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九十一章 好一把刀(下)
    雷杨想了想,又向半精灵问道:“那天地元素又是什么?”

    “天地元素?”楠水表情有点迷茫,显然是不解雷杨为何会问这种人尽皆知的问题,可随即她便想到这位雷杨哥哥是来自异乡的冒险者,且并不具魔法师天赋,于是便也释然。

    她耐心地朝着对魔力、元素等概念一窍不通的雷杨解释道:“天地元素,其实就是构成这世界的极小颗粒,我们天蓝大陆的一切几乎都是由天地元素所构成。”

    “天地元素带有不同的属性,不同的元素可以构成不同的东西,就比如火元素可以构成火,水元素可以构成水,元素之间相互混合也能构成不同的东西,比如木元素与水元素混合就可以构成树木。”

    “那楠水你之前所说的又是何意?”雷杨有些疑惑,“为什么说魔力只是天地元素汇聚的一种形式?”

    楠水听到这里笑了笑:“因为就像实质的火焰是由火元素汇聚而成一样,火属性的魔力其实亦是由火元素汇聚而成,天地元素可以汇聚形成很多种东西,但是它在汇聚之时可能会出现多种不同的表现形式。”

    “就比如同样都是火元素,火元素之间相互汇聚可能会形成实质的火焰,可能会形成火属性的魔力,也可能会形成火属性的斗气。”

    “那这几者之间又有什么差别呢?如果只是表现形式不同,那火属性魔力和实质的火焰理论上不该一样吗?”雷杨很快又提出了问题,模样像极了向老师请教问题的学生。

    楠水将自己纤细的手指抵在光洁的下巴上,斟酌了片刻:“其实理论上这几者之间确实是差不多的,但火焰是火元素天然汇聚形成的形式,而火属性的魔力和斗气则是火元素在吸纳进人的体内,经过人们人为加工后的一种表现形式。”

    雷杨隐约间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可又觉得似乎差了点:“为什么会出现魔力与斗气的差异呢?”

    楠水继续解释道:“每个人的天赋都有所不同,有的人天生便能感知到天地元素的波动,这类人能够直接地将天地元素吸纳入体,并根据它们最自然地波动形成最为贴近它们本质的力量——这种力量我们称之为魔力,因为魔力是对元素运行规律的一种模拟,所以利用魔力我们可以很好地驱动各类元素……我们可以使用出各种各样的魔法。”

    “但大部分的人并没有这种天分,大部分的人生来是感知不到天地元素的波动的,这其中又有人生来便完全与天地元素绝缘,而这类人天生其实便与修炼无缘。”

    “但这只是少数吧。”雷杨虽不聪明,但就单单是以他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来看,他觉得贝利亚城内能够拥有魔力与斗气的人还是占了多数。

    楠水肯定地点了点头:“就和生来便能清楚感知到天地元素的人一样,完全与天地元素绝缘的人只是极少数,绝大部分的人其实是居于两者之间——他们与元素亲和,但却不能感知。”

    “感知不到自然就不能将其纳入体内,也不能模拟其运行规律而形成魔力,所以与我们魔法师不同,这类人要做的……是去贴近这个世界。”

    “贴近这个世界?”雷杨一愣,这次是彻底不知该怎么去理解这句话了。

    楠水注意到了他呆滞的表情,贴心地向他补充道:“因为天地元素毕竟是客观存在的东西,我们身边的一切事物其实多半都是天地元素运行规律的具体体现,哪怕你根本就不能感知到它们本身,但你却能时刻感受到它们的存在。”

    “水的流动是水元素在剧烈波动,火的燃烧是火元素在不断飞舞,其实若是刻意去贴近这些东西的话,你就会发现我们的四周几乎无处不是天地元素运行的痕迹。所谓的贴近这个世界,就是说大部分的人虽然不能感知到元素的本质,但他们可以通过观察生活中元素运行的具体体现。若是对于这些客观存在的事物极端熟悉的话,那么多多少少便能了解到元素本身的运行规律。”

    “这类人不能感知到元素,但却有元素亲近,当这类人对于元素运行的具体体现极端熟悉以后,他们虽然不能主动吸纳元素,却可以将那些亲近自己的元素引入体内,并压缩形成一股崭新的力量……因为这类人不能主动吸纳元素,而只能加以适当的引导,所以他们不能很好地控制体内元素所形成的能量。也正是由于不可控的缘故,这股能量相较于我们魔法师所拥有的魔力显得狂暴了许多,若是外放于人体的话,通常会表现为剧烈燃烧的气焰模样——这种狂暴强力的能量,我们称之为斗气。”

    雷杨挠了挠头,也不知有没有听懂,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向楠水吐露自己的苦衷:“可我摆明了就没有魔法师的天赋,大师却让我去感知魔力的流动,这不是为难我吗?”

