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九十章 好一把刀(中)
    “在魔法阵雕刻的过程中,雕刻师第一步要做的便是感知魔力,因为法阵雕刻一事本质上其实就是将魔法石之上附带的魔力加以合理的引导,让魔力顺着我们希望的路线流动。”

    “所以在引导魔力之前,我们首先要感知到魔力的流动。”

    雷杨想起了普利斯特大师在之前所说的话语——就他的记忆力而言,能做到这点已是极为不易。

    可他却依旧很苦恼。

    因为他实在是不明白……魔力的流动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他连魔力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自幼便沐浴在社会主义光芒下,接受了唯物主义辩证观改造的优秀少年,所以对于魔力这种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实在是有些理解不能。

    他不擅长思考,也不喜欢思考,平日里思考的事情基本都是交给妹妹若雅去做。

    但此次,由于即将被大师扫地出门的危机实在是迫在眉睫,所以就连他也不得不思考了起来。

    魔力……听上去应该与风力、水力、火力类似,都是能量的一种。

    可好好的能量为什么要叫做魔力呢?

    魔力这种东西和那些能量有什么不同吗?

    雷杨的智力实在有限,所以他想到这里便卡壳了。

    他拿起了桌上的一块风系魔法石,睁大了眼盯着这块青色的石头。

    他的眼睛瞪的很大,以至于眼睛都微微有些发酸……

    可青色的石头落在眼里却仍只是一块青色的石头,雷杨根本就看不到大师所说的魔力流动时产生的线条与波纹一类的东西。

    雷杨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手痒,特别想要上手刻画一幅法阵。

    这种感觉委实将他吓了一跳,他连忙将手背在了身后。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生出这样的感觉,是因为自己对于异能千锤百炼过于依赖——自己在学习技能之时,每次遇到问题都下意识地想要通过大量的练习来强行解决。

    之前在其他老板的店里,雷杨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可这位魔法用品店的老板却严禁他随意使用材料进行练习。

    雷杨苦着一张脸,将那颗魔法石举得更高了,而他观察魔法石的双眼也挣得更大了。

    ……

    “感知魔力?”雷杨在听到大师的讲解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刚点完头他便又想起了一个问题,“可是我听说普通人感知魔力极为困难啊,若是弟子天资驽钝,根本就感受不到魔力流动那弟子我该如何是好?”

    “那只是他们外行的说法……就算你没有魔法师的天赋,凭借努力和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在感知方面上,你也可以做到与法师无异。”

    ……

    “没有魔法师的天赋到底要怎样才能感知到魔力的流动?”雷杨皱着眉,想起大师之前所说的常人也能凭借努力和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在感知方面做到与法师无异的程度。

    那这样说来自己不正是在这么做吗?

    自己不就是试图通过积累经验的做法来掌握雕刻法阵这一技能吗?

    大师他明明有说过这样的话,又为什么要否定自己的做法?

    雷杨很是不解,觉得大师这样的做法无异于让他对着一个根本就不看不见的石头画画。

    石头被摆在了一个看不见的位置便也就罢了,大师还禁止雷杨越过面前的重重障碍去仔细观察那块石头,只许他对着面前的空气一阵瞎画。

    听上去真像是在故意地为难他。

    可雷杨转念又想了想,觉得大师之前在训斥自己时的语气听上去是真的在为自己着想,觉得大师确实不像是会刻意为难弟子的人。

    于是他便又开始思考,绞尽脑汁地思考。

    可思考这事儿终究不是他擅长的事情,平时做事向来专注的他尚才思考了没多久,便被魔法用品店大厅内的热闹给吸引了出去。

    有两个小孩来了魔法用品店,看样子似是和在店里打工的半精灵楠水极为熟络,此刻正缠着楠水送他们一些好玩的玩意儿。

    楠水心性单纯,拗不过两个死缠烂打的小孩,于是便随意地从用品店里拿了两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并悄悄地按照原价将钱放在了平日收账的抽屉里。

    这两件东西虽说都是挂上了魔法用品的名头,但若真论起来的话,倒也真算是小玩意儿。

    一个是雕成了怪物模样的一块石头,怪物的嘴里时不时会喷射出明亮的火焰,看上去有些狰狞;另一个则是一架竹制的小型风车,风车在静止的情况下亦能无风自动。

    也许是这两个小玩意儿确实吸引住了雷杨的注意力,又或许是雷杨此刻实在是不想再思考问题了,平时对新鲜事物不大感冒的雷杨此刻忽然饶有兴致地看了这两个东西一眼,而后竟主动走到了大厅,向半精灵楠水开口问道:

    “这两个小东西,都是用魔法石做的吗?”

    刚打发走两个小孩的楠水被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她大惊失色地回过头来,发现原来是雷杨在自己的身后说话。

    半精灵妹子拍了拍自己算得上饱满的胸脯,松了一大口气:“雷杨哥哥……你吓死我了。”

    “不好意思刚才看得有些入神了。”雷杨不大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麻烦楠水你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好吗?”

    “哦哦哦!!!好的好的!”呆萌的楠水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对方的问题,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雷杨哥哥你猜得没错……刚才那两个小玩意儿都是由魔法石制成的,那个满嘴喷火的怪物雕像是以火属性魔法石为核心制成,那个竹制的风车是以风属性魔法石为核心制成。”

    雷杨又思索了一会儿,发觉由魔力催生出的火焰与风好像与自然中的火焰与风好像也没多大的差别。

    所以魔力到底是什么呢?

    火属性的魔力既然能够催生出火焰,那为什么不能直接称其为火力,而非要加上“魔力”这个后缀?

    思及此处雷杨忽然想起眼前的楠水似乎还是一位颇有天分的魔法师,这样的人物必定对魔力的理解极为深刻,不如向她请教一番。

    于是他向楠水鞠了一躬,以求教的语气问道:“楠水,我想请问,魔力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概念?”

    楠水被雷杨这副虚心求教的架势吓得不轻,连连向对方说道自己才疏学浅担不起雷杨哥哥的如此期待。

    可当她听到雷杨的问题时,她下意识地便愣了一愣,而后几乎未经任何反应时间地答道:

    “魔力,不就是天地间元素汇聚的一种形式吗?”

    楠水说得极其随意,感觉就像是在说着某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