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雪灾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妃常霸道-女生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七百四十七章 雪灾
    第七百六十七章雪灾

    大雪下了三天,在欧阳何月的眼中这是美景,可是在一些人的眼中,这是灾难。

    很多时候,一些事物是否美好,真的取决于看待它的人,到底是处在何种环境中。很多人喜欢说追求理想,追逐自由,当你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大概也是没有心情去欣赏风景的,即使在美的风景,大概也抵不住一个馒头,一件棉衣来的实在。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哪里有灾情最先应该让其知晓的应该是上面的官员。可是这离皇宫不远的一个小镇上,却是上演着一出,天子脚下知法犯法的大戏。

    大雪覆盖地面有好几尺厚,厚厚的积雪,在有些地方都能够淹没人的膝盖,这么厚的雪是有一定的重量的,树枝都能够压断了。

    镇子不大,由几个小小的村落围着组成,原本这是一处相对来说,比较平静的村子,这里的村民世代耕种,没有出过什么大乱子,他们都在天子脚下,安于本分。

    可是这次,小小的村落前头,排满了穿着白色丧服的人,老老少少,那男女女,每个人都是痛苦万分的表情。

    跪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她眉清目秀,明眸皓齿,朱唇一点在这白色的雪地里辉应着,更显得清新脱俗,弱不禁风。

    而她面前站着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穿着朝廷衙役服的男子,手拿一柄长剑,对她是横眉冷对。

    大汉的身后,是坐在两个人抬着的轿子上的大老爷。

    这个大老爷看起来都快要病入膏肓了,一个满脸褶子,鼠目吊的男人,他一双眼睛却还是发出幽幽的光芒,好像是那黑暗中的老鼠的眼睛,他瞅着跪在他面前的女子,看着那女孩的面容,脸上不由得放出一抹微笑,“哎呀,这大冷的天儿,可别在地上跪着了,起来说话吧。这再跪出个好歹来,跪出个毛病来,我这做父母官的也心疼啊。”

    听他那个声音都像是一条腿踩进棺材的人一样了,却还是对这个女孩动着歪心思,他从上到下的将女孩打量了一边,那贪婪的目光就落在那女孩的脸上,和胸前的高耸上。

    那孩子不抬头,也不起身,“青天大老爷要为民女做主,还民女一个公道,否则民女就算是跪在这儿,跪出好歹来也不起来。”

    她本来是想要说,跪倒死也不起来的,但是一想到这县官,根本不是个东西,他就是不给她公道,她还真的要跪死在这儿吗?

    没想到那县太爷也不火,只是冷冷地说道,“你有什么冤情啊,起来说不一样嘛,你看看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像什么话,要造反吗?”

    他突然之间就变了脸,刚才那爱民的表情一下子就换成了狰狞的面孔。

    “造反倒是不至于,但是皇妃如果眼看着自己的子民,就这样死去,我觉得横竖都是死,造反死了又如何,至少我为我自己的生活努力过,争取过,死也不后悔。”

    女子倒是一身是胆,说这话的时候,都没有担心会挨打,她就是一副刚烈倔强的样子。

    “你大胆刁民,竟然敢口出狂言,给我关起来。”

    县太爷突然脸一拉,刚才还对她体贴入微,让人以为是一个好的父母官呢,没想到话还没让人说完,就直接要带走关起来。

    这一下可是激怒了旁边的村民,大家纷纷上前维护那个女孩,纷纷挡在她的面前,不让他们将人带走。

    “她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还小不懂事,老爷您就放过她吧。”

    “是啊,她这孩子小不懂事,顶撞了大人,大人原谅她吧。”

    “大人放过她,原谅她吧。”

    不只是一个人在替她求情,这个女孩子名叫丁淼,是这里一户屠夫的女儿,自小就被娇生惯养,但是倒也是通情达理,他们一家子虽然过得不富裕,但是却也是其乐融融。

    只是家里住的房子年久失修,早就该换房子了,可是县太爷却不允许他们私自造房,说是要等上面的通知才行,层层审批,结果这还没审批下来,这一场大雪,就将她们家的房子给压塌了。

    当时丁淼人在外面打水,并不在家里,等到她回到家中的时候,家里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了,还在梦想中的爹娘,全都被压死在房子里。

    这样的事情,让她怎么接受,她不肯接受,一定要讨个说法。

    这个村子里,因为房子被大雪压塌的死了十多个人,大家都是家里房子年久失修,甚至是想要返修一下,县太爷都不允许,理由就是,有钱修房子没钱交税给朝廷吗?

    要修房子可以,先交百分之七十的税,大家的钱若是交了重税,哪里还有钱造房子。于是就忍着,等着等着哪天不交税了,再来返修。

    只是还没有等到那一天,房子就先撑不住了。

    而且出事的不只是这个村镇,在别的地方也一样出现了大雪压塌房屋死人的事儿,只是这么大的事儿,朝廷什么都不知道,这些人在下面,生怕自己的业绩被影响了,影响自己的提拔,硬生生的压着,谁也不许上报。

    民能载舟,亦能覆舟,这话是没有错的,开始不会反抗,只是因为还没有到他反抗的时候,一旦到了能够反抗的时候,那么产生的后果将是更严重的。

    “你们这群刁民,实在是反了天了。”

    县太爷眼睛一瞪,黑着脸,挥手让他身后跟着的那群爪牙就抓人,凡是维护丁淼的都给抓走了,丁淼自然也没有能够摆脱被抓走的命运。

    但是她并不服气,一直高声大喊着,“朝廷的败类,你这个狗贪官,早晚会有报应的。”

    那县太爷挑着眉毛,气得胡子都乱哆嗦,“你说谁,你……来啊,给我把她的嘴给堵上,堵上。”

    来了个衙役,就赶紧拿了一方帕子,卷了卷,也不管干净不干净,就直接给她塞到了嘴里。

    “嗯……嗯……”

    丁淼是想要再说话,难了,说不出来话,她就拼命的踢腿,就是不走,想要坐在地上,却被人架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