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剑道通神 > 第四十五章 一剑败敌
    陈宗来自下域四星级宗门,而高乐平来自中域六星级宗门,面对陈宗,高乐平就有出身上的优越感。

    之后经过天地元气洗礼,觉醒血脉之力,又让他更有骄傲感。

    当陈宗被直接赋予外宗天级弟子资格,而他却需要参与考核时,内心的优越感直接被击溃,滋生出诸多不满。

    这不满,他不敢针对白云山,便针对陈宗。

    现在陈宗出现在云斗擂台,正是一个好机会,狠狠打击对方的好机会,以平复自己内心的不满。

    “好啊。”陈宗毫不犹豫答应了对方的邀战。

    看得出这高乐平的修为比之前提升了,达到超凡境六重巅峰,实力定然也提升不少,但陈宗怡然不惧。

    “好,爽快。”高乐平还做好陈宗拒绝的准备,打算用各种言语来激对方,让对方恼火进而答应,没想到对方如此直接,省去一番口舌。

    “正好,我将千云撼山功修炼到第八层,不仅修为突破,一身灵力也更加雄浑精纯,实力更强。”高乐平暗暗思索道,毫不犹豫纵身一跃,就像是一颗陨石般的重重落下,携带着惊人的浩荡气息,轰的一声,落在云斗擂台上,迸发出无数的激波。

    他凭着自己觉醒的血脉之力,成为外宗天级弟子,自然也得到了一万贡献点,以此兑换了一门灵级极品功法的前十三层,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修炼,终于将原本灵级上品功法彻底转修为千云撼山功这门灵级极品功法,还达到第八层。

    当然,贡献点只有一万,只能兑换一门灵级极品功法的前十三层,其他的武学无法兑换。

    饶是如此,高乐平也有把握将陈宗击败,狠狠教训一顿,他认为自己的天赋,肯定要胜过对方。

    “陈师弟,你先出剑吧,免得说我欺负你。”高乐平冷冷一笑,直接叫陈宗为师弟,分明是要压他一头。

    “高师弟,我若先出剑,你未必接得下。”陈宗却微微一笑,反过来称呼对方为师弟。

    称虞念心为师姐,因为陈宗很佩服她,虽然年龄比自己大了两三岁,但超凡境七重巅峰的修为也远胜自己,加上两人接触之下,也能算是朋友。

    但这高乐平算什么。

    “给你脸不要脸,我就将你的脸打肿。”高乐平一怒,双眸绽射出骇人精芒,一步跨出,轰鸣声中,整座擂台似乎都在震动。

    强横的气劲从脚底爆炸,灵力喷涌,推动身躯,以惊人的速度如闪电一般的冲击而至。

    扬手,覆盖着一层强横的灵力,有天地元气滚滚汇聚而至,在身后席卷,化为一片片白云翻涌,白色云光浩荡穿梭。

    这一掌仿佛能击碎山岳般的,可怕至极,狠狠的甩向陈宗的脸,若是被击中,就算不死,整个脑袋也会肿胀如猪头。

    陈宗双眸一凝,寒芒如炽,仿佛利剑破空刺杀而出,没入高乐平的眼眸之中,顿时让高乐平没来由的感到心悸。

    一掌击落,却打了个空,可怕的力量如狂风过境,横扫而去,如万千刀刃般的切割,在擂台上留下无数道痕迹,更是轰击在防护力量上,荡开层层波纹。

    轰轰轰!

    一掌落空,高乐平面色微微一沉,反应迅速,双掌携带着第八层千云撼山功的可怕灵力,每一道灵力都携带着撼动山岳的可怕力量,不断轰出。

    狂风席卷、暴风肆虐,一道道掌印轰击,覆盖四面八方,白云滚滚当空镇压而下,高乐平将功法催动到极致,上空的白云朵朵凝练,仿佛化为一座云山。

    可怕的压力笼罩整座云斗擂台,让陈宗感觉身子微微一沉,仿佛被无形的山岳镇压,原本轻盈的身形也多了几分沉重。

    但当陈宗将第十层的白云极真功运转起来时,这种压力便在瞬间消散于无形,无法影响到自己分毫。

    千云撼山功与白云极真功不同,全力催动时会产生一些异象,如白云汇聚为山岳一般,散发出压力,那就是千云撼山功的特点。

    白云极真功却不会,这门功法追求的是极致的纯粹,求真返本,直指本质,灵力无比纯粹。

    可以说,同层次的白云极真功所修炼出来的灵力,在精纯度上便要胜过千云撼山功。

    玄光剑出鞘,一抹纯白剑光撕裂长空,漫天云气汹涌而至,化为无数剑气,每一道剑气都携带着绞杀百炼精钢的可怕威能,尽数杀向高乐平。

    只此一剑,便让高乐平面色大变,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的感觉。

    “烈虎血脉,爆!”一声低喝,一声虎啸,仿佛有一头猛虎在高乐平的体内苏醒,纵横山林,红色的雾气在刹那冲出体外,滚滚如烟似火,盘踞在身躯上,隐隐可辨认出猛虎虚影。

    烈虎血脉,众多血脉的一种,算是比较一般,但也不一般。

    比较拥有血脉的修炼者很少很少,能觉醒血脉,本身就要胜过大多数修炼者。

    烈虎血脉之力一激发,高乐平的气息暴涨一倍,愈发的强横。

    出手,速度更快了三成,力量更强了五成,并且每一击都有惊人的虎啸声响起,惊天动地,每一掌更是有红色气劲弥漫,仿佛猛虎扑杀。

    陈宗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这就是所谓的血脉之力吗?

