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1071-起坛
    “放开他们!”

    眼看着两只神兽都快被那该死的蛇人缠断气了,我赶紧一声惊呼,也顾不上别的了,箭步就冲了进去。

    谁知道我才刚刚运起妖气想要攻击,那蛇人藏在身体下的尾巴突然像一条皮鞭一样甩了过来,快得简直如同一道闪电。

    没等我反应过来,‘啪’地一声,那蛇的尾巴已经重重地扫在了我的胸口上。把我打得往后倒翻了过去。

    我一连两个后空翻之后,这才终于稳住身形平稳落地,谁知道脚才刚刚着地,那修长的蛇尾竟然又朝着我甩了过来,而这一次却是缠住了我的脚……

    我想退步闪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身子一晃立刻被那蛇的尾巴缠着倒吊了起来,吓得杨道爷等人在后面一声惊呼。我赶紧伸手示意他们不要进来,惊呼说:“你们都别动,我自己能够解决……”

    我说这话的功夫,那蛇人已经用尾巴把我卷到了距离自己那张冷漠脸孔很近的地方,那男人的一双眼睛也像是受了惊的蛇似的,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得我不寒而栗……

    “你要找我是不是?”

    我被倒吊着凑近它时,赶忙平复了一下情绪,又说:“既然你点名要找我,那就赶紧把白泽和龙马放开,我和你单独谈谈……”

    我说话时,被蛇身紧紧勒住的白泽和龙马还在有气无力地低声呻吟着,似乎已经提不起一丝力气挣扎来了。

    “我,要找你?你是谁?”

    那蛇人依旧直勾勾地盯着我,一声惊问,我微微一笑,随后将体内运起来的妖气徐徐释放,一时间,一团团血色的烟幕已然在我周身炸散开来,很快就想我整个身体给包裹了住……

    而眼看着妖气从我周身散开,那蛇人突然一愣,紧接着皱起眉头惊呼说:“这,这感觉好熟悉……”

    “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我就是玄龟,当年率领一群神魔,在龟山和你针锋相对的神使玄龟……”

    “是你!”

    我话音没等落下,那蛇人突然变得异常激动,伴随着一声惊呼,他的上身突然连同那蛇的头猛地往前一探。一双手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胳膊,吓得陶璟慧等人又在外面一声惊叫,而这时就听那蛇人惊声吼道:“没错!是你!是你!我记得你的妖气!我记得你的妖气!”

    虽然心里万分恐惧,但我还是尽量稳住情绪,朝着大禹王嘿嘿一笑说:“怎么,你这是终于想起之前的事来了吗?”

    谁知这话才说完,那蛇人却又一脸茫然地说:“你快告诉我,我,我是谁……”

    “你还不记得自己的身份?”

    原以为蛇人的记忆已经被白泽唤醒,可它这话却难免让我又吃了一惊,这时就听那蛇人突然又激动地吼叫着说:“你快告诉我!我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脑海中会出现这么多不属于我的画面……为什么会这样……我,我到底是谁……”

    看到蛇人这种表现,我仔细一想,显然应该是白泽以及龙马和媪的术已经对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大禹王的记忆正在被逐渐地引出来,但这记忆却依旧是支离破碎的,还无法完全贯通……

    于是我又问他:“那么,你又为什么会记得我?”

    “我,我只记得……我只记得……我要杀了你……”

    那蛇人的声音突然化为一声怒吼,突然间双手用力束缚住我的胳膊,张开嘴猛地一口就朝着我咬了过来……

    它张嘴的瞬间,我清晰地看到了它嘴里那两根惨白地獠牙,如果被刺到的话,身上至少会多出两个四五厘米的血洞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好在我早就有所准备,眼看着它一口咬向了我的脖子,我赶紧猛地一挣双臂又放出一团妖气,猛烈地妖气‘嘭’一声炸散开来的同时。我已趁机从他的双臂束缚下挣脱了开,又借妖气往后倒退出几米,总算是一个后空翻稳稳地落在地上……

    谁知道那蛇人非但没有收敛,反而一见我逃脱后。又开始张牙舞爪地逼近了过来,整个蛇的身子都开始猛烈地颤抖翻动,这一下,勒得白泽和龙马更加欲生不得、欲死不能了……

    “你们两个挺住。我这就想办法救你们……”

    眼看那蛇人袭来,我连闪带避左突右撞,只想找机会探寻那蛇人的弱点在哪里,毕竟闪躲时我也用了几招妖气试图攻击它,但妖气撞在它的身体上,竟如同完全没有效果似的,即便妖气炸掉了它几块鳞片、几坨碎肉,但是伤口也会顷刻之间复原成原来的样子,可真是奇怪了……

    而我正拼命在实验室里和那蛇人周旋时,突然就听被蛇身缠住的白泽有气无力地惊呼说:“主,主人,你这样打下去是完全没用的……大禹曾是古神钦定的人中之王。人王霸气充斥全身,如今却成了妖魔,它体内的妖气太过罕见和强大了!何况我刚刚就已经发现,它的身体上似乎不只是中了一种禁锢妖术,那妖术一方面在束缚它,另一方面却在保护它,实在是匪夷所思……”

    “白泽,你少说屁话!”

    我一边闪躲,一边朝着白泽骂道:“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难道你的意思是我让我放着你们不管,自己逃跑?”

    “哎呀我去,主人您可千万不能这样啊!我才刚刚复活好不好!”

    听我一说白泽似乎是吓坏了,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又惊呼说:“我的意思是说,这禁锢从外面无法破除,但可没说从里面也不能破除……”

    “从,从里面破除?什么意思?”

    白泽一句话把我给说得有点懵,随后就听龙马也惊呼了起来——

    “白泽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把大禹王的记忆唤醒了不少,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导致它突然失控,如果能有什么办法进入大禹王的思想之中。将它破碎的记忆重新整理并且完全引出,说不定能依靠大禹王的本身精神力量冲破禁锢……”

    “进入它得思想?你们可真会开玩笑……”

    我一边说一边继续退避,好几次险些再被蛇人抓到。

    趁着蛇人来不及发起下一波攻势的空闲,我赶紧退步到门口。朝着门外吓得魂不附体的一群人一声惊呼:“你们也别傻愣着了,快帮忙!”

    听我话一出口,大家就想往实验室里冲,好在我及时喝住了他们。又吼道:“我不是要你们进来送死,快,快按我的吩咐去准备东西!”

    “啊?府主,准备什么东西?”

    “起坛作法应用之物。快!越快越好!”

    我说话的功夫,那蛇人已经又疯了似的扑了过来,我赶紧逃跑,这时就听杨道爷又在门外惊呼说:“喂!起坛要用的东西可多了,你到底要什么,说清楚呀!”

    “哪儿他妈有功夫说呀!总之有什么都给我拿来,外加一件道袍!老子今天要正式起坛,降蛇妖!”

    我一边说一边躲避那蛇人的攻击。众人也不敢怠慢,赶紧慌张地跑走,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大家一个接一个地赶了回来。先摆法坛,随后布置应用之物以及起坛法器,忙得不亦乐乎……

    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之后,杨道爷又坐在门口轮椅上一声高呼:“喂,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杀公鸡、黑狗取血四碗,再取黑驴蹄子四只,然后把法坛给我送进来!”

    “明白!”

    我话一出口,大家赶紧在法坛前忙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