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七十三章 怜悯
    眼前的高大男子在听到这话以后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消息。

    他的嘴唇不断翕动,咕哝地说着模糊不清的话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的实力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

    他想要伸手一把抓住身前的士兵,却发现自己的右手被对方牢牢握住动弹不得,感到有些恼火的他冲着对方大吼道:“你在骗我对不对!?你一定是在骗我!我怎么可能只相当于一级战士!?”

    “先生?”高大男子这番作为已经近乎是无理取闹,也是为首的士兵脾气真的好得出奇才能一直好声好气地和他讲话。

    其他的士兵们在听到这话时,脸上都已经纷纷流露出了些许不悦的神色。

    一位离两人很近的士兵忍不住开口道:“队长……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在他身上多半也盘问不出什么。”

    为首的士兵知道手下想要表达的意思,但闻言后还是有些犹豫:“可是……”

    “别可是了,”身旁的士兵对他说道,“这一看就是个过得不如意的可怜虫,连自己实力弱小的现实都无法接受……这种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他们是做不了什么的。”

    这话原本只是说给为首的士兵听的,却不料高大男子在听到后却炸了毛:“你说谁是可怜虫!?”

    那名士兵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正待要开口分辨,但这时高大男子竟忽然挣脱了为首士兵的右手,转而一拳不由分说地直击他的面门!

    高大男子这次的一拳显然是用上了十足的力气,整个拳头都覆盖上了土黄色的气焰,虽然气焰的颜色仍是极淡,但却覆盖了整个拳面!

    这一拳带着猎猎的风声,相较于之前的那一击显然是用上了更多的力气。

    高大男子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忽然间就将拳头从队长的手里挣脱而出,甚至就连队长本人都没能反应过来。

    这名士兵也是伸出了自己右手,但他的实力远不如为首的士兵,所以面对这样的一击自然做不到像队长那般的淡定从容,他在伸出自己右手的同时,身上亦是浮现出了青色的气焰。

    青色的气焰本来并不明显,但自他身上浮现而出的气焰颜色却是极深,竟是隐隐地盖住了高大男子所发出的土黄色气焰!

    他不敢托大像队长那样地轻易伸手接下对方的一圈,他选择了握拳向着对方的攻击发出了自己的一击。

    这一击似是借助了狂风的力量,出拳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士兵后出的一拳竟是后发先至地撞在了对方硕大的拳头之上!

    两者的拳头相撞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而后覆满了青色气焰的拳头很快便占据了上风,浓郁的青色几乎完全地压住了土黄的颜色!

    两者的拳头放在一起比较,士兵的拳头显得异常的渺小,但士兵的这一拳却好似带上了完全不符其比例的强大力量,下一个瞬间,高大男子壮硕的身躯竟在这一击对撞之下被远远地抛飞而去!

    他的身躯重重地落在了积水之中,无数的水花自落点处向四周上扬,与下落的雨滴混合在了一起,而后又重新落下。

    男子的身躯极为壮硕,所以积水并不能完全地掩盖住他的身体,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仰面躺倒在了水中之后不甘地挣扎了好几下。

    但之前的那拳似乎已经用尽了他浑身的力气,他挣扎了许久也没能从水中重新站立而起。

    在刚刚落水之时,高大男子盖伦的脸上尚还明显地带着几分不甘的神情,但就在他挣扎了许久之后,他脸上的那几分不甘却渐渐地褪了下去。

    他停止了挣扎,双眼无神地望着不断落雨的天空。

    雨滴不停地打在他的脸上,他一动不动地躺在水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啊!?”两拳对撞的结果似乎是令士兵吃了一大惊,他连忙走上了前去伸手想要扶起水中的高大男子。

    “你在做什么!?”队长见男子被手下一拳击飞,不由怒斥道,“天蓝大陆的法律严禁杀人伤人,你这样随意出手,若是将人打伤,你可承担得起责任!?”

    “对不起对不起可是,队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士兵不住地道歉,脸上的表情很是委屈,“我的实力远不如队长你,对力量的控制也不是很强,一下没掌控好力道就成这个样子了,我真的不是有意想要打伤他的,而且我也没想到他会”

    士兵说到这里时,发现队长正在不住地冲自己打眼色,发现这一点后的他顿时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士兵注意到高大男子没有任何反应,应该是没有听到自己的这句话,内心里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士兵这时已经走到了高大男子盖伦的面前,正想要伸手将盖伦扶起。

    “你没事吧?“士兵话语中的关切味道倒是不假,他也害怕高大男子在自己这一击之下真的出个三长两短。

    当他发现高大男子的双眼中没有丝毫的神采的时候,他不由得有些慌乱,下意识地便开始为自己辩解了起来:“喂……你没事吧!?这可是先生你先动手的啊,我这个反应真的只是想要正当防卫而已……”

    喋喋不休的辩解终究还是拉回了盖伦的视线。

    “喂,”一动不动的盖伦没有理会对方向自己伸出的右手,但却忽然开口打断了士兵的辩解,双眼认真地看着他,“你的战士等级是多少?”

    “原来先生你没事啊!?”士兵在听到对方的问话后颇有几分惊喜,但他随后便注意到盖伦发问的语气极为认真,于是便也认真地回答道,“三级。”

    “三级……三级……”盖伦闻言后先是喃喃地重复了一阵这个数字,而后竟忽然开始了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先生你笑什么?”士兵有些奇怪,心想这人不会是被自己打傻了吧。

    “有趣!有趣!哈哈哈!”高大男子仍在不停地笑,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且笑声还逐渐地越来越大,“我连三级的战士都打不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游戏还真是有趣!”

    一旁的士兵自然是听得一头雾水:“先生你在说什么啊……你是一级战士,打不过三级战士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说来你可能不信……哈哈哈……”高大男子就连说话时都没有停下发笑,“我这个现在就连三级战士都打不过的可怜虫……在二十天前,可以轻松地战胜你们的六级战士。”

    原先还保持着沉默的大批士兵在听到这句话后竟齐齐地爆发出了一阵大笑的声音,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极为滑稽的笑话。

    “诶你听到了吗?这位一级战士先生说自己在二十天前还能战胜六级战士呀。”

    “我当然听到了啊,而且人家说的可不是战胜哦,他说的是轻易战胜——这么看来这位一级战士先生在二十天以前起码也是一名七级战士呢!”

    “痴人说梦。”

    “嘘别这么说啊,或许人家有实力,只是隐藏了起来,或是因为不知名的缘故封印了呢。”

    “……我们走吧。”为首的士兵在听到这话后似乎也是觉得这人没救了,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士兵们离开。

    为首的士兵在离开前认真地看了高大男子一眼。

    盖伦在不经意间捕捉到了对方看向自己的视线,忽然间发现对方的眼中所包含的这种眼神,其实自己再熟悉不过。

    因为曾几何时自己也常常用这样的眼神望向他人——

    那是只有在强者望向弱者时才会带有的,充满了怜悯的眼神。

    其实盖伦听到了那两名士兵的对话,也知道他们在对话的最后,想要隐瞒住的话语究竟是什么:

    “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