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579-排斥
    未免路上真会被巫鬼教的人伏击或跟踪,我们可不敢直接就回道基地去,于是司机开着车在沿途大路小路上东拐西拐,一直到都快半夜十二点的时候,这才总算是回到了基地中,而杨道爷、白龙、傻狍子等人。早就已经立在大院门口翘首以待列队欢迎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丁香年纪小、还是大家都有些见外的缘故,虽然都在门口等待着欢迎我们,但脸色却显得都不太好看,甚至可以用板着脸来形容。

    不过,这脸色似乎只是做给丁香看的,一见小茹我们下了车,杨道爷、白龙等人还是赶紧亲切地围了上来,一阵嘘寒问暖。

    我朝着众人一扫,随后赶紧问杨道爷说:“道爷,怎么不见我爸妈和姑姑?”

    “他们出任务还没回来,不过你放心吧,今晚我们才通过消息,他们安全得很。”

    一听这话我心里放松了不少,随后又问道:“那三哥呢?怎么也没见三哥、燕七他们?”

    “他们倒是回来了,不过似乎有新的任务,就露了一下面就赶紧又匆匆的奔了会议室了。这不是,我们其他人听说你们回来了,赶紧都来欢迎你们了……”

    说着话杨道爷又笑呵呵地朝着小茹打量了几眼,毕竟是亲侄女,一见小茹身上带着伤,杨道爷不禁泪目,叹了口气说:“小茹,这次让你受苦了,我们真没想到六魔将军竟然会亲自出动,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只让小马带着陈薇和殷浩就去冒险了……”

    说话的功夫,就见白泽也已经大摇大摆从车上走了上来,众人一见白泽,顿时都惊了住,一个个的竟然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了。

    毕竟白泽这神兽,一直以来都活在传说之中,更已被人间传来传去传了几千年之久。道门中人自然对它并不陌生,可它到底长什么样子,却谁都没有见过……

    一缓过神来,杨道爷赶紧朝着白泽深施一礼,随后问道:“您就是上古神兽白泽?”

    “没错,爷就是。”白泽一捋山羊胡,那趾高气昂的模样还真跟媪如出一辙。

    好在杨道爷也没介意。笑了笑又说:“对于上古传说中的昆仑山神兽白泽的名字,我辈早已是如雷贯耳,没想到如今竟然能亲眼的见,之前听小马打电话说这事时,我可是当真震惊了一下呢……”

    “呵呵,虚名而已。虚名而已,爷,只是个传说。”

    这白泽倒是不客气,而杨道爷也没再多恭维,赶紧闪到一旁,恭恭敬敬地给白泽让出了路来,道了声‘请’。

    白泽点头作礼:“嘎李亚多,谷达以马斯……哎呀,抱歉抱歉,又语言乱码了……”

    白泽和媪都下了车之后,我们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就往基地里面走,可刚走出没多远,就听见背后传来一个语气不善的声音:“就她?她会什么呀?凭什么当我们茅山派的掌门?”

    听到声音我扭头一望,正在抱怨的竟然是三胖,我本不想理他,没想到三胖才刚刚说完话,就见千里雪也冷冰冰地一声冷笑:“三胖子,这你可别攀比,人家怎么说都是毛小方道长的钦定继承人,就算什么都不会,你也得好好点头哈腰才行啊……”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冷嘲热讽,我气得脸都白了,再看丁香,更已经低着头显得格外的尴尬,好在陈薇和小茹一直陪在身边拉着她的手,她这才没表现出太过反常来。

    不过也不知是怎么了,今天大家却显得格外的冷漠似的,甚至连白龙都冷哼了一声,微微一笑说:“虽说茅山的事跟我们龙虎山没关系,但说句可能有些难听的话,我龙虎山世代传承需看三点,第一,血统,这一点当然只对我们龙虎山适用而已;第二,实力,真没想到,历代三山掌门勤学苦练耗尽半生心血来修行悟道,最终却抵不过一个体内藏着神兵的普通女孩儿,真是可笑……”

    “白龙,你……”

