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百零六章 这祸患哪怕是死了也不能安分
    (昨晚上学校这边断网断电,没能及时更新挺抱歉的,这一章是补的昨晚上的,今天照常更新。)

    在雷杨的意识里,自己应该是昏迷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虽然是昏迷了过去,但他的大脑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他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尤其是左肩以及背部的位置。

    当他在疼痛中醒转之时,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被四周火把照亮了的营帐之中。

    四周的环境有些嘈杂,透过映射在营帐上的影子,看得见营帐外有无数的人头攒动。

    营帐内本应是一片黑暗,但营帐外却矗立着无数个火把,隔着搭成营帐的布料为营帐内带来了算得上明亮的火光。

    似乎营帐外正有无数人高举着火把,只待人振臂高呼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冲将进来点燃营帐内的现充……

    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醒了?”一道略有些低沉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吓了不清楚状况的雷杨一跳。

    他支撑着坐起了身来,朝着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男子在说话时正紧紧地盯着自己,在被火光照亮的空间中,男子的目光里明显带着些关切的味道。

    雷杨一愣,觉得这中年男子看起来有些眼熟。

    因为意识模糊的缘故,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对方的问题,但忽然传来的声音还是令得原本还有些迷糊的雷杨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思索了一下对方的问题,而后点了点头肯定地做出了回答:“嗯嗯,我醒了。”

    中年男子在得到回应后又看了雷杨一眼,确认雷杨应该无碍后收回了那道关切的目光,并将他身边的一柄长刀扔给了对方:“你的刀。”

    锋利的长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寒光,迅速地飞向了雷杨的位置。

    雷杨下意识地接住了那柄长刀,定睛一看却发现这正是自己的长刀。

    长刀仍是和之前一般的锋利,刀锋上反射着火把发出的光亮。

    只是不知为何刀身上多出了一些黑色的痕迹,雷杨伸手试图擦拭干净这些痕迹,却发现怎么也擦拭不清。

    雷杨有些莫名地看着眼前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记忆里的最后一个画面……

    自己好像是向着……那只黑红色的怪物劈了一刀来着。

    那一刀好像是劈散了黑气,劈断了怪物的手臂,劈开了那整个黑暗的空间……

    不过,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他仔细地想了想,发现自己应该确实是在那之后失去了意识,于是便想要开口询问面前的中年男人。

    可是他话还未出口,便听到嘈杂的营帐外传来了一道响亮的呼声:

    “营帐里的恶徒们听清楚了!”

    雷杨一怔,不清楚这又是在演哪出。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请放下武器自觉出来投降!”

    “再重复一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请放下武器自觉出来投降!”

    面对这些莫名的台词,眼前那中年男人却仿佛是早已见惯了这般的场面,面色平静地大声答道:“我也再重复一遍,我和冒险者雷杨,只是杀了一只怪物而已!我们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营帐外的声音在听到这句话后明显地发出了一声冷笑,似是对于中年男人的话语嗤之以鼻:“幕僚大人,还请你不要把我们当作智障好吗!?这里是军营,怎么可能能够混得进怪物?幕僚大人你和那个来历不明的冒险者两个人处在城主大人的营帐中,城主大人自己却又不见了踪迹——我看大人你不是杀了一只怪物,而是和那个冒险者对城主大人行了不轨之事吧!”

    被唤作幕僚大人的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似是不满于对方和自己说话的态度:“……信不信由你。”

    “总之我再给幕僚大人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还希望大人你五分钟后,能够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中年男子闻言后沉默了起来,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营帐外的人影晃动,不断地发出嘈杂的声响。

    满脸莫名的雷杨观看完了中年男子与营帐外那个声音整个对话的过程,却仍是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便满脸疑惑地向中年男子问道:“大叔……在我昏迷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听到这句话后,中年男子的浑身一颤,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竟像是受到了重创。

    “啊?大叔您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受伤了吗……”

    “……”幕僚此刻的感受便仿佛是关键时刻被队友反补了一刀,他看了一眼眼前满脸疑惑的少年,脸色铁青地说道,“雷杨先生……我记得我上次的时候便提醒过你。”

    “啊?大叔您是在说什么?我们先前有见过面吗?啊啊啊……我这人记性不大好,要是说话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大叔你不要见怪……”

    雷杨左一口大叔右一口大叔,若不是幕僚上次便发现这位冒险者脑子确实不大机灵,他多半会认为此人是故意这样说话的。

    但饶是这样,他额头上的青筋也跳动了几下,濒临爆发的边缘,他这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雷杨先生,上次见面时我便说过我就是幕僚,而且我今年……二十四岁。”

    “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后的雷杨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记忆力不好,印象不深的事基本过了就忘,主要我看幕僚大人您面相像极了四十几岁的中年人,所以不由自主地便称呼您为大叔了。”

    “……”

    ……

    “幕僚大人你最后补了怪物一刀?然后这些士兵闻着响动便赶了过来包围了我们?所以说我们现在是被军营里的士兵包围了!?他们认定我们没做好事所以准备将我们捉拿归案!?”在听完之前所发生的事件始末后,雷杨心中有些不忿,“可我们就是杀了一只怪物啊!?杀怪物这种事情按若雅的说法肯定是合理合法的啊,这些士兵们就算不拍手称快大声叫好,也不应该摆出这样一幅应付江洋大盗的模样吧。”

    雷杨显然是进入了许久未曾进入的吐槽模式,竟是一下便发掘出了巨量的槽点。

    “杀怪物这事本身自然是合理合法的,但问题是……”幕僚眉头紧蹙,似是感到现在的状况有些棘手,“我们并不能证明,我们在这里……是杀死了一只怪物。”

    雷杨闻言倒是觉得有些奇了:“这世上怎会有如此道理,我们杀了一只怪物,而且怪物的尸体还就在这……”

    雷杨边说还边走向了幕僚大人的身旁,想要指向那只被幕僚大人所斩杀的怪物的尸体,可当他看到那具躺在地面尸体的状况后,他那还未说完的话语便吞回了口中。

    因为他并没有若预料之中的那般看到一具属于怪物的巨大黑红色尸体。

    闯入他视线的,是一具壮硕男子的尸体。

    一具头部及左臂都被斩落的……人类的尸体。

    雷杨的双眼蓦然睁圆,没料到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怪物的尸体呢!?”

    “这就是怪物的尸体,我亲眼见过他从人类模样变成怪物的过程,可现在……”幕僚的脸色依旧非常阴沉,他低声朝雷杨说道,“我们并不能证明,这具尸体便是怪物的尸体。”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生前的身份,是贝利亚城的城主大人,就以现在的条件而言,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说服外面的那些士兵们相信……他们之前所一直爱戴的城主大人,其实便是一个怪物的事实。”

    “可您不是贝利亚城的幕僚大人吗?难道说话便没一个人信吗?”雷杨也是皱了皱眉。

    “如果是很早之前的话估计会有人信的,但近段时间以来军营里便一直流传着我是士兵失踪事件的幕后黑手以及我和来路不明的外来冒险者有所勾结这样的传言……士兵们对我信任的程度,可以说已经降低到了最低点。”幕僚在说这话时迟疑了片刻,但还是说了出来。

    “而且现在我们两个一起出现在了城主大人的营帐中,城主大人的尸体就在我们的旁边……可以说已经是人赃并获,哪怕是在天蓝这样法制化的大陆,他们冲进来直接把我们带走也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这个家伙平时可没看出来心思有这么缜密呢”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雷杨感觉幕僚大人在说出这句话后便沉默了起来,眼神有些黯然。

    他隔了许久才又缓缓地说道:

    “我还真是成了他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