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七十六章 饮汤
    (今天的一更略有点晚了,实在抱歉,今天因为回家各种坐车转车的缘故所以很晚才能用电脑,刚回家就给大家把这章发出来了。)

    幕僚已经很久没有管过军营里士兵失踪的事情了,一方面是因为之前那个被他视作线索的山洞此刻已经不能再派人前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如今整个军营里都充斥着他与失踪事件密切相关的流言。

    暗中的调查无法进行,明处也实在不好再插手此事,所以在城主大人回营以后,他便放下了此事。

    虽然他知道士兵失踪的事件每天仍在发生,但他还是没再管过此事。

    他不能管,也下意识地不愿管。

    直到今天早上阿德的失踪,他才意识到原来事态已经到了如此严峻的地步。

    幕僚睁大了眼盯着自己凌乱的桌面,一个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不说话,也不做任何的动作,他就这样默默地站在自己的桌前。

    如果不是一名传讯的士兵过来通知城主大人想要见他的话,按这个架势下去,他恐怕会这样静静地伫立一整天。

    “幕僚大人,城主大人他请您过去。”士兵走进营帐恭敬地向他敬了个礼,恭敬地说道。

    幕僚察觉到自己在听到这句话时心脏骤然一跳。

    他点了点头,对传讯的士兵说道:“我知道了。”

    士兵闻言后退了下去,营帐中又只剩下了幕僚一人。

    营帐的门边放着一柄他平时使用的黑伞,他正准备拿起伞前去城主大人的营帐。

    但就在这时,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于是放下了这柄伞。

    他在自己的营帐里找了找,翻出了一柄油纸伞。

    找到油纸伞后的幕僚撑开了这柄不小的伞,发现伞布仍是和以前一样地破旧,一样地缝满了大小不一的许多补丁。

    看到这柄伞后,无数的回忆自他的记忆深处涌现了出来。

    自己到底是在惧怕什么呢?

    他想起了自己之前心脏的跳动,心中浮现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幕僚思索了一会儿,最后又拿上了一件东西,从自己的营帐里走了出去。

    ……

    幕僚走进了城主大人的营帐,发现城主似乎已经在营帐里等候多时了。

    营帐的正中央正熬着一锅汤,木棒支起了一口大锅,锅下正有火焰在不断地燃烧。汤似乎马上就要熬好,无数的气泡不断地从底部涌向汤面之上,白气自汤中缓缓升起,汤水剧烈地在锅中沸腾。

    也不知汤里是在熬着什么,沸腾的汤面上不断地散发出阵阵香味。

    闻到这股香味后,幕僚的鼻尖动了动,却是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觉得这股味道里不止有香味……似乎还混合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来了?”城主盘腿坐在火堆前,在看到幕僚后双眼一亮,连忙朝对方招了招手,“快来坐快来坐!汤马上就要熬好了!”

    城主在此刻就像是一个贪食的小孩,正为自己亲手所做的美味即将出炉而雀跃不已。

    但幕僚有些不满城主此刻的行为,他收起了破旧的油纸伞,认真地看着坐在火堆前的城主:“你现在是一城之主,一言一行都要注意形象,怎能像现在这般跟个小孩子似的。”

    “知道啦知道啦。”城主闻言后连连点头,但看他满不在乎的表情也知道他肯定未将此事真的放在心上。

    “还有,”城主无视自己话语的表现令幕僚感到有些恼火,觉得自己失了面子的幕僚便又继续开始挑刺,“在你自己的营帐里生火熬汤又算是怎么一回事?若是被士兵们瞧见了成何体统?”

    “他们要是看见了就让他们一起来吃咯。”城主耸了耸肩,似是认为自己做出了一个无奈的回答。

    “哪有你这样的道理!?你这样的做法只会让士兵们觉得你行事无比荒谬罢了!”幕僚不由气结。

    “哎呀,士兵们哪会像你这样想……”城主摆了摆手,示意此事到此为止。

    但幕僚显然没有这个打算:“那你也得考虑啊,虽然你在士兵们面前一直是一种亲民的形象,但行事要是太不符规矩总归也是不好的……”

    正当幕僚要喋喋不休地继续发言之时,城主忽然睁大了他铜铃般的眼睛,脸上流露出了兴奋的神采。

    他毫不顾忌地打断了幕僚的话语:“快快快!熬好了熬好了!”

