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诡神冢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老酷图(二)
    胡蒙说完之后,对着老库图打了几个手势,用纯正的蒙古语说了几句~~~~~

    老库图听见后,咿咿呀呀~~~的反应了一下,似乎能够听明白……

    “没错就是他……”,

    胡蒙确认了一下后,站起来对大家说道。

    “我以前听祖父说过,这个老库图已经在这山里面守山很多年了,年龄比我祖父都都大,也不知道是哪一支的血脉了,但能确定的是,他绝对是我们黄金家族的嫡系子孙。

    虽然是个守山的老人,但他毕竟是我们黄金家族的人,我们要带上他!”

    “开什么玩笑?”,

    胖威听到后立刻表示反对:

    “咱们这一趟算是热闹了,真是杂牌军大作战呢!!还带上这么一个累赘,你以为夕阳团下地底世界参观吗?

    要说就把它扔到外面算了,给他拿点粮食和水,让他自己下山吧!”

    谁知道胖威话音刚落,那老头立刻就手舞足蹈的比划起来,样子似乎极为惊恐,不想自己留下来~~~

    “这老爷子,您倒是能听懂还是听不懂啊?”,

    胖威有些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老头。

    只见老头的眼睛非常浑浊,流露出无比惊恐神情,似乎要是把他扔在这里,就会被人生吞活剥了一样。

    也许是黄金家族血脉的原因,胡蒙对这老头有一种天然的保护感,他立刻为老库图说话:

    “现在这地方的情况还不清楚,这老人家好不容易逃出一条命了,怎么能再把他扔下呢?

    我们蒙古人有句俗话,不要放飞自己养大的猎鹰,不要放弃已经喂活的旅人!!!事到如今,怎么能不管他呢?

    要我说,咱们就带他一起到彩石矿那里去,然后把他留在矿洞口,我们下去做我们的事情,等我们上来之后,再带他一起下山去就行了!”

    胡蒙的话说完之后,老库图立刻跑到呼蒙的脚边,一把抱住胡蒙的大腿,满嘴“呜呜~~”的乱叫,似乎是在感谢他。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这似乎也是眼下唯一的办法……

    之后的行程无疑是非常艰苦的,就像胖威曾经说过的一样,没有精神的时候千万不要下墓,一定要等精神饱满,吃饱喝足了之后再下地,因为地下的情况最复杂,不一定会碰到什么情况~~~

    但此时,整个村子里安静的让人觉得有些诡异,那种黑色势力侵入到这村子里来之后,似乎就消失在了这里面。

    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让人感觉留在这里才更加的危险,但去彩石矿区的路还很长,连夜急行军显然并不明智……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之后,还是在这里住上一夜,除了受伤的呼蒙之外,其他人都轮流在窗外放哨,等第二天天亮后,再上山上的彩石矿去。

    大家决定后,便各自去找地方睡觉,这件别墅很大,二楼有很多的房间,里面的被褥都是现成的~~~

    他们连续在山里走了这么久,真是疲惫不堪,刚刚吃了一顿饱饭后,困意很快便席卷全身。

    在这个时候洗个热水澡是最好的,这别墅内的浴间都是现代化装置,想洗澡其实是很方便的事,但是这里的水都是地底下引上来的,现在已经不敢用了,老筋斗只好将一些储存的水加热,然后每个人用毛巾随便擦了一下脸,便都去睡了。

    这一夜,鬼刀和姬盈轮流在外面守夜,他们的听觉都非常灵敏,可以听到很远处的声音,有他们把守在外面,大家都很放心,一整晚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大家很早就醒了,阳光照射下来,一切看起来都很是美好,推开窗子后,一片被薄雾笼罩的村落,干净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望着眼前的景色,似乎昨天晚上那些恶心的事情,都是一场梦~~~

    陈智他们将身上的装备整理了一下,将冰箱里的一些罐头塞进百宝囊,又带了充足的水,便准备动身了。

    按照原计划,接下来的路程由呼蒙带队~~~

    胡蒙虽然是黄金家族的嫡系子孙,但那个传说中的宝石矿他也只去过一次,那还是在他十四岁的那年,祖父带他到这里来祭祀先祖,他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

