出了先前被这位学霸在考试上碾压的一口恶气:“所以说许轲老师你虽为学霸学识过人学斗五车,什么奇奇怪怪的知识都懂得不少,但若要论起对于游戏的理解,还是得让我这等专业人士来解答才对。”

    “其实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但许轲老师你在游戏方面造诣实在是不够,竟还没理解我的意思。

    因为在知道了我们即将面对的未知敌人,需要大陆全种族齐心协力囤积兵力来共同面对……

    而恰巧这段时间里,士兵们的训练极为频繁,军营里似乎极不安静——军队中隐隐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以后。

    奇迹游戏自然不会做这么多无意义的铺垫。

    所以其实我们应当知道……这个未知的敌人即将到来。

    且极可能是大批量地到来——这多半是一场种族级别的战争。

    再辅以各职业基础技能树中都没有AOE技能存在这一结论以后……

    我们可以发现……所谓的实力,先前的冒险者等级也好,还是本世界的斗气魔法也好,对我们而言都是毫无意义的。

    值得大陆各大种族囤积大量兵力防备的敌人想必不会是什么简简单单的个体——就大陆现在的力量等级而言,并不存在什么以一挡千的犯规存在,既然几大种族都如此郑重其事地准备,可想而知我们面对的根本就会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个人英雄主义在其中毫无意义。

    许轲老师,我可没开玩笑哦~我这里说的这些虽然听起来复杂,但要是真的细细思考的话也未必得不出答案。

    这个游戏奇怪的地方实在太多……若真的有自己动脑思考的话,很轻易便能挖掘出其下所埋藏的东西。”

    许轲闻言之初时皱起了眉头,觉得雷若雅的这番推论其实并不简单,自己若是不在对方的帮助下也无法得出结论,更遑论那些甚至还不如自己的冒险者了。

    但细想了一会儿,却又觉得雷若雅说得倒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她所指出的疑点若按常理来看都是很明显的地方,如果自己在初入游戏之时多做一些思考……也未尝不能看出端倪。

    可是……为什么这样显而易见的问题,自己却没有发现呢?

    许轲忽然一愣。

    雷若雅未去理会对方的形态变化,继续说道:“所以游戏的第一幕,就是想让我们知道我们即将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以及……我们身上的个人实力其实毫无意义。

    既然个人英雄主义毫无意义,虽然不清楚系统第二幕到底会是怎样的情况,但想必系统不会针对所谓‘实力’来对我们进行考验。

    我们来到所谓的独立空间,想必会是经历什么考核。

    而若是不谈‘实力’,系统又会对我们怎样出题呢?

    大概……便应该是对于游戏的理解了吧。

    所以许轲老师你之前有问过我为什么会早有准备,这便是我的答案,因为我早就猜到系统第二幕的考验绝对与‘实力’无关——一个已经明确各方面暗示了个人实力毫无意义的游戏,自然不会专门自己打自己的脸。刨去实力……似乎能考验的,便只剩下了对于游戏的理解。

    所谓游戏理解,最直观的表现便是对于各种设定的理解,你对于各种游戏的设定越清楚,对于这个世界观的构造越是清晰,便越能体现你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

    所以我说这个游戏其实对于新手非常照顾,因为它初始之城选择位置特殊的缘故,再文盲再学渣的玩家因为身处地方的复杂也都会自然而然去了解更多关于设定的东西。

    哪怕不去刻意了解,其实第二幕题目的答案,玩家们也能知道不少。

    而若是有玩家做出了我前面所说的那些推断,那么他便肯定能在第二幕中取得不错的成绩,进入奖励空间换取奖励——奖励空间中的东西大概是增加生存机会的道具,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能够令玩家多出那么一丝生存的希望。

    在第一幕中看透我们即将面对的敌人,在第二幕中靠在第一幕里累积的对于游戏的认识获取不错的分数——不需要知道所谓的敌人其实是传说中的恶魔,不需要知道恶魔入侵的事实,也不需要知道城主的种族其实便是恶魔的真相。这就是对于你们普通玩家而言,这个游戏最正确的打开方式。”

    雷若雅说完这句话后看着许轲,脸上竟有些回味无穷似的表情:“你看,这些推论并不复杂也不需要任何巧合,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了你的脸上,只要你多想想其实便会明白。”

    雷若雅的这番话语依旧称得上惊人,只是这次许轲却没有流露出太震惊的表情。

    他只是在思索清楚对方话语的正确性后,不由苦笑道:“可为什么……就连若雅小姐你口中所言的这种普通玩家的打开方式,我们这批冒险者里似乎也没人发现。”

    “呵呵,”雷若雅在听到这句话后莫名地冷笑了起来,“所以说……虽然这款游戏对于新人极为照顾,哪怕是混子也能在其中生存,但终究……这还真是一款充满了恶意的游戏呢。

    只要冒险者中出现了一个领头者……出现了一个将整个冒险者群体往错误的方向领的领头者,我们所有冒险者的路……便会彻底地走错。

    绝大多数的人,总会习惯性地依赖于领导者的思考,就像许轲老师你,以你的智商而言绝不至于连我先前所说的东西都想不出来……但事实上你就是没想出来,你说……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潜意识里将我作为你行动的领导者,在游戏中你的一举一动都以我的行为作为参考,甚至于你的思路都完全被我牵着……你没想出我说的那些,因为你根本就没想过。你将大量的时间花在了探究我到底在做什么上面——但我这等高端玩家的所作所为又岂是你能看穿的。

    你为我所困,你的思想、你的行为都被我牵制住了,所以你没有想到你应该想到的东西。

    那其他人呢?”

    雷若雅先前有说过奇迹游戏本身是一款对于新手非常照顾的游戏,此时却又说这是一款充满恶意的游戏,这两者之间似乎前后矛盾,但许轲却是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他想了想,默然无语。

    他清楚雷若雅话里的其他人是为什么所困,是被什么人领导到了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上。

    “那位屠龙会会长大人,为了所谓的‘实力’,为了一个完全错误的观点,带着冒险者们练级刷怪,甚至屠杀了一条巨龙,让冒险者们产生了这个游戏世界不过如此的错觉,却不知……他的这番作为,牵制住了几乎所有冒险者的行为与思想,让冒险者们觉得这是一个靠简单的练级刷怪便能走向巅峰的游戏但这根本就是错的,大错特错。”

    关于这事他没有太多的话可说,所以便沉默了下来,没有做出评价。

    可就在这时,原先仅有两人声音的黑暗空间中,突然传出了一道属于第三个人的声音:

    “看二位聊得这么尽兴,请问二位是在聊什么呢?”

    声音极为温和,仿佛带着浓重的鼻音。

    在听到这道声音的瞬间,即使是强大如雷若雅亦是吓了一大跳,她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

    “会会会会会……会长大人!?”

    “会长大人你不是说了要留在贝利亚城吗!?”

    随着雷若雅这句问话的发出,黑暗中走出了一个身形瘦削的金发男子。

    被称作会长大人的金发男子在听到对方的问题后眉头微蹙,似是不明白对方为何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他以那双蓝色的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少女,思考了一会儿,略有些疑惑地说道:

    “我不记得……我有向雷若雅小姐你说过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