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654-上梁不正下梁歪
    那管家话一出口,我和猴儿哥都犹豫了起来。

    沉默了一下之后,我又朝他扫了一眼,警戒地问道:“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至少你该给我们一个相信你的理由吧?”

    一听这话,那老管家立刻皱起了眉头来,冷哼了一声说:“理由?我已经将枭玉亮出来给你们看了。这难道还不算是最好的理由吗?”

    “这枭玉确实是天诛府的东西,假不了。不过,单凭一块枭玉,上面又没有刻着你的名字,我们凭什么就完全相信你呢?”

    我这么一说,那管家竟然乐了,摇着头苦苦一笑,又说道:“现在你们不相信我也罢,反正我也没打算让你们这就相信,但是赶在今天后夜两点钟前,你们最好想明白对错,因为如果到那时你们还不相信我,茅山将面临大灾难……”

    “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灾难?什么灾难?”我问。

    “实不相瞒。苏七娘这次来围困茅山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丁香,如今你们已经到了,她当然没有必要再继续待下去,因此苏七娘今晚已经决定要以那龙妖为先锋,攻上茅山,茅山上现在虽然有一百多名道士护卫,但实力参差不齐,而且并没有什么真正的高手在山上,如果这时候苏七娘趁虚而入的话,茅山必败无疑……”

    那管家的话听得我们心中大震,沉默了一下,我赶紧又问他说:“可是。你怎么就敢这么自信的说,今晚丁香一定会落在苏七娘的手里?你们别忘了,丁香体内还有太极图,而且身边还有一群高手护佑着,苏七娘可没那么容易得手……”

    “你又错了,苏七娘……已经得手了……”

    管家话一出口,我和猴儿哥再度惊了住。

    这次他也没再等我们开口问,就主动苦笑了一下说:“把你们抓进牢里来之后,苏七娘已经亲自带人去了‘一间饭馆’,要抓丁香,手到擒来……”

    “这可未必!”

    我辩解说:“我们三个大男人粗心大意,可小茹和令狐小猪那一关。苏七娘可没那么好过!”

    “令狐小猪?呵,你们真以为她是咱的自己人吗?你们错了,她本来就是苏七娘的盟友,你们完完全全上了那小丫头的当了……”

    “这不可能,令狐小猪怎么可能会是……”

    震惊中,都没等我把话说完呢,那管家已经又冷冰冰地开口道:“你们还不明白吗?为什么苏七娘的目标不是你们、不是茅山,而是茅山的新任掌门人丁香?这次指使苏七娘来茅山的就是五雷道长本尊……”

    “什,什么?五雷道长?这不可能吧。五雷道长可是茅山的人……”

    “茅山的人?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提起五雷道长来,那管家噗之以鼻,又冷哼了一声说:“大概茅山被巫鬼教偷袭的前一年,五雷道长因与掌门师兄毛小方发生争执,因此被赶下山去,争执的原因有二,一是为了一个叫令狐潇潇的茅山女弟子,五雷道长违反门规竟和自己的师侄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茅山自然不能容他!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五雷道长在茅山时一直窥伺茅山掌门人之位,却始终未能得逞,最后终于忍耐不住,才对毛小方道长大打出手,要加害自己的师兄……这人道法虽强却心术不正,二十几年来,没有人比他更恨茅山,甚至连茅山的一草一木,在他心里都是满满的恨意……”

    听那管家说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惊道:“你的意思是说,即便过了二十多年,失踪已久的五雷道长还是放不下茅山掌门这一位置,如今一听说才十七八岁的门外人丁香继承了掌门位置,心里不服所以才来挑衅?”

    “臭小子,你终于明白了。”

    那管家冷哼道:“这五雷道长不好对付,而且三山大劫之后碍于道门中高手所剩无几,他更被天诛府请去,并且被列入了天狩十二尊之一,虽然后来他突然离开,但因为自己天尊的身份,要知道你们的下落自然也是易如反掌,这一次,他是要对你们下狠手,他的女儿令狐小猪难道会背叛自己的父亲,反而帮助你们吗?”

    管家说完,我和猴儿哥顿时哑口无言,仔细一想,他说的确实没错。

    这时候,就见那管家已经趁着没人丢进来一把钥匙,随后又说:“这是牢房的钥匙,记住,现在你们绝对不能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我估计用不了多久,苏七娘就会把你们那些同伴抓来,到时候你们按照我的计划去做,我有办法帮你们斩杀龙妖、击溃苏七娘……”

    那管家说着一招手,我赶紧跑上了前去,管家一伸手就把我给拎了起来,随后贴着我的大象耳朵一阵嘀咕,我点了点头。

    放下我之后,那管家没再耽搁时间,未免被人发现赶紧出了牢房,临走时他告诉我们,要去通知白龙一声,如今白龙还被困在苏七娘的房间里。

    那管家走后大概又过没十五分钟,寂静的囚牢外面突然又传来了一阵狂笑声,一听那声音我们就猜到,声音的主人肯定是那狂放不羁的苏七娘了。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的功夫,牢房的门已经再度被人从外面推了开,紧接着就见苏七娘带着一群手下人已经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那些手下一进了走廊立刻分立两侧,紧随其后,就见两名彪形大汉已经拽着一条长长的绳子走了进来,我和猴儿哥朝着门口一看,立刻就傻了眼,果然让那管家猜中了,就见那条绳子的后面,接连绑着小茹、丁香、三哥等人,连媪和白狐也都被困在绳子上绑得结结实实的,而唯独跟在最后的令狐小猪没有被绑着,一直低着头默默不语。

    “令狐小猪,你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个骗子!”

    一见她跟着大家走了进来,我气得抓着铁栏杆就恶狠狠骂道,一听到我的声音,小茹等人顿时惊喜地朝着这边望了过来,但紧接着就全都傻了眼,因为我的声音、却不是从我的身体中发出来的,说话的是一只……jj长在脸上的大象布娃娃……

    “你,你是……”

    “小茹,是我啊!”

    见小茹吓得脸都变了,我赶紧解释说:“是我,小马!腿短的小马!是苏七娘把我变成了这样,你们快想办法救我出去!”

    “救?没得救了……”役帅记圾。

    三哥叹了口气,不觉地回头瞪了令狐小猪一眼,气呼呼吼道:“这小丫头可真不是东西,趁着我们休息的功夫又发动了那木屋里的三阴风水阵,把小茹我们都给困在了里面,他妈的,依着老子的脾气,就算是死也得光荣的战死沙场吧?没想到根本就没等真正交手呢,我们就已经被这两个心狠手辣的女人给绑了过来……”

    三哥话刚出口,那苏七娘猛地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身上,三哥身子一软险些倒地,好在又被绑在同一根绳子前后的小茹和丁香给拽了住,这才不至于倒下……

    “傻小子,你叫什么叫?再叫信不信本姑娘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苏七娘冷冷一笑,可三哥自然是毫无畏惧,又吼道:“臭婆娘你少在这儿装蒜,有种的把那禁锢我们力量的符水给我们解掉,咱俩单挑,你看老子不好好的修理你!”

    “哈哈,就凭你也想跟我单挑?你这傻小子还差得远呢!”

    苏七娘不屑地瞥了一眼三哥,转身就朝着令狐小猪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