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855-创造者
    记得媪曾说过,建木是传说中沟通古神族与人间的桥梁,曾经广汉三星堆出土过一颗青铜神树,树上有枝叶,花卉、果实、飞禽、走兽、悬龙、神铃,那木便是上古年间大禹遣人建造的建木模型。用以供奉膜拜……

    建木原本一直藏在昆仑山内,也就是传说中的‘天柱’不周山,除了在山中土生土长的‘先天灵兽’白泽和媪两兄弟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这建木的具体下落到底在哪里。

    然而媪这家伙多嘴,屠神之战收尾时期,庚辰旁敲侧击之下从媪的口中探听出了建木所藏的古洞,导致大禹率领大军攻破了藏有建木的古洞、杀死了守卫建木的九天鲲鹏,并由当时同样站在人类一方的一位古神,已法力将建木移植到了龟山麒麟窟内,用以在无数年的岁月长河之中。镇压那些在屠神之战中战死的上古神魔怨魂,以免再生风波……

    我对于建木的了解,都来源于媪的口中,而从眼前这神秘女孩儿提到建木时的表现和神色就能看出,显然她对于建木了解,恐怕也不在我之下。

    女孩儿环视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从那些巫鬼教教众喉咙里溢出来的鲜血已染红了大片的地面。女孩儿看起来年纪虽小,没想到看到这种情形却全无所动,冷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杨死的最终目标是建木,得到建木,就能让死人复生,但这种复生终究与传说中坠落在龟山内的永生天门不同,因为它并不能让人类真正意义上的复活……”

    话说到这里,女孩儿回头又扫了一眼那巨龙‘艾提瓦斯’已经被烧焦的尸骨,骨骸之下,一团团黄沙还在顺着烧焦碎裂的骨头向下流淌……

    女孩儿抬手一指那巨龙的残骸。又说道:“看,这就是女娲计划的产物,不是复活,也不是永生……”余亩丰技。

    “没错,是**裸的控制。”

    突然间,就听一个声音从我脚下传来,声音响起得太过突然,我不由地惊了一下,赶紧循着那声音低头望去。却见身旁的水泥地面已经‘呼啦’一声塌陷了下去,灰头土脸的媪一头就从地底下跳了出来,抬起蹄子一抹脸上的灰,长吁了一口气,第一眼就望向了张雅,深情款款地问道:“雅雅,你没事了吧?”

    “滚。”

    “好的。”

    媪连连点头,看都不敢看张雅一眼了。

    见媪突然现身,我赶紧问道:“媪,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去缠住女魃了?”

    “小马你扯啥扯啊,哥们儿哪儿打得过那娘们儿?”

    媪嘿嘿一笑,满脸的无赖表情,随后又摇头晃脑得意洋洋地说道:“我确实跟那娘们儿过了几招,一见打不过。就跑了,别说,那娘们儿还挺能追,我好不容易才把她给甩掉……”

    “那白龙和猴儿哥呢?”我赶紧又问。

    听我一问,媪摸着下巴想了一下,‘啧啧’了两下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暂时可以放心,他妈的那俩小子算是火力全开了,估计是想报半个月前的仇,打得还挺猛,一时半会儿估计赢勾和后卿弄不死他们……”

    听媪这么一说,我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又问:“那杨死呢?难道杨死没有出手?”

    “杨死?你们逃走之后他就离开了,具体去了哪儿,你问哥们儿,哥们儿问谁去啊?”

    媪一咧嘴说道:“女魃那臭老娘们儿都快把我吓尿了,你知道哥们儿费了多大劲才把她给甩掉的吗?我哪儿还有空去注意杨死啊,你当我九条命啊?”

    “可是……”

    “别他妈的可是了,先说正事儿……”

    媪一摆蹄子不再理我,转头望向那神秘女孩儿,神情已经变得格外的凝重。

    “原来是你搞的鬼,怪不得这小小的一个天鲜楼,竟然敢顶着天诛府的名义胡作非为;怪不得连日本的阴阳师都心甘情愿的臣服于巫鬼教……”

    “是啊,是我。”

    那女孩儿微微一笑,答道:“媪,好久不见了。”

    “一说起来,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哎,哥们儿都老了,然而你却还跟当年一模一样,岁月这玩意儿,一点儿都没在你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呢……”

    “媪,你在说我是不是?”

    媪这话说得感慨悲伤,然而话才刚一出口,张雅已经瞪着眼冲向了它,根本没等媪解释,一脚把它蹬地上就猛踹一个点儿,媪连连叫疼也不敢反抗,只能抱着脑袋连连惨叫着求饶道:“媳妇!媳妇你听我解释啊!我不是说你,我说我自己老了!”

    “去你大爷的!你个千年灵兽一辈子都这一个德行,你老个屁啊!大祭司死而复生当然也不会老,唯独这二十年里我变成了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你个抛弃妻子的王八蛋,你敢嫌弃我!”

    “哎呀,我没……我真没有啊……”

    张雅连踹了媪十几脚才停了手,媪从地上咧着嘴狼狈爬起来时,我不禁也咧了下嘴,扫了一眼那神秘女孩儿,又扫了媪一眼问道:“媪,这丫头该不会也是你的前女友之一吧?你个臭不要脸的,私生活还真丰富啊……”

    我不过是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尴尬局面,没想到话才刚一出口,就见媪狠狠一眼瞪了过来,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去你大爷的吧!她要是我的前女友,那哥们儿就是你的前老丈人了……”

    “啊?你说啥?”

    媪的话把我说得一愣,而这时候,就听那满脸稚气未脱的少女已微微一笑,开了口——

    “我来得突然,似乎都忘了自我介绍了……”

    说话间女孩儿一眼扫向了我,嘴角虽微微上扬发笑,然而那眼神之中,却依旧是满眼的冷傲。

    “你好,我叫张小茹……”

    “张……小……”

    女孩儿的语气平和,然而那话顺着我的耳朵传进大脑时,我他妈就跟被雷劈了一样,浑身不禁哆嗦了一下,心脏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张……张……张小茹……巫……巫鬼教的前任教主……张小茹……”

    我结结巴巴开口,见我这种表情,那女孩儿又笑了笑,才强憋住笑意说道:“没错,我就是杨小茹的妈妈,这么说的话,你是不是就清楚很多了?”

    我点了点头,瞪着眼睛盯着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丫头……

    不,这小阿姨,竟然是张小茹?小茹的妈妈?

    这,这怎么可能呢?看她那稚气未脱的脸,说她是小茹的妹妹我倒是相信,她怎么可能是张小茹呢?而且张小茹不是早就死了吗?

    见我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那女孩儿又笑了笑说:“对了,我可不是什么巫鬼教的前任教主,因为在我们巫鬼教中,原本就没有什么教主一说,所谓的‘教主’这一称呼,不过是外人强加给我们的而已,巫鬼教中从无教主,只有世世代代一脉相承的九黎神族巫妖后裔总揽大权,教中弟子自古以来对我们只有一个称呼,大祭司……我,正是巫鬼教的大祭司,也是巫鬼教最后一代掌权大祭司……”

    “你,你真,真的是张小茹?杨小茹的妈妈,张小茹?”

    “不然呢?”

    女孩儿笑道:“你会是现在这种表情也不无道理,毕竟,我已死去了这么多年……”

    说到这里时,女孩儿的眼神中不禁闪过一丝悲伤,再度回头,又望向了那正从巨龙尸骸中流淌下来的黄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