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医者为王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知子莫若父
    中午,林源和田渊博程建勋几人就坐在客厅喝着茶,大概快要饭点的时候,吴应辉就打来了电话。

    林源拿起手机,接过电话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这才慢吞吞的接了起来:“喂,吴院长吗,我是林源。”

    “林医生,今天的报纸我已经看了,真是不好意思,医院竟然出了这种事,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不给您带来任何影响。”吴应辉急忙道。

    林源微微一笑,很是客气的道:“吴院长客气了,哪个地方都有害群之马,我理解。”

    林源明显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倒是想要看看吴应辉究竟怎么处理这件事,因此也不挑明。

    电话的另一端,吴应辉闻言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林源是真的不知道实情还是假的不知道实情,无论真假,从林源的态度来看,他现在补救应该还来得及。

    等到林源挂了吴应辉的电话,程建勋就问道:“是吴应辉,他怎么说?”

    “他说会给我一个交代,那我就等着。”林源呵呵一笑,站起身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去吃饭,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大。”

    另一边,吴应辉挂了林源的电话,却是没什么胃口,转来转去,心中依旧七上八下,虽说他已经想了补救的对策,但是这样做会不会激怒桑田次熊,从而把矛头转向他呢?

    虽说桑田次熊毕竟是日本人,最终还是要走的,不可能永远在沙洲,但是临走之前桑田次熊想要为难他一个院长还是很容易的,他的背后可没有林源那么多人支持。

    整个下午,吴应辉就在患得患失中度过,至于李三军的补救带来的影响自然要明天才能知道,今天因为田渊博和娱乐快讯的新闻,外面已经再一次闹腾起来了。

    这件事唯一比较欣慰的就是出事的是日本人,外面吵闹的再凶,最多也只是在网站和各个论坛一些新闻媒体上面,倒是不像国内,一些民众动不动冲击医院政府。

    晚上七点多,吴应辉才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中,进了门,他就劈头盖脸的向妻子问道:“小雄呢?”

    “还没有回来,怎么了?”

    “让他最好死在外面。”吴应辉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妻子见到吴应辉脾气不好也不敢多问,给吴应辉端了杯茶放下就自己进了房间。

    吴应辉回到家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快晚上九点的时候,吴雄这才哼着歌缓缓的进了家门,今天吴雄的心情很不错,昨天被林源折腾,他就找了李三军出面,今天报纸已经刊登,让吴雄失望的是竟然还有人帮林源说话,要不然林源今天估计就要被处理了。

    “爸!”

    吴雄刚刚进门,就看到吴应辉冷着脸坐在沙发上,急忙收敛情绪,出声喊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

    吴应辉豁然起身,伸手一指吴雄的鼻子骂道:“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整天就知道给我惹祸招灾。”

    说着话,吴应辉就低下头,从茶几上抓起烟灰缸向吴雄砸去,吴雄见机的很快,急忙一缩脑袋,这才险险躲过,烟灰缸直接砸到了边上的一个浴缸上,浴缸应声而破,里面的水顿时洒了出来。

    “爸,我究竟怎么了?”吴雄还有些委屈,在他看来他并没有做什么错事啊,至于林源的事情,林源又不是沙洲省医院的医生,他不认为这件事和他的父亲有什么关系。

    “怎么了?”

    吴应辉闻言更加生气,回头又找到边上的拖把,反提着就向吴雄砸去,吴雄急忙抬起胳膊抵挡,身子不断的躲着。

    “我打死你个狗东西,我让你给我闯祸,我让你整天惹事”吴应辉一边打一边骂。

    “爸,我错了,我错了。”吴雄虽然不知道自己哪儿惹得自己的老子这么生气,但是还是急忙告饶,吴应辉今天是下了死手,每一下都是实打实的打,打的吴雄疼的嗷嗷叫。

    “吴应辉,你发什么神经。”

    听到外面鸡飞狗跳,吴应辉的妻子也在方面呆不住了,走出来喊道,吴雄见状急忙躲到了母亲背后。

    “你给我让开,我打死这个狗东西。”吴应辉一指妻子,怒声道。

    “妈,你可不能不管我,我爸是真打。”吴雄急忙道。

    吴应辉的妻子在家的话语权其实并不大,也不敢真的和吴应辉顶着来,急忙道:“孩子做错了什么,你说说就行了,何必动手,你看看客厅成了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这个狗东西要砸了他老子的饭碗,要整的我们家破人亡啊。”吴应辉怒吼一声,狠狠的摔了手中的拖把。

    “爸,我究竟做了什么?”吴雄探过头,怯生生的问道。

    “你还有脸问?”吴应辉一听火气再一次冒了上来,低头又去捡拖把。

    “老吴。”吴应辉的妻子急忙拦住:“什么事你先说说吧。”

    “这个狗东西,竟然去找李三军那个蠢货,让李三军在报纸发新闻,说前几天医院事故的事情。”吴应辉指着吴雄,恨铁不成钢的道。

    “爸,那个林源又不是省医院的医生,而且他打了我。”吴雄急忙道。

    “怎么没打死你?”