    幕僚一愣,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对方的这一招,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城主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两个碗和一个勺子,他用勺子从锅里盛出了沸腾的汤水,迅速地舀满了两个不大的汤碗。

    他将其中的一碗递到了幕僚的手上:“趁热喝,雨天喝上一碗热汤最是御寒。”

    汤盛得很满,且汤汁都还未停止沸腾,所以看上去碗里的汤汁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碗口溢出来一般。

    但城主持碗的手很稳,直到碗已经递到幕僚的手中,这碗汤都未洒出分毫。

    幕僚本不想接下这碗汤,但却拗不过将碗硬塞进自己手里的城主。

    汤很暖,虽已离开了锅中,但仍还在汩汩地冒着热气,幕僚心知这样刚出锅的汤水温度必定极高,也许再过一息的时间便能将那极热极热的触感传递到自己的手上。

    不想挨烫的幕僚连忙坐了下来,将手中的汤碗放在了地面。

    但虽然只是接触了片刻,他还是感受到了这碗汤里所包裹着的那种温暖的味道。

    长时间以来累积在自己身体中的寒意似乎被这小小的一碗汤,给驱散得无影无踪。

    一直想要泡茶御寒却从未真正去做的幕僚顿时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暖意,他试探性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想要将这满满的一碗温暖全部拥入自己的手心。

    一阵风在这时刮起了营帐的门帘,幕僚感到有些冷,下意识地向靠近火堆的位置坐了坐,伸向汤碗的手也更近了一些。

    他在外面行走时虽撑着伞,但仍有雨水避开了伞布打在了他的身上,剧烈燃烧的火堆很快地便将他身上的水渍烤干。

    他裤腿上沾染的些许泥浆在这样的烘烤之下变得干硬,渐渐地从裤腿上脱落了下去。

    幕僚与城主二人面对面地坐在火炉的跟前,身前各自放着一碗热汤,两人都没有说话,火堆里劈啪的柴裂声在此刻成为了最清楚的声音。

    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但幕僚并未一直沉浸于其中,只过了一会儿他便皱眉向城主问道:“这时候叫我来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幕僚并没有忘记就在二十天以前,城主还和自己有过一次激烈的争吵。

    那次自己虽然驳倒了对方,但幕僚很清楚……

    这事情还没有结束。

    不过城主似乎却没想太多,听到幕僚的问话后先是端起汤来喝了一口,然后便随意地说道:“你前段时间请我喝了一杯茶,我今天便请你喝一碗汤,这很公平。”

    幕僚愣了愣说道:“你以前可说不出这么有道理的话。”

    “哈哈,是吗?”城主笑了笑,“但人总是会变的……”

    “我们以前也只是贫民窟里出来的两个小子,但现在,我们却分别成为了贝利亚城的城主与幕僚。“

    幕僚听到这里时身体抖了抖,但却没再说话。

    “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城主突然向幕僚问道。

    幕僚听到这句话后下意识地便望向了他身边那柄破旧的油纸伞,城主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这把伞。

    看到这把伞后的城主不由得又笑了起来:“也是呢……以前的事,我们又怎么会忘呢。”

    “喂,你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吗?”城主向幕僚问道。

    “……你指的是什么?”幕僚有些疑惑。

    城主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说道:“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我便决定了,一定要改变这个世界。”

    “……“这个答案明显出乎了幕僚的预料,他无言了很久以后才用低沉的声音开了口,“我以为你早就忘了。”

    “不,我没忘”城主摇了摇头否定了对方的想法,“从来没忘过。”

    幕僚忽然发现原来这么多年以来,眼前的这人其实从未变过,他一直都和自己记忆里的模样完全一致。

    但随后他便陷入了更大的疑惑之中——

    那既然从未变过,又为什么……

    幕僚不敢再接着往下想,想要强行地中断自己的思路。

    但这事做起来又实在太难,于是他只能靠其他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他注意到自己的身前尚还留着一碗热汤,于是便将碗端了起来,将已经凉了许多的汤水倒入了自己的口中。

    热汤入口便传来了温和的暖意,虽然温度不如之前那样的高,但胜在保留了必要热量的同时抛去了滚烫时的咄咄逼人。

    饮汤的同时,一阵香味从碗中发出。

    但这阵香味只持续了短短的片刻……

    随后,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毫无征兆地从他的喉间反涌而上!

    这股血腥的味道本身绝对算不上重,因为热汤入口之前幕僚甚至没有丝毫地察觉到这股味道的存在,它们被完全地掩盖在了香味之下。

    幕僚本身并非娇气之人,也并非没有闻到过血腥的味道,所以按理说这样的味道并不足以令他有什么较大的反应。

    但当一股腥味莫名地从中迸发而出的时候,幕僚却还是莫名地感到一阵恶心!

    他“哇”地一下大口地吐出了已经含在口中的汤水,顾不得形象地趴在地上不停地干呕。

    一旁的城主注意到他的表现后,却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仍是抱着汤碗,一口一口地啜饮着碗内的汤。

    幕僚干呕了许久之后才艰难地抬起头来,面色难看地看着城主:“这汤……里面熬的是什么东西!?”

    “肉。”城主看了他一眼,回答得异常简洁。

    “什么肉?”幕僚的心中在此时忽然生出了一种恐怖的感觉。

    城主看着他,没有说话。

    明明对方什么都没有说,但幕僚却在这一瞬间想起了极多的事情。

    再联想到对方能够面色如常地饮下这带着明显血腥味的汤,幕僚觉得心里那股恐怖的感觉愈发地挥之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