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帝火丹王 > 第三千零二十三章 神秘的林鸥
    宋立与龙紫嫣说了没几句话,就听到外边的敲门声。

    “小子,差不多可以了,看你的身子骨,还是小心点的好。”

    林鸥扯着大嗓门一边敲门,一边大吼着。

    宋立十分不爽的开了门,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专门掐着时间来的,自己刚回来,这家伙就找上门来。

    “小子,老子饿了,赶紧弄点吃食。”林鸥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还没等宋立将他让进房间,这家伙就已经推开了宋立,进入了房间,并且直接就拿起了桌上的糕点,整块的吃了下去。

    “嗯,为什么你房中的糕点要比我那屋的好吃?”林鸥没好气道,使劲的咀嚼了几下。

    宋立十分鄙夷的瞪了林鸥一眼,道:“你堂堂的一名修炼者,一年半载不吃东西都没问题,竟然好意思说自己饿了?”

    林鸥看都不看宋立,似乎对桌上的糕点十分的感兴趣,一顿狼吞虎咽。

    “不吃饭虽然死不了,但是心里头难受,一天三餐,早已经习惯。”

    宋立着实有些郁闷,林鸥这家伙根本就是赖上了他和龙紫嫣,没好气道:“要吃东西自己去花钱买,老子没钱。”

    林鸥努了努嘴,不说话了,只是坐在圆桌前,大口大口的吃着客栈白送的那一盘糕点。

    宋立无奈了,瞪了一眼看都不看他的林鸥,旋即对内间的龙紫嫣喊道:“紫嫣,走吧,这位大爷饿了。”

    宋立也是一个口舌之欲极其旺盛的人,看着林鸥在那大口大口的持着免费的糕点,觉得有些眼馋,他纳闷了,区区一盘免费的糕点罢了,林鸥怎么能吃的那么香。

    客栈的最底下的两层楼,其实就是饭馆,三人下楼随便叫了点吃的。

    林鸥显然不太满意,反正不用他花钱,他想要找一个大点的饭馆,然而宋立才是金主,林鸥就是不满意也没有办法。

    东西吃到了一半,林鸥突然开口问道:“早上杀人了?”

    宋立一怔,半天没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这家伙难道跟踪自己了。

    “别紧张,我只是感受到了你身上还未消散的血气罢了,这是老子的一门秘法,其他人应该感受不到的。”林鸥见宋立一脸的吃惊,不禁解释了一下,脸上带着鄙夷之色。

    “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还习得如此奇异的秘法。”宋立撇了撇嘴,恢复平静后的宋立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林鸥这家伙应该不是敌人,宋立对自己的感知非常的自信,他从林鸥身上感受不到半点的不善。

    “早上是杀了个人,每天的日常嘛,谁让我修炼的功法必须每天杀一个人喝一口人血才能够维持修为呢。”宋立撇着嘴开始胡诌。

    林鸥的脸色异常的严肃,显然没有任何玩笑的心思,双眸透露出狐狸一般的精明,干笑了一下。

    “提醒你,无歧路最好不要招惹。”

    宋立和龙紫嫣都是怔住了,林鸥知道宋立杀人,那是感受到了宋立身上的血气。可林鸥又如何知道,他们俩想要对付的是无歧路呢。

    莫非这家伙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不成。

    要不然,这家伙懂得某种有读心能力的秘法。

    林鸥见宋立和龙紫嫣一副惊讶的要死的模样,没好气道:“老子不是怪物,你自己的手下早上告诉你消息的时候也不知道避讳,声音那么大,被老夫听了过去。”

    林鸥撇撇嘴,朝着宋立翻了个白眼,显的有些不屑道:“这不知道你是怎么教育手下的,这么不小心。说起来你要感谢老子的,老子当时为你遮蔽了音波,除了老子,其他人应该都听不到。”

    宋立和龙紫嫣对视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凉气。

    宋立早就看出来林鸥不是凡辈,实力应该不俗。因为宋立即便使用无踪龙视,也根本无法确定对方的修为。按道理来说,无踪龙视可以基本探查出任何强者的修为,即便他比宋立强出很多,宋立也没有探查不到的道理。

    除非林鸥身上有着什么隐藏气息的法宝或者秘法,而且这法宝或者秘法一定品级非常的高。

    这个世界上,能够屏蔽无踪龙视探查的法宝或者秘法可是不多的。

    就凭借这一点,宋立基本上可以确定,林鸥肯定不是普通的修炼者,不是实力极强之人,就是身份极为特殊之人。

    之所以没有点破,是因为宋立对此根本就不在乎。无论对方是否是实力极强的强者,亦或者说是身份特殊之人,同宋立没有什么关系。

    宋立与人相处,看中的是一个眼缘,虽然说宋立表面上总是比试林鸥,可内心里,宋立却对这家伙有着莫名的好感。

    实力为尊的世界,追求利益的同时,大多数人还追求个面子。

    即便是宋立,也不能免俗。

    能够像林鸥这样,完全不要脸的蹭别人的吃喝之人,十分的少见。

    就冲对方如此的不要脸,宋立就觉得林鸥这家伙与众不同。

    林鸥似乎对训斥宋立乐此不疲,继续道:“无规矩不成方圆,你应该给你手下立个规矩,这么隐秘的消息,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说出口,要不是老夫在,万一被别人听了去,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死了不要紧,老子的恩人岂不是要守活寡?”

