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1050-七郎
    一条背生双翅的巨型蛇妖将我顶在头上,在十万之众的妖魔前后左右护卫之下,朝着前方那无尽的黑暗之中徐徐进发,前方一片灰蒙蒙的,阴森森的天地几乎已经连成了一体,如同混沌未分。ww.Ige.cOM

    立在那蛇妖头顶上的除了我之外还有四个人,神荼郁垒护卫在我左右,而叶凌秋以及那老白猿则一直立在我的前面。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前面是谁的领地?”叶凌秋突然开口发问。

    老白猿沉思了片刻,恭恭敬敬回答道:“回禀府主,前方为七郎领地。”

    听到这话,叶凌秋一声长叹:“七郎,这小子本为恶鬼,后来以鬼灵之身修成妖魔,不是什么千年大妖,但怨气深重顽固的很,再加上曾经贵为人杰,冤死后一身浩然正气护身,妖力甚至远在千年妖魔之上,记得当年我和花小云执掌天诛府时,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都无法将七郎超度,最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配合阴曹地府将其困入了这阿修罗道内,从那之后他就和我结了仇。如今肯定不会轻易放我过去……”

    “区区一个恶鬼竟然能这么厉害?难道说他生前的怨念竟然深到这种程度”我不禁发问。

    叶凌秋点了点头,随后又感慨道:“百箭攒心,心尤未死;毅魄归来,两狼泣下。七郎非同小觑。虽是恶鬼也是忠魂,正因如此,被我们天诛府困入这阿修罗道之后,才会有一群妖魔慕名而来,与他肝胆相照成为了至交好友,这批妖魔都是死士,一个个视死如归很难对付……”

    听叶凌秋说到这里,我不禁一惊,尤其听了他前面的四句话,叶凌秋语声一落我赶紧发问:“府主,难道你说的七郎……姓杨?”

    叶凌秋又点了下头,答道:“不错,就是杨七郎,不然又怎能高高贵为人杰,有浩然正气护体保魂呢?”

    犹记得当年宋辽交兵,杨家将奔赴金沙滩之前,老令公杨业率七子上五台山参拜祈福,方丈智聪禅师留下一句预言——

    “金沙滩双龙会,七子去六子回。”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去。杨家七子之中必有一人战死,只有六人能够得胜而回,谁想到这一去就深陷苦战,杨家将被辽兵冲散。各自力战,结果老令公杨业被困狼牙山碰碑而死;大郎杨延平替宋帝赴辽国摆下的鸿门宴,饮下毒酒中毒而亡;二郎杨延定乱战之中护兄弟突围,被砍死乱剑之下;三郎杨延光金沙滩前失足坠马。被乱马踏成肉酱;四郎杨延辉战败被俘,从此身陷辽邦十五年;五郎杨延德战中生还,心灰意冷之下归附五台山出家为僧;七郎杨延嗣杀出重围回大营搬救兵,却被奸臣所害。被灌醉后绑在芭蕉树上乱箭穿心而死,唯有六郎杨延昭一人生还,正应了‘七子去六子回’的天命。

    “当年那七郎被奸臣所害惨死之后,更被奸臣剥皮抽筋。将血淋淋的尸骨绑在荒山野岭之中任风吹雨打、百兽分食,七郎因此怨气难消,终在死后化为了恶鬼,四处寻仇……”

    叶凌秋说话时。却见前面的队伍突然放慢了脚步,我仔细往前一看,当即惊了住,就见那万军之前。正有一员大将一夫当关,傲视群魔。

    那大将身披铠甲,胯下骑着一匹周身惨白的高头骷髅马,右手中拖着一把乌黑发亮的长枪◇肩上扛着一杆随着阴风徐徐摇摆的破烂大旗,旗上赫然写着一个金灿灿的‘杨’字,显然这威风凛凛的大将,应该就是七郎。

    而仔细一看。他身上的盔甲破烂,甚至可以说是千疮百孔,有些血洞甚至将他整个胸腔腹腔都给穿透了,而他那张本该英气十足的脸,如今也已经糜烂不堪了……

    “叶凌秋!”

    突然间,就见坐在骷髅马上的七郎将旗杆往地上猛地一插,随后挑起另一手中的长枪朝着我们指了过来,一时间万军沉默。只听七郎一声怒吼——

    “叶凌秋!你屡次度我不成,如今竟带领如此之多的人马前来,莫非是要跟我拼个鱼死网破?”

    说话间七郎晃动手中长枪,一时间阴风呼啸,片刻之间的功夫,就见七郎身后的土壤之中,渐渐拱起了一个个的小土包来,随后,一具具惨白地骷髅从地下钻了出来,同样身着战甲,手中持着刀枪棍棒各种武器,一露面,立刻朝着我们摇头晃脑地嘶吼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有几只长相狰狞并不同种的妖怪,从周围聚集了过来,随后全都聚集在了七郎的身后,显然也是七郎的手下。

    这时就见七郎突然‘呼啦’一声挥舞打起,背后已经聚集而成的上万妖魔瞬间沉默了下来,只听七郎又枪指叶凌秋吼道:“叶凌秋,你当我怕你不成?我乃名门之后大将之才。来呀!既然你要开战,我就陪你打个天昏地暗……”

    “七郎,你误会了!”

    叶凌秋赶紧回话说:“我们并不是要来侵犯你的领地,而是要借路而行。想穿过你的领地而已,难道你连这都不肯?”

    谁知道一听这话,七郎竟然一阵狂笑,又说:“叶凌秋,你真当我会信你的鬼话不成?过了我的领地,一切疆土皆为九婴所有,你不是要来跟我开战,难不成还想去找九婴开战?”

    七郎这话一出口,叶凌秋的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显然一提及这九婴的名字,就已经开始感觉到了一阵强烈地压迫感和恐惧感。

    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叶凌秋却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说:“没错,我就是要去找九婴……”

    “啊哈哈哈,叶凌秋你少在这里骗人,九婴何等身份何等势力你不会不知道,你想跟它们斗,可能吗?”

    “可能不可能我都要过去!”

    显然叶凌秋也有些不耐烦了,皱了下眉头,又说:“七郎,我只最后问你一次。我要借你的领地过去,你到底肯不肯,痛痛快快给我一句话!”

    “有我七郎镇守关卡,岂容你等妖孽放肆!众将官何在!”

    “杀!杀!杀!”

    一时间七郎背后群魔乱舞。显然已经做好了殊死搏杀的准备。

    叶凌秋自然也不会退缩,见对方已经摆好了阵型,索性也抬手就要发号施令,谁知就在这时,一道天火却突然从空中劈砍而下,‘咔嚓’一声,正好劈在了两军最中间位置的土地上……

    一时间,就见一团烈火在地面上瞬间炸散开来,化为一道修长如河流般的‘火河’,将两军分别割断在了对岸……

    那火河瞬间蔓延开来,导致两旁军士都大吃了一惊,连我也不例外,再看叶凌秋,也吓得脸色苍白,顿时皱了皱眉惊呼道:“不好,它来了……”

    那老猿吓得浑身打颤,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说:“真没想到它竟会主动出现,难道说已经探知了我方这次大举出兵的真实目的?”

    “这也在所难免,如此大规模的动兵,几乎聚集了我六百多年来在阿修罗道内巩固起来的全部人马,整个道中又有多少妖魔配我如此来攻,九婴聪明过人,恐怕一听到风声,就已经算准了我们的用意了……”

    说到这里,叶凌秋突然抬头望向那漆黑地夜空,我也跟随着他抬头一看,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见半空之中,一只巨型的怪鸟正挥动着翅膀,徐徐落下……

    本站访问地址htt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