    楠水闻言后却是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雷杨说道:“我想雷杨哥哥你还是没有听懂,感知天地元素的事情的确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但魔力和我们所看到的火焰、水流一样……它只是天地元素的一种表现形式。”

    “雷杨哥哥你不能感知到天地元素,但你却能看到元素在天地间的具体体现……那么同样只是作为一种表现形式的魔力,你自然也是可以感知到的。”

    见雷杨还是满脸的不解,楠水想了想,换用了更加简单明了的语言解释道:“雷杨哥哥,你这样想好了……天地元素是构成这个世界最本质的东西,这类东西极其的细微,常人根本就难以感知得到,它是一种绝对的、客观的存在。”

    “元素若是按照特定的规律运行起来,则会形成不同的东西——元素的自然运行会形成诸如火焰、流水、飓风等各种具体事物,若是被我们魔法师主动吸纳入体内则会形成魔力,而若是被人引导进入体内只是略微压缩的话则会形成斗气。”

    “我这里所说的三种东西都只是元素运行规律的体现而已,它们的存在是相对的、主观的,但无论是那些具体的事物、还是魔力与斗气,它们的本质都是相同的,它们其实都只是元素运行时的一种表现方式罢了。”

    ……

    回房后的雷杨仍是分外的苦恼,楠水的讲解已经非常清楚可他依旧不得要领——他还是不明白要怎么去感知魔力。

    这真的是一件很令人头疼的事情,因为若是感知不到魔力那自然便无法进入下魔法阵雕刻的下一步,而想要完整地雕刻出一幅成功的法阵更是无从说起。

    这样想着想着,雷杨在不经意间将一块风系的魔法石碰倒在了地上。

    天蓝大陆的魔法石基本是由魔法师人为灌输魔力人工制成,选用的材料多为元素亲和性良好的玻璃或是水晶,因此大多魔法石材质极脆,受不得丝毫较重的冲击。

    像雷杨此刻所碰落的这块,它下落的高度不超过半米,但落在地面却一下便被摔得粉碎,碎成了一地的青色碎渣。

    雷杨发现自己摔碎了一块魔法石,顿时大惊失色,心想这种浪费材料的事情要是被大师发现了,估计少不得又是一顿训斥。

    他赶紧俯下了身子想要收拾好这一地的碎渣,可他才刚俯下身子,便感到一阵大风自地面的碎渣处朝自己刮来。

    这阵风扑面而来,将他身上长袍的衣角都吹得飘了起来,且风势极大,吹得他几乎都睁不开眼。

    雷杨清楚这应该是魔法石中的风属性魔力泄露的结果,倒也没有多想。

    可他却发现这阵一直朝着自己吹来的风真的好大,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气劲在不停地推动着自己。

    风属性魔力形成的风……还真是像极了真正的风。

    雷杨的心中生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为什么……一定只是像呢?

    但他随后便是一愣,突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这两者之间只是相像。

    它们明明……不都是风吗?

    明明魔力形成的风和正常的风就是一模一样,都是无影无形,都是带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甚至就连刮在人脸上带给人的感受都几乎相同。

    它们……不就应该一样吗?

    “对啊……它们,不就是一样的吗?”雷杨怔怔地对自己说道。

    雷杨想起自己从小到大有无数次被风吹打面庞的经历,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对风无比熟悉。

    自己熟悉它刮在脸上的感觉,熟悉它流动的规律。

    雷杨蓦然睁大了双眼,望向了那漫地的玻璃渣,而后……

    发现自己的眼前竟逐渐地凭空出现了一根根黑色的线条,并且这些线条正朝着风流动的方向不断地波动。

    原来自己真的看得见……

    原来,真的都是一样的。

    魔力也好,天地元素所汇聚形成的各种实质形态也好,他们都是一样的,自己能感受到风的流动……自然也就能感受到风属性魔力的流动。

    楠水说人若是对于客观存在的事物极端熟悉,便能顺利成章地了解事物的一切属性。

    雷杨觉得其实身边的这一切,自己都非常熟悉。

    这风、这水、这山,这一切的一切,对自己而言都是那样的熟悉。

    ……

    雷杨面对着怪物艰难地站立,怪物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思考,似是想看这个奇怪的冒险者能思考出什么东西出来。

