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八十一章 食肉
    (第一更,今晚上还有第二更)

    伊仑贫民窟内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伊仑人的小孩们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悄然成长。

    转眼间大点的男孩便已长成了少年,原先的小男孩也渐渐地拖去了稚气。

    只是长大后的少年仍是骨瘦如柴,原先体型正常的小男孩也渐渐地因为营养不良而瘦了下来,四肢纤细的程度甚至很快便超过了少年。

    两人从伊仑贫民窟出逃的那天,也是一个雨天。

    出逃的伊仑人不止他们两个,但到头来真正跑出了贫民窟范围的,却好像只有他们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雨点带着响亮的声音无情地落下,道路虽然泥泞无比但比起贫民窟内部却又不知干净到了哪里。

    少年拉着男孩纤细的手走在这泥泞的道路上,几乎每走一步都要警惕地朝四周打量一下——他们才刚刚脱离那群外来者大人们的监视范围,他们时刻都在小心戒备,生怕被那些实力强悍的大人们发现。

    男孩撑着那把破旧的油纸伞,极力地想要为前方的少年遮住飘落的大雨。

    但少年走得很快,男孩的伞无论如何也举不到他的头上。

    天不冷,但是雨真的很冰,男孩看着处在油纸伞遮蔽范围外的少年,不由得一阵心疼。

    两只纤细的手拉在了一起,逐渐地在这条泥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两人就这样地走了好久,一直走到少年和男孩的步伐都明显地出现了摇晃,两人这才停了下来,毫不顾忌地一屁股坐在了地面。

    泥浆和肮脏的积水溅了两人一身,但在贫民窟内长大的两人早就学会了如何在肮脏的环境中正常地生活。

    而且哪怕道路再如何的泥泞肮脏,恐怕其程度也不及贫民窟内之万一。

    但坐下的两人却都已经饿极了,几乎再没半点的力气挪动自己的身体。

    男孩无力地替二人撑着伞,但就连举伞的手都有些摇晃,明明不带任何重量的雨点每一次地落下都似乎狠狠地压住了伞面,给他的手臂带来了千钧的重量。

    “别撑伞了,省点力气吧……”一旁的少年见他仍要如此勉强地撑着伞,不由劝道。

    但男孩却倔强地摇了摇头,昂着头坚持要撑着这柄破旧的伞:“我答应了要给你撑伞。”

    “你倒是守信。”少年忽然想通了,心想二人今天多半会饿死在这里,于是便笑了起来,也没再管倔强的男孩。

    他此刻视线里的一切事物比起平时都要黑了许多,不论是二人此时正坐着的道路,还是道路旁只剩下了枯萎枝桠的暮年树木,甚至是眼前面黄肌瘦的男孩……

    在他看来都很黑,都是像夜空一样的黑。

    他的头很晕,肚子咕嘟咕嘟地叫,上下眼皮已经打起了架,极为疲倦的感觉从脑海的深处涌向全身。他很想顺着自己的身体就这样一觉昏昏沉沉地睡去,但他知道这一睡多半就再也起不来了,所以也就强忍着睁着自己的眼睛。

    他掐了自己的大腿好多下,有一次甚至因为自己腿上的肉太少而咯到了骨头。

    他感到一阵钻心的疼,但身体却似乎麻木了一般,再生不起半点的反应。

    身旁的男孩看上去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少年每天做梦都想要逃出伊仑贫民窟,却从未料到当两人真的逃出以后,会因为饥饿而濒临死亡。

    少年挣扎着站起身来,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走吧……再这样坐下去,也只是等死而已。”

