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逆水行周 > 第四百六十章 商与周与自古以来
    夜,榻上,尉迟炽繁已经熟睡,而宇文温却在外间伏案疾书,方才一个念头出现之后,他的创作灵感便滔滔不绝冒出来,所以即便夜深也顾不得休息,要抓紧时间用纸笔将这些灵感记下来。

    然后编成故事。

    故事的梗概,他已有了主意,需要在此基础上,完善故事背景和相关设定,这需要极大的想象力或者素材,而他,正好有相关素材。

    那就是商、商两国跨越千年的宿怨,夹杂着铁血大战异形的“故事”。

    宇文温曾经听说过一个假设,那就是根据“现代”考古发现,美洲的最古老文明,位于墨西哥西海岸地区,是和中原的殷商同期,而考古发现这个文明遗留的文物,其上图案、文字和殷商时期文物的图案、文字类似。

    同样喜欢玉器,玉器上的虎纹和殷商时期虎纹类似。

    种种迹象表明,殷商和同期的这个美洲古文明,似乎有联系。

    “当年”,殷商的纣王无道,引得诸侯怨声载道,适逢殷商主力大军讨伐东夷,以致国都朝歌空虚,周武王姬发便联合诸侯军队讨伐纣王,是为武王伐纣。

    纣王兵败身亡,而讨伐东夷的殷商主力大军,却未见史籍记载其下落。

    于是,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出现了,那就是“殷人东渡”的假设:这支军队中的许多军民,很可能见无力回天,便乘船渡海出逃,想要逃到东海上的仙境避难。

    结果出逃的船队中,有一些船阴差阳错间沿着黑潮抵达美洲(一说是走陆路,经过白令海峡抵达美洲)。

    于是,当殷商在中原灭亡之后,东渡的殷人便在美洲延续了殷商的国祚,在后世墨西哥地区立国,繁衍生息,成为了美洲最早的文明。

    世事变迁,当中原的周天子完蛋,秦国统一天下,美洲的这个殷商文明也渐渐瓦解,由一个国家,瓦解为各诸侯国,甚至渐渐碎化成大小部族。

    一部分部族往北走,在北美大陆上繁衍生息,成了后世印第安部族的祖先;

    一部分人留在原地或者向南迁移,和中美洲、南美洲的土著融合,成了后来其他美洲文明的起源之一,而正是因为这些殷商遗民来到美洲,才把殷商时期的文化和宗教信仰带来,影响了后续文明。

    譬如殷商文化中特有的虎神崇拜、祭天仪式,用于装饰的饕餮纹等等,在美洲印第安文明中都可找到对应的特点。就连商纣王用过的炮烙酷刑,在美洲印第安、古印加人中亦可寻觅

    这种假设,争议极大,主流学术界的看法是这种假设是牵强附会、无稽之谈,宇文温当然不可能知道这说法对不对,但不妨碍他“适度借鉴”,编出一个故事。

    “当年”牧野之战未能及时回援的殷商大军,确实有许多军民不甘心做亡国奴,于是选择出逃海外,结果阴差阳错来到极东之地的新大陆,在那里延续了殷商的国祚。

    在这片新天地,他们和各种野人、异兽搏斗,并驯化了奇花异草作为农作物,好不容易才站稳脚跟。

    经过一代代人的不断努力,这些遗民从一开始的艰难求生,到后面的兴旺发达,一个不亚于故国的“东商”(或东殷),出现在这新天地里。

    虽然远离故土,但这些殷商遗民依旧念念不忘本源,奈何再不得浮海西返,返回故土复国。

    不知不觉,上千年过去,忽然有一天,海面上驶来数艘大帆船,船上飘扬着黑底白花旗帜,“东商”的国民热情款待了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通过一段时间的交流,双方能够进行简单的交流。

