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烂片之王 > 第四百三十三节:各家心思
    如果说前一天晚上只是整个网络被杜安承包了的话,那么第二天的时候整个媒体网络都被杜安承包了。

    作为曾经也是现在的第一大媒体,报纸的时效性特点在高速发达的网络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滞后,但是这依然无法将它从媒体霸主的地位上赶下去,因为报纸非常方便。

    你可以在赶公车去上班的路上拿一张报纸看,你可以在蹲坑的时候拿一张报纸看,你可以在餐桌上一边吃早饭一边拿一张报纸看,你甚至可以在老师讲课的时候偷偷地在底下拿一张报纸看,而这些都是要通过电脑来实现网络终端所无法匹敌的。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人们能够通过手中的智能终端连通全世界,但是在现在,这一切还遥不可及,报纸依然是第一大媒体。

    而第二天的时候,这第一大媒体上,铺天盖地地出现了杜安求婚的消息。

    《著名导演杜安昨日求婚成功》,《最奢华的求婚仪式》,《娱乐圈人士的穷奢极恶》,《杜安感情生活曝光》,《圈内齐贺杜安求婚成功》,《娱乐圈第一钻石王老五终成过去》,《直播产业或成蓝海》……

    《新京报》,《申报》,《南扬晨报》,《南方都市报》,《华商日报》,《新唐报》等等各大主流报纸都在头版头条上刊登了杜安求婚成功的消息,不过虽然消息是同一批消息,很多家的内容也大同小异,主要就是公布一下杜安的求婚信息,但是一些有追求的报社还是从不同角度深挖了信息来进行报道的。

    “我国著名导演杜安昨日在某家直播平台上网络直播了他的求婚过程,他娱乐圈中的各路好友也随后纷纷在微博上表达了对于他的祝贺,彻底坐实了这条消息的真实性。据悉,杜安的女友名叫苏瑾,大专学历,毕业于正德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从事服装销售的工作,可靠人士称,她和杜安同为南扬人,老家在同一个乡村,应是青梅竹马终结连理……”

    这是《南扬晨报》的报道,这家的报道主要集中在深挖苏瑾的身份上。

    《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则偏重于求婚现场的挖掘上。

    “……从现场传来的画面可以看出杜安求婚的地点是在一座海岛上,苏瑾答应求婚后杜安脱口而出的一句‘杀青’则标识着这很有可能就是他现在正拍摄的那部新电影的片场。单从现场画面来看,杜安新片很可能是关于灾难题材的,不过也不能排斥杜安为了求婚故意将本来完好的片场布置成这样的可能性,我们唯一可以得知的确切信息就是,这部植入了大量广告的新电影拍摄阶段已经杀青,即将进入后期制作阶段,今年基本上能与众影迷见面了……”

    《华商日报》的脑洞比较新奇,直接跳出了大家的固有目光,将关注点放到了很多人都忽略的一个地方上去。

    “……这次的求婚仪式杜安授权给了起源直播平台来播放,这也不是杜安第一次和该平台合作了,在11月的时候,杜安就亲自在该平台进行了直播,直播内容是他的私人生活,当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最高同时在线观看人数曾经达到70多万,而这一次求婚仪式的在线观看人数更是突破了百万。据统计,昨晚杜安求婚仪式的在线观看人数峰值为345万,这就意味着同时有345万的人在观看杜安的求婚仪式,这个数字是一场常规万人演唱会的300多倍,如果收费的话,盈利将是一个可怕的数字。虽然网络直播是免费的,杜安也没有进行收费,但是网络直播这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的潜力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现今,这是否会成为一个蓝海产业呢?……”

