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一百章 好个一刀(9)
    洁白的火焰疯狂地在怪物的身上灼烧,怪物那可与雷杨的长刀正面相撞的黑红色皮肤,竟在这火焰的不断燃烧之下渗出了黑色的血液!

    黑色的血液在火焰的高温之下瞬间蒸发,迅速地化为白气消散在了空气之中,远远望去……

    怪物的全身都在透出白色的热气,仿佛整个身子都已被这火焰烤熟!

    怪物几近癫狂地在空中飞舞,睁大了它血色的双眼,发出了极为响亮的咆哮!

    而后怪物的口中,突然开始有黑气于其中凝聚,并且……

    逐渐地形成了一只狰狞猛兽的模样!

    猛兽的四肢自那团黑气之中钻出,而狰狞的脸部则是自黑气的正中央处浮现,虽看不清它具体的样貌,可这只黑气凝聚而成的猛兽面部布满了锋锐的倒刺,头生双角并且嘴中凸显出了锋利的獠牙……便似是一只缩小版的黑红色怪物!

    便仿佛了一只狰狞的猛兽,从怪物的嘴里口吐而出!

    猛兽的身上正有着黑色火焰在其上剧烈燃烧,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几乎可用恐怖来形容的能量波动——饶是以雷杨的心性,在感受到猛兽周身的能量波动之后,也是不由得一阵心惊胆颤。

    随着这只猛兽的凝聚成型,那巨大怪物的神情竟是明显地变得萎靡了起来。

    并且雷杨明显地察觉到……在怪物口吐出那只猛兽之后,怪物体内的能量波动竟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色的火焰对它的伤害虽然极大……但想来怎么也消耗不了它所有的能量。

    那便只能说明……

    眼前这只由怪物口吐的黑气形成的猛兽……

    竟是耗尽了它体内所有的能量!

    难怪不得雷杨在感受到这只猛兽之时,心中亦是一阵畏惧!

    思及此处,雷杨不由得一惊。

    怪物似是感受到了雷杨身上洁白气焰的棘手,竟是将全身所有的能量集中于这一只猛兽之上……

    打算以此一击,将雷杨彻底击溃!

    下一个瞬间,伴随着怪物的又一声咆哮,那只由能量凝聚而成的猛兽在彻底成型之后,已经迎面扑向了雷杨!

    猛兽扑食的动作便好像怪物之前那一击般的迅速,雷杨的眼睛只能捕捉到它残留在空中的道道残影!

    并且最为恐怖的是……这化作猛兽的一击,速度与怪物之前的一击相仿,可其上所蕴含的能量强度,却是比起之前的那一击不知强上了多少!

    猛兽身上缭绕着黑色的火焰,黑色的能量从猛兽的身上喷薄而出,便好像不要钱一般不断地朝着雷杨的身上倾洒!

    四周的空气躁动不安,空气竟仿佛是被猛兽的扑击冲撞得七零八落,形成了一段好似是真空般的地带,黑色的火焰于这段空间中穿过,很快便是完全地熄灭!

    雷杨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不能移动分毫,他这才想起自己仍被那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他以余光瞥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发现自己的双脚,正被一股黑色雾气般的能量所紧紧地缠绕。

    眼前的攻击来得太快,雷杨来不及多想此事,便发现自己的眼前已完全被黑色填满……便仿佛那股强大至极的黑色能量已经完全地包围了自己!

    雷杨的身体已经和之前一样地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他的右手已经挥起了自己的长刀。

    可这一次他所需要面对的攻击……

    之前的任何一次攻击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生平第一次的,雷杨在面对敌人的攻击之时……

    他的内心里竟是产生了畏惧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接不下这一击,因为哪怕是之前萨麦尔所发出的黑色光球……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强度也远不及眼下这只黑色的猛兽!

    但这个念头在他的心中仅仅是持续了片刻,下一个瞬间他便是一愣,觉得自己想来想去不还是只能对着这只猛兽挥刀吗。

    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那便挥刀。

    他继续着自己下意识的身体动作,右手提起长刀,狠狠的一刀朝着面前扑来的猛兽斩下!

    可是挥刀之时他却又犹豫了起来。

    这刀……到底该怎么挥呢?

    ……

    两个月前的魔法用品店里。

    已经正式被普利斯特大师收为徒弟的雷杨手持着一把刻刀,正专心致志地对手里的金属板进行着雕刻。

    他此时雕刻的过程相较于几天之前已经是变得流畅了许多,动作间少了许多的滞涩与生硬,多出了几分恣意与灵动。

    一块不大的金属板很快地便被他刻满了复杂的纹路与线条,组合成了一幅幅各不相同的法阵——若是旁人从成品的角度去看的话,恐怕没有谁会将这幅作品与一个刚学习法阵雕刻几日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可普利斯特大师看着雷杨雕刻的过程,仍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法阵雕刻的基本功倒也说得上是熟练了……可我感觉你的雕刻,尚缺了那么几分灵性。”

    雷杨收起了刻刀,闻言后思索了片刻,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的表情。

    他恭恭敬敬地朝着大师鞠了一躬,认真地问道:“请问大师您所说的灵性到底是什么意思?无论是线条纹路的结合还是刻刀下刀力度的把控我自认都已经做得极好,不知大师您认为我的问题到底是出在了哪里。”

    大师闻言摇了摇头:“的确如你所说,你在雕刻法阵一道上进步极大……下刀的手法以及法阵的组合构成方面我觉得你都已经做得很好,只是……”

    说到这里时他顿了顿,过了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道:“你的法阵……还不够活。”

    “活?”雷杨有些不解,心想这法阵本就是死物,自己难道还能让它活过来不成。

    雷杨虽笨,但心中却是清楚死物与生物之间都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大师看了他一眼,似是看穿了他的心中所想:“死物确实便是死物,怎么也不可能变成活物,这法阵由刻刀雕刻的无数线条组成,位于金属板之上,若说这法阵本身……它本为死物,自然怎么也不能活。”

    “那大师您的意思是……?”雷杨更糊涂了,心想大师这人说话怎么前后矛盾。

    大师轻轻摇头,以严肃的语气向雷杨解释道:“法阵是死物,可法阵上的能量却绝不是死物。”

    “我所说的‘活’,便是让你盘活这法阵中如一潭死水般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