    所以队伍进山之后,刚开始根本找不到路。

    但庆幸的是,那个又聋又哑的老库图竟然认识路,他一路咿咿呀呀的比划着,带着陈智他们向山内走去,大家发现,他对山上的所有路径都非常的清晰,好像在山上生活了很久很久一样~~~

    从进入到后山中的那一片山脉之后,就是宝石矿的区域了,岩石明显增多起来,而这些岩石都与平常山上见到的山岩不同,这些石头的表面上都闪着灼灼的光点,而且表面呈现白色,好像包了一层浆一样~~~

    说到宝石矿,大家脑海里出现的一般是大片大片,光灿灿的山岩石,其实不然,彩色宝石和红蓝宝一样,都是跟硅石共生的,所以能看到的全是还没提炼的白色硅石。

    而且在开采前,宝石矿的周围需要把大片的树木砍伐掉,露出空地来,所以他们走到山深处时,发现这一路上的树木是越来越少的。

    再往后走,陈智看到路边有很多陈年老月的树桩,这些树桩很粗大,估计在很久以前被砍伐后,留置在这里,但这些树桩都是非常名贵木材,有些从理论上来说已经灭绝了,如果植物学家出现在这里,估计会兴奋的发疯~~~

    他们穿过了满是古树墩的树林后,继续向前赶路,而前方就是一望无际的空地了。

    他们越向前走,路就越难走,这里全是山路,地面上全是积水,泥泞就不讲了,最难受的是弯特别多,光走路就已经转得晕头转向,还要踩在泥沟里,被那些泥泞的土甩到身上,弄的他们就像是泥猴一般。

    就这样,他们走了两个小时左右,才终于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片木房子。

    那些小木房子一个连着一个,建造的都非常简陋,但胡蒙看到那里却非常兴奋,指着前方,回头对大家喊道:

    “到了,到了,我记得那里,那里就是宝石矿工人们休息的地方……”

    大家走了这段时间的山路后,陈智等人没有觉得有多累,但受了伤的胡蒙和老筋斗明显已经疲惫不堪了。

    他们推开那些木房子的门,想要进去休息一会儿。

    这里全都是一些非常简洁的木房子,里面的环境还非常不错,房子里面,地板墙面天花全是用柚木做的,非常耐用且冬暖夏凉。

    但房子中间没有火炉,只有一些供休息用的长椅和沙发,在周围的柜子里,他们还找到了大量罐装的水……

    “我们只能在这里最后歇一脚了……”,

    胡蒙一边说着,一边把那些带水罐罐提了出来,然后看向了大家,

    “过了这里之后,前面就是宝石矿了……”

    他们稍作停顿后,便离开了那排木屋,木屋的前方,有一个不大的土坡,等翻了一个土坡之后,陈智他们终于看到了,那座传说中的蒙古彩色宝石矿区!

    只不过,现在这座矿区的场面一片狼藉,到处是湿漉漉的黄土和泥水流,漓江旁边,还有一些矿灯和工人吃饭用的饭盒。

    看来就像姆尔特老爹所说的,宝石矿的工人工作非常艰辛,而且一直都处于保密之中,全部都使用最原始的方法在进行开采。

    没有多做停留,陈智他们继续向前走,每隔一段距离,就可以看到一道满是泥水的水沟,里面放着纱网的簸箕,看来这里原先应该有很多工人在筛石料,有点像老电影里面淘金的场景,但是现在这些工人早就都不见了。

    但那些簸箕中还有很多筛出来的小碎宝石,大多是些透明的尖晶石,带颜色的并不多。

    “一颗好的彩色宝石开采出来,并没有那么容易……”,

    胡蒙一路边走着,一边对他们说道:“你们可能觉得我们这些世家子弟,从小什么都不学,其实我们从小很小的时候,就学习宝石的开采技术,只不过我们学习的技术都是非常传统的。