    “停停停!”宋立连忙摆手制止住了林鸥,不耐烦道:“你的恩人?老子就是你恩人啊。”

    林鸥不屑道:“你是个鬼哦,老子的恩人是龙姑娘。”

    宋立据理力争道:“讲点道理,你吃的喝的住的都是老子花的钱,要是有恩,是老子对你有恩。”

    林鸥嘴角微微翘起,看着龙紫嫣道:“哼,我就认龙姑娘,若非龙姑娘答应,就凭你小子那黑心的性子,能管老子?”

    宋立更加不乐意了,咒骂道:“别跟老子总是老子老子的,不会好好说话是不是。再者说了,老子怎么就黑心了。”

    两人毫无意外的吵了起来,一时之间“老子”二字满天飞,惹的周围的食客纷纷朝着宋立这边看过来。

    龙紫嫣见状,也不阻拦,只是站起身来,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跟宋立和林鸥根本不认识的模样。

    …………

    黄宁回到了府尹宅邸,脸上还带着惊骇和恐惧,当然,心里头也萌生出无尽的愤怒。

    宋立……

    那家伙是叫宋立吧。

    “很好,在水宁府杀我黄宁的人!算你有胆子,不过有胆子也要付出代价。”

    黄宁恼怒异常,身边的葛腾山根本就不敢说话。

    葛腾山意识到自己的苦难要来了,宋立杀掉王聪的刹那,他可是比黄宁都跑得快的,以黄宁的脾气,岂会善罢甘休。

    此时,他能够做的就是摇起自己的尾巴,让黄宁高兴起来,忘记刚刚的事情。

    “嘿嘿,老大,你别生气,宋立那家伙就算是实力再强,在这水宁府地界,他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的。”葛藤山一脸的谄媚的笑容,摇起尾巴的狗也不过如此。

    黄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恩,不错,我就不信了,在这水宁府地界,还收拾不了他。”

    “对的,对的。”葛腾山连连点头。

    猛然间,黄宁想起了之前葛腾山比他跑的还快那一幕,杀意轰然而出,冷笑道:“哼,摇尾乞怜?我养条狗都比你有用,摇起尾巴来却比你赏心悦目。”

    葛腾山一听,面色骤然变得铁青,咕咚一下就跪了下来。

    黄宁向来心狠手辣,上一个被黄宁如此冷笑盯着的家伙,现在已经被活活的烧死了。

    “少主饶命,老大饶命。”情急之下,葛腾山已经不知道如何称呼黄宁,才能够让黄宁心里头舒坦。

    黄宁最不缺的就是跟班的,作为无歧路组织中的一名引路人,水宁府府尹之子,黄宁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前呼后拥的。

    不过像是葛腾山这样的,能够完全不要脸面溜须拍马的,还是极少数的。

    黄宁还真有点舍不得他,毕竟葛腾山能够让他满足自己的虚弱心,。

    “想活?”黄宁冷笑了一声。

    葛腾山连连点头,脸上充满了恐惧之色。

    葛腾山跟着黄宁的时间太长了,长时间的对黄宁阿谀奉承,已经让其没有了任何脊梁骨。

    “想活的话也可以,今晚之前,给我找到宋立,并且掌握其行踪。过了今晚,若是还没有宋立的消息,你就可以逃了,不过你应该知道,你逃不出水宁府地界的。”黄宁说完,便转身朝着府衙的内宅中自己的房间走去。

    葛腾山一听,还有活着的机会,连连磕头,生怕黄宁变卦。

    “多谢老大,多谢老大。”

    黄宁都已经进屋了,葛腾山才敢站起来,拭去了额头的冷汗。

    不过一想到宋立,葛腾山便又郁闷起来。他对宋立根本什么了解都没有,想要在一个下午的时间,找到宋立,掌握宋立的行踪,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于逃跑,葛腾山想都没有想过。

    无论是水宁府府衙,还是无歧路水宁府分会,在水宁府地界,都有着极大的能量。

    而黄宁不但是水宁府府尹的独子,还是无歧路水宁府分会中的引路者,在这两个超大势力中,都有着不小的权势。

    正如黄宁所言,葛藤山若是逃跑,也绝对跑不出水宁府的地界。一旦被黄宁找到,到时候死的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