    也不知男孩有没有听懂他话语里的意思,只见得男孩点了点头,便表情漠然地站起了身来。

    两人又拉着手走过了一段距离,但饥饿到了极点的两人委实已经走不动道,每走一步身体都在剧烈地颤抖,身下那细得过分的腿简直就像是要断了一般。

    男孩仍举着伞,只是伞已经偏得厉害,根本就已经起不了任何遮蔽的作用,冰冷的雨点径直地打在了两人的身上。

    可冰冷的感觉怎么也穿不到两人的触感之中,所以他们就连寒颤都打不出来。

    已经快到极限的两人忽然在前方的泥泞中看到了一具男人的尸体。

    一具血肉模糊,头和四肢都深深地陷入了泥土中的尸体。

    尸体的身上盖着一层破破烂烂的布,一看便知道这具尸体生前必定是伊仑人——也只有伊仑人会将这样破烂的东西作为衣服,那些外来者大人的穿着又怎么可能如此不堪。

    看到这具尸体后的两人同时都是眼前一亮,用尽了浑身最后一点力气极快地走到了尸体旁。

    脱力的少年几乎是扑在了这具尸体上,他艰难地将尸体从泥泞中翻了出来,虽然骨瘦如柴的尸体一点都不重,但这一个动作却仍是花去了他大量的时间。

    搬完尸体后的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再也不剩一点力气。

    男孩蹲下了身子,一只手勉强地撑着雨伞,一只手不断地在尸体的身上搜寻着。

    这只是一具尸体,却载满了两个孩子所有的希冀。

    所以当男孩发现尸体身上其实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哭了起来。

    他哭了,但却没有发出声音,只能看到一滴一滴得眼泪顺着他的皮肤滑了下去,所有的希冀都在这滴滴的眼泪中消失不见,就恍若破碎的梦境般瞬间荡然无存。

    “都这么大了还哭啊?”少年看着男孩的表现,很想笑骂对方一句,但他实在已经没了力气,话一出口却变成了嘶哑难听的哀嚎。

    男孩就像没有听到一般,仍在流着眼泪。

    虽然没有发出声音的流泪不会令少年感到心烦,但这么多年以来只要看到男孩流泪少年还是会觉得非常恼火。

    他想要如平时一般地开口训斥对方一番,却又觉得开不了口……

    因为如果人死之前都不让哭的话,这未免太过残忍。

    雨水打湿了他的整张脸,想到此处的少年挠了挠脑袋,决定还是不要主动挑事,反正二人随时都会饿死,还不如老老实实地走完最后一程。

    只是男孩却忽然看了他一眼,话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大哥哥你……实现不了你的梦想了啊……”

    也不知是许久未曾听过的“大哥哥”这个称谓,还是男孩所言的“梦想”二字,亦或是带着哭腔说出这句话的男孩本人——这其中的哪一点扣动了少年的心弦,少年怔怔地看着男孩,忽然觉得自己怎么能就这样死去。

    自己……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去做。

    自己……和男孩说好了要变得更强要改变这个世界。

    又怎能倒在这里呢?

    少年在这一瞬间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地看向了那具尸体。

    “其实……这里还是有东西吃的。”

    男孩注意到少年在说这话时眼睛变得绿油油的,不由得有些害怕,竟哭出了声来。

    ……

    “你还记得我们当初从贫民窟逃出来的时候吗?”幕僚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忽然不敢再看向眼前的城主。

    城主笑了笑,继续将碗内的汤倒入嘴中,些许的汤水自他的嘴角溢出,他擦了擦嘴角流淌的汤水,放下了手里的碗。

    “当然记得。那次可差点就死了啊,差点因为没有食物而饿死了……”

    幕僚看着城主,发现眼前粗犷的脸和记忆中那张少年的脸逐渐重合。

    ……

    少年伸出了手,想要将那具尸体拉到自己的跟前。

    这名伊仑男子应该没有死去多久,躯体甚至还留着一些余温,尸体上没有什么多余的味道,只有伤口处不断流淌的血液散发着一股腥臭的味道。

    这味道怎么闻也算不上好闻,但少年在闻到这股味道时却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仿佛眼前的是盛在盘中的美味佳肴。

    但就在少年的手即将触及尸体的时候,说什么也不肯放下手中伞的男孩却一把丢开了那把油纸伞,用双手拉住了少年的右手。

    失去了雨伞的阻拦后,雨点径直打在了两人的脸上。

    但二人的触觉已近麻木,冰冷的雨点也未能让他们产生任何多余的情绪。

    “不……不要……”男孩近乎是哀求地看着少年。

    和少年在一起生活了数年之久的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小孩,他知道少年话语里的意思,知道少年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放开我。”少年看着男孩说道,他的话语非常平静,但这份平静的深处里却还带着一丝渴望。

    一丝对于食物、对于生存、对于活下去的渴望。

    少年平日里的力气比男孩大了不少,但他此刻真的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竟被男孩拉得动弹不得。

    男孩飞快地摇了摇头,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眶里有泪水在其间流淌。

    少年仍挣扎着想要将右手从男孩的双手中抽离出来,挣扎的动作令得泥浆溅得四处都是。

    男孩看着他的动作,忽然张开了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少年:

    “我……我们,不要吃人肉好不好……”

    男孩的怀抱根本就没有任何温度,完全就不能令人产生舒适的感觉,而且男孩也是瘦得只剩皮包骨头的小孩,胸前的骨头咯在了少年的后背,令得他极不舒服。

    “……”但这样一个蹩脚的拥抱却让原本还在不停挣扎的少年忽然安静了下来。

    两人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在雨中沉默了许久许久。

    也不知隔了多久,少年忽然朝抱住了自己的少年开了口:“我想真的要饿死了……”

    男孩在他的背后轻轻地说道:“要是我先死了,你就吃我的肉,那样你就不会死了。”

    少年闻言笑了起来:“那这样我不还是吃了人肉吗?吃你的肉和吃这个死人的肉有什么不同吗?你刚才阻止我的意义又是什么?”

    “不一样。”男孩趴在他的后背上摇了摇头,用极为虚弱的声音对他说道:

    “我是自愿给你吃的。”

    “……”少年有些无语,觉得这真是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