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一百零五章 欢迎来到奇迹游戏!
    楠水面前的精灵忽然上前了一步,看了一眼发呆的半精灵妹子,而后径直地从半精灵的身边走过,一副想要离去的样子。

    当精灵已经越过了楠水所处的位置时,呆萌的楠水才反应了过来。

    她觉得这个精灵从头到尾都透着奇怪的感觉,所以在意识到这个精灵想要离去的瞬间,她便回过身去想要再问他几个问题。

    可她刚回头便愣住了。

    按理说那个精灵才刚刚与她擦肩而过,应该还在自己背后不远处。

    但楠水回过头时……

    却发现自己的身后只有满是积水的街道,以及那把自己在情急之下扔在一旁的雨伞。

    雨伞承受着雨点的打击,于积水中忽上忽下地漂浮,积水反射着微黄的灯光——比起平时,此刻的油灯倒是更加能起到照明的作用。

    却不见半个人影。

    ……

    那只精灵缓缓地踱步向前走着,他走得很慢,几乎每走一步就要停上片刻,观望一下四周的风景。

    但若是注意看的话便会发现,自离开了楠水的身边以后,他每一步的抬起与落下……

    竟都是在四周的空间中明显地激起了一阵波纹的变化!

    并且随着他一步的迈出,他四周的景物都飞快地发生了变化,在他的右脚刚刚抬起之时他明明还处在酒馆的附近,可等到了这一脚迈出落下,落入水中激起一阵水花的时候……

    他身前的景物却已经从酒馆附近的街道,变成了冒险者公会那标志性的建筑!

    就连他所处位置积水的高度……比起之前都明显地有了不同!

    贝利亚城中冒险者公会与酒馆之间相隔了足足数百米的距离……而精灵的这一步……

    便仿佛是生生地跨越了数百米之远!

    他在冒险者公会面前停留了片刻,而后又接着走了下去。

    这次他抬起了左脚,迈出了明显跨幅不大的一步。

    但他身边的景物却是再变……变成了贝利亚城北边的城墙!

    他一步步地走着,身边的景物不断地变着,脚下的积水逐渐越变越浅,脚底的路面也由青石化作了稀泥。

    他就这样走到了军营的大门前,看到了正在看守大门,神色紧张的两名士兵。

    但士兵却像是没有看到他。

    他继续走着,旁若无物地走过了士兵的身边,走过了无数的营帐,走到了军营中间那顶最大的营帐面前。

    无数的士兵举着军用的防水火把,已经将营帐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几个为首的士兵正大声地对着手下发号施令:“快快快!把营帐围起来,千万不能把里面的人放跑了!”

    “是!”营帐外的士兵们回答得异常的整齐。

    精灵就站在士兵们的中间,偶尔有士兵从他的身边跑过,甚至偶尔会有人碰到他的身体。

    但无一例外的,雨中的士兵们都没有发现人群中何时多出了一个精灵。

    燃烧的火焰照亮了精灵俊美的脸,却无一人看见。

    精灵抬起了脑袋,看着一眼眼前的营帐,而后轻轻地笑了起来,边笑还边自言自语地说道:“普利斯特那家伙还真是没有骗我。”

    “这个冒险者的身上……好亮的光。”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但却也不至于完全听不见,可哪怕在他说出了这话以后,离他位置很近的几名士兵仍是没有看他一眼。

    他迈开了步伐,似乎是想要向这顶营帐中走去,可还没走几步,他自己便停了下来。

    他扭头向身后的位置看去,挑了挑细长的眉毛,好像发现了什么令他极感兴趣的东西。

    ……

    艾克精神恍惚地在一片完全黑暗的空间中行走着,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这里,但当他有了意识以后……他便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这片空间之中。

    这片空间很大,而且空无一物,艾克在空间里走了很久,既没有感受到空间的边际,也没有感受到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或是物。

    他很难受——他的脑袋就像是要炸裂了一般,而且浑身上下几乎所有的部位都隐隐地有些发疼。

    而比起这些更加奇怪的是……明明自己的身上没有水,艾克却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湿漉漉的,仿佛刚在池塘里滚过。

    不知在哪里的液体黏着地沾在他的身上,令他觉得很不舒服。

    自己……这是在干嘛?

