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现代小说 > 御魂者传奇 > 第4219章 髅火炼枪灵全文阅读

第4219章 髅火炼枪灵

“你们是不是傻了?!”关横第二次扬声喊道:“快把那魔枪尖拦下来,别让它进入灵竹宫殿!”

“糟了!”猎獬它们仨到了此时才反应过来,“噌!”说时迟,那时快,吞星小獴一个翻滚窜蹦,奔到前方,张嘴便吐出三道星芒之力。

“唰唰唰!当当当!”

这些攻击霎时击中魔枪尖,不过对方居然毫无停滞之意,还顺势吸收了星芒之力,蓦地加速向前疾飞,与此同时,金斗儿腾空而起,飞扑到魔枪尖近前,挥爪狠狠拍落:“你给我停下!”

“啪!”电光火石间,枪尖在空中微微振颤几下,而后产生强力冲击,“轰!”眨眼工夫,这股力量便硬生生将金斗儿震飞出去数丈之遥。

“可恶,你这家伙,看招!”

“呼呼呼!”猎獬猛地展开铺天盖地似的巨大金网,向枪尖罩去,它怒吼道:“看你这回还能往哪里跑,给我留下!”

“嗡嗡嗡!”可就在盖天金网即将碰触到魔枪尖的一刹那,这玩意的影子居然在空中发出振颤之声,瞬息扭曲、继而消失在了原处。

“呃,那是我的空间纵跃技巧?!”在不远处跟随关横身侧的邪蛁虫母凛然大惊,它失声叫道:“魔枪尖什么时候能使用我的招数了?”

“很可能是你刚才释放出虫帝宝珠和自己的气息任其吸收,让这家伙领悟了一丝撕裂空间缝隙的诀窍。”关横向前疾奔的同时言道:“现在可不是惊叹这些的时候,快追!”

他的话音甫落,魔枪尖已经疾飙到灵竹宫殿门前,可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

“咯咯咯!”突然间,阵阵怪笑声响起,大殿屋脊上蓦地窜下一道黑影,正是紫白灵火髅。

这家伙听到主人关横的叫嚷,知道不能让魔枪尖进入大殿,于是在关键时刻出现,张嘴喷出大股旋动烈焰,堪堪将魔枪尖围在了正中间。

“做得好,就是这样!”

关横见到灵火髅出手,心中稍定,此刻已经领着大家奔到了近前,可见到那魔枪尖被火焰围住,非但不紧张,反而不慌不忙的在火中“游曳飘荡”,像是沐浴在其中,十分舒适似的。

古桑女见状,有些目瞪口呆,下意识问:“喂,关横,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啊。”他刚说到这里,旁边的器灵少女突然笑道:“呵呵呵,我好像明白了。”

闻听此言,大家俱都聚拢上前,将器灵少女团团围住,尤其是卿凰她们,七嘴八舌问道:“你说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嗨,这魔枪尖的灵体其实已经凝聚成功九成九,只是它想要再将自己的灵体锤炼得完美些,故此想要利用灵火髅的烈焰灼烤枪尖本体,你们明白了吗?”

器灵少女解释道:“不得不说,这截枪尖的胆子真不小,要知道,灵火髅的猛火热度仅次于关横的噬灵紫炎,还比原火之力要强些,它用此火淬炼、凝聚灵体,其实是很冒险的。”

“说得对,稍有不慎,就会让它自己融化受损。”

关横微眯双眼看着被火焰漩涡包围的魔枪尖,缓缓说道:“到那时,可就不光是即将形成的灵体消失了,就连半截魔枪尖本体,估计也会化为飞灰齑粉。”

言到此处稍微顿了顿,他扬声道:“灵火髅,把你的火焰输出稍微调弱些,让它逐渐适应热度以后,再往上提升。”

“咯咯咯。”虽然不擅长思考的灵火髅不知道主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在它看来,自己按关横的指示肯定没错,于是依言照做,倏地将围住魔枪尖的烈焰火势降低减弱了几分。

此刻,被围住的魔枪尖登时又精神了些许,愈发迅速的在火焰漩涡内急转不休,并发出呜呜风声。

“看来这个家伙确实是想利用灵火髅的烈焰为自己淬炼,不过它是怎么推断出骷髅有这个本事的呢?”

若桃刚说到这里,旁边的关横便搭言道:“我想是因为以前我带着魔枪尖经过此处时,和灵火髅打过招呼的缘故,骷髅身上有我的噬灵紫炎以及本身髅火的气息,估计在那时,枪尖便意识到它能帮助自己了。”

“呵呵呵,照你这么说,这魔枪尖已经精明过头了。”卿凰笑道:“还没有彻底衍生灵体,就如此聪明,以后还得了吗?”

“哈哈哈哈——”

闻听此言,大家都忍不住讪笑起来,恰在此时,灵火髅发出“咯咯咯”的怪叫声,关横定睛细瞧,原来是魔枪尖经过紫白双火淬炼片刻,本身的光泽愈发耀眼,不断闪烁五彩流苏般的炫目异芒。

“嚯,这截枪尖变得越来越漂亮了,不错。”他刚想到这里,大殿门口突然出现了几个人影,正是猰貐、凿齿、封豨等九神兽,大家瞧见门口掀起火焰漩涡,不由得有些惊愕。

“喂,这里发生了什么?”听到九婴扬声发问,关横立刻说:“没事,你们赶紧回去守候玉棺吧,小心再出意外。”

“没关系,现在公主的肉身和魂体在玉棺内平静得很,即使我们不在近前……”

猰貐刚说到此处,大家赫然惊觉自己面前的火焰漩涡都被魔枪尖尽数吸收,紧接着,枪尖便借着这股灵气力量爆发,倏地消失在了原处。

“不好,又是空间纵跃,它是往灵竹宫殿内部跑去了,快追!”邪蛁虫母意识到有些不妙,立刻率先冲入了殿内,众人俱都凛然暗惊,尤其是九神兽的诸位,暗中埋怨自己不该出来看热闹。

“噌噌噌!”大家疾奔进入殿门,正巧碰见魔枪尖在半空中漂浮,绕着芫歆公主那口玉棺不疾不徐的转圈。见此情景,脾气暴躁的凿齿顿时怒吼道:“可恶,竟敢伤害公主,老子轰碎你……”

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便想挥动左拳打过去,“啪!”下个瞬间,关横却面无表情的薅住了凿齿的腕子,他异常平静的说:“先等等,那魔枪尖似乎没有要破坏玉棺、危及公主的意思,看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