    好家伙,这已经跳出娱乐圈,跳到商业版里去了。

    这是大报的基本态度,良莠不齐的小报就不用说了,关注的点那是更加的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在上一次的合作之后,杜安和周讯两人很快就坠入了爱河,为此周讯和自己相恋多年的李达奇提出了分手,杜安虽然没有公开表示,但是周讯在12月中旬时名下突然多出了一辆法拉利跑车,相信就是杜安所赠送。虽然两人新婚燕尔,无奈杜安正在异地拍片,时间一久,长期不见面,感情自然降温,而本报记者于上月时分所拍摄到周讯在北金单独夜会一名陌生男性,疑似周讯不耐寂寞又寻新欢。妒火中烧之下,杜安不免行为过激,于是作出此番求婚举动,实际为向周讯示威,以行刺激,这也正是为什么杜安要将自己的求婚过程公布在网络上,大张旗鼓地进行实时直播的缘故……”

    这家叫《石甲庄都市报》的路边小报也真是脑洞大开,硬生生掰出了一条看似通顺的逻辑线来,文章中还配上了几张图,其中一张正是周讯夜会陌生男性,虽然戴着墨镜看不清楚,但是在文章的暗示下,那女人看着还真有点像周讯,至于他们是不是在上月就报道过这张照片了……

    鬼知道。

    另外,送车什么的也都是不可考证的东西,全凭一张嘴随便说,不过若是不追究证物的真实性的话,那么这条线上的逻辑理起来好像还是说得通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了搞不好还真会产生“原来如此”的念想。

    类似这样脑洞大开的报道在全国各地小报上屡见不鲜,大家纷纷就着这条新闻抓着不放,蹭一波热度——也没办法啊,别家都在写,就你不写谁买你的报纸看?

    于是乎,报纸上全部都是杜安求婚的新闻了,这下子不单是网民,全国人民基本上都知道杜安求婚成功,已经是一个有主儿的人了,为此愤然大怒的单身女性不在少数,怒而粉转路人的已婚女性也为数不少。

    这一切杜安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因为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南署岛绚烂的晨光下,苏瑾正躺在床上、靠着床头坐着,杜安则是趴在她旁边,脑袋伸了过来到她平坦的小肚子上,侧着脑袋把自己的耳朵贴在她的肚皮上仔细倾听着。

    “怎么听不到动静?”

    杜安听了半晌没有反应之后,把自己的脑袋从苏瑾的肚皮上移开,侧着脑袋看向她问道。

    苏瑾白了他一眼,“我才怀了多久呀?三个月都不到吧,我听人家说第一胎至少得三个月以后才能听到动静,五六个月才能听到动静的都很常见。”

    杜安傻呵呵一笑,也不趴在她肚子上了,把她的衣服放下来,盖好肚子,然后自己挪到她身边一起躺着,靠着床头,一手顺势伸过去揽住她的肩膀,把自己的手臂给她当靠枕用。

    “这个小家伙可是个福将啊!”

    杜安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灿烂的晨光后,又把视线收了回来,这样感慨地说道。

    虽然为了求婚,岛上的很多房子已经折腾的不成样子了,但是杜安也考虑到了一个成本和住宿的问题,一些没有暴露在沿途路上的房子并没有真的去拆,只是稍微在外面做了个样子,还是能住的,所以他们这么多人也没有露天席地。

    “什么福将?”

    苏瑾听到杜安的话有些不太理解,问道。

    杜安于是把自己拍摄过程中自己上阵演戏遇到的困难、孩子的消息给他带来了怎样的灵感、以及他如何解决问题的过程大致说了一下。

    听完他的话后,苏瑾默默地想了一会儿,转过头来,看着他,问道:“你会是这样的父亲吗?”

    杜安诚实地点了下头。

    “会的,我刚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想了很多。我想过如果我们的孩子出世了的话,我会给他最好的教育,送他一路上最好的学校,然后给他最舒适安逸的人生,让他一辈子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不用再吃那些我吃过的苦头,在这点上其实我跟吕瓦没什么差别,我们都是同样的父亲。”

    苏瑾皱了下眉头。

    杜安说到这里,突然笑了一下,话语一转折。

    “但是这样对孩子就真的好吗?”

