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隐婚是门技术活 > 第740章 一直一直对你好
    酒吧里有陆延川的几个熟人已经先到,陆延川便带着陆兰时和于心,跟那几个熟人坐到一块。

    加了酒水饮料,客套几句之后,等台上的乐队又表演完一首歌,陆延川上去,跟乐队主唱嘀咕了一会,然后就拿起麦克风,看向陆兰时说:“我有一首特别的歌,要送给我最亲爱的老婆,希望她今晚开心,笑逐颜开!”

    陆兰时看向表演台上的陆延川,还以为他就说这一句,他所说特别歌,是由乐队表演。等乐团成员各就各位准备完毕,前奏响起,陆延川手里还拿着麦克风,陆兰时才想到,陆延川那家伙要自己唱吗?她还没见过陆延川现场唱摇滚呢,他唱起来会是什么效果,陆兰时不禁有点好奇,有点期待,被台上的陆延川完全吸引住。

    随着音乐的起伏,听到陆延川开口唱出第一句,陆兰时就忍不住喷了!

    “奶奶喂了两只鸡呀,什么鸡什么鸡,大母鸡和大公鸡呀……”

    看乐团成员正儿八经的在台上配合表演,万万没想到啊,陆延川唱的居然是刘欢的那首《喂鸡》,一首特么逗趣的歌曲!

    “大母鸡大公鸡,一只白天忙下蛋呀,哎嗨哟哎嗨哟,一只清早呜呜啼呀,一只清早呜呜啼呜呜啼……”

    陆延川在台上唱着,还配上动作表演,看起来一副贱贱的样子,陆兰时看了一会就被逗乐了,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看到他老婆被逗笑了,陆延川也笑了,唱得更卖力。

    他一边唱着,一边走向陆兰时,还朝她伸出手,把她拉起来,牵着她的手,把她拉到台上。

    陆兰时有点不好意思,想要下去,陆延川却跟她说:“等下还有更好玩的。”

    还有什么更好玩的?

    陆兰时就等着,看一会他又玩什么花样。

    一首《喂鸡》表演完毕,陆延川居然还赢得了不少掌声!

    陆延川把手中的麦克风放回原位,凑近陆兰时的脸,亲了一下,脸上再作出一脸贱贱的笑,问她:“老婆,喜欢我刚才给你唱的歌吗?”

    “贱死了!”陆兰时又被他逗得笑了起来。

    看老婆笑了,老婆开心就好,就是被骂“贱死了”,陆延川也开心。

    接着他又问陆兰时:“老婆,要不要玩一下乐器,比如打打架子鼓?”

    “可以吗?”陆兰时看向还在位置上的鼓手,他不让玩呢,或者她不会玩,把人家的鼓玩坏了呢?

    陆延川保证说:“当然可以!老婆,这里的乐器,你想玩什么都可以!不过,我还是建议你玩玩架子鼓,难度系数最低。”

    其他的乐器,她就是想玩也玩不起来,架子鼓就不一样,她能敲出声音就可以。

    反正今天晚上来玩的,陆兰时刚才被陆延川的一首歌逗开心了,现在没有放不开,既然陆延川建议她玩玩架子鼓,那她就玩玩吧。

    鼓手让到一边,把手中的两根鼓棒递给她。

    “谢谢!”陆兰时接过鼓棒,说了声谢谢,接着又尴尬的表示,“我从来没打过鼓,这个要怎么玩?”

    鼓手热心的表示:“很简单的,我教你。”

    在鼓手的指导下,陆兰时敲出了一点鼓声,一下,两下,三下……鼓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密集,至于节奏嘛,那不重要!

    陆兰时敲了一会,就找到感觉了,手上的力度不断加大,速度不断加快,感觉整个人都要蹦起来。

    “对,就这样!快一点,再快一点!”鼓手在她身边,不断鼓励她。

    飞速挥动鼓棒,用力敲打下去,听到鼓声连连,让陆兰时有种痛快淋漓的发泄感,这种感觉,真的太嗨了!

    一直敲到双手无力,陆兰时才再最后来一记重击,结束她的“首秀”,把鼓棒还给鼓手,喘着气说了声谢谢。

    她站起身的时候,台下居然想起了掌声!

    台上的主唱,哇塞了一句,非常捧场的说:“不得了,太有爆发力啦,爆发力十足!”