    吴应辉气得胸口起伏:“这件事牵扯到什么人你知道不知道,那个日本人是微冷集团的副总裁,外宾,省长见了也客客气气的,那个林源呢,背后站着江州省的省长,中央保健局退下来的谢志坤谢老,这件事程省长都不敢搀和,你竟然胆比天大,你知不知道今天程省长打电话怎么骂我的?”

    吴雄也不傻,一听林源背后竟然站着省部级的人物,顿时不敢吱声了,别看他的父亲是省医院的院长,论级别算是个副厅,但是在金沙市这个省会城市连屁都不是,比他的父亲厉害的人比比皆是。

    吴应辉的妻子闻言更是吓的不轻:“那怎么办,小雄会不会有事?”

    “小雄有事,你先问问我会不会有事,这件事真要被上面知道,我这个院长就别干了。”吴应辉气呼呼的道。

    “爸,我错了,我”吴雄也吓的脸色惨白,他平常在医院偶尔胡闹也就罢了,他的父亲若是被人撸了,他会怎么办?

    “现在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吴应辉上前就是一个巴掌,打的即响且脆:“今晚上就给我跪在客厅,这几天都不许出去,我要是死了,第一个带上你,免得你给祖先丢人。”

    ******

    一夜无话,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一大早,关注着沙洲省这件事的人都是第一时间看当天的最新报纸,吴应辉来到办公室,也是第一时间拿起报纸翻看。

    相比起前一天的偷偷摸摸,这一次李三军的报道直接发布在沙洲晚报上,而且也是比较醒目的地方。

    这一次的报道李三军再也没有隐姓藏名,而是直接公布了自己的身份,沙洲省外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李三军,关于昨天娱乐快报的报道他是收了桑田五郎的贿赂云云,同时报纸上还公布了一张李三军的银行卡存款数目,上面是一百多万。

    一位副主任医生的工资算下来,李三军这么多存款其实也不算太离谱,但是李三军这么多年买车买房,赫然一笔一百多万的存款,让明眼人一看就有猫腻。

    现在这人可不管你的工资,一旦在这种情况下公布的财产,那必然是来路不正,有了这一笔存款数目,整个新闻就显得很是真实。

    “八嘎!”

    辉煌酒店,桑田次熊看到报纸直接气得砸了自己的水杯,目光阴冷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父亲,我真的没有行贿那个什么李三军。”桑田五郎委屈的道。

    “蠢货。”

    知子莫若父,吴应辉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桑田次熊也同样知道,他知道他的儿子对林源恨之入骨,因此看了新闻竟然也不怀疑,这当真是阴差阳错。

    “我”

    桑田五郎张了张嘴,还打算解释,桑田次熊却一巴掌甩了过去,直接在桑田五郎的脸颊上印了一个手印。

    “嗨!”

    桑田正五直接就是一个低头,不敢在出生反驳。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日本人的德行,这个场景翻译过来就是:“混蛋!”

    另一个急忙点头:“是,我就是混蛋。”

    甩了桑田五郎一个巴掌,桑田次熊这才气呼呼的走出房间,心中怒火中烧,大好形势竟然被自己的这个蠢货儿子给搅合了,有了今天的这个新闻,他们的优势显得荡然无存。

    “哈哈,好消息啊。”

    鸿威酒店,林源和田渊博翟松明几人已经做到了餐厅,程建勋最后一个姗姗来迟,手中拿着一张报纸,刚进门就笑着道:“这个吴应辉倒是会做人,转手就送了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快让我看看。”翟松明笑呵呵的道。

    “桑田次熊的儿子行贿沙洲省医院外科副主任李三军,让李三军散步假消息,这个新闻怎么样?”程建勋笑着把手中的报纸递给几人道。

    “什么,吴应辉倒也是好魄力。”翟松明吃了一惊,急忙一把抢过报纸。田渊博和董海雄也都凑了过去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