    结果,“东商”的国民发现,这些来客是从大海的西边,也就是他们魂牵梦绕的中原故土浮海过来的。

    其所属的朝廷,国号名为“周”。

    千年前的亡国之恨,瞬间在“东商”国民的胸中点燃,他们认为是敌国“姬周”万里追杀,追杀了千年,终于追上来了。

    于是“东商”国民群情激奋,要将这些“细作”活剥,挖心掏肺,祭奠先人。

    所幸,这些周国探险队的成员及时逃脱,却无法上船,只能向南跑,跑进烟瘴弥漫的原始森林。

    那是看不到头的原始森林,其间生活着各类珍禽异兽以及奇花异草,从未见中原书籍记载,而就在密林深处,探险队员遇到了只会无差别杀戮、生命力顽强的邪兽“异形”。

    以及嗜血好战却不正不邪的异人族“铁血”。

    前有邪兽、异人,后有追兵,这些探险队员,要如何逃出生天呢?

    宇文温“陷入了沉思”。

    故事的背景设定就是这样,商、周(实际上已经不是姬周)之间的千年宿怨,邪恶到让人绝望的邪兽“异形”,还有骁勇善战、佩服强者、不杀妇孺的异人族“铁血”。

    这样的设定,远超当前时代人们的想象,只要能放到一个合理的故事大纲里,最后成形的作品必然大卖。

    至于那美洲的土著是不是殷商遗民...

    反正我是敢不信的,你们爱信就信呗!

    宇文温越想越精神,完成了初步的人设之后,开始构思故事细纲,然后将各种“借鉴剧情”往里面填。

    为了让**凡躯的周国探险队员有可以和这些怪物对抗的实力,佛、道的法术是必须要有的,当然,各种蒸汽机械和火铳也要有必要的威力。

    为了体现殷商遗民的“殷商味”,什么人祭、龟卜、“殷商战歌”也得有。

    为了体现邪兽“异形”是多么的可怕,抱脸虫繁殖、口吐腐蚀一切金属的强酸等特点也是必须有的。

    至于异人族“铁血”,设定当然是非人间种族,是乘坐“螺舟”从天而降的天外来客,因为祖辈定下的规矩,每个“铁血”要在人间亲手杀一只“异形”才算完成“成年礼”,所以会定期现身。

    为了让故事好看,立场为“邪恶混乱”的“异形”、“邪恶中立”的“铁血”、“善良混乱”的殷商遗民,都必须有足够的戏份。

    这样一来,才能衬托出主角、周国探险队员的高大形象,当然,最后的结局,是“异形”被消灭,“铁血”完成“成年礼”,乘坐“螺舟”离开人间。

    而周国探险队员,因为挽救了“东商”的国都“朝歌”免遭“异形”屠戮,所以,“东商”的国王,决定将扣押的大海船放出来,让探险队员乘船西返。

    当周国船只离开后,“东商”国王便下令按照周国海船样式,大规模建造能跨海远航的大海船,至于他这么做的目的,是要出海捕鱼,还是组织军队远航回到故土复国,就留给读者去猜。

    写到这里,宇文温停下笔,他发现这个故事若真的写完并且酝酿出版,还得配合张鱼船队带回来的好消息,不然,效果差很多。

    新天地确实存在,但故事九假一真,二者同时出现,很容易让人对故事信以为真。

    他觉得若按着这个思路推演下去,可就有意思了。

    如果,几年后,到极东地区远航的船队回来了,说确实在极东之地发现新天地,而那里,确实有“疑似”殷商遗民所建国家存在,那么....

    中原正统,到底是周国,还是在万里之外的“东商”?

    如果说周代商祚理所当然,好,新天地既然是殷商遗民开发,才从蛮荒变成富饶之地,那么,周国能不能说那里是“自古以来”?

    如果认为确实是“自古以来”,那么,朝廷要不要把“东商”灭了,然后大规模迁移百姓到那边,将“自古以来”巩固一下?

    一想到政事堂诸公面对这几个问题时的表情,一想到朝野内外热议极东地区是否属于“自古以来”,宇文温就想笑。

    他当然没打算靠着忽悠,就此展开对美洲的大移民,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但能给官僚集团找点事做,“活跃一下气氛”,总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