    “哈哈,是吗?”陆兰时整个人都轻松了,心情更加愉快。

    陆兰时不得不承认,陆延川真的很懂她,知道她今天受了委屈,心里一直很憋屈,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让她玩架子鼓,就是让她好好发泄一通。

    陆延川看她老婆发泄过后,轻松了,开心了,他的目的的就达到了,他才不管现场观众被折磨的耳朵。不过居然还有捧场的掌声,看来也有人并没有被陆兰时刚才的表演折磨到,反而为她叫好。

    两人回到座位,就跟大家一起玩起玩游戏。

    陆延川的狐朋狗友们,玩起来都还开放。陆兰时心情好了,也放得开,加上身边有陆延川护着,很快跟大家玩到一块去。

    她旁边的于心,面对一群自己不熟的人,则显得放不开。她没参与大家的游戏,就在一边,喝着饮料,看着大家玩。

    饮料喝多了,于心上洗手间的次数就多起来。

    她刚从洗手间出来,正往陆延川他们的方向走,突然被人绊了一下,让她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扑倒。

    于心回过头一看,伸脚绊她的人,居然是候乾聿!

    “乾聿?”看到这个曾经在她耳边甜言蜜语却一夜之间把她赶出门的男人,特别是此时他身边还搂着一个看起来比她更嫩更漂亮的女生,于心百感交集,看着候乾聿,定在原地。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小心心啊!”候乾聿抬起下巴,用戏谑的语调跟她说话。

    他话刚说完,他身边的小女生有点吃醋的样子,在他腰上掐了一下,娇嗲的问:“老公,她谁啊?干嘛这么凶的看你,真是没礼貌!”

    候乾聿把小女生的手拉开,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哄她说:“乖,别闹。”

    曾经痴心错付,如今看着眼前的候乾聿,于心的心,再次破碎成渣渣。

    她咬了咬唇,转身就要开,却被候乾聿一把抓住她的手,拉住她。

    候乾聿起身绕到于心跟前,抓着她的手,欺近她,鼻子快要碰到她的鼻子上,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的眼睛,压低声音的说:“小心心,还在怪我吗?如果不是你姐姐从中作梗,你我也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不能怪我对你太薄情,要怪,就怪你姐姐,陆兰时!”

    那天候乾聿喝醉了突然把她赶出门,于心就猜测与陆兰时有关系。但是此时此刻,听到候乾聿亲口对她这么说,她还是深受打击,一脸不敢置信的惊讶。

    看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候乾聿似乎满意了,嘴角抽了一下,松开手,放开她,回到他自己的座位。

    一直向前走,回到陆兰时身边,于心脑袋嗡嗡直响。

    候乾聿的话,就像魔咒一样,在她脑袋里嗡嗡作响:如果不是你姐姐从中作梗,你我也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不能怪我对你太薄情,要怪,就怪你姐姐,陆兰时!如果不是你姐姐从中作梗,你我也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不能怪我对你太薄情,要怪,就怪你姐姐,陆兰时!如果不是你姐姐从中作梗……要怪,就怪你姐姐,陆兰时!

    “心心,怎么了,不舒服?”陆兰时看于心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就变得脸色很差,眉头还纠结起来,担心她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于心回过神,摇了摇头,又说:“兰时姐,我感觉有点闷,想先回去了。”

    酒吧里人多嘈杂,空气混浊,不经常来的人,会觉得里边太闷,再很正常不过。

    陆兰时看陆延川正跟大家玩得高兴,不想扫他的兴,就没叫他一起回去,而是让于心自己打的先回家。

    于心先回去之后,陆兰时和陆延川一直玩到凌晨,到大街上,跟数不清的男男女女一起等零点的钟声敲响,之后又吃了宵夜,才心满意足回家。

    他们回到家时,于心已经睡了,陆妈妈还在看电视,看他们回来了,她才去睡。

    今晚确实玩得很开心,回到家里,陆兰时依旧神采奕奕。

    躺到床上,陆兰时就翻身趴到陆延川胸口,半眯着眼睛看他的脸,一只手抚摸到他的脸颊,深情款款的说:“老公,今天你让我很开心!有你这么懂我的老公,对我这么好,我真嫁对了人。”

    陆延川抓住她的手,啃了下她的手指,宠溺的说:“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该对谁好?”

    “嗯!”陆兰时点头,俯下身,脑袋靠在他的肩甲,又说,“老公,你要一直一直对我这么好!”

    陆延川笑了下,重复她的说:“你一直一直是我老婆,我一直一直对你好!”

    近似承诺的情话,听起来最动人。

    陆兰时感谢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撞了又撞。

    她再抬起头,亲了亲陆延川的脸颊,再慢慢亲到他的唇瓣。

    陆延川很配合她这个吻,让她一次亲个够。

    一吻终了,陆兰时还不满足,除了动口,还要动手。

    陆延川却抓住她的手,说:“老婆,你脚上,还有伤呢,会疼。”

    做剧烈运动的话,脚上会疼。

    然而陆兰时不在意,疼就疼一点吧!

    “那就疼并快乐着!”陆兰时说着,又吻到他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