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妖娆毒仙 > 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一个小蛇
    突然,苏媚情嘴角划过一抹玩味的笑意,慢慢开口。

    “只要你坚持认定自己没有错,你坚持认定是别人谋杀了那个孩子,那么,你手上紧紧握着的那张黑色的纸条上,是不是也没有什么?”

    “嗯!当然!”

    “那你又为什么紧紧抓着不放?能不能让我们查看一下,看看你的身上是不是没有可疑的东西?那纸条上写了什么?”

    “既然大家都能够从我的身上看出金色的小蛇,认为金色毒蛇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这只是大家的猜疑,哪怕我坚决否认,大家也权当看不见。”

    “但是大家也有怀疑的权利,就像我说的那样,你手上的那张黑色的纸条……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让大家观望一下!”

    “这才能说明你心中没有鬼!”

    “让大家知道,你说的话,确实是有理可据,而不是突然装出来的一副虚假的嘴脸。”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是装出来的?”

    “明明是你害了我姐姐,因为你和我姐姐都喜欢同一个人,所以你才会嫉妒!”

    “你对我姐姐嫉妒!嫉妒我姐姐能够和魔教教主青梅竹马,感情甚笃,一直从小到大,坚定不移的感情。”

    “所以你才会嫉妒我姐姐怀上他的孩子,所以才想杀掉这个孩子!”

    “让这个孩子死于非命,你心肠好歹毒,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手上的这个黑色纸条为什么要给你看!”

    “这条是我之前在修仙炼丹的时候,不小心烧焦的一张废弃的票!和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看?”

    “你完全就是强词夺理嘛。”

    “是吗?我真的是强词夺理?既然如此,那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呢?”

    红衣少女微笑了一下,冲着大家说道。

    “各位,你们现在如果就这么放过一个可疑人士,很可能下一个受害者就是你们之中的一位!”

    “毕竟这个凶手这个,想要杀死这个孩子!”

    “而她竟然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将整个凶杀完成!说明她一定是很有动机,而且观察了很久。”

    “甚至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既然这个女人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想要在这个地形非常熟悉的地方,再动手!不动声色的杀掉第二个人也是易如反掌!”

    “你们就不担心下一个受害者是你们自己吗?”

    “与其这样,还不如先下手为强,看看这女人的真面目。”

    在场的有些人已经开始动摇了。

    毕竟,苏媚情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凶手,他们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放过那个女人,那不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吗?

    所有人都为自己的小命担忧,虽然他们感情上是想相信那个女人想要把面前这个红衣少女认定为凶手,也好解除一个大麻烦。

    但是,他们理智上却又不得不为自己的性命着想,开始排查任何一个嫌疑犯。

    尤其是这个女人确实来历不明,从半空中冒出来,又突然跳到大家的面前,本来就有些蹊跷。

    “是啊,姑娘,你既然不是嫌疑人,你手上的那个黑色纸条,也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你就让我们看看吧!”

    突然,苏媚情嘴角划过一抹玩味的笑意,慢慢开口。

    “只要你坚持认定自己没有错,你坚持认定是别人谋杀了那个孩子,那么,你手上紧紧握着的那张黑色的纸条上,是不是也没有什么?”

    “嗯!当然!”

    “那你又为什么紧紧抓着不放?能不能让我们查看一下,看看你的身上是不是没有可疑的东西?那纸条上写了什么?”

    “既然大家都能够从我的身上看出金色的小蛇,认为金色毒蛇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这只是大家的猜疑,哪怕我坚决否认,大家也权当看不见。”

    “但是大家也有怀疑的权利,就像我说的那样,你手上的那张黑色的纸条……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让大家观望一下!”

    “这才能说明你心中没有鬼!”

    “让大家知道,你说的话,确实是有理可据,而不是突然装出来的一副虚假的嘴脸。”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是装出来的?”

    “明明是你害了我姐姐,因为你和我姐姐都喜欢同一个人,所以你才会嫉妒!”

    “你对我姐姐嫉妒!嫉妒我姐姐能够和魔教教主青梅竹马,感情甚笃,一直从小到大,坚定不移的感情。”

    “所以你才会嫉妒我姐姐怀上他的孩子,所以才想杀掉这个孩子!”

    “让这个孩子死于非命,你心肠好歹毒,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手上的这个黑色纸条为什么要给你看!”

    “这条是我之前在修仙炼丹的时候,不小心烧焦的一张废弃的票!和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看?”

    “你完全就是强词夺理嘛。”

    “是吗?我真的是强词夺理?既然如此,那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呢?”

    红衣少女微笑了一下,冲着大家说道。

    “各位,你们现在如果就这么放过一个可疑人士,很可能下一个受害者就是你们之中的一位!”

    “毕竟这个凶手这个,想要杀死这个孩子!”

    “而她竟然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将整个凶杀完成!说明她一定是很有动机,而且观察了很久。”

    “甚至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既然这个女人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想要在这个地形非常熟悉的地方,再动手!不动声色的杀掉第二个人也是易如反掌!”

    “你们就不担心下一个受害者是你们自己吗?”

    “与其这样,还不如先下手为强,看看这女人的真面目。”

    在场的有些人已经开始动摇了。

    毕竟,苏媚情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凶手,他们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放过那个女人,那不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吗?

    所有人都为自己的小命担忧,虽然他们感情上是想相信那个女人想要把面前这个红衣少女认定为凶手,也好解除一个大麻烦。

    但是,他们理智上却又不得不为自己的性命着想,开始排查任何一个嫌疑犯。

    尤其是这个女人确实来历不明,从半空中冒出来,又突然跳到大家的面前,本来就有些蹊跷。

    “是啊,姑娘你既然不是嫌疑人,你手上的那个黑色纸条,也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你就让我们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