    没等我把话说完,白龙却已态度不善地瞟了我一眼,从那眼神中就能看出他满心的怨气。

    而这时就听白龙又说道:“第三,自然就是品德了,我听说这丫头虽然不会道法,可骗起人来倒是一绝,竟然连小马都被她骗得团团转,还真是天赋异禀啊……”

    白龙的话刚出口,三胖顿时拍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没错没错,总之咱以后都注意点儿吧,大家的私人财物尽量都保管好,万一丢了什么的,哎,咱可撕不下脸来去搜谁的身啊……”

    显然,在众人的冷嘲热讽之下,丁香已经极尽失控的边缘,她低着头咬着牙,一对小拳头用力的攥着,但毕竟是初来乍到,哪儿敢还嘴啊。

    杨道爷也已经看出了不妙,于是赶紧一摆手说:“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在这儿七嘴八舌的乱说什么?她再不济都是毛道长选出的人选,有什么话都给我往肚子里憋,散了吧!”

    见杨道爷似乎是要发怒了,众人也只能悻悻地都各自散了开,这时杨道爷走过来又朝着丁香微微一笑说:“孩子,一路上累了吧,我已经叫陈宝准备好了房间,你先去休息会儿吧,今晚咱还有会要开呢……”

    吩咐完陈宝之后,杨道爷转身就走,连我们都不理了,随后陈宝也听话地带着丁香去了自己的房间。

    我们知道丁香心里委屈,这两天下来,她的情绪波动很大,我们哪儿敢不照顾啊,于是让陈薇、殷浩先回去休息之后,小茹我俩赶紧跟去了丁香的房间,想安慰她一下。

    哪儿知道根本没等安慰呢,刚一进屋的丁香立刻趴在床上哭了起来,就想把满肚子的委屈都给宣泄出来了一样……

    “丁香,你别难过,大家平时都很好相处的……”

    小茹扶起丁香来,赶紧帮她擦了擦眼泪,就听丁香委屈地哽咽道:“姐,我是不是就不该跟你们过来,我,我就是个多余的人,碍了大家的眼了……”

    “傻妹妹,你别这么说,他们是还不了解你而已。”

    小茹抱着丁香柔声劝道:“我想,大概是因为腿短的被你耍得团团转,所以大家想为他出气才故意这样的吧,他们平时真的都很好相处的,时间久了就没事了……”

    我赶紧也凑上去连连点头说:“对对对,我在这儿人缘太好了,你把我耍成那样,他们肯定生气啊,肯定是故意刺激你呢!”

    我话刚说完,小茹一脚已经踹了过来,突然一瞪眼吼道:“反了你小子,竟然知道怪自己,还不赶快认错?你看把我好妹妹气的!”

    “是!我错了!都怪我!”

    我赶紧揪着耳朵跪了下来,一边假装抽自己嘴巴一边嬉皮笑脸地逗起了丁香来,那丫头总算是破涕而笑。

    而就在这时,就听门外传来一阵‘哒哒哒’地脚步声,不用问也知道是周润发(狍哥)来了。

    推门一进屋,傻狍子直接就傻眼了——

    “唉呀妈呀,sa(啥)节奏啊?”

    “要你管!”

    我瞪了他一眼,问道:“大半夜的你干嘛来了?”

    “道爷suo啦,都过去开会!麻溜儿滴!”

    说完话傻狍子先‘哒哒哒’地走了,于是我们也没在耽搁,赶紧带着丁香就赶奔了会议室。

    来到会议室门前,就听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似乎是大家都还没到,而一想到刚来时的画面,显然丁香又有些紧张了起来。

    安慰了她一下之后,我走过去就推开了会议室打大门,门开的一瞬间,就听一阵‘噼里啪啦’炸响,彩带彩喷已漫天飞舞起来,摆在会议桌上的大蛋糕率先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当~当~当……’

    钟声突然响起,我往墙上一看,正好是十二点。

    一群兄弟顿时从两边闪了出来,手捧着鲜花晃动着糖果彩带齐声吆喝——土亩共号。

    “丁香妹妹!生~日~快~乐~”