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三千八百八十四章 一个月?(第二爆)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绝世武魂-玄幻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魂 > 正文_第三千八百八十四章 一个月?(第二爆)
    但是,已是让人非常清楚了,只能是九大势力之一!

    因为大长老的突破,如若成为九大势力第一强者,那么也只能是对九大势力其他人的利益有所损伤!

    但他偏偏又没有点出是谁!

    于是,瞬间,这消息传开之后,就让其他的那八大势力陷入了互相猜忌之中。

    众人对于这个敢于悍然下杀手的势力,都是极为的忌惮。

    他们今日能对轩辕家族内宗下手,那么以后能不能那么以后难保不会对其他势力下手!

    轩辕家族内宗,在这个时候,大长老重伤,本是极为虚弱之时,最怕的就是外敌前来。

    而外敌,最有可能在其他八大势力之中产生。

    但轩辕啸月这么一来,却是让他们互相猜忌,便不敢动手。

    因此,轩辕家族内宗不至于情况危急。

    陈枫听了,缓缓点头。

    轩辕啸月的应对,他自然是很放心的。

    只是,忽然,他感觉有点不对劲。

    片刻之后,他脑海之中,猛的有光芒一闪而过,立刻知道哪儿不对劲了!

    “这消息要传开,并且要引起这些反应,需要时间啊!”

    “那么,问题来了,我到底昏迷了多久?”

    于是,陈枫看向水镜中的自己。

    那镜子里面的他,胡子拉碴……

    “我胡子怎么变得这么长了?”

    陈枫本能的摸了摸下巴,此时他的胡子甚至已经有一两寸长。

    得长了多久,才会有这样的长度啊!

    陈枫陡然之间意识到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他霍然转身,看着梅无瑕道:“我,我昏迷了多久?”

    梅无瑕愣了一下,而后呆呆回答道:“一个月!”

    “一个月?”

    陈枫发出一声不敢置信的大喊,整个人都呆住了。

    下一刻,则是气急败坏。

    “一个月!陈枫,你怎么能昏迷一个月?这太耽误事儿了!”

    陈枫一瞬间,心中便是焦躁无比。

    这一个月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巫灵寒和楚辞,是不是已经被桑兴腾杀

    了?

    青幕和雾灵,是不是已经被桑兴腾炼成了丹药?

    陈枫都不知道!

    陈枫霍然起身,现在他甚至已经是顾不得多想什么了,直接就想去桑兴腾那里。

    此时,梅无瑕却是抿唇一笑,低声说道:“陈枫大哥,明日才是九九重阳呢!”

    “明日才是九九重阳!”

    听到这句话之后,陈枫顿时感觉浑身一松,整个人一下子便是松弛了下来。

    他长长的吁了口气,竟是身子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回到了地上。

    好一会儿之后,嘴角方才露出一抹笑意,轻声说道:“好,好那就好,时间还来得及。”

    陈枫甚至感觉,自己几乎要虚脱了。

    那是极度的庆幸,极度的欢喜啊!

    以至于,好一会儿之后,他整个人方才恢复了平静。

    接着便是自嘲一笑:“我这也是关心则乱,要不然的话,我应该第一时间想到的。”

    陈枫其实早就知道,桑兴腾炼丹时间乃是在九九重阳之时。

    而他回来的时候离九九重阳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所以哪怕是他之前昏迷了一个月,时间上也是来得及的。

    不过终究是关心则乱。

    梅无瑕抿着嘴唇,看了陈枫一眼,微微一笑。

    忽然看向远处,声音悠然说道:“不知道哪一天,如果我被别人捉去要炼成丹药的话,陈枫大哥会不会为我如此着紧?”

    陈枫看向梅无瑕,梅无瑕则是低下头去。

    陈枫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沉默,只是伸手在他脑袋上轻轻揉了揉,说道:“你这小家伙,想什么呢?”

    “你若是被别人捉去,谁敢教你炼成丹药,我就将他炼成丹!”

    梅无瑕听了之后,顿时便是感觉心中一片暖融融的。

    那股莫名其妙的吃醋,也是一下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回头看了陈枫一眼,笑道:“这么凶,还要把人家也炼成丹?”

    陈枫微微一笑:“既然敢那么做,那么当然就要作出付出代价的准备,就比如说!”

    “桑兴腾!”

    他神色冷了

    下来,目光之中一片冷然。

    此时,在旁边的血风,本来一直老老实实的蹲在那里,一双大眼睛骨碌碌乱转转。

    扫过陈枫,又扫过梅无瑕。

    他见梅无瑕和陈枫两人在这里谈笑,顿时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吃醋。

    竟是嗖的一下,直接撞到了陈枫的怀里,而且在撞过去的时候还似有意似无意的撞到了梅无瑕。

    直接把她撞得身子一歪,差点儿倒在树上。

    陈枫看到这一幕,不由苦笑,抓着血风后脖领子上的肉,像拎一只小奶狗一样把他拎了起来。

    佯怒道:“你这个小家伙,怎的这般霸道?刚才都干了什么?你还吃无瑕的醋?”

    梅无瑕也是气苦,眼中已是泪汪汪的。

    瞪着血风:“枉我平日对你那么好!啊?”

    “陈枫大哥不在的时候,我天天过来给你喂吃的,还抱着你,还给你梳理毛发!”

    “你就是这般对我的?”

    血风顿时蒙了,眼珠转了转,顿时也感觉自己很是理亏。

    赶紧喉咙里面发出几声呜呜的叫声,爬到梅无瑕的膝盖上,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他。

    仿佛是在求饶一样。

    梅无瑕看到这一幕,心下便也是软了。

    但却觉得不能就这么轻易饶了这家伙,不然他以后不知道还要怎地。

    她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去看血风。

    血风顿时慌了,赶紧两只前爪抱在一起,在那里模仿人类作揖拱手的动作。

    而后,脑袋又是在梅无瑕的身上乱钻乱撞。

    梅无瑕被他碰到了痒痒肉,顿时发出一阵咯咯娇笑。

    这一笑,那脸上的冰冷表情便是再绷不住了。

    血风顿时便欢喜起来。

    梅无瑕将血风抱到眼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训斥道:“以后再不准再这样了,听见没有?”

    “你竟然吃我和陈枫大哥的醋?”

    刚说到这里,忽然心中便想到了什么:“它还吃醋?”

    “它觉得我跟陈枫大哥之间有什么吗?”

    想到这一层,心中那股生气一下子便是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