    果然,一激发出来,对自身的增幅很明显,就好像是一门秘法似的。

    更让人惊讶的是,血脉虽然有点类似于秘法,却不是秘法,因此,激发血脉之力后,还可以施展秘法,更进一步的增强实力。

    并且,传说当血脉之力觉醒到一定程度时,还会出现其他的变化,掌握血脉秘武。

    不过现在,高乐平的血脉只觉醒不久,还没有掌握所谓的血脉秘武,至于以后能否掌握,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激发出烈虎血脉的力量后,高乐平实力大增,立刻给陈宗带来莫大威胁。

    深吸一口气,无尽的云气汹涌而至,上空的天地元气更是凝练为朵朵白云,携带着可怕至极的锋锐掠空压迫而至,将高乐平上方那如山岳般的白云切碎。

    云光垂落,与万千云气相融,纷纷灌入玄光剑内,剑身颤动不已,仿佛难以承受。

    这气息,让云斗擂台外的众人心惊不已。

    白云绝空剑!

    斩!

    大成的白云绝空剑在刹那被陈宗施展,一剑杀出。

    无比凝练的云白色剑光撕裂天地,破杀万物,无可阻挡。

    这一剑,惊艳之天地,如那撕裂重重乌云的天光,浩荡无匹、势不可挡。

    “杀!”高乐平面色狰狞,如猛虎之怒,全身力量汹涌,红色雾气滚滚往前冲出,汇聚着一身力量,身躯仿佛都在刹那幻变为一头烈虎。

    白云绝空剑下,一切力量都被撕裂斩碎,可怕至极的一剑,通过血脉之力的烈虎,将之破开,斩杀在高乐平的身上。

    关键时刻,陈宗勉力收回了些许力量,将高乐平一剑斩飞,整个人撞在擂台的防护力量上,呈大字型,仿佛一张画挂在上面,不断荡开层层波纹。

    足足好几息时间,高乐平方才从上面滑落,只感觉自己气血翻涌灵力涣散,气海中的六道灵轮也仿佛失去动力似的,一时间停止运转,体内更是传出阵阵撕裂般的痛楚,禁不住吐出两口鲜血,那血液当中还蕴含着可怕至极的剑气。

    一剑受创,还不轻,高乐平也感觉到最后时刻,对方尽力收敛了那一剑的力量,要不然自己的伤势只怕会更重。

    高乐平摊到在擂台上,双眼无神。

    自己竟然败了,还是在激发出血脉之力的情况下被击败,被一剑击败,这种打击,瞬间粉碎了他内心的优越和骄傲。

    看了对方一眼,陈宗没有理会,玄光剑入鞘,大体上,自己已经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水准。

    “接下去,应该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任务或者其他能获得贡献点的方法。”陈宗暗暗说道,跃下云斗擂台,唤出御空白云,瞬间离开。

    陈宗的动作很快,当他唤出御空白云离开时,其他人方才完全反应过来。

    “方才那人是谁?”

    “不知道,不过很厉害啊,虽然修为不算高,却修炼了白云散手的绝空剑,并且,若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已经将白云绝空剑修炼到大成。”

    “超凡境六重中期的修为,大成级别的白云绝空剑,此人到底是谁?”

    “一米方圆的御空白云,或许,是此番刚进入我们白云山的新天级弟子。”

    “不可能吧,一个新天级弟子顶多能兑换不完整的灵级极品功法,怎么可能兑换白云绝空剑。”

    议论纷纷,种种猜测,难以置信。

    陈宗驾驭着御空白云,迅速返回天峰,进入自己的云殿之内。

    身为天级弟子,要查看任务等等,也不需要前往宗务殿,只需要在自己的云殿内即可做到。

    将自己的弟子令牌插入卡槽内,眼前的墙壁再次亮起。

    陈宗迅速查看起任务来。

    白云山的任务可不少,但陈宗现在想要找的,却是时间短又有足够贡献点收益的类型,其他类型的任务暂时不予考虑。

    查看一番,心中有数,陈宗又查看了一些兑换。

    若是有什么宝物,可以贡献给宗门,从而得到贡献点奖励,便属于兑换的一种。

    “猩红灵魂结晶,一粒一万贡献点,紫幽灵魂结晶,一粒十万贡献点。”陈宗看到这一栏,双眸顿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