    艾克在空间中浑浑噩噩地走着,脑海中忽然莫名地涌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在脑海中浮现出后,他被吓了一大跳。

    他这才发现疼痛以及难受的感觉几乎完全占据了自己的意识,以至于他明明已经在空间中行走了许久,却在此刻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就未思考过其他的事情。

    当这个问题自脑海中涌出后,更多的问题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艾克的心头:

    这是哪里?

    自己在这里做什么?

    在来这里之前……自己应该是在哪里?

    想着想着,关于自己过去的一幕幕往事,突然自艾克的心底浮现了出来。

    ……

    打小时参军的时候开始,艾克便发现自己不是块当兵的料——因为他天性顽劣,天生不爱受人管教,还吃不得军队中训练的苦。

    而人类帝国的士兵向来是以军纪严明、作风优良、吃苦耐劳而闻名的。

    所以他从来便不是一位标准意义上的人类帝国士兵,更准确地说……他从当兵的第一天起,便是一位标准意义上的兵痞。

    训练时偷奸耍滑,经常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请假偷懒;每次接受任务时都抢着选择最轻松的那个岗位;到了该自己外出之时总是换着法子向上级要求延长自己出行的时间——外出的机会可是不多,若不趁此机会好好喝上一顿或是来上那么一炮,那还真是白白浪费了如此大好的机会。

    但他为人十分机灵,善于察言观色,且深谙自己各级领导的喜好,每次外出归来时都少不得给自己的上级塞上那么一些礼物。

    所以在军营中,他倒也还吃得开。

    而且说来也怪,人类帝国的军队中多的是能吃苦耐劳的勤奋士兵,像他这样的人反倒是成了军队中的稀缺人才。

    在军队的底层中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之后,艾克得到了幕僚大人的赏识,被提拔到了幕僚大人的直系队伍中。

    相较于好多每天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训练,却还得不到晋升机会的士兵来说,艾克在军队中的经历真的可以称得上是顺风顺水。

    也正是这样的经历,让艾克的心中充满了对于那些只知埋头苦练之人的不屑。

    现在是和平年代,这些家伙每天傻乎乎地训练这么长的时间……还不是没自己耍几句嘴皮子来得实在。

    他始终认为自己参透了这个世界的真谛,懂得最正确的晋升方式。

    所以他一直有着一股近乎盲目的自信,觉得这世上不会有什么事能难得住自己。

    直到……他见到了那两个冒险者。

    或者说……直到他真正接触到了冒险者这个群体。

    自己费尽心机去接近那个叫做雷若雅的冒险者,却被她一眼便看穿了自己的用意;自己花了不知多少心思去揣度幕僚大人的用意,去为他们二人的作坊争取更高的价格,却只换得了那个名叫雷杨的少年轻描淡写的一声“哦”;自己自忖实力高强,却扛不住那个冒险者与那只黑红怪物一次碰撞所产生的气浪……

    任他之前再如何自信,在接连不断的挫折中也是感到了一阵深深的无力感。

    这些冒险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艾克的脑海中忽然涌出了这样的一个疑问。

    冒险者是来自遥远异乡的勇者,这个观点根深蒂固地驻扎在艾克的思维之中——这个观念真的已经深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所以之前无论何时,在想起那些冒险者的来历时,他都会毫不犹豫地自自己的脑海中找到答案。

    可这一刻艾克却是疑惑了。

    异乡……所谓异乡,到底是在哪里?

    是大陆上极为偏远的地方?还是这个世界其他的某片大陆?

    亦或者……是其他的世界?

    明明都是人类,可又为什么感觉……自己和他们之间……似乎相隔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艾克与冒险者打过的交道不少,冒险者们在与他交谈之时的一举一动他都注意得非常清楚,在很久之前的时候,艾克便发觉那些冒险者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都不约而同地包含了一些莫名的味道。

    之前的时候他没有多想,以为这只是他们冒险者们共有的什么习惯。

    但此刻想起来,艾克却是骤然发现,无论是哪个冒险者,那个古怪的雷若雅小姐也好,那个木讷的雷杨先生也好……

    他们在看向自己时,目光中都或多或少地带着一丝冰冷的味道!

    是的,就是冰冷。

    就是明明切切实实地相处在同一个世界之中,但那些冒险者们在看向自己时,却仿佛不是在看着一个人,而是……一堆毫无生命的冰冷事物!