    比如我们想要在这段山脉中开采宝石,需要先用刨土机把山体打松,然后用大水冲这些刨开的土和石块。

    被大水冲成混泥石以后,再用人工吸到这样一个大槽里面,上面有工作人员及时的把大石块扫掉,

    剩下的泥水里夹杂的宝石矿石,会沉淀在下方,双重沉淀之后再流出去的就只有泥水和小碎宝了,

    之前那些放簸箕的地方,就是在流出去的泥水里掏小碎宝的。

    这一套过程下来,全部都是纯人工操作,这种艰辛一般人是干不了的。

    我曾经就见到我的姑父,两条脚全都泡烂了。他们虽然非常富有,但这笔钱都是辛苦赚的!”

    “那你们这矿里面一点儿高科技不用,是怎么找到矿脉的?”

    胖威有些不理解的问道:“难不成你们祖宗,也还给你们留些什么藏宝图?告诉你们什么地方有宝石矿?”

    “哪有这种好事?”

    胡蒙摇了摇头,苦笑道:“找到这些矿脉呢,又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就像刚才我告诉你们的,我们在这里开铲车,宝石不用任何的现代仪器和设备,全部依靠原始的人工工,和简单工具~~

    我们在寻找宝石矿的时候,先从山顶上往下打土井,一般打进去有几十米这样吧,然后用木头往下造梯子,人可以下去看土质变化,

    矿脉都是成带状分布的,所以只要发现矿脉经过就可以大概知道往下刨多深的土了。

    而奇怪的是,这里的彩色宝石大部分比较深,越向深的地方,那宝石的颜色就越艳丽。

    所以我们一些高档的货色,都是在极深的地下开采的。

    这里曾经挖到一块八公斤的料子,出产了一颗硕大的彩色宝石。那宝石有婴儿脑袋那么大。放出了17种绚丽的颜色。每一种颜色都是现在的颜料无法画出来的,简直比天使的眼睛还要美丽。

    当时那颗巨大的宝石被一分为二,做成了两颗彩蛋,一颗送给了俄国的一个重要人物,而另一颗被送到了美国一位贵妇人的手里!

    而我们蒙古国也是从那个时候起,脱离了那场没有意义的战争,我们这个人口稀落的小国家,才能维持到现在。”

    “原来是这样……”,胖着听着胡蒙的这些介绍,竟然有一点儿小感动。

    “以前真是误会你了,还以为你小时候是个只知道吃喝嫖赌的黄金二代呢。原来你们家也这么的关心民族命运呀,这可真是我等楷模……”

    “但是这种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

    胡蒙继续说道:“越优质的宝石,越要挖到最深的地方。

    我听说,以前我叔叔活着的时候,也尝试着利用高科技仪器,往下探测去看看地下的情况,但却被我祖父直接抽了两个耳光,被罚一个星期不许进食。

    我祖父说,我的叔叔太贪婪了,将来这个家族不能交到他的手里。

    而且还警告过我,将来我接手这个矿场之后。绝不能僭越祖上制定的深度。

    到一定程度,就必须要收手,即便是这地下的宝石再诱人,也不能在探测下面的东西。

    一旦贪婪了,我们黄金家属可能就永远都失去这座宝石脉矿了……”

    “哦,我这回可听明白了……”,胖威笑着拍了拍胡蒙的肩膀。

    “弄半天,你小子是内定的继承人呀!我说这么危险的事情,大家都躲边上去了,你小子非蹦高跟我来,原来是来捞业绩的。”

    “嘿嘿!我祖父是这么说,但还没有最后确定!”胡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大家一路边说边走,很快便来到了矿山的门口。

    原来那宝石矿,就在一处山壁内侧,位置非常的显眼。

    前方是一大排铁栅栏,栅栏很高。上面有很紧密的铁锁链,上面的铁锁都是非常结实的。

    看得出来,这个村在被袭击的时候应该是在晚上,没有人在宝石矿内工作~~~

    这种锁再结实也拦不住鬼刀,他拉住锁头轻轻的往下一拉,只听得“咔吧”一声,锁头直接开了。

    破开锁后,他们推开了大门向内走去,前方立刻有一片华光异彩,照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