    雷杨想了许久,想起了自己前段时间在魔法用品店里学艺的经历,想起了自己是怎样从一个连魔力的概念都不理解的少年,成长为了如今的魔法阵雕刻师。

    想到这里后,他看了一眼眼前的怪物,发现它躯体上的黑气正若波纹般流动。

    自己能看见这些波纹……也正是多亏了之前那段学习的经历吧。

    想通这一点后的雷杨又向其他地方看去,发现营帐的正中间正烧着一口大锅,大锅下的火焰正在不断地燃烧,大锅内的汤水正在剧烈地沸腾。

    营帐的门帘已被雷杨掀开,所以随时都会有风夹杂着雨点从外面刮来,吹得整个营帐里都充满了冰冷的风和雨。

    一根线条出现在了雷杨的视线中,这根线条源自于一阵若刀片般割在他脸上的严酷寒风,自营帐外蔓延到了雷杨的眼前,并不停地来回波动。

    而随着这根线条的出现……

    更多类似的黑色线条逐渐地于雷杨的视线中出现,这些线条源自许多不同的地方,有的源自于那口大锅下燃烧的火焰,有的源自于在营帐中飘飞的一颗极小雨滴,它们波动的规律也各不相同,有点轻柔而缓慢,有的狂躁而剧烈。

    但此刻它们却都形成了类似的黑色线条,落在了雷杨的眼中!

    不一会儿,雷杨便发现自己的眼前已经覆满了这些黑色的线条!

    雨滴、寒风、燃烧着的火焰,这都是天地元素运行时所形成的具体事物——雷杨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明悟。

    它们和魔力的本质实际上是一样的,所以自己也能像观察魔力时的一样观察到它们波动的线条。

    接下来该怎么做来着?

    哦,楠水说过……在熟悉天地间元素运行的规律后,那么接下来便应该引导元素主动进入体内了。

    上次自己在雕刻魔法阵时似乎无意间差点将元素引入体内,可最后却被那几个屠龙会的家伙打断了。

    但此刻自己显然不能现场来雕刻一幅魔法阵以重现当日的情景——一方面是这种事情显然是可遇而不可求,另一方面则是眼前的怪物应该也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

    那便斩之。

    老实说雷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会生出这样一个念头,可就在这个念头生出的一瞬间,雷杨便下意识地认同了这个做法。

    他信任自己手里的刀,也信任挥刀时的自己。

    于是他便提起了手中长刀,猛地一刀朝着眼前无数的黑线斩了下去。

    这一刀划破空气,斩断了不知多少根黑线。

    黑线断裂得悄无声息,雷杨的这一刀看起来像极了对着空气莫名地斩了一刀却什么也没斩到。

    可就在这一刀之后,整个营帐里的空气都变得躁动了起来!

    所有的空气在这一刻似乎都在疯狂地涌向此间挥刀的少年,但营帐内的空气却并未变得稀薄。

    仿佛涌向雷杨的并非空气本身,而是空气中某些不可见的东西!

    怪物忽然感觉雷杨的周身上浮现出了一股剧烈燃烧的气焰。

    并且诡异的是……这真的只是它的感觉,因为它视线里的雷杨依旧和刚才一样,身上既无什么华丽的色彩浮现,亦无什么不停燃烧的火焰。

    可它就是没来由地觉得眼前这个冒险者身上覆满了气焰……覆满了某种无色无形的气焰!

    这种气焰正在雷杨的浑身四处疯狂燃烧,简直就像是无法熄灭的烈火,哪怕营帐外不断有雨滴飞进落在他的身上,气焰也没有半点想要停止燃烧的意思。

    随着这一刀的挥下,怪物感觉自己的眼前多出了一把刀。

    眼前的冒险者整个都变成了一把刀。

    如果说先前这个冒险者只是让怪物觉得他手中的长刀极为锋利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冒险者就是让怪物觉得他的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锋锐无匹的感觉。

    就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把刀。

    怪物愣了愣,不知该如何说话。

    此刻它囿于自己反派的身份不方便说得太多,若是它平日里遇见这个冒险者,必定会抓耳挠腮好一阵子最后拍掌叹道:“好一把锋锐无匹的宝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