    艾克感觉……这些冒险者,似乎从来都没有正视过自己。

    甚至可以说,他们仿佛从未正视过这个世界。

    自己认为再重要的事情在他们的眼里也微不足道,他们比起自己……似乎天生便处在一个更高的位置之上!

    为什么……

    为什么在天蓝大陆,在自己的世界中会出现这样的一群人!?

    一群……俯瞰着这整个世界的家伙!?

    这个世界在他们的眼里……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原本在黑暗空间中行走的艾克忽然发觉无边无际的黑气不知从何处涌了出来,遮蔽了自己的全部视线。

    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黑气散发出了惊人的寒意,包裹住了他的整个身躯,令得他的身子瑟瑟发抖。

    一如那些冒险者们看向自己的目光。

    好冷……好黑……

    四周除了黑气以外什么都没有,没有光、没有声音、更没有其他人。

    一种无助的感觉自艾克的内心深处生出。

    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却忽然自黑气的深处传来!

    “你很想知道真相,”这道声音非常之温和,落入艾克的耳中仿若带上了实质的温度,竟是驱散了那黑气所带来的惊人寒意,“关于这世界的真相。”

    便仿佛一道和煦的阳光穿破黑气照射在了艾克的身上。

    空无一人的空间中忽然传出了人的声音,把艾克吓了一大跳。

    “什……什么人!?”艾克睁大了眼,惊恐地向四周的黑气望去,想要找到这声音的来源。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温和的声音穿透了那浓郁的黑气继续传来,却并未回答艾克的问题,“回答我,你想知道真相吗?”

    “……”艾克沉默了一会儿,脸上明显地露出了挣扎的表情,他在纠结许久后最终咬了咬牙,做出了肯定的回答,“我……想知道真相!”

    “我想知道,那些冒险者凭什么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又凭什么……像是看着死物一般地看着我们!?明明……我们都是人类!都是流着相同的血液,会跑会跳会动会笑的人类!”

    “我们和他们冒险者,到底有什么区别!?”

    就在他说完了最后一句话时,漫天的黑气铺天盖地地朝他袭来,无边无际的黑气仿佛是要将他整个吞没入内!

    被温和声音所驱散的寒气再次涌了上来。

    但也是同时……一只巨大的手凭空撕破了漫天的黑气,从黑气的最深处伸了出来!

    这是一只巨大而肥硕的手,一只被放大了数十倍的人类的手,看得见的肥肉在它伸出的过程中不断地颤抖着。

    这只手自空中伸出,迅速地伸至了艾克的面前,所过之处一切的黑气都被它彻底地撕破!

    这只手重重地砸在了艾克面前的地面之上,响起了一道若惊雷炸响般的声音!

    虽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但艾克在看到这只手时还是下意识地便走了过去。

    他的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看向这只手的双目竟有些失神。

    他哆嗦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缓缓地……一点一点地触及到了这只巨大的手。

    这只手的皮肤确实如看上去那样的柔软……

    这是艾克脑海里自主产生的最后一个念头。

    因为下一刻巨大的信息量便疯狂地自脑海中涌出,以冰冷机械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他根本便没有任何自主思考的余地!

    “编号:??????性别:男

    搭档编号:??????职业:战士

    人物属性:

    等级:(因游戏进入正式剧情阶段,故冒险者等级模式取消,换以天蓝大陆职业等级代替)

    职业等级:四级战士(火属性斗气)

    力量:65敏捷:44体力:90精神力:5魅力:5

    注:普通人全属性均为5。

    个人异能:??????

    在需要查询个人属性时,在心中默念'属性查询'即可;在需要将属性列表向其他冒险者展示时,在心中默念'属性展示'即可。”

    “系统提示:距离第二幕结束,第三幕开始还有三十分钟,进入第二幕独立空间的冒险者即将回归,请各位冒险者做好准备。”

    “系统提示:……”

    “……”

    艾克痛苦地捂着脑袋,庞大的未知信息突然涌入他的脑海,令得他的脑袋几欲爆炸。

    那道温和的声音同时自上空中传来,可这次这道声音之中却是多出了一些莫名的味道:

    “冒险者,欢迎来到奇迹游戏!”

    声音在原本满是黑气的空间中回响,竟也是如惊雷般的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