    也不等苏瑾回答,他自己说了下去。

    “我觉得不一定。”

    “什么样的生活是好的,什么样的生活是不好的,有一个严格的衡量标准吗?并没有,好或不好,其实是一件非常主观的事情,所以,我认为的给了他最好的生活,可能反而会让他不快乐,这点也就像吕瓦和楚门一样。”

    “吕瓦认为自己给了楚门最好的生活,楚门如果不要这种生活一定会后悔的,但是那又怎样呢?或许楚门真的会后悔,也或许不会,但是不管后悔不后悔,至少楚门能够作出自己的选择,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段人生是他,而不是吕瓦的,即使吕瓦借着爱的名义也不行。”

    “过的生活不如意并不可悲,连选择生活的权利都没有,那才真的可悲,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是一个这样可悲的人。”

    杜安耸了一下肩膀,扭头看向苏瑾,“所以,我决定了,我会教导他必要的生活知识技能,但是最终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由他自己去决定吧,就算他想当一个小混混,我也不会拦着他,我会跟他讲清楚所有的利害关系,然后让他自己最终做决定。”

    “我这样是不是很不负责任?”

    苏瑾静静地盯着他看了良久,最终笑了起来,轻轻摇头道:“不,你是最好的父亲,要能做到这一点,你需要付出比别的父亲更多的心思和精力。”

    说着,还把头探了过去,在他嘴上亲了一下作为奖励。

    “很高兴我们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虽然被主动亲了一下感觉很好,但是杜安还是觉得有点不爽。

    “妈|的,怎么感觉你一个大专生的觉悟比我一个本科生的觉悟还高?”

    至少他还是经历过一番心理活动和思考之后才有了这样思想上的转变的,而苏瑾看样子是早就打算这么做了,这让他感觉自己有点落后了。

    听到杜安的话,刚才还柔情万种的苏瑾眼珠子一瞪。

    “你什么意思,你看不起大专生咯!”

    杜安一缩头,喃喃道:“有吗?没有吧……”

    苏瑾则是紧追不舍:“明明就是有!你有意见就说出来啊,一直憋在心里多难受啊!啊!……”

    “我错了,娘娘饶命啊……”

    两人在房间里打打闹闹,外面的工作人员则都是已经起床了,正开始今天的工作。

    岛上那分布着的几千个摄像头要去拆下来,马上要离岛了设备什么的都要最后检查一遍装好箱了没有,有没有遗漏的,胶片什么的都要盘点一下,不要落在这里了,人员也要清点,不要丢下什么人就好玩了……

    在这种时候,演员们就是最悠闲的了,愿意帮忙的就帮着工作人员做点事,不愿意帮忙的干坐着也没人管你,毕竟你之前已经付出了你应有的劳动了。

    而宋甄就是这样一个不愿意帮忙的人。

    她正坐在路边的一个树桩上,看着工作人员们来来往往,眼神却是空洞,没有焦点,一看就是神游天外,偶有回过神来的功夫,也都是转头向着某个方向看过去,看上长长的一眼再收回来,继续发呆。

    一阵轻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终在她身旁停下,宋甄发呆中,没有注意到,最后还是来人的声音将她的神思拉了回来。

    “宋甄?”

    她转头看去,见到是周星池站在她身旁。

    她赶紧站起来,打了声招呼,“周先生。”

    周星池难得的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在看什么呢?”脑袋还一歪,顺着她刚才目光的方向看去,然后看到一间关着门的房子。

    那是杜安这两天的住所。

    宋甄说:“没什么。”

    周星池则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想了想,说了一句:“有的人,注定不能在一起的……”

    他话语有些唏嘘,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某些事,不过也不打算深究下去,直接问道:“对了,这部戏拍完你有没有新的片约?”

    宋甄被他刚才那话说的正有些尴尬呢,听到这个问题赶紧说:“没有!”

    除了面对杜安,她面对别人的时候还是很有礼貌的。

    周星池说:“那如果我找你拍片的话,你愿意吗?”

    宋甄愣了一下,然后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

    “愿意,不过我的合同在公司手上,拍片的话